小說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五章 你有偷親我嗎?

Mouse | 2021-04-20 06:00:01 | 巴幣 4 | 人氣 72


蒙特醒來已是午後,完全不記得昨晚喝醉的事,只感覺頭有些沉重,懶洋洋的趴在床上,轉頭看到一旁的兔子布偶,整齊劃一的坐在床頭,隨手拿了一隻兔子布偶,對著它說話。

「兔子布偶,是瑞德把你們排整齊的吧!」蒙特淺笑幾聲,「也只有他才會這樣擺。」,看了一會,便把兔子布偶放回原位,伸著懶腰道:「頭還是有點痛痛的,去泡個澡紓緩一下。」

蒙特聞到身上散發的酒味,眉頭一皺,一臉厭惡道:「好臭!瑞德身上有時也會有這種味道,真虧他受得了。」,下床跑進浴室,脫掉身上的衣褲,丟到一旁,轉開熱水沖洗一下,便進到浴池內,泡個舒服的熱水澡。

「真舒服!果然一覺醒來,就該泡個熱水澡,消除身上的疲勞。」蒙特仰躺在池邊,一臉悠哉道:「瑞德這個笨蛋,幹嘛趕著回去受苦啊!留在這裡,過著悠哉的生活不好嗎?真是個工作狂!」

泡了一段時間後,蒙特感覺有些昏沉,打了一個呵欠,慵懶道:「泡得有點久了,差不多該去向父王請安,免得又要被碎唸了。」,起身離開浴池,拿起一旁的毛巾擦乾身體,悠閒地走出浴室。

「去見父王的話,還是要穿上正式的服裝,不然又要嫌我不得體。」蒙特嘆了一聲,打開衣櫃,隨手拿了一套服裝穿上,稍稍整理一下儀容,便出門覲見國王。
*

蒙特一到書房,兩旁的侍衛立刻向他行禮道:「參見蒙特殿下。」,蒙特揮了揮手,面無表情道:「不用通報了。我直接跟父王說就好。」,侍衛點頭應答道:「是,屬下遵命。」

「父王,我是蒙特。我來向您請安」蒙特大聲喊著。

國王聽到蒙特的喊聲,立刻回答道:「進來。」,侍衛便推開房門。

蒙特頓了一會,一進書房,便向國王行禮道:「父王,早安。」

國王聽到蒙特的聲音,緩緩抬起頭,一臉嚴肅的看著蒙特,面無表情道:「不早了,都要到午茶時刻了。今天還真難得,不用找人去請你,就自動來請安了。」,蒙特略顯尷尬,苦笑幾聲。

「父王,近日事務繁忙,才沒來向您請安,還望您見諒。」蒙特雖帶著笑臉,內心卻暗罵幾句,「呿!肯來向你請安,就不錯了!需要這樣嘲諷嗎!早知道就不要來!哼!」

國王沉默半晌,神情嚴肅道:「蒙特,昨晚我看你主動向喬柏斯侯爵的千金邀舞,之後還一同外出。可見你相當中意她,不如為父就成全你的心願,請大臣去向喬柏斯侯爵提親。你意下如何?」 

蒙特思考了一會,回答道:「父王,我對維奧拉小姐雖有好感,但無須此刻就向喬柏斯侯爵提親。還請父王讓我與維奧拉小姐相處一些時日,再向您答覆。」,國王眉頭微皺一下,微微點頭道:「我知道了。就再等你一些時日,之後再讓大臣去向喬柏斯侯爵提親。」

「多謝父王。父王,若沒其他事,我就不打擾您了。我先告退了。」蒙特向國王行禮。

國王見蒙特才進來,說沒幾句話就要離開,臉上滿是無奈,輕嘆一聲,揮了揮手道:「去吧。去和喬柏斯侯爵的千金多多相處,趕快訂下這門婚事,好讓王室血脈能延續下去。」

蒙特聽完立刻皺起眉頭,內心滿是不悅,但仍好聲好氣道:「我知道了。我先告退了。」,向國王再行個禮,便轉身離開書房。

一出書房,蒙特立刻跑進轉角,對著牆面狠打狠踹,怒氣沖沖道:「雖然我喜歡維奧拉,但也沒必要一直逼婚吧!說什麼延續王室血脈,我才不要這麼早就被綁在王宮!莫名其妙!」,說完便繼續狠踢牆面出氣。

