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四章 我該怎麼做才是對的?

Mouse | 2021-04-19 06:00:03 | 巴幣 14 | 人氣 75


「換好了。」瑞德一出巷子,雷伊看著瑞德的裝扮,襯衣過於鬆垮,褲子也過於寬鬆,頻頻搖頭道:「不行不行!這太不適合你了!完全沒把你的身形突現出來,這樣穿回會場,絕對會被恥笑!我看還是先帶你回宅邸,換套像樣的服裝,再回到王宮。」
 
「不行,這樣太麻煩你了!我先穿這樣就可以了。之後侍從將服裝洗好,會再送還給我,到時我再換回來就可以了。」 

雷伊盯著瑞德,上下打量一番,仍覺得這樣回到會場,十分不合適,便將外衣脫下,披在瑞德肩上,微微點頭,「這樣看起來還算可以!你就先穿這樣,再來就是你的髮型了。」

瑞德見雷伊如此講究,不禁調侃道:「你還真講究,真不愧是史亞瓦瑟有名的服飾大亨,庫洛斯家族第十五代當家,雷伊‧庫洛斯伯爵。」

「需要說成這樣嗎?我只是很注重個人穿著而已,只要穿著適合的服裝,便能突顯其價值。」雷伊搭著瑞德的肩膀,「總之!身為你的好友,我可不能讓你穿得過於邋塌,就算不符合你的身形,至少要突顯你的價值才行。」

「傑克,這你拿著。」雷伊把瑞德手中的禮服交給侍從,「衣服穿好。」,拿起外衣幫瑞德穿上。

「不用這麼麻煩,披著就好。」瑞德皺著眉頭,面露無奈。

「那怎麼行!」雷伊扣上扣子,拍拍瑞德的肩膀,淺淺一笑道:「還差一樣。」,拆掉自己的髮飾,梳起瑞德的長髮綁成馬尾。

「這樣才是我認識的卡雷斯子爵!」雷伊上下打量著瑞德,頻頻點頭。

瑞德尷尬笑了幾聲,「雷伊,你該不會也這樣限制莉塔吧?」,雷伊搖頭否認道:「才沒有!莉塔比我還會打扮,她可是我心目中,最美的女神。」

一提到莉塔,雷伊眼神立刻顯露光芒。 

瑞德輕笑幾聲,拍拍雷伊的肩膀道:「雷伊,一講到莉塔,你的眼神就變了。可見你真的很愛她呢!你們的婚禮籌備的如何?記得要邀請我去參加。」,雷伊拍著胸脯,自滿道:「那是當然的!我絕對會邀請你來!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還是莉塔最喜歡的瑞瑞!怎麼可能不邀請你來呢?」 

「說到莉塔,怎麼沒看到她?」瑞德左右張望,一臉疑惑的望著雷伊。

雷伊輕嘆一聲,聳聳肩道:「她還是老樣子,不喜歡這種場合,所以只有我一個人來。待在會場久了,有些不自在,我就想出來透透氣,沒想到會遇見你。不過好在你遇到了我,如果換作是別人,你可就遭殃了。」

雷伊歪著頭,想了一會,「不對!是對方遭殃才是!」,說完便又笑了幾聲。

瑞德眉頭一皺,小小抱怨道:「一點也不好笑!我可是緊張的不得了,深怕被人認出我的身分。到時可是會讓卡雷斯家蒙羞,我也會被人落下笑柄。」

雷伊輕笑幾聲,伸手抹去瑞德的紅唇,面帶微笑說:「看你嚇成這樣。我們去把你臉上的妝容洗掉,不然再被蒙特殿下看到,你可就逃不了了。」,瑞德輕嘆一聲,微微點頭。

另一方面,蒙特四處找尋紅髮女子的下落,跑遍王宮仍未找到她,蹲坐在牆邊,一臉沮喪道:「到底跑到哪裡去了……好想再見她一面!」

蒙特抬頭望著月光,想起那時有抓到女子的髮帶,便從口袋拿出髮帶,仔細瞧見,嗅了一下。

「果然有殘留淡淡的玫瑰花香,但這股香味好像在哪裡聞過……有種熟悉的味道,卻又想不起來是在哪裡聞過這個味道。」 

蒙特左思右想,就是想不出,到底在哪聞過這個香味,突然腦海閃過一個念頭,激動的大喊道:「難道是救我的紅髮女孩!」,但當下卻又立刻搖頭否認這個想法。

「不對!如果是她的話,那維奧拉呢?不行!我不能光憑香味,就來斷定是那個女孩,以目前的特徵來看,維奧拉比較像是那個女孩。但……倘若那女子才是紅髮女孩呢?」蒙特看著手上的緞帶,上面一樣有著玫瑰圖樣,旁邊繡著同樣的文字。

