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人皇之爭 The beginning of the shadow demon 章4-04

狼喃 | 2021-04-18 12:12:33 | 巴幣 2 | 人氣 71

連載中TSD
資料夾簡介
只能80個中文大概連標題都介紹不了所以算了

「牠真的會離開嗎?我是說……牠看起來很生氣欸。」
芙蕊皺著眉頭看斯芬克站起身,用鐮刀擋下了一顆又一顆的雷球。
 
「總比下去激怒牠好。」
「……也是啦。」


逐漸習慣這種幾張感後,芙蕊開始注意起那把奇特的鐮刀。
身為雷使的她知道,雷電在被劃成兩半後,會因為結構的改變而瞬間爆炸──但經過這把鐮刀切開的雷電,與其說是爆散開來,更精確的形容應該是「被鐮刀給吸了進去」。
 
「……那把鐮刀,為甚麼可以吸收其他魔力啊?」
「哦,因為刀身覆蓋了魔能化後的影之魔力。」斯芬克隨意地揮舞兩下,喬好角度讓芙蕊看清刀面上的奇怪材質。
 
「你是說這是魔力?可是……」
「最極致的魔能化以後,是完全看不出原本元素特徵的──你以後肯定也能做出如此純粹的魔能,別在意。」
斯芬克委婉的解釋著,生怕會讓這個孩子氣的傢伙鬧起彆扭。
 
但芙蕊並不在意。她早就意識到自己各方面的能力都與斯芬克的手下落差很大。
 
「能夠這麼大面積的覆蓋,並且還那麼極限的魔能化魔力……你的屍人位階是幾啊?」

「人族只計算到三階……所以就我主觀來看,應該是五階或六階吧。」

「這種程度的怪物……有名字嗎?」

芙蕊心想,這種超出人類理解範疇的怪物,非常有可能在人族中成為某個神話裡的角色。


「恩……艾絲?」

「……這種像是隨便講出來的口氣是怎麼回事。」

「抱歉,我只是沒料到你突然問這個。」
斯芬克苦笑著指向底下不再攻擊,只是狠狠瞪視兩人的黑牛。
「比起這個,你不打算學學牠嗎?」



「啊?你這又是甚麼意思?」

被拿來和牛比較讓芙蕊有些不滿。
「我是說,你應該有看出這頭牛的魔力不是單純的元素化,也不是單純的魔能化吧?」

「!」
芙蕊確實沒注意到這件事情。
這頭黑牛的雷電可以指定芙蕊攻擊,但卻和正常的雷電一樣具有分解性。
──如果連這頭牛都可以辦到兩者並存……芙蕊閉起眼睛,一顆雷球瞬間在右手手心匯聚起來。
只需要一點點的魔能化,搭配早已精熟的釋放雷電手段……魔力就像在回應她這幾天下來的努力,閃亮的電球輕易的就被製作出來。
 
芙蕊一睜眼,耀眼的金色電花四處奔竄,隨著隱隱泛白的核心刺激著她的視線。
黑牛似乎受到了驚嚇,再度從牛角尖聚出了一顆沉靜陰鬱的黑色電球。
同樣身為雷電,光明與黑暗的附魔卻讓兩顆雷球呈現了截然不同的光色。


「等等──」
看到一人一牛充滿敵意的互瞪,斯芬克很快的理解狀況而出聲制止──他將女孩的手粗暴地撥開。
芙蕊沒料到斯芬克會這麼做,一個恍神間,耀眼的雷球朝空中發射出去。
「啊!你在幹嘛!」
芙蕊驚愕的大叫一聲。
 
金色雷球朝一望無際的天空衝去,很快就在天上不見蹤影。
那敵人那顆雷球怎麼解決?
──芙蕊緊張的朝下方看去,黑牛的雷球可沒有跟著消失──不如說雷球正以非常迅捷的狀態朝兩人衝來。
 
「甚麼?」
芙蕊突然被溫暖的手臂輕易拎起。
往後挪去後──巨大的鐮刀再度輕描淡寫地劈散。
 
「別把雷球砸到這傢伙身上。要是讓牠決定發動固有技能,我們也會吃虧的。」
「魔物也有固有技能?」
芙蕊訝異的問道。
 
至今為止學園都沒有開授魔物學的相關課程,但看多了人類術使的常態,芙蕊早已認定固有技能是一種罕見且難以獲得的東西。
 
所以聽到眼前這隻隨便登場的魔物也有固有技能後,芙蕊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除了人族以外,其他種族都強制持有一種固有技能,並且會依種族的優劣改變可持有的數量上限。」
「甚……所以你的意思是說,人族以外的種族,出生就必定持有一個以上的固有技能?」
「是的,我們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自稱最弱種族。」
「在得意甚麼啦!」
芙蕊不禁有些挫折。
 
