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R18 Challenge》7、聖誕約會

Hsin | 2021-04-19 16:22:53 | 巴幣 16 | 人氣 110

連載中《R18 Challenge》
資料夾簡介
【寫不了車文的作家×炙手可熱情慾作家】 三名作家,陪伴彼此,各自找尋寫作理由的故事。


  連續幾日陰雨,聖誕節這天總算放晴了,氣溫也回暖。

  我穿著軍綠色夾克,深色牛仔褲加白鞋,站在電影院門口一角,試著讓自己習慣路人偶爾投射過來的目光。少了鴨舌帽提供的遮蔽,視野非常遼闊,但也相對讓我覺得自己像被透視一樣侷促不安。

  上次這樣袒露在陽光底下,似乎是大學剛畢業那陣子,具體什麼時候開始已經記不太清楚了,想要藏起來,只躲在自己的世界裡安靜寫作。接案型的自由作家,成天寫談情說愛的夢幻小說,在絕大多數人眼裡根本不是什麼安穩正經的工作。

  我討厭那些指指點點的目光,乾脆眼不見為淨。

  也許是因為這樣慣於躲藏在陰影處,當我看見小月穿著純白高領外套朝我小跑步過來,忽然覺得像是一抹破開雲層的光。好奇怪。為什麼她能活得這麼自信呢?

  「等很久了嗎?絺。」她微喘著氣,臉頰紅通通的。

  我搖搖頭,在她抬頭盯著我的臉瞧時,感到一陣不自在,於是挪開目光,說:「你戴了隱形眼鏡?」

  「你怎麼知道我平時有戴眼鏡?」小月歪著頭問。

  啊,還要維持網戀的設定,所以今天是我第一次見到小月才對。我打哈哈地帶過這個話題:「再十分鐘就要入場了,我們快進去吧!」

  平日早場的影廳相當空,我們輕鬆選到了很好的觀影位置。小月似乎很久沒有進電影院,雀躍地替我們點了一大桶鹹爆米花和兩杯可樂,讓我懷疑在電影結束前到底吃不吃得完一半。

  今天挑的這部片是標榜溫馨感人的動畫電影,故事背景卻是有魔法的奇幻世界,一個講述象徵著每個月份的十二學徒的故事。一月失蹤了,降春儀式無法順利舉行,於是勇敢正義的五月、法力高強的六月、才思敏捷的十月、善於照料他人的十一月,再加上擅長紀錄的十二月,就這樣在四月的號召之下出發尋找失散的夥伴。

  離開野地,來到了死寂文明領域的冒險小隊,遭受機械犬的攻擊,在十二時序權能的庇佑下安然度過了危機。他們仰望夜空,無星無月亦無雲朵,無盡延伸的漆黑,比空洞還要空洞。這便是文明領域的天空,空無一物;或許吞噬了一切以後,終將成為這樣的虛無。

「我們都是孤兒。」一月有如一泓泉水般的嗓音這麼說。「生於毀滅,長於靜寂,世界因為耐不住孤獨而創造了色彩,乾枯的大地長出藍天,直至我們在溫暖的喧鬧裡再度死去。」

  當六月開始詠唱咒文的時候,我輕嘆了口氣,俯身過去朝小月的耳朵細語:抱歉,我去一下廁所哦。原本專注於電影的她似乎被我嚇得不輕,那副呆愣愣的模樣莫名有些可愛。

  冷水沖過手背,我正想著十二學徒的冒險故事,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出現溫馨感人的轉折,突然認出鏡子裡映出從隔間裡走出來的人,連忙低下頭來猛搓手,想趕快離開現場。

  「江文絺?好久不見!」

  該死,晚了一步。

  「不記得我了嗎?」綁著大波浪馬尾的美麗女子優雅扭開水龍頭洗手,含笑瞅著鏡子裡的我看。「我高中可是當了三年班長,這點印象總要有吧?」

  「嗯。班長。」我用細如蚊蚋的音量喊。

  我記得,我當然記得。我把頭垂得更低了,瀏海落下來遮住了視線。隔了這麼久的時光,那張美麗的臉孔多了份成熟,卻還是一樣好看得令我心跳不已。如果暗戀算得上是初戀,那麼她毫無疑問就是我的初戀。