「瑞蒂……這是緞帶製造商的名字,還是紅髮女孩的名字……」蒙特看著緞帶,仔細思慮著,隨即開口道:「既然無法確定哪個人才是紅髮女孩,不如我就一邊找尋這個女子,一邊陪在維奧拉身旁,幫她想起兒時的記憶。或許就能知道,誰才是真正的紅髮女孩了!」 

蒙特扶著牆面,慢慢起身,看著夜晚的月光,臉上滿是期待又興奮的笑容道:「今天真是幸運的一天,居然讓我一次遇見兩位紅髮女子。我一定要查出,誰才是真正救我的那個女孩!」

「事情也都做完了,就直接回房休息吧。」蒙特踏著愉悅的腳步,緩緩走回寢殿。


「應該有洗乾淨吧。」瑞德拿起圓鏡,仔細看著鏡中的自己,邊走邊碎念。

「好了。」雷伊奪走瑞德手上的圓鏡,面露無奈道:「瑞德,你都洗了三四次了,白嫩的肌膚都被你洗皺了,還能洗不乾淨嗎?別照了,仔細看路,以免又撞到人。」

「所以真的有洗乾淨?」瑞德面向雷伊,再次問道。

「有!」雷伊抬起瑞德的下巴,淺淺一笑道:「洗得非常乾淨!乾淨到毛孔都看的一清二楚了。」,瑞德苦笑幾聲,微微點頭。

「不過這裡還有點痕跡。」雷伊伸手撫著瑞德的臉,緩緩靠近。

「瑞德!」前方傳來熟悉的喊聲,瑞德立刻轉頭看了過去。


果不其然,蒙特飛快似的跑到兩人面前,大力推開雷伊,擋在瑞德前方,雙眼直瞪著雷伊,怒斥道:「喂!你誰啊!幹嘛靠瑞德那麼近!」

「蒙特,別這樣!雷伊是我的朋友。」

「朋友幹嘛靠那麼近,根本就對你心懷不軌!」蒙特轉身看到瑞德的服裝,立刻皺起眉頭,一臉厭惡道:「瑞德,你怎麼穿成這樣啊!醜死了!」,瑞德不知該怎麼向蒙特解釋,尷尬的笑著。

「啟稟蒙特殿下。瑞德的服裝被水潑溼,我見他全身濕透,深怕他會受寒,便將自己的服裝借予他更換。」雷伊向蒙特行禮,並緩緩說道。

「被水潑濕?」蒙特遲疑地看向雷伊,「誰潑的?」

「蒙特,別追究了。是我沒注意才會被水潑濕,這件事就到此為此,好嗎?」瑞德拍拍蒙特的肩膀,淺淺一笑。

蒙特沉默半晌,輕嘖一聲,「跟我回寢室換衣服,穿這樣醜死了!」,瑞德愣了一會,微微點頭道:「好……」


蒙特看了雷伊一眼,怒哼一聲,便調頭離去。

瑞德看著蒙特的背影,無奈的嘆了一聲,「原以為不要讓他看到女裝的模樣,就相安無事了。沒想到卻弄巧成拙,反而讓他更加不悅。」,看向雷伊,接著說:「雷伊,抱歉,還害你被蒙特責罵。」,隨即向雷伊低頭致歉。

雷伊輕拍瑞德的肩膀,面帶微笑說:「沒關係。你不用向我低頭致歉。蒙特殿下的個性本來就比較火爆。只是……」

「喂!還站在那裡幹什麼!」蒙特站在前方,雙眼直瞪著瑞德,怒吼著。

「抱歉!我先跟蒙特回去,下次再去庫洛斯宅邸找你。」瑞德拍拍雷伊的肩膀,快步走向蒙特。

雷伊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輕聲呢喃道:「看蒙特殿下對瑞德的態度,總覺得他對瑞德抱有特殊的情感,希望是我想太多了。」,隨即看向後方的侍從道:「我們也回去吧。」