從小她總以持有『無詠唱』這個常駐型固有技能而感到驕傲,但現在卻被告知,自己只持有一個固有技能是很普通的事情……。
 
似乎是看出芙蕊的心情,斯芬克淡淡的說。
「──但人族可以持有的固有技能數量上限是三,這可比大部分種族都還好,加上你現在應該已經有兩個固有技能,所以還是算厲害了。」
「兩個?我只有一個固有技能,叫做無詠唱──」
「你們斐迪勒與光之精靈王締約,所以獲得精靈族的固有技能『精靈庇護』,不是嗎?」
「喔,對齁。」
芙蕊被這麼提醒才猛然想起先祖與精靈王的締約。只要締約關係持續,斐迪勒一族的世世代代都會在魔力耗盡以後迅速回填魔力而不需消耗精神。
 
「無詠唱加上不耗魔,這可是所有法師都難以抗拒的絕妙組合呢。」
「但因為我是人族,所以還是會因為最大魔力不夠而無法施展強大魔法。」
芙蕊面無表情的聳了聳肩──但心裡其實有些得意。
 
和斯芬克聊了些無關緊要的話題後,芙蕊這才漸漸安心下來。
黑牛在這段時間也確實只是惡狠狠的盯著兩人不放,耗費魔力發出的雷球也都輕而易舉的被那把大鐮給斬碎。
簡單說就是,對兩人毫無辦法。
 
又過了幾分鐘後,黑牛吐了幾口氣緩緩的轉身離開。
 
「……說起來,你怎麼會知道這傢伙有固有技能?」
完全放下心來,芙蕊好奇的瞪著斯芬克問道。
「因為龍山路上肯定會遇上這個族群的──技能叫做『公平對決』。可以指定目標,架起一個適合火山牛衝刺的長條型魔力地板,直到火山牛成功撞到目標或者魔力耗盡。」
「……所以牠剛剛如果有心,其實是可以衝上來攻擊我們?」
 
「聽說一輩子最多只能放三次……牠們應該不會隨便使用才對。」
「原來如此。」
所以方才斯芬克粗魯的撥開自己的手,是為了避免事情變得更麻煩。
 
芙蕊若有所思地看著出現紅印的右手。
 
「抱歉,弄痛妳了嗎?」
「……別自作多情了。」
芙蕊扭頭擺出了不耐煩的表情。
 
「不過……還是很奇怪啊,這個時間點遇上落單的火山牛……」
回到地面後,斯芬克吹了個口哨,離他們有段距離的馬兒聽見了哨聲,長嘶一聲作為回應。
「哪裡奇怪?」
芙蕊彎下腰,拍了拍自己洋裝上的灰塵。
 
「火山牛是群居動物,而且也不會凌晨遷移……再加上牠們的根據地應該是三十公里之外……」
「……那還真的滿奇怪的。」
「下一個地點是蝦人村,我們去問問看狀況吧。」
「蝦仁村?」
 
「半蝦半人的聚落喔。」
斯芬克知道芙蕊想到甚麼,決定解釋的更加詳細。
「就算是幼蝦也有一拳把人捶爛的本領,我建議你不要用看食物的態度去看牠們。」
 
「……那真的是蝦子,不是猩猩之類的亞人族嗎?」
芙蕊知道斯芬克沒有在開玩笑,但還是忍不住吐槽。
 
 
§§§§§§§§§§§§§§§§§§§§§§§§§§§§§§§§§§§§§§§§§§§§§§§§§§§§§§§§§§§§§§§§§§§
 
 
入宗後已過了三天,儘管不算長,但姚穗香也非常努力的適應了司宗的生活模式。
 
上午需要接受上級醫者講解醫學常識,下午則會依據學生的狀況去各據點實習。
據點則以人力需求做為區分,被分派到越吃緊的地方就越代表著實力上備受肯定。
 
但由於司宗宗主的命令,姚穗香跳過了評分制度,每天下午都會直接跟隨晏首到最需要人手的地方幫忙。
 
這樣的安排肯定會引起旁人閒話。但所幸姚穗香本身就有了不低的人氣,加上歐格魯的人們多少都對『言靈使』有所認識,所以儘管大部分的學徒都不太服氣,但也不會特地來挑起事端。
 
