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七罪輪廻 9-11

藤介宮二 | 2021-04-18 18:49:15 | 巴幣 0 | 人氣 65

謝謝與道歉

「好了,接下來就只剩下打開這個結界。」

諾看了看周圍。

「特殊.搜尋。」

周圍的空間變成粉紫色。

---特殊.搜尋。在使用者的周圍二十米空間內所有魔力將會顯示出來。

「原來如此,在這裏嗎。」

推持結界的術息被暴露了出來,這個術息刻在了浴室一個角落的牆壁,被用來放洗髮水的架子擋住了。

「進行解釋.破壞。」

諾手中顯示出魔法陣將結界術息破壞。

原本被破壞的周圍也變回原形。

在結界裏做任何事,在現實皆不會被影響…

「諾,你沖很久了哦!」

「糟了呀!看樣子得重洗了。」

除了自身和時間之外。

「算了。」

---七大罪---傲慢權衡---無理轉換---

「水元.彈力水」

小水點像花灑般落下,沖洗着諾的身體。

「行了!」

諾向着姐姐喊道。

...不過是誰放了奧米卡斯和結界的?嘛,不過我也大概猜到了。

諾瞄了一眼浴室上面不透明的窗戶,然後出去了。

而在窗戶外,一名少女微微笑着。

「真是的!沖這麼久,飯菜都涼了!」

「噢!今天的菜挺美味的哦!我要讚賞一下你。」

「吓…」

「怎麼了?」

「不…那個…你說話的方式是不是有點改變了…那個…就是…有點“傲慢"。」

噢一一不愧是親姐姐!因為傲慢能力的激發,自己很可能會被“傲慢"所侵蝕,現在只稍微改變了一下性格已是不幸中的大幸。

「是嗎?可能是青春期變化大吧。」

諾隨便找了一個理由隱瞞過去。

「是嗎?」

姐姐臉上依然有點疑惑。

「是啊…我吃完了。」

在閒聊間,諾不知不覺已經吃完了。

「啊…那我去收拾一下囉。」

說完,姐姐打算去收拾飯碗。

「……姐姐」

「嗯?怎麼了嗎?」

「……一直以來謝謝了…」

「……」

「無論是照顧我這個不成器的弟弟…還是一直陪伴我…真的非常感謝。」

見諾一反常態,姐姐不禁有些驚訝。

過了好一會兒,姐姐向着諾露出了温柔的微笑。

「你在說什麼呀?照顧不成器的弟弟,不就是身姐姐的責任嗎?干嘛突然這麼認真呢?而且姐姐我啊!會一直陪着你的哦~」

姐姐温柔地對着諾微笑道。


----或許這就是家人吧…謝謝你…姐姐…

----但也正因如此…這是我必須要做的事情…所以…抱歉了…姐姐…原諒我...

在月光下的決擇

吃完晚飯後,姐姐正在客廳收拾飯碗,而諾則獨自走回自己的房間。

因為沒有開燈,只有月光從書桌上的窗戶照射着,所以房內十分寂靜和黑暗。

諾背着房門,獨自沉思著。

過了一會兒,諾出聲了。

「別躲了!出來吧!」

眼前窗戶外,有個人影出現了。

「果然是你嗎。」

雪白的長髮,清籃的眼睛,令人難以置信的美貌。眼前出現的,正是今天弄得自己心煩意亂的少女------刹。

刹用魔法陣解開了鎖頭,並打開窗戶進來了。

「浴室的召喚獸和結界也是你弄的吧?」

諾雙手叉在胸前,向着眼前的少女質問道。

「…是的。」

少女沉默了一下,隨後便承認了。

「請怒屬下的無禮,如果您實在無法原諒,可以將我剷除。」

「不用了。多虧了你,我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

「而且你不是說你是我的從僕和保鏢嗎?在我能夠徹底使用“傲慢"能力前,你還不能死。」

「徹底使用?您現在難道無法完全使用傲慢權衡嗎?」

「難道你沒有發現我在打奧米卡斯時,都只是使用了低級魔法嗎?就連治療也是。」

剛才使用的治療魔法是最低級,只是傷口純粹快速縫合了。用普通人的語言,就是包紮了傷口,但實際並未復原。

「…原來如此…這麼說來您並沒有被“傲慢"徹底控制心志...也是這個原因嗎?但為什麼會這樣呢?」

「這個我也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我要去取回我完全的力量。」

「您愿意跟我回去了嗎?」

「啊…是啊」

「…我知道了…您也終於想明白了嗎?這個世界的輪廻命運…」

「…撒…誰知道呢?」

諾給出了一個暧昧的回應。

刹對此回應皺起了眉頭。

「別這樣啦…多浪費你的美貌啊」

諾微笑著對刹這麼說,並看向了窗外的月光。

---在這美麗的月光下,我選擇了破壞平凡生活的決擇。至於之後會發生什麼事?誰知道呢。

在月光下的決擇0.5

寂靜的夜晚裏,我獨自躲在一間房間的外面。

房間內並沒有開燈,只有月光的照射來當房間內的照明。

而我的目標也正是在這個房間裏的少年。這位少年並不是普通的人,而是我被「世界之聲」所指示去服侍的“傲慢"魔帝軍。

少年獨自背靠着房間,似乎是在沉思着什麼。原本我應該現在立即進去跟少年對話,但少年的樣子卻令我卻步了。我不忍心打斷少年,所以決定躲在外面,等待時機。

「別躲了!出來吧!」

少年的聲音卻打斷了我的思緒。

我意識到這是在對我說,所以決定了出來。

我用魔法打開了窗戶的鎖頭,少年眼中沒有一絲驚訝,與剛才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我並不好奇為什麼變化會這麼大,畢竟遇到了這樣的事。

「浴室的召喚獸和結界也是你弄的吧?」

果然他也知道了。

我知道就算否認也沒有用,所以便輕易承認了。

「請怒屬下的無禮,如果您實在無法原諒,可以將我剷除。」

「不用了。多虧了你,我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我不介意接受懲罰,那怕是要奪去我的生命,但少年卻貌似並沒有這樣的打算。

從少年口中,我得知他並沒法完全使用“傲慢"權衡,也因此並沒有被“傲慢"徹底侵害心志。

「我想取回我完全的力量」

少年如此說道。

為求保險,我決定向他詢問。

「你愿意跟我回去了嗎?」

「是阿」

沒有任何遲疑,少年給出了肯定的答案。

我有些驚訝少年沒有絲毫的遲疑,因為這樣代表要離開自己熟悉的地方、朋友和家人,就連現在理所當然般的和平生活也可能會離他而去。

「…我知道了…您也終於想明白了嗎?這個世界輪廻的命運…」

沉思了一下,我靜靜地這樣說道。

毀滅再重生…這終究是世界的命運。少年也終於接受了吧…至少我是這樣認為的。

「…撒…誰知道呢?」

但少年卻給出了一個暧昧的答覆。

而對此回答,我不禁皺起了眉頭。

「別這樣啦…多浪費你的美貌啊」

少年微笑對着我說,便轉頭看向了窗外。

少年眼中沒有一絲的猶豫,彷彿是已經下定了決心。

我不知道他打算做什麼,對此我有些煩躁,但卻又有一絲期待。

在這美麗的月光下,我看著少年做出了決擇。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