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與可愛的你相遇 4 改變時間?(二)

星鴞 | 2021-04-19 05:26:25 | 巴幣 0 | 人氣 95



  夏娜坐到約克旁,拿出水給他。

  「為什麼會長先生都說妳很弱啊?」

  「正確說是我現在的狀態確實不如他,從破壞力的角度來看是這樣。」

  「現在?」不懂,歪著頭看著夏娜,現在的她就可以完虐自己,那真正的她該有多強大。

  「約克你會討厭龍嗎?」看向天空。

  「不會,家族原本就是奉養巨龍,而且以前有一條小龍會陪我玩,大人們都很忙,懂事的孩子還要開始學習各種麻煩的東西。」

  夏娜深呼吸,似乎在猶豫著甚麼,想要告訴約克那隻小龍其實就是她,以前不方便直接出現在吉爾斯,才用化身去觀察,發生危險的那天已經感覺到異常,才將約克帶離宅邸。

  一隻手恢復原狀,黑得發亮的五爪。

  「我是龍。」

  「恩,我知道喔!夏娜身上有種若隱若現的威壓,刻意壓制導致的嗎?」

  「你不害怕嗎?我可是毀滅之龍跟劍神的女兒!」

  傳說中,象徵本源毀滅的巨龍化身成美麗的少女跟劍神陷入熱戀,這麼說來,應該不是傳說,畢竟能活到現在的巨龍少之又少,大部分的龍都選擇跟劍神離開。

  約克搖頭「人因為無知才恐懼未知,實際上夏娜姊姊沒有也沒有打算做危險的事,也一直幫我接任務。」

  表面上不在乎,但看著艾薇跟他的相處,夏娜很不是滋味,是她先來的,卻被人搶走了。

  雖然劍神跟很多女孩子都保持著關係,但夏娜不希望那樣,佔有才是本能,人本來就是自私的。

  「那約克喜歡龍嗎?」

  「喜歡。」

  夏娜直接把約克壓到地上,非常開心,期待著下一個答案,她已經給了很久的陪伴,即使嘴上說不要,但看著艾薇跟約克的相處,不自覺的就會忌妒。

  看著他長大,可以隱藏自己的感情,卻不能看著別人搶走,這種心態很正常,畢竟失去跟尚未擁有是天差地別。

  「那我呢?」

  約克愣住,沒有回答,喜歡是肯定的,但沒有到艾薇那樣強烈,這就是朋友跟戀人的區別,他很清楚,不管給予甚麼樣的回答都不會讓她滿意,約克還沒有學到該怎麼拒絕才不會傷害到對方。

  掙脫開夏娜,直接跑開,一溜煙人就消失了,連長槍都忘了拿。

  (哈哈哈!到嘴邊的肉跑了!)長槍微微發著綠光,嘲笑著。

  「冷毒……妳信不信我把妳折了?」

  (折啊!然後妳要怎麼跟那個少年交代?)

  夏娜嘆氣,不再理會約克的長槍,她對生命的感知更加敏銳。


  任何地方都會所謂的灰色地帶,有的是貧民窟,有的是黑街等,這種灰色地帶雖然是負面,但其存在是有必要性的,畢竟讓這些人頻繁出現在街道上,只會加深人群的不安,更別說違法的交易。

  約克回過神來,周圍明顯髒亂不堪,街道上失去了生氣,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說不出口的沉悶,下意識摸了長槍才注意到忘記拿了。

  「少年,在這裡做甚麼?」

  一個全身身穿厚重盔甲的人上前搭話,頭盔只有幾道開口方便呼吸,連面容都無法看清,沒有任何一吋肌膚露出鎧甲,非常笨重。

  「請問漠古旅館怎麼走?」

  「跟我來吧。」

  約克仔細觀察著盔甲人,沒有感覺到甚麼異常,壞人通常會給他一種說不上的不適感,但眼前的人沒有。

  透過頭盔的縫能隱約看到眼睛是紅色,眼神對上的瞬間,只能感受到冷漠,似乎對一切都沒有感情。

  「往前走就是了。」身邊的景色恢復成平常的街道,乾淨、整潔。

  「請問您叫甚麼名字?」

  「巖亞.卡斯蘭諾。」


  約克鞠躬道謝後,往前跑去,回到房間的時候,似乎其他人都還沒回來。

  「奇怪的人,穿成那樣是為了甚麼呢?」

  沉重的鎧甲在實際戰鬥上能給的幫助很有限,畢竟很多生物的攻擊都不能硬扛,靈活閃避更為現實。

  不可否認的是,鎧甲能一定程度上的減少飛石或者樹枝等造成的受傷,但過多只會影響靈巧。

  「你在想甚麼?」

  「艾薇,為什麼會有人穿著很重的鎧甲啊?」

  「很重的鎧甲?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畢竟我有符文護甲,對我來說足夠了,爸的話更依賴招架,鎧甲對他也沒用。」