隨後,蒙特仍是氣憤難平,便在王宮四處閒晃,看有什麼好玩的新鮮事,來緩解心中的不悅。

走著走著,突然看到瞳瞳站在前方,不知在和誰說話,講得眉開眼笑,立刻引起蒙特的好奇心,面帶微笑說:「瞳瞳在跟誰說話啊?說得這麼開心,來看看是誰讓這丫頭心花怒放。」,立刻跑到瞳瞳後方的柱子躲著,探頭一看,看到一名棕髮男子,身穿哈比尼斯的傳統服飾,和瞳瞳有說有笑。

「瞳瞳怎麼會認識哈比尼斯的人,看起來還十分熟識。那丫頭會不會被騙啊?不行!我一定要問個清楚才行!」蒙特立刻上前,對著兩人喊道:「喂!你誰呀!給我離瞳瞳遠一點!」

瞳瞳聽到蒙特的聲音,轉頭看到蒙特站在身旁,嚇得立刻退了一步,臉上滿是驚愕,聲音略顯顫抖道:「哥哥!你怎麼會在這裡?」

蒙特將瞳瞳拉到身後,直盯著棕髮男子,上下打量一番。

「你誰啊!為什麼會在這裡,跟瞳瞳又是什麼關係!」
 
瞳瞳甩開蒙特的手,直瞪著蒙特,不悅道:「哥哥!他是我的朋友,你用這樣的口氣跟人家說話,很沒禮貌耶!」,蒙特看了一眼瞳瞳,隨即轉向男子,大聲斥問道:「說話啊!你到底是誰,接近瞳瞳有什麼目的!」 

棕髮男子伸手向蒙特示好,面帶微笑說:「蒙特王子,您好。我是哈比尼斯王國的第三王子,格雷‧艾羅伊。今日前來為瞳瞳祝賀生日,未先跟您打聲招呼,是我不對,還望您多加見諒。」

蒙特聽到是哈比尼斯的王子,眉頭更是緊皺,直瞪著格雷,怒吼道:「既然你是變態王子的弟弟,我更不可能讓瞳瞳接近你,給我離瞳瞳遠一點!」,隨即看向瞳瞳,怒氣沖沖道:「瞳瞳,我們走!我不准妳跟他有所接觸!」,強拉瞳瞳離去。 

「我不要!要走你自己走!」瞳瞳用力甩開蒙特的手,跑到格雷的身旁,緊挽著他的手,對著蒙特怒斥道:「哥哥!你根本不認識格雷,憑什麼要我離開格雷!」

「瞳瞳,我這樣做是在保護妳!他是變態王子的弟弟,一定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妳快給我過來,不要跟他再有任何接觸!」蒙特指著格雷,一陣怒罵。

瞳瞳聽得更是氣憤,大聲斥責道:「哥哥,你根本不了解格雷,憑什麼這樣說他!」,蒙特揮動著手,大聲斥責道:「不要再囉嗦了!快給我過來!」,瞳瞳緊抓格雷的手,對著蒙特大聲吼道:「不要!我才不要聽你的話!」

格雷見兩人僵持不下,輕拍瞳瞳的頭,柔聲說道:「瞳瞳,我也差不多要回哈比尼斯了。妳先跟蒙特王子回去,我們下次再約時間見面,別因為我的事,而讓你們兄妹起爭執。好嗎?」

瞳瞳淚眼汪汪,抬頭望著格雷,緊挽著他的手,依依不捨道:「你要回去了喔……」,失望地低下頭,輕聲呢喃道:「我還以為你今晚會留下來陪我……」

格雷輕拍瞳瞳的頭,靠近她的耳邊,輕聲說道:「瞳瞳,你不要難過了。我還會再來這裡找妳,到時一定會留下來陪妳。」,瞳瞳微微點頭應允,慢慢放開格雷的手,抬頭望著他,依依不捨道:「你不能騙我喔!下次來的時候,一定要留下來陪我喔。」

