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獻身者:忘記自由的世界 1.27章

傀儡演員 | 2021-04-18 14:38:06 | 巴幣 2 | 人氣 37


第一篇:忘記自由的世界 
  第二十七回(最終回) 大騙子們

  「這是殿下交給閣下的文件。」
  群星銀色的身軀使其額上那兩根長得誇張的紅色羽毛顯得格外鮮艷;它一路來到京城的科學園就是要把手上的紙本機密文件交到眼前這位青銅色機械人的手中。
  「噢,謝謝。麻煩你了。」智星頭頂四四方方的設計,酷似一頂道士帽。「你沒有頑皮地偷看吧?」其陰陽怪氣的聲線,為它披上了一種令人好奇卻又噁心的神秘色彩。
  「沒有。」群星用嚴正的聲線回答。「殿下沒有批准末將閱覽。」
  「哎呀~你不好奇為何永帝有方便的電子通訊不用,突然用紙嗎?」不同於上朝時如賢臣明相般正經的言辭,智星私下喜歡切換成各種稀奇古怪的聲線及語調和人講通。
  「沒有好不好奇之分,總之聖上必然有衪的理由,照辦便是了。」
  「嗯~真乖~Good boy~」不知何時起,智星便愛在言語中夾雜一些他人聽不懂的古語。「嘛~這只是要求我研發多點爆米花口味的清單罷了,永帝這陣子愛上了看以前的影片,你偷看了也沒差,但我還是建議你從現在起最好抱多點好奇心噢~為了你自己...」
  「感謝閣下暢教,若無其他事,在下便先行...」
  叮!
  突然,房中的工作桌上傳出猶如微波爐所發出的聲響;群星朝該方向一看,只見桌上除了電腦及雜亂的文件,還有一個熟眼的箱形裝置。
  「那是上次在朝堂上...」
  「Yeah~終於好了!」沒等群星說完智星便如同一名孩童般一蹦一跳地走近並捧起裝置。「走之前幫我更換新零件吧。Pleaseeeee~」言罷便把箱形裝置硬塞進群星的手中,絲毫沒有讓對方拒絕的意思。
  群星早已知道箱形裝置內的是何物,畢竟自己亦使用過不少次。「好吧。」一場同事,群星不好意思拒絕。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智星雀躍地用另一種古文道謝,言畢便打開了自己的頭蓋,露出內裹的...
  ----------------------—————————
  天齊把雙手手指插進混世頭蓋被打到變形而出現的破口,一手往上往一下地扯,試圖把已變得鬆動的頭蓋用蠻刀打開。
  「我要打開你入面,證明比大家睇你真係無心無肺!」
  「啊———————————————————!」
  天齊猶如在撕扯一包薯片般暴力地扯開了混世的頭蓋,內裹的東西掉在了地上。
  「這是!」
  天齊是對的,內部並沒有心,亦沒有肝,卻有一個仍在活生生地蠕動的腦袋。
  「呢個唔喺人腦黎呀呵?」儘管自己的直感從腦袋的大小、形狀已經斷定了答案,天齊嘴上卻仍否定着。「無證據證明呢個喺人...啊!」
  「凶手!」「殺人犯!」「怪物!」「【惡魔】!」
  一眾村民等不及要花時間靠近天齊,紛紛檢起附近大小不一的瓦塊、磚塊、石塊,把混世臨終前的命令拋緒腦後,瘋狂地朝天齊擲去。
  「【惡魔】!」「【惡魔】!」「【惡魔】」
  「我唔係咩惡魔呀!」天齊慌忙地把自己蜷縮成一團,雙手抱頭保護自己的要害。「我殺嘅唔喺人呀!」
  點解?
  點解我突然要被人罵?
  點解我突然要被人打?
  天齊的腦海內重現當天在此地中槍的那天。
  點解我咁努力博命,但就換黎咁嘅結果?
  我接受唔到!
  天齊的懼怕、悲哀,開始轉為憤恨
  
  你地憑咩咁樣對我們
  我唔會原諒!
  我唔會放過你地!
  叫我【惡魔】?咁我就【惡魔】比你地睇!