  「對啊……」約克把遇到的鎧甲人的是告訴艾薇。

  「等等,你說那個人有姓氏?」

  「卡斯蘭諾?」

  「找到了……」

  艾薇突然變了一個人,殺氣騰騰的眼神讓約克本能的害怕,只能上去抱住她,約克還沒有能力阻止艾薇。

  「沒事。」說完從窗戶跳出去。

  冷淡的聲音讓約克很難過,但需要答案,出門看到會長正要下樓吃飯。

  「會長先生!」

  「約克?怎麼了嗎?」

  「艾薇聽到卡斯蘭諾就跑出去了……冷冷的,好像很憤怒,但又說不上來。」

  「卡斯蘭諾?」聽到這個名字,瞪大眼睛看著約克「可惡!夏娜呢?」

  會長知道艾薇認真起來的話,把整個拉托姆燒了都有可能。

  收養艾薇之後,有花點時間去調查她的身世,她本人似乎打算拋棄家族的身分,卡斯蘭諾是鄰國非常強大的魔武雙修世家,但被捲入政變中,被皇帝下令誅滅所有關係人士。

  有傳聞是艾薇同父異母的姊姊刻意舉報家族,可想而知她為什麼會變成那樣。

  
  艾薇來到貧民窟,身上飄著火星,釋放魔力想要找到自己的姊姊,艾利.卡斯蘭諾,即使改名,她知道家族的榮耀對對方來說比自己重要許多,即使放棄名字,也不會放棄家族姓氏。

  「找到了。」腦海中出現一個輪廓,全身穿著重鎧,在樓頂穿梭。

  跳到對方身後,直接拔劍,砍向這個記憶中陪伴自己的人,卻害死了父母的人。

  「終於來了嗎?那個少年身上有妳的魔力。」用手抓住劍。

  「為什麼!為什麼要背叛父母?」手腕一扭,奪回劍的控制。

  「作為皇家守衛,我不能背叛皇室,所以我也懲罰自己。」脫下頭盔,外貌跟艾薇非常相似,明顯的不同是一隻眼睛被一朵黑色的罌粟取代。

  「妳想說眼睛比父母還重要?開甚麼玩笑!」

  艾薇腳下的雪開始融化,全身的火星越來越密集,連白髮都染上一抹紅色,隨著魔力飄逸。

  巖亞脫下鎧甲,雙手被巖石覆蓋,形成巨大的拳套。

  「妳打不過我的,艾薇。」

  「打不過?死都要脫妳下水!」說完,劍上附著旺盛的火焰,敲在堅硬的拳套上。

  「唉……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願意託付終生的人。」面對狂暴的攻擊,始終都以防禦面對。

  巖亞不需要艾薇的原諒,人必須生活下去,她很慶幸艾薇已經找到生活下去的動力,但現在卻被復仇蒙蔽了雙眼。

  連續攻擊了幾分鐘,艾薇始終破不了巖亞的防禦,巖石拳套毫髮無傷。

  「妳懂甚麼!妳奪走了一切!一切!」

  「是嗎?叛變繼續下去,妳會成為交易的籌碼給其他國家或者家族,我不認為那是比較好的選擇,人最重要的財富是自由,難道那個少年不好嗎?」

  「別扯到約克!這跟他無關!」跳開,往劍注入文字「飛舞吧。」數隻火焰大鵬飛向艾利。

  「沒用的,現在的妳精神無法完全控制盧恩。」揮舞拳頭敲掉幾隻大鵬,隨後用手捏熄最後一隻。

  「妳是說我沒用嗎?」

  「我是說很慶幸妳成長過程很快樂,幾年了?十五年了嗎?忌日我有看到獻花,那是妳吧?」

  「夠了!別裝作一副妳很想念父母的樣子!」

  艾薇四周的溫度越來越高,開始扭曲周遭的空間,身影直接消失,再次出現劍已經插在艾利身後。

  「毀滅吧!」

  一條線化為圓圈,圈住艾利,同時竄起火光,照亮了黑夜……當火光消失,中間只剩一顆漆黑的石頭。

  艾薇注意到,艾利一直擋下攻擊,被仇恨蒙蔽雙眼的她,高舉雙手凝聚魔法。

  「艾薇!住手!」

  「來不急了,火域!」

  天空降下火球,一顆、又一顆,整個拉托姆立刻陷入火海……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