「我答應妳。絕對會留下來陪妳!」格雷對著瞳瞳淺淺一笑。

蒙特看兩人深情款款的對視,氣得大吼道:「你們演夠了沒啊!瞳瞳,妳快給我過來,有沒有聽到!」

瞳瞳轉頭怒瞪著蒙特,大聲吼道:「我最討厭哥哥了啦!哼!」,隨即轉向格雷,略顯不悅道:「格雷,我送你去坐馬車。」,立刻牽起格雷的手,經過蒙特身旁時,故意哼了一聲,對他吐舌頭,快步離去。

「臭丫頭!」蒙特看著兩人的背影遠去,氣得怒搥柱子,「可惡!一定是那小子對瞳瞳下了什麼迷藥,我一定要調查清楚,他接近瞳瞳到底有什麼目的!」,隨即對空喊道:「達克!」,立刻出現一道黑影,蹲在蒙特身後,「蒙特殿下,請問有何吩咐?」

蒙特看著前方,嚴肅道:「達克,幫我調查格雷‧艾羅伊的背景,還有他跟瞳瞳認識多久了。順便再幫我調查,昨天有哪些貴族千金參加宴會,並提供她們的資料及畫像給我。」 

「是,遵命!」達克向蒙特點頭行禮,瞬即而去。 

「可惡!那小子到底哪裡好啊!居然讓瞳瞳為了他,這樣兇我!氣死我了!」蒙特氣得對著柱子又踢又打,仍難消心頭的怒火。

「是誰讓我們蒙特殿下,如此心煩意亂呀?」

蒙特聽到熟悉的聲音,轉頭看到瑞德站在後方,轉身出拳狠揍瑞德的腹部。

突如其來的一拳,瑞德閃避不及,直接接下蒙特的重擊,痛得單膝下跪,抬頭看著蒙特,聲音略顯顫抖道:「蒙特,你怎麼突然揍我呀……」

侍從見狀,立刻扶起瑞德,急忙詢問道:「瑞德少爺,您有沒有怎樣?」,瑞德皺著眉頭,忍著疼痛,淺淺一笑道:「我沒事。」,侍從見瑞德逞強的模樣,十分心疼,看向蒙特,大聲斥責道:「蒙特殿下,瑞德少爺又沒得罪您。您怎能這樣隨意打人!」

蒙特見侍從扶著瑞德的腰,更是不悅,大聲怒吼道:「少囉嗦!誰叫他要挑錯時間,選在我不爽的時候來找我!活該!」

「蒙特殿下,您怎能這樣說!瑞德少爺百忙之中,抽空前來王宮找您,結果您卻這樣對他,真替瑞德少爺深感不值!」侍從眼神滿是怒火,直瞪著蒙特。

「吵死了!我又沒要他來找我,是他自己要來的!關我什麼事!要演主僕情深,去別的地方演,別在這裡演給我看!」蒙特怒哼一聲,轉身要離去時,瑞德立刻抓住蒙特的手,開口道:「蒙特……別走。史卡雷特只是比較關心我而已,他說這些話沒惡意,別生他的氣了。好嗎?」,蒙特撇了瑞德一眼,直接甩開瑞德的手,轉身離去。

瑞德以為蒙特不想理他,難過地低下頭。蒙特走了幾步路,轉頭看到瑞德低著頭,便又走回他面前,開口道:「喂!你還會痛嗎?剛才揍你那拳,改天再讓你揍回來。」

瑞德聽到蒙特的聲音,立刻抬起頭來,面帶微笑說:「不會痛了。」,蒙特微微點頭,看到侍從仍摟著瑞德,大聲斥罵道:「還想摟多久啊!瑞德都說不會痛了,還摟他幹嘛!」

「史卡雷特,我沒事了。你先退到一旁,我有話要跟蒙特說。」瑞德輕拍侍從的肩膀,柔聲說道。

侍從沉默半晌,點頭應答道:「是。還請瑞德少爺多加小心。」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這麼怕瑞德被我打,就不要讓他靠近我啊!」蒙特雙眼直瞪著侍從。

