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福爾摩沙異聞卷》25 Wadan的抉擇

月殼表面 | 2021-04-19 18:30:02 | 巴幣 4 | 人氣 103

連載中《福爾摩沙異聞卷:太魯閣地下洞窟》
資料夾簡介
被稱為「天坑」的大理石礦場,挖到了一條通向地底的步道遺跡。礦場主組織探勘隊前往勘查。隨著探勘隊深入洞窟、詭異事件接連發生,探勘隊隱藏的秘密才逐漸浮上檯面……


字數:2300字 預計閱讀時間:5.8分鐘


  「妳做了什麼?」

  儘管青白色小孩和他們兩人的距離近得任何動靜都能聽得一清二楚,Wadan還是壓低了音量。

  「我什麼都沒做。」

  安潔的聲音抖得很厲害。隔著一段距離看青白色男孩是一回事,和它貼在一起又是另外一回事。就像藏獒遠看很可愛,近看的時候你會覺得藏獒沒有把牠看到的所有人類撲倒吃掉就很好了。

  天啊,安潔居然把青白色的小孩比做小狗。她已經驚慌得語無倫次。

  「它想幹嘛?」

  「我不知道!」

  先是雯琳的青白色怪物向安潔撒嬌,現在又是青白色的男孩貼在她身上,安潔會發出什麼讓青白色怪物感到舒服的奇異磁場嗎?Wadan說:「它們為什麼都這麼喜歡妳?」

  「我覺得。」安潔戰戰兢兢地低頭看向躲在她身後的小孩,說:「它對你比較有興趣。」

  青白色的男孩發現Wadan在看它,害羞地笑了一下,然後指著洞窟另一頭的黑暗。

  而且它拉著安潔的上衣衣襬。

  天啊,它要安潔現在就跟上去!

  「它明明在跟妳說話!」

  「它沒有說話!」

  「妳要現在跟它走嗎?」

  「你在說什麼傻話?動作快一點!」

  「好、好。妳先跟它玩一下。」

  幹嘛每次都要說這種風涼話?安潔在心裡急得跳腳。平常就很不會對付小孩了,現在還要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小妖孽玩,到底要她怎麼做?「不對。安潔,妳已經很有經驗了,妳可以的。」安潔為自己加油打氣。

  跟雯琳一樣就可以了吧?安潔試著去摸小孩的頭,但是它甩甩頭就掙脫開來。

  完了,它不喜歡!

  「小朋友。」安潔的信心受到打擊,不過她決定拿出再接再厲、永不放棄的態度面對困難。安潔雙手撐著膝蓋半蹲,用傳說中那種能夠和小朋友溝通的幼兒音說話:「你的爸爸在找你,你要不要趕快去找他?」

  小孩聽完表情沉下來,還鼓著嘴巴。似乎不滿自己被當成小孩看待。

  Wadan救命啊!這個熊孩子她完全應付不來!

  另一方面Wadan加快動作。原本他都將雕像敲成拳頭大小的碎片,現在只將雕像的脖子鏟斷,就馬上移到下一尊雕像以節省時間。Wadan是如此專注,雕像、鐵鏟和他的手佔滿了他的所有意識。剩下最後三尊雕像的時候Wadan做最後衝刺。

  倒數第三尊……

  第二尊……

  最後一尊!

  「安潔?」

  當Wadan終於完成任務,他才發現這個窟室除了他一個人之外,誰都不在。

  那個小孩不知道用什麼方法強行帶走了安潔。

  為什麼安潔沒有掙扎?為什麼安潔沒有求救?為什麼安潔一聲不響就離開這裡?不對,是Wadan太專注於破壞雕像,所以才會錯失了安潔的求救信號。

  真是太愚蠢了。

  Wadan會留在這裡,就是想和安潔在一起。現在倒好了,明明安潔就在身邊,Wadan卻沒有把注意力放在安潔身上。

  當安潔被小鬼纏上的時候,Wadan該做的第一件事是應該是和安潔想辦法擺脫那個青白色的妖物才是。因為長得像雯琳的青白色女人太過無害,讓Wadan和安潔完全對這些怪物失去戒心。

  明明它們根本就不是人、明明它們難以交流、明明它們的目的完全無從揣測,為什麼Wadan會覺得安潔可以自己一個人對付未知的怪物?