  第一眼看到那張臉的瞬間我就明白了,所謂一見鍾情是真的存在的。

  「畢業以後就沒在同學會看過你了,你過得好嗎?」她用紙巾擦乾手,見我沒有動作,貼心地抽了一張遞給我。「聽說你現在是出書作家了,恭喜你完成夢想!」

  我怦然不已的心像是急凍似的,差點停止跳動。

  「你以前在網誌寫的小說,我是忠實讀者哦,雖然都看不太懂,嘿嘿。」班長露出有些傻氣的笑,稍微彎下了身,與我對上視線:「但那是非常美麗的文字,我很喜歡。能告訴我你的筆名嗎?我想去找你的書——」

  「抱歉,我不想錯過太多電影內容。」我唐突地打斷她,「我⋯⋯我們之後有機會再聊。」

  「哦?哦——抱歉,我不曉得你是中途出來的。」班長給了我一記充滿歉意的眼神,仍是有禮地與我道別:「祝你觀影愉快!」

  簡直是落荒而逃,我真可笑。沾上椅子的瞬間,我像是耗盡全身力量似地癱軟進椅背,祈禱著投影幕上的光影明滅能掩蓋過我的惶惶不安。滿腦子轉著巧遇班長的事,整顆心像剛坐完雲霄飛車,驚魂未定。

印著兩排腳印的雪地上,壹月師傅渾厚的嗓音響起。
「為什麼想成為十二學徒?」
小小的一月仰起頭來,細碎的雪霰落進他那對晶亮的眼眸,但他眨也沒眨眼,用稚嫩的聲音回答:「我想穿上藍色法袍。藍色好美,我很喜歡。」

  看著那對澄澈的眼睛,我忽然鼻頭一酸。好美,我很喜歡。那是非常美麗的文字,我很喜歡。她剛剛是這樣說的吧,可是她根本就不知道,我早就已經放棄那些文字了。很久以前就丟棄了。

  忽然,一隻柔軟的手覆上我的。我轉頭一看,小月自己強忍著淚水,表情扭曲得很好笑,害我不小心噗哧笑了出聲,引來她痛捏我的手背報復。

  出影廳的時候,我提心吊膽地四處張望,深怕再度碰見班長,好在她似乎已經入場看電影、要不就是離開了,安然走出電影院的時候,我才真正鬆了口氣。

  「電影看得開心嗎?」我問小月,看見她仍有些紅腫的眼眶,忍不住彎起嘴角,說了句:「愛哭鬼。」

  她在電影的尾聲終究扼殺了我整整三包面紙,故事感人是感人,但她的哭點也太低了。小月噘起嘴來,咕噥著十二月拯救一月的那幕這麼感人,怎麼可能不哭,我搔搔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雖然名義上送給小月的聖誕禮物是陪她看電影,但畢竟是聖誕節,又難得放晴,她自然而然提議去主題遊樂場玩的時候,我一時也想不到理由婉拒。過去幾年的聖誕節,因為死黨得整天陪女友,我也沒什麼其他有保持聯絡的朋友,所以自己過慣了,久違地玩一玩也很好。

  能把不愉快的事情忘掉就好了。

  進園區沒多久,小月便興奮地拉著我叫道:「我們來開車!」

  「開開開⋯⋯開什麼車?」光天化日之下!

  「還能有什麼車?」她睜圓了琥珀色的眼睛看我,指著我身後天真無邪地笑起來:「當然是碰碰車!」

  我揮去腦中的不當聯想,半捂著臉說:「好啊開、都開。」

  「咦,你是想到哪裡去了?」她意味深長地盯著我笑。

  「沒有啦哪有!」我按著她的肩將她轉了半圈,推著往碰碰車的方向走,接觸的地方傳來她咯咯笑起來的輕微抖動。

  小月簡直就是瘋狂賽車手,不,應該說是鬥牛,全程朝著目標也就是我猛撞,我自然不甘示弱,每每被撞歪,就想盡辦法回敬她一撞;經過一番激烈的碰撞之後,我們都笑得非常開懷。

  我們兩名危險駕駛離開車子後,接著跑去玩了VR鬼屋。

  我是被半推半就上場的,被嚇得臉色慘白、手腳發軟,jump scare什麼的最可怕了!害我全程幹聲連連,一直下意識向小月的方向靠。她個頭小,膽子卻肥,那些長得歪七扭八血淋淋的鬼東西對她構不成威脅,反倒是某次我尖叫著撲上她的時候,她嚇得連忙將我推開。