「是。」侍從拿起禮服,接著問道:「雷伊少爺,瑞德少爺脫下來的禮服,請問要帶回宅邸清洗嗎?」,雷伊看著禮服,輕嘆一聲,面露無奈道:「忘了還有這件禮服的事。就拿還給瞳瞳公主,再返回宅邸。」

「好的。」


寢室內,氣氛顯得低迷。

瑞德站在門口,環看房間四周,不論是書櫃,還是床櫃,只要能擺放物品的地方,蒙特都將自己送的物品全部擺放出來,就連寬敞的大床也擺滿,前幾年送給他的兔子布偶,越看內心越是欣喜。

「蒙特,我……」

「脫掉。」蒙特坐在床邊,雙眼直瞪著瑞德。

「脫掉什麼?」瑞德走向蒙特,臉上滿是疑惑。

「叫你脫掉沒聽到嗎?就這麼喜歡穿別人的衣服喔!」蒙特直瞪著瑞德,語氣仍顯不悅。

「我脫就是了,有必要那麼生氣嗎?回來的這一路上,你都臭著臉,真不知道你在氣什麼。」瑞德邊脫邊碎念著。

「吵死了!我就是不爽,你穿著別人的衣服!還穿得那麼醜……又不是沒衣服給你換。」蒙特注意到瑞德戴著陌生的髮飾,上前拆掉髮飾,鮮紅色的長髮隨之飄落而下,披在肩上。

「蒙特!你怎麼把我的髮飾拆掉了。」瑞德皺著眉頭,無奈的看著蒙特。

「沒有為什麼。」蒙特隨手一丟,坐回床邊,翹著兩郎腿,拿起一旁的書本觀看。

「唉!」瑞德搖搖頭,撿起地上的髮飾,梳起髮束,正要戴回去,蒙特看向瑞德,冷冷說道:「你敢戴回去,我就把它扔到外面。」,瑞德又嘆一聲,面露無奈道:「蒙特,就只是個髮飾而已,你到底在氣什麼?」

「我沒有生氣。只是那個髮飾不適合你,看了也礙眼。」蒙特見瑞德已脫完,指著衣櫃道:「裡面備有你的服裝,去換上!」

「遵命,蒙特殿下。」瑞德輕嘆一聲,便走到衣櫃挑選服裝。

真不懂蒙特在想什麼,只是借用雷伊的物品而已。有必要那麼生氣嗎?

「蒙特,待會要回會場嗎?」瑞德穿著服裝,隨口問著。

「沒有。你想去喔?」蒙特闔上書本,看向瑞德。

瑞德打好領巾,轉身看向蒙特,淺淺一笑道:「換好了。親愛的蒙特殿下,請問這身服裝,您是否滿意?」

蒙特看了一眼,揮了揮手道:「隨便一套都比剛才那樣好看,過來陪我聊天。」

「好。真會使喚人。」瑞德快步走到床邊坐著,「你想要我陪你聊什麼?」

蒙特展開笑顏,一臉開心道:「瑞德,我跟你說喔!我今天遇到兩位紅髮女子,一位是喬柏斯家的維奧拉,還有一位是像仙女一樣的紅髮女子。但那女子一見到我,就立刻跑走……我找了好久都沒找到她,真想知道她是誰,叫什麼名字。」

「是喔……」瑞德尷尬笑了幾聲。

「瑞德,你在外面有遇到那名女子嗎?她跟你一樣有鮮紅色的長髮,然後臉上抹著淡淡的妝容,身上還有一股淡淡的玫瑰香。她的外貌就像仙女一樣漂亮,讓人無法忘懷。你如果有看到的話,應該很有印象才對。」

蒙特滿心期待瑞德的答覆,但瑞德一聽到,讓蒙特難以忘懷的女子是自己,越想越是不安,表面雖故作鎮定,面帶微笑說:「我沒有看到你說的人。」,但內心卻強烈不希望蒙特知道此事。

絕對不能讓蒙特知道那個人是我,讓他知道的話,不僅他的美夢會破碎。我們之間的關係也會有所改變,絕對不能讓這種事發生!絕對不能!