  Wadan坐在被鏟掉頭部的雕像旁邊抱著頭,對於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非常懊悔。

  他坐了許久,直到放在地上的頭燈因為電力不足開始閃爍。他馬上開始翻找背包,確認現在安潔持有的物品。

  手電筒?還在。

  水壺?還在。

  食物?一點沒少。

  折疊圓鍬?當然還在Wadan手上。

  安潔真的是被那個小孩直接帶走的。她手上什麼都沒有。沒有照明、沒有補給、沒有可以保護自己的工具。如果她遇到危險,頂多就是她頭上的那頂頭盔可以幫她頂一下,而她那頂頭盔上的頭燈甚至不會亮。

  Wadan必須要去找她。小男孩會將她帶到哪裡呢?很明顯就是那個小男孩剛剛指的方向。

  但誘惑Wadan的方向是另外一邊。

  Wadan時常提倡要做符合道德的事,但Wadan並不是聖人。應該說聖人也只是在無數的道德抉擇中堅持自己理想的人,更何況Wadan只是普通人。這個洞窟裡面發生太多考驗著他道德觀的問題:要不要背屍體回去?要不要拋棄同伴自己離開?要不要支持同伴直到最後?

  Wadan也是人,他也會害怕、他也會想要為了自己而行動。只是因為他是Wadan,他是那個好人Wadan,所以他沒有順著自己的私慾。

  現在這個抉擇的時刻又到來了。

  安潔是為了追尋自己的人生意義才繼續深入洞窟,那Wadan是為了什麼?他是答應過要陪安潔走過最後一段路。但一定要遵守自己的承諾不也只是在遵循迂腐的道德守則嗎?

  難道一切不都只是道德計算,不都只是Wadan自我意識過剩的心理要他做一個人人稱讚的「好Wadan」嗎?難道他對於安潔的情感不僅僅是同情?難道他不是為了讓安潔接受自己留在這裡才對安潔說了:「我喜歡妳。」這四個字嗎?

  難道善意的謊言不符合道德嗎?

  就算那個時候Wadan對安潔真的抱有那麼一點點好感,難道這些少許的好感值得他賠上性命嗎?難道Wadan就不能因為安潔對他惡言相向而收回那些善意嗎?

  Wadan現在已經確定外面的人會組織搜救隊進入洞穴。他只要往回走,就可以逃離這個洞窟、逃離他心中道德的箝制、逃離那個被譏笑為偽君子而與部落格格不入的自己。

  他是多麼地羨慕安潔啊。

  從一開始,安潔就遵照著自己的心意活著:她看到喜歡的東西時會盡情嚎叫,不怕打擾他人;她看到隱瞞的謊言時會當面質問,不怕觸怒強權;她遇到討厭的事物時還會推卸責任,不怕招惹同伴。

  她活得多麼淋漓盡致。

  Wadan也想像安潔一樣,不管那些道德算計,僅僅只是依靠著自己的心意過活。

  沒錯,他應該這麼做。

  Wadan戴上頭盔、背起背包,拿著折疊圓鍬,深吸一口氣做出他的決定。

  

  頭燈電池電力不足,照明昏暗還會閃爍。閃爍的光線擾亂Wadan的心神。一路上Wadan不停地思考這個決定正不正確、這個決定是不是真的代表他脫離了那些迂腐的道德觀念,以及他能不能靠著這個決定變成全新的人。

  每一步前進都讓他膽戰心驚;每一次休息都讓他懷疑自己;每一次睡眠他都夢見自己做出了相反的決定。難道他第一次遵循內心的想望,就做出了錯誤的抉擇嗎?

  Wadan越走精神越不穩定,以至於最後近乎神智不清。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的心終於安定下來。

  安潔出現在眼前。

  「我真的好喜歡妳。」Wadan確認了自己的心意。

上一回 前往 下一回



  如果大家覺得喜歡,還請多多給予GP和留言──!

  一樣的結果,卻有著不同的意義。Wadon在世界的盡頭──洞窟之底──找到了屬於他的答案。

  下回,安潔視角──洞窟通行。

創作回應

冰鳩
不恐怖了XD
2021-04-19 19:10:22
月殼表面
是XDDDD
2021-04-19 23:41:3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