  還惦殺咗個,唔爭在殺埋你地。
  天齊暗中掏出【悟空傳念珠】,靜悄悄地把【念珠】放近胸中。
  「獻...」
  「停手!」
  一把熟悉的聲線吸引了天齊的注意,使其暫時恢復了理智;現場眾人朝聲音的方向望去,只見衣服變得血跡斑斑的普提。
  她雙腳離地、身體由她背包的三隻機械爪支撐着,剩餘那隻仍健全的機械爪正高舉一個村民的頭顱。「誰再動手便會獲得同樣的下場!」言畢便把頭顱拋向地上。
  「【惡魔】殺人了!」「【惡魔】有兩隻!」
  普提這次並沒有真的殺人,那頭顱是從沿途的屍體擰下來的;如她所料,死亡的氣息起了威嚇作用,村民都被嚇得停下手中的動作。
  「嘩!」「救命呀!」
  現場大部分村民均嚇得雞飛狗跳,轉眼間,現場便空曠了起來,只剩包括村長及農民八三一號在內等寥寥數人。
  「當時沒救下你便好了。」農民八三一號拋下這麼一句說話後便離開了;村長狠狠地盯了天齊及普提二人一眼便默默離場;其他村民亦不打算再作任何行動,陸陸續續地走去。
  普提以機械爪代步走近天齊,與以往不同,她現時毋需透過按義肢上的按鈕便能操制機械爪們,甚至控制得被之前更流暢、靈活。
  「悟空,你沒事吧?」
  「妳是知道的吧。」
  一直以來,每次天齊以「機械人」稱呼混世及其他赤衝兵時,普提都有意無意地加深天齊視它們為單純機械的第一印象。
  「甚麼?」
  「你知道那些機械人內...」天齊回首望向普提,一近距離看她現時的模樣便把自己的質問通通吞回肚裏。
  「沒事,我受了點皮外傷而已」天齊用手拭淨了下眼角,站了起來。「我嬴了,Yeah~」天齊強顏歡笑,生硬地擺了個V字勝利手勢。「妳自己呢?沒大礙吧?」
  「沒事。」普提雖嘴上如此說着,她現時的模樣卻難以說服天齊。
  即使依舊擺出那一貫的臭臉,臉容卻變得更加憔悴;她雙目通紅,佈滿了血絲;身上都了不少割痕,臉上及上衣的左大半側添染了一大片鮮血。
  「終於結束了呢,這一次。」普提用有點哽咽的聲線說道,同時她背後的其中兩隻機械分別從地上檢起混世遺留下來的【混世魔王念珠】及已化為一個盒子的重機槍。「那我們走吧...啊!」
  正當她打算轉身開始離去時,支撐着她走路的機械爪,突然攤軟起來,使她「噗」一聲向前仆倒。
  「妳沒事吧?」天齊連忙上前扶起她。
  「我...沒事。我站穩了你可以鬆手了。」天齊剛放手,普提的雙腳便和機械爪一樣攤軟起來,支撐不住她的身體。
  「咦?呃...我有點累而已,很快便可以站起來。」天齊從未聽過普提這麼焦急地說話。「給...給我點時間...我沒事的...欸?」普提的鼻子突然流出兩行鮮血。
  普提一手把鼻血拭去,再次嘗試站起來,但不斷發抖雙腿不如她所願,只讓她狼狽地坐在地上。
  「大騙子...」天齊撿起被掉在地上的【混世魔王念珠】及正方體盒子,之後便塞進普通的左手中讓她抱着。「拿着。」
  「悟空,你在幹甚...嘩呀~」
  天齊強把普提的背包從脫下來,只見背包貼背那一面有數根尖刺。
   不能確認使用者,「捉嚴」恢復限制。
  背包來傳出和之前同把電子聲,其完成宣言後,剩餘的機械爪們統統如自動卷尺般縮回背包內,只剩合上了的爪手卡在背包外;背包的尖刺亦被收回背包內,使該面變回一般背包的般平滑。
  天齊瞧一瞧普提的背部,只她脊椎位置上的衣服穿了幾個細孔,大小目測和她背包的尖刺吻合。
  「大騙子...」
  「悟空,我...嘩!」
  天齊把背包背在身後,之後把右手放在普提的背上、左手則放在她的腿下,把她抱起。
  「比想像中...重...」儘管身形嬌小,但普提的手臂卻是沉重的金屬品。
  「悟空你...你這是在?」第一次被如此抱起的普提不能靠邏輯理解天齊突如其來的行為,顯得不知所措。
  「大騙子,你騙夠了...」
  「我暪着你是為勢所...」
  「...妳暫時做回自己吧。」
  「欸?」
  「既然暫時沒事,那你暫時也不用硬撐了。」
  「你在說甚~欸?」
  突然,普提的視野朦朧起來,流水開始從眼眶流出。
  「這...這停不了?」普提嘗試阻止眼淚湧出,卻無從入手。
  「為...為何?眼睛會這麼不舒服?為...為何?我會在...「哭」?」天齊眼前的少女和早前斷言自己『無感情』的「天才科學家」判若兩人。「為...為何?我會不斷想起那『累贅』?為...嗚呀———!」普提不知回想起甚麼開始,一手抓住天齊的衣領,一邊用天齊的衣服擦淚,一邊放聲大哭得無法再說出一隻字。
  以往,天齊每逢遇到挫折、危機,統統都會發洩在第一位,亦是暫是惟一一位願意向自己伸出緩手的人;那人令他振作,指引了他、拯救了他、保護了他;受苦的不只有自己;這次,天齊決定暫時收起想發洩的衝動,讓那人先把一直承受、不亞於自己的壓力及痛苦先發洩在自己身上。