「好吧。想說你在外面說不定會巧遇她,真可惜……」蒙特微微低著頭,神情顯得失望。

「不說這些了!蒙特,你還沒喝過酒吧!我們去會場喝酒,慶祝你成年。」瑞德拍拍蒙特的背,淺淺一笑。

「不要!要喝酒的話,叫侍衛去拿就好了,不用專程跑到會場喝。」蒙特起身走到門口,打開房門,喊道:「你們去拿兩三瓶紅酒來,還有請大廚做些餐點。」

「你還想要什麼嗎?」蒙特看向瑞德問著。瑞德搖搖頭,面帶微笑說:「沒有。」,蒙特微微點頭,看向侍衛道:「就先這樣吧。」

「是。屬下即刻去辦理。」侍衛向蒙特行禮,便轉身離去。

蒙特關上房門,慢慢走回床邊,「再來就等東西送來。」瑞德微微點頭,看到床上的兔子布偶,淺淺一笑道:「整張床都被布偶們佔據,你要怎麼睡呀?」

「就躺在它們身上,不然就抱著它們睡。」蒙特坐到床邊,拿起兔子布偶抱在懷中,面帶微笑說:「瑞德,今晚住下來吧!我們好久沒長談了。」

「我可以陪你一晚,但明天一早我就要回去。商行還有很多事,等著我回去處理。」瑞德拍拍蒙特的頭。

「一定要那麼早回去喔!不能等到明天下午再處理嗎?」蒙特嘟著嘴,神情顯得有些失望。

「不行。原本今晚就要處理了,但我答應瞳瞳會來參加晚宴,所以才延到明天早上處理。」瑞德輕吻蒙特的臉頰,淺淺一笑道:「別那麼失望,有時間我會再來王宮找你們。」

蒙特抹去瑞德的吻,略顯不悅道:「不要親我啦!我又不是女的,親我幹嘛!」

「安慰你呀。」瑞德輕拍蒙特的頭,淺淺一笑道:「誰叫你像個長不大的孩子,還要我陪。」

「囉嗦!今天我生日耶!陪我一下不行喔!小氣鬼!」蒙特嘟著嘴,轉身背對瑞德。

瑞德淺笑幾聲,面帶微笑說:「好啦。別生氣了,我陪你就是了。但明天一早,我是真的要回商行處理事情。」,蒙特微微點頭,轉身面向瑞德,正要開口時,門外便傳來敲打聲。

「蒙特殿下,您要的餐酒已送達,請問要送進房內嗎?」侍衛站在門外詢問。

「推進來!」蒙特看向門口喊著。

「是。」侍衛便推開房門,推著餐車進到房內。

「放那邊就好。出去吧!」蒙特指著門旁。

「是。」侍衛放好餐車,向蒙特行禮,便關上門離去。

「你不是要喝酒嗎?我請他拿兩三瓶來,夠我們喝吧。」蒙特指著餐車,對瑞德淺淺一笑。

「與其說夠,不如說太多了。你第一次喝酒,別喝那麼多比較好。」瑞德起身走到餐車旁,拿起紅酒倒了一些在杯裡,小酌一口,皺起眉頭,看向蒙特道:「蒙特,你第一次喝酒,這酒你喝半杯就好。」