侍從也不認輸,回瞪著蒙特,開口要回敬蒙特時,瑞德搶先說道:「史卡雷特,別說了。你先在一旁等候。」,侍從轉頭看向瑞德,點頭應答道:「是。」,立刻退到後方等候。

「好了,別氣了。」瑞德輕拍蒙特的頭,淺淺一笑道:「所以是誰惹你不高興了,才會讓你氣成這樣。」,蒙特撥開瑞德的手,開口抱怨道:「就瞳瞳啊!」

「瞳瞳?」瑞德滿臉疑惑。

「對啊!就那丫頭……」便將事情的經過,向瑞德娓娓道來。

「事情就是這樣!那丫頭為了那小子兇我耶!真是莫名其妙!我好心保護她,結果她還這樣對我,真是好心沒好報!」蒙特雙手交叉,臉上滿是不悅。

瑞德思考了一會,「蒙特,我覺得是你不對在先。」,蒙特嘟著嘴,大聲吼道:「為什麼啊!」

「先不管格雷王子的品行如何。既然對方專程來為瞳瞳祝賀,你對他的態度就不該太差。再者,瞳瞳將他視為好友,你又在瞳瞳面前,以這種態度對待她的友人,也難怪她會生氣。所以蒙特,這件事是你有錯在先,你應該要向瞳瞳道歉才是。」瑞德仔細分析給蒙特聽。

蒙特聽完仍毫無悔意,拗著脾氣道:「我才不要跟瞳瞳道歉!你也知道變態王子不是什麼好東西!那他弟弟一樣也不是什麼好東西,絕對是有目的才會接近瞳瞳!」

「蒙特,雖說史都基王子人品不好,但不代表格雷王子的人品也不好。你應該要先觀察一陣子,再來下定論才是,不能當瞳瞳的面,直接這樣批評格雷王子。你這樣直接批評格雷王子,也難怪瞳瞳會不滿了。」瑞德柔性勸說著。

蒙特見瑞德處處替瞳瞳說話,深感不悅,氣得推開瑞德,「走開啦!」,憤而離去。

瑞德輕嘆一聲,立刻跑到蒙特面前,雙手搭在他的肩上,柔聲說道:「蒙特,別生氣了。你聽我解釋好嗎?」

蒙特直瞪著瑞德,怒吼道:「你要解釋什麼!反正你也認為是我的錯,還來找我幹嘛!走開啦!別擋我的路!」,瑞德伸手緊抱蒙特,柔聲說道:「蒙特,不要生氣了。我沒有責怪你的意思,只是這些話,你應該單獨跟瞳瞳說,而不是當著兩人的面前說。這樣豈不是,不給瞳瞳面子嗎?」

「知道了啦!不要一直抱我啦!」蒙特正要推開瑞德時,聞到他身上的香味,感覺在哪聞過,卻又想不起來是在那裡聞到,湊近瑞德的頸部,聞著他身上的味道,越聞越覺得熟悉。

「瑞德,你有噴香水嗎?」

瑞德臉上滿是疑惑,搖搖頭道:「沒有呀。我身上有什麼怪味嗎?」

「沒有!只是感覺你身上有股熟悉的味道。」蒙特越聞越貼近瑞德的身體,雙手緊抱著瑞德,腦中不停思考著,到底是在哪裡聞過這個味道。

瑞德見蒙特這樣抱著自己,內心深感歡喜,忍不住回抱住蒙特,一臉開心道:「蒙特,雖然我不知道你在聞什麼,但我還是第一次被你這樣緊抱著!」,蒙特聽到瑞德這樣說,立刻出手想要推開他,卻被瑞德緊緊抱住,無法推開。