  「一直以來辛苦了,謝謝。」
  天齊表達了謝意後便抱着普提往村出口邁步。
  …
  「哈哈哈———!」
  更新完「零件」後的智星雙手緊抓自己的頭顱仰天狂笑,嚇了一旁的群星一大跳。
  「智星你沒事吧?」
  「敖海默!真有你的!一直裝父慈女孝!你狠毒程度不下於永帝呀!大騙子」
  …
  「嗚...」普提慢慢睜開雙目,天齊的臉龐映入眼簾。
  「呦~大騙子你醒了嗎?」天齊面掛微笑,語調輕浮。
  「我們在...」普提四處張望,發現他們已不在深圳三十一號村內,而是在村外的農地中。
  「回去妳的車上。」天齊仍在用雙手抱起普提一步一步地在農田之間行人路上緩慢地前進;他抱得很抖,卻令她感到莫名的舒適。「妳呀,騙了我有夠久...」
  「我沒有騙,只是過濾了你不需...」
  「妳騙我說自己『無感情』,你卻哭到睡着了。哈哈...」
  「那...那個,以往生活沒那麼刺激...我只是忘記了而已。」普提滿面通紅地找藉口辯解,使天齊回想起第一次見面時那試圖用笨拙的粵語和自己講通私少女。「而且哭原來比想像中累人,還有...」
  「而且,雖然你不斷叫那嬰兒做『累贅』,但你呀,口嫌身體直,還不是保護它都最後?」
  「吓?」普提對天齊所說感到是非常吒異。「你在說甚...」
  「妳衣服上的新血跡都集中在妳左胸前,那是只剩左臂的妳抱它的位置,它是在妳懷中死去的吧...」天齊看見普提衣上血跡那一剎那,便意識到普提沒有攜帶嬰兒現身的原因。
  「不是,我...」
  「雖然很可惜,但你盡力保護它到最後了吧。」
  「真相是...」
  「別在騙我了,我說得對吧。」天齊的微笑有一瞬間變得生硬起來。「求你,說我是對的吧...」
  「...是,你說得沒錯。」不想再增加天齊的心理負擔,普提決定撰日再說出天齊離開去和混世戰鬥時在,自己和嬰兒身上發生的事。「我盡力了,但不是你決定要把它帶走的錯,是我能力不足罷了。」
  「是嗎?是呢...」
  「要與這個世界為敵的話,不可能拯救眼前的所有人,亦不可能得到所有人支持」普提故意轉移話題。「你還願意當挑戰這個世界的英雄嗎?」
  「吓?原來我有權說不?」
  「你變身硬要逃的話,憑我自己也阻止不了你。」比起擔心少年會再度拒絕,普提更擔心他的精神能否承受之後有增無減的負擔。「但我不能否認未來挑戰之大是我們此役所面對的不能並論的。」
  「的確,混世只是個『茄哩啡』,我們卻仍苦戰了一番,我不能想像若我堅持對抗這個國家會是多麼漫長、痛苦的事。」天齊不禁苦笑。「而且我一點也不了解這個世界,亦不認為自己有能耐及有義務把這個世界導回正軌。」
  「也是呢,嚴格來說你是這個世界的外人,憑甚麼為了我們想發動革命的『自由』而剝奪你的『自由』呢?我會盡力研究讓你回去的方...」
  「亦然,我能斷言,這個世界是錯的。」儘管依舊苦笑着,天齊眼神卻多了一份堅定。「不能選擇自己的前途、一出身便要骨肉分離、隨時都能犧牲人命,這時代的情況甚至比我當年所面對的更加糟糕。我不想承認我和當年的『手足』拚命後的結果會是迎來這種社會」
  天齊低頭和普提四目相投。「我已經決定擔任妳故事的『主角』,在這國家延續當年香港的抗爭。」
  「悟空你...很噁心。」
  「甚麼?不帥嗎?」
  「哪裡帥?害我雞皮疙瘩的...」
  「妳爸命名的品味更令人雞皮疙瘩吧!還有我不叫『悟空』,我的名字是孫—天—齊!」
  「真是奇怪的名字。何況你變身了就是『悟空』呀,不用記兩個名字這麼低效率。」
  「妳的名字才奇怪!而且記多一個名字有多麻煩?信不信我把妳擲向田水裹?」天齊不滿地示威道。「順帶一提,不是『變身』,是『獻身』。」
  「有甚麼分別?」
  「精神上的分別。」
  「蛤?」普提反射性地投以冷眼。
  「... 我感到你在鄙視我。」
  「是的。」
  「別這麼誠實地秒回。呀,對了,妳的車在哪裡?」
  「蛤?你不知道的話你是在朝哪走?」
  「亂走的呀 ... 不走路呆站的話感覺很怪、很尷尬 ...」
  「呃 .. 那個 ... 我趕着來救你,忘記弄記號、路標之類的 ...」
  「吓?」
  「換言之,我們現在要在這一望無際的農田中找一輛隱形的裝甲車 ...」
  「... 你是在騙我的吧。」
  「...」普提尷尬地頭扭向另一邊,迴避和天齊作視線接觸。
  「... 前路茫茫,前路茫茫。」
   { 第一篇:忘記自由的世界 / 深圳篇 完 }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