「……穗香,取針。」
「是。」
聽到晏首指名,姚穗香平靜的將小袋打開,取出了一根長針。
 
「……這個人只是腰扭傷,需要疏通氣血,你取長針是讓我把他扎死嗎?」
「啊,非常抱歉。」
姚穗香連忙低頭道歉,挑出了一根不到半掌的短針換上。
 
「記住我下針的位置。」
晏首也沒再針對此事,淡淡的示意她坐近一點。
 
扎針完畢後,姚穗香遞給了晏首一條手帕。
「……能看懂嗎?我方才的行針方式?」
「大致能了解,一開始以灸法補氣溫體,但後來發現療效不夠,便以針進行更深入的影響……。」
「──我沒問後面那串,你說懂就好了。」
晏首不耐煩地揮手示意女孩安靜。
姚穗香微笑著點頭不再說話,迅速的收拾著用過的醫具。
 
「「……」」
兩人所處的地方已經沒有需要醫治的病人,所以顯得格外安靜──嚴格說起來,現在的悠閒完全是晏首的功勞。
 
感受到一滴汗隨著髮絲滴落到額頭,姚穗香連忙撥開垂到臉上的淡紫髮絲。
 
她很尊敬面前這個不善交際的少年,總是能夠立刻看出每個問題的病徵,處置方法,講話也很明確。
但總是對她有點不耐煩。
是因為司宗的宗主在第一天便以貴客的態度接待,讓他不滿嗎?
 
不,雖然周遭的人也許或多或少抱有這種情緒……,但姚穗香知道,能夠坐到司宗第一把交椅,心胸不會如此狹窄──
「──我會對你比較嚴厲,也是因為我對你的期待比較深。」
沒有看向姚穗香,卻似乎對她此刻的心緒格外清楚。
黑棕髮少年拎起包包冷淡的往門外走去。
「──你這傢伙,背負的責任比我大得多,可別把時間浪費在這種私人情感上。」
 
 
§§§§§§§§§§§§§§§§§§§§§§§§§§§§§§§§§§§§§§§§§§§§§§§§§§§§§§§§§§§§§§§§§§§
 
 
 
「你,你又在偷吃我豆腐!」
芙蕊嗔叫一聲,但斯芬克卻無奈地把她摟得更緊了些。
「真是的,我要是沒把你抱好,你三秒就會摔下去了吧。」
 
在提高速度的馬匹上,瞇眼少年摟著芙蕊全速前進著。
 
在馬匹上劇烈搖晃著身體,芙蕊迎著風面大喊著。
「才不會!都坐了兩個小時了!放開我!」
「真是的,就不能相信我對妳一點意思都沒有嗎──」
斯芬克為了不讓風聲蓋過自己,湊到了芙蕊的耳邊說道。
 
「你想想,如果快馬趕路,我們就會很快到達蝦人村落,我們就可以補充糧食與衣服了──」
「行李明明原本就有!是你不肯回去拿!」
「回去拿高機率會再碰上那頭牛吧,不拿安全些──」
「那!離龍山還有多遠!」
「以現在的速度也要再兩天吧!」
「……你到村落給我找台木車!我們這樣靠太近了!」
芙蕊可不想用這種模式跑兩天,她忍不住咬牙吼道。
 
「你是不是忘記自己是奴隸了啊?」
斯芬克苦笑著把韁繩塞到芙蕊手中。
「不想要被我摟著,你就先學會騎馬吧──」
 
「甚、甚麼!」
芙蕊沒料到自己突然被賦予這麼重要的工作,她有些僵硬的擺出拉繩的姿勢。
 
「想要讓馬停住,就雙手往後使勁拉扯,拉扯的力道越大,停下的速度就會越快──」
「這是第一個要教的東西嗎?!」
「當然,這不是最重要的嗎?」
斯芬克狐疑的夾起馬腹,好讓自己不再需要摟著芙蕊保持平衡。
 