  總算從鬼屋劫後餘生,我護著我的小心臟,用懇求的目光看著小月,說服她先搭乘給小朋友玩、比較舒緩的星際宇宙列車,休息一會再去玩自由落體。

  我們幸運地排到了第一排的座位,水上列車緩緩駛動,前方景色一覽無遺。出發後的第一個洞窟,夾岸是穿著各色太空裝的動物,還有巨大的宇宙艦艇,幽暗的背景裡是發亮的星球,經過閘門時還會有語音提示接下來抵達的星系。

  「好棒喔!」坐在我身邊的小月輕聲讚嘆,淡色的眼眸反映著周遭的光點,像極了銀河。她的神情和昨晚見到我們的育幼院孩子一模一樣。

  「小月。」我點點她的肩頭。

  「嗯?」

  「火箭要發射囉。」

  她一句「什麼」還來不及發出來,列車已經開出了最後一道閘門,以陡降的坡度直直下衝,我握住她的手,在失重一瞬在她耳邊說:「聖誕快樂!」

  坐在第一排的我們,毫不意外被水濺了一身,但我們都笑得像傻瓜一樣。

  「絺,接下來我們去玩那個!」

  「看到你的表情,我突然不是很想往那個方向看耶。」

  小月嘻嘻笑著扳過我的臉,我眼神死地看著那高聳入雲的遊樂設施。

  座椅緩緩爬升,我死命抓著安全桿,眼見離地面愈來愈遠,心裡突然無限後悔為什麼一時心軟答應小月一起來玩自由落體。我雖然沒有懼高症,但這遊樂設施可是只有單薄的椅子!加上壓在肩頭跟腰際的桿子!空隙這麼大,鐵定會整個人體驗到飛起來的感覺啊啊啊。

  相較於我一臉生無可戀,小月則是情緒亢奮,前後晃動著雙腿,沿途讚嘆著絺你不覺得高空的風景真美嗎?她真是不曉得畏懼為何物耶。

  「你很期待哦?」我故作鎮定地問。啊幹,已經超過十層樓高了吧?

  她用力一點頭,笑回:「我一直很想來搭搭看。」

  「原來你也是第一次呀。」完全看不出來呢。風好大啊。

  「嗯,今天都是第一次。」

  「畢業旅行什麼的,沒有跟朋友來過嗎?」

  「那種東西我沒參加過。」

  我還沒反應過來,那股才剛經歷過而更為強烈的失重感襲擊而來,腦袋一片空白,只來得及抓住小月的手,放聲尖叫。

  著地瞬間,我淚眼汪汪地坐在椅子上,緊牽著小月的手不肯放開。小月費了一番力氣安撫我,一臉想笑又不忍笑的樣子,一路牽著我到一旁的長椅上休息。

  「網路上聊天的時候,還以為你是那種很酷、做什麼事都很淡定的人。」她忍笑忍得整個人都在發抖,「結果怕鬼也怕高呀。」

  「恭喜你,」我嘟噥:「打破對網路交友不切實際的幻想了。」

  「也不能這麼說,」她平靜下來,自然而然地與我十指交扣,「你是值得信賴的人,也謝謝你信賴我。」

  咦?咦咦咦?

  「我今天真的玩得很開心噢!」她笑得瞇起眼。

  手上傳來的觸感讓我一時間亂了方寸。小月的手很小,皮膚柔嫩,和前男友大而厚實的手交扣起來的感覺非常不同。或許是因為十指連心,所以現在我的心臟像是有羽毛輕輕在搔癢。

  「開心就好,」我無措地微笑。「代表你喜歡我送的聖誕禮物。」

  小月啊了一聲,惋惜地說:「今天的約會只到這裡嗎?」

  「還有想去的地方嗎?也可以啊。」

  「我們去吃聖誕晚餐,然後到我最喜歡的酒吧喝杯調酒!」

  「果然早就有安排了?」我失笑,「可是酒吧有點⋯⋯」

  「放心,是聲譽良好、很安全的地方,調酒師很帥喔,調的酒又好喝。」

  一路上,小月沒有要鬆開手的意思,我也覺得牽著很好,暖暖的,在冬天裡格外有種安穩的感覺。雖然這樣告訴自己,不過心上的騷動蟄伏著,隱隱令我不安。
  
  只是角色扮演遊戲而已。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