蒙特雙眼直瞪瑞德,大聲怒罵道:「神經病喔!放開啦!」,瑞德搖搖頭,靠近蒙特的臉,柔聲說道:「想要我放開你,就先跟我說,你到底在聞什麼?」,蒙特直視著瑞德,看著那對金色眼瞳閃爍著亮光,雙頰不禁紅起,略顯害羞道:「神經病喔!快放開我啦!」

瑞德輕笑幾聲,面帶微笑說:「你不說的話,我就不放開。」,蒙特眉頭一皺,神情不悅道:「你再不放開,我就要揍你喔!」,瑞德無所畏懼,仍是緊抱著蒙特。

蒙特舉起右手本想揍瑞德,但想到剛才狠揍他的腹部,便放下右手,一臉無奈道:「算了!就你身上有股淡淡的玫瑰香,跟昨天在舞會上遇到的紅髮女子一樣……」,瑞德一聽,深感不妙,難道是被蒙特發現,自己男扮女裝的事了嗎?

瑞德越想越是不安,尷尬笑了幾聲,「這樣啊!可能是我剛才去參加商宴時,沾到某位女子的香水味吧。」,蒙特聽完,眉頭一皺,大肆調侃道:「是喔!所以是哪家千金靠你那麼近,連你的脖子都有她的味道,你還真是艷福不淺啊!」,瑞德苦笑幾聲。

「蒙特,你就別嘲諷我了。會來參加商宴的人,都是那些高階貴族,我總不可能得罪他們,這樣我生意要怎麼做。你也知道父親把羅蘭絲商行全歸我管,如果因我而減少生意,父親可是會怪罪我的呀。」

「就算要談生意,也不用靠那麼近吧!需要靠到連你的脖子,都沾到她的味道嗎?還是怎樣,她妄想你家跟她家商業聯姻嗎!」蒙特抓起瑞德的衣領,嚴厲告誡道:「我警告你喔!你只能跟瞳瞳結婚,不准你跟其他人結婚,有沒有聽到!」

「知道。蒙特,你最近怎麼變得這麼情緒化呀!」

「吵死了!要你管!」

瑞德苦笑幾聲,接著問道:「但依你剛才所說,瞳瞳喜歡的人是格雷王子,為何還要拆散他們?」

「少囉嗦!瞳瞳只能交給你,其他人我都不准,尤其是那變態王子的弟弟!」蒙特甩開瑞德的衣領,接著問道:「所以你來找我幹嘛?」

瑞德輕嘆一聲,經蒙特這麼一問,才想起有東西要給蒙特,轉身面向侍從說:「史卡雷特,把那東西給我。」,侍從立刻上前,從皮包內拿出物品交給瑞德。

瑞德牽起蒙特的手,將物品交到他手上,面帶微笑說:「不要再生氣了,這給你。」,蒙特看著手上的木盒,一臉疑惑道:「這什麼呀?」,瑞德依舊帶著微笑,回答道:「你打開就知道了。」 

蒙特打開手上的木盒,立刻發出輕快的音樂,木盒內放置數個小木偶,木偶們隨著音樂緩緩旋轉。

蒙特看著木盒,感到相當新奇,雖然不是初次見到音樂盒,但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細緻的音樂盒,抬頭看向瑞德,一臉疑惑道:「瑞德,你從哪裡拿到這個的啊?」

瑞德輕拍蒙特的頭,面帶微笑說:「這是我去某個小國經商,在市集閒逛時,看到有攤位在販售音樂盒。就看到這個做得比較精緻,想說買回來送給你。你喜歡嗎?」

蒙特點點頭道:「喜歡!瑞德,你每次出去都會帶特別的東西回來。這次的東西也很特別,那下次你還會帶什麼來呀?」 

瑞德見蒙特一臉期待的模樣,輕拍他的臉,開玩笑似的說道:「所以你只想要禮物,不想見到我喔?」,蒙特撥開瑞德的手,轉身背對他,喊道:「哪有啊!我才沒這樣說!」,瑞德輕笑幾聲,拍拍他的肩膀道:「好啦!不逗你了。我還有其他事要處理,就先離開了。」