「為什麼啊!」蒙特走到瑞德身旁,拿起酒瓶倒滿整個酒杯,「我都成年了,幹嘛連酒也要限制我喝啊!別把我當小孩!」,話一說完,立刻一飲而盡。

「蒙特!你這樣一口喝完,很容易醉的!」瑞德拍拍蒙特的背,神情緊張的說著。

「哼!我的酒量才沒那麼差咧!」蒙特拿起酒瓶再到一杯,同樣一口飲盡。

「你看!我連喝兩杯還不是沒醉,你太大驚小怪了!」蒙特拿起酒瓶,要再倒第三杯,瑞德見狀立刻阻止道:「好了!別再喝了!別一直灌酒,也要吃點東西,以免傷胃。」

「來,吃點青菜。」瑞德拿起菜夾,夾些青菜放到蒙特口中。

「明明是你把我當成小孩,還敢說我長不大。」蒙特邊咀嚼著食物,邊抱怨著。

「好,你說的都對,好嗎?」瑞德輕嘆一聲,輕聲呢喃道:「明明就沒喝過酒,還敢說酒量好。」

「你在碎碎念什麼啊!」蒙特伸手想拿取酒杯,瑞德見狀立刻搶走,拿起酒瓶倒了一些,交還給蒙特,「你只能喝這些,不然就不要喝。」

蒙特看杯中的酒連一半都不到,嘟起小嘴,不悅道:「怎麼才這樣而已啊。剛才不是都證明給你看了,我又喝不醉。」

「在怎麼厲害的人也沒像你一樣,把酒當果汁喝,一口就喝完。」瑞德拿起酒杯,倒了一些在杯中,小酌一口,「正常人都這樣小酌,就連國王陛下也不會像你一樣,一口飲盡。」

「囉嗦!怎麼連喝個酒,都有規則啊!」蒙特喝下一口,仍顯不悅道:「這樣總可以了吧!明明就沒差我幾歲,裝什麼大人啊!」

「至少我不會像你一樣,動不動就愛鬧脾氣。」瑞德輕聲呢喃。

「哼!不喝了!」蒙特放下酒杯,轉身才剛踏出第一步,整個人突然往前傾。

瑞德見狀,立刻上前摟住蒙特,神情緊張道:「蒙特,你沒事吧?」,蒙特抬頭,眼神迷濛的看著瑞德,雙頰如酒醉般紅潤,輕輕揮動雙手,口齒略顯不清道:「我沒事呀……瑞德……你的臉……怎麼有些模糊呀!」

蒙特望著天花板,看到天花板如萬花筒般轉動著,臉上滿是疑惑道:「奇怪……天花板怎麼在轉動?」,瑞德無奈的看著蒙特,大嘆一聲,「早就跟你說不要喝那麼快了。你喝醉了,蒙特。」

「我才沒醉!你別亂說!我怎麼可能會醉,放開啦!」蒙特扯著瑞德的手,大聲喊道:「放開!不要抓著我!叫你放開沒聽到喔!快放開!」

「唉!沒想到你喝醉,竟是這樣吵鬧不休。早知道,就不該問你要不要喝酒了。」瑞德搖搖頭,「算了!也算是給我自己一個教訓。」

「蒙特,你乖,我帶你回床上休息。」瑞德一把抱起蒙特,往床鋪走去。

「我不要睡覺!我要跟你聊天!放開!」蒙特晃動著身體,大聲喊叫。

「蒙特,聽話。別亂動!」瑞德緊抱著蒙特,不讓他摔落。

「不要!不要!我不要睡覺!不要!」蒙特大聲吼叫,瑞德怕蒙特繼續叫下去,會驚動到門外的侍衛,只好以吻來堵住蒙特的嘴。

「蒙特,聽話,別吵了。」瑞德溫柔的看著蒙特,語氣也跟著柔和。

蒙特摸著嘴唇,臉紅害羞道:「你親我幹嘛!」,瑞德淺淺一笑道:「這樣你才會安靜呀。」,蒙特低著頭,輕聲說道:「哪有人這樣。」

「看來這招有用呢。」瑞德淺笑幾聲,「蒙特,你想跟我聊天,我改天再來陪你聊個夠,現在先睡覺,好嗎?」,蒙特微微點頭,抬頭望向瑞德,撒嬌道:「那你要陪我睡覺。」

「沒問題。我陪你睡。」

瑞德把蒙特放到床上,拿起棉被蓋在他身上,柔聲說道:「你安心睡,我會在這裡陪你。」,蒙特微微點頭,起身拍打床面。

「躺這裡。」

「好。真愛撒嬌!」瑞德側躺在旁,輕撫蒙特的臉,柔聲說道:「睡吧。」,蒙特點點頭,伸手抱住瑞德,依偎在他懷裡,安心的睡著。

瑞德看著蒙特的睡顏,輕聲說道:「蒙特,我很開心你這麼黏我,但你越是依賴我,只會讓我越陷越深……」

「我該怎麼做才是對的……」瑞德輕撫蒙特的臉,眼神透露出淡淡的憂傷。


上一章:第三章                                                                                                                                               下一章:第五章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