蒙特聽到瑞德要走,立刻轉身抓住他的手,「你不多待一下喔!」,瑞德見蒙特緊握他的手,輕拍蒙特的頭,淺淺一笑道:「你還想要我陪你睡嗎?」

蒙特看著瑞德的柔唇,腦海不知為何閃過一個畫面,頓時雙頰發紅漲熱起來,大聲喊道:「才沒有!我只是……」


「只是?」瑞德淺淺一笑,期待蒙特的答覆。

「只是想說,你都來了,不去見瞳瞳一面喔!」蒙特低著頭,超想找個洞鑽進去。

我幹嘛那麼緊張,不就是在平常不過的對話嗎!剛才那個畫面是什麼,我怎麼會跟瑞德親吻……

「瞳瞳的話,剛才來找你的途中有遇到她,跟她閒聊幾句了。」

「是喔……」蒙特抬頭望著瑞德,腦中不斷浮現接吻的畫面,「瑞……瑞德,你……你有偷親我嗎?」

瑞德愣了一會,淺淺一笑道:「怎麼突然問這個?」,蒙特紅著臉,不知該怎麼說明,但又想知道腦中的那個畫面是什麼,「就……我……腦中突然浮現你親我的畫面,想說是不是你在我無意識時,偷親我……」

「這樣呀。」瑞德輕笑幾聲,輕撫蒙特的臉,摟著他的腰,靠近他的耳邊,帶點誘惑的嗓音道:「如果真有此事,你會想再試一次嗎?」,不知是因為瑞德說話時,那溫柔又帶點誘惑的嗓音,還是從他的身上傳來的香氣,讓蒙特的心跳更是劇烈跳動著。

「你……你有病喔!誰要跟你接吻啊!」蒙特出手推開瑞德,漲紅著臉,大喊著。

瑞德見蒙特驚慌的神情,輕笑幾聲,面帶微笑說:「跟你開玩笑的!你居然相信了,真可愛!」,雖然外表是在嘲弄蒙特,但內心卻深感失落,看到蒙特的反應,便知這份戀情,無法如願。

「神經病!開什麼爛玩笑!我要回去了!」蒙特推開瑞德,憤而離去。

瑞德眼看蒙特漸漸遠去,神情顯得落寞, 輕聲呢喃道:「看來答案很明瞭了。我也該放下這段感情了……」,轉向侍從,淺淺一笑道:「史卡雷特,還有很多事要處理,沒時間在此停留了。」,侍從點頭應允,接著又問:「瑞德少爺,您要先回宅邸稍作休憩嗎?還是直接前往商行辦公。」

「直接前往商行吧!還有很多事等著我處理,沒有多餘的時間能讓我休息了。」瑞德話一說完,立刻轉身離去,侍從也跟在後頭離去。


寢室內。蒙特站在陽台吹著涼風,望著橘黃色的天空,雙頰仍是泛紅發熱,瑞德那溫柔又帶著磁性的嗓音,不停在腦內遊蕩著,揮之不去。

「臭瑞德!幹嘛故意用那種聲音,開那個一點也不好笑的玩笑!」蒙特摸著自己的臉頰,輕聲呢喃道:「還熱熱的……是我自己的體溫,還是瑞德剛才觸摸殘留下的啊……」,越想越是著迷,腦裡全是瑞德的身影。

蒙特呆愣著望著前方,不自覺喊道:「瑞德……」,聽到自己喊出瑞德的名字,立刻回過神,用力拍打頭部,大聲喊道:「我在白癡什麼啊!幹嘛想著瑞德那傢伙啊!我應該要想維奧拉才對啊!」

「一定是他做出那些事,才會害我也變得怪怪的!」蒙特轉身倚靠在欄杆上,輕嘆一聲,「今天有點晚了,明天再去找維奧拉,順便問她記得哪些事好了。」,說完便打了個呵欠,「今天就先提早睡,明天才有精神去找維奧拉。」


上一章:第四章                                                                                                                                                  下一章:第六章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