「……想要加快速度或減慢速度是由腳下指令,但你還太小,腳不夠長先不用學──」
「你這傢伙!」
芙蕊覺得被羞辱了。
 
「至於轉彎……馬會自行躲避障礙物,但如果堅持要讓馬往哪個方向跑,就把那方向的繩子稍微用力的扯一下,讓馬會稍微轉頭的程度──」
「嘿!」
芙蕊好奇的照做。
 
「……」
但馬兒完全沒有移動方向的跡象。
「太小力了,要這個力道──!」
「──好痛!」
斯芬克抓住韁繩用力的拉扯一下,芙蕊沒有料到斯芬克會突然伸手,這猛力一抽當然弄疼了女孩的纖纖玉手。
 
「搞甚麼東西啊!」
芙蕊氣的給了斯芬克一個肘擊。
 
 
隨著遠處的黑點逐漸放大,芙蕊也看見了那黑點實際上是一個小型村落的縮像。
 
已經到達那個村落了嗎?
芙蕊低頭看向喘氣著放慢腳步的馬兒。斯芬克似乎已經透過夾腳的力道來讓馬兒休息。
 
──這馬匹雖然沒有好看的外表,但不得不說,能維持一個不慢的速度連跑兩三個小時,也算是一匹好馬了……。
也許是因為同被斯芬克粗魯對待,芙蕊對這匹馬莫名地產生了同情感。
 
馬匹緩緩踏進這個村落,她清楚的看見這些村落居民的真面目。
這些人保有大量甲殼類的特徵,下半身還甚至有著龍蝦特有的異形多節細腳。
雙手也維持了龍蝦威武的大螯鐵甲臂。
不對……芙蕊很快觀察到,不是每個蝦人都有著粗壯的大螯,其中有些蝦人的手臂呈現尖細的長劍狀,那鋒利程度依然讓芙蕊警覺到了危險,緊張地眨了眨眼。
 
──這些嚇人的傢伙們真的能好好溝通嗎?
 
「媽媽!他們長的和我們不一樣!」
芙蕊打量這些居民的同時,居民自然也在打量著兩人。
其中一個綁著森林辮的小女孩甚至還好奇地叫嚷起來──芙蕊看向對方,小女孩的肩膀接著兩隻巨大的紅甲大螯。
 
「不要叫……會來到這裡的人類,不是很危險就是怪人……」一旁的媽媽緊戒的用自己的大螯擋住了女孩赤裸的上半身。
儘管知道對方不是純人類,但大螯後方潔白的肌膚還是讓芙蕊多瞧了一眼。
 
而且媽媽的遮掩動作反倒讓芙蕊驚覺自己背後多情的男人──她憤怒的往回一瞪──斯芬克目光卻根本不在女孩身上,所以當他看到芙蕊惡狠狠的眼神,疑惑地歪了歪頭。
 
「打擾了,請問達芙妮……或者瑪芬在嗎?」
似乎覺得氣氛合適,斯芬克大聲地對著聚焦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朗聲問道。
 
「這個聲音…!」
「是,是斯芬克先生!」
四周的蝦人們紛紛停下了手邊的工作抬頭。
芙蕊突然理解,這些居民似乎都認得背後這個傢伙……難不成這傢伙和這種半蝦人也有染!?
 
方才遮住女兒的母親甚至激動的朝兩人爬來──那整齊且威嚇的長足讓馬忍不住倒退了幾步。
「斯芬克先生!原來是您來了……實在抱歉,我們蝦人真的對於人類的外表難以辨識……」
 
斯芬克笑著搖了搖頭,邊用手安撫馬兒。
「別在意。另外,我想要在這裡借宿一寐,順便補充一些糧食與衣服──」
「我家非常方便!」
這個看起來已是成年女性的龍蝦女激動的舉起大螯,芙蕊嚇得往後一縮,撞進了斯芬克的懷裡後又立刻彈了出來。
前面是嚇人的怪物,後面是發情的種馬,進退兩難就是指這個狀況吧。
 
「美拉!你已經有小孩要顧了吧!讓拉雅或達芙妮招待斯芬克先生──」
一旁看來有些年紀的中年男性大叔用沙啞的聲音打斷了母蝦的發言──大叔也同樣光著上半身,但腳也是由三對節肢長足所組成。
「欸?有甚麼關係──斯芬克先生,你看,這是我們的女兒喔,是不是看起來還蠻健康的呢?」
「唉呀,蘿拉長這麼大了嗎?」
「欸……媽、媽媽!這是爸爸嗎?」
方才被大螯擋住的小蝦女紅著臉緩緩走近,靦腆地看著馬上的少年。
 
「……」
看著斯芬克的不只小蝦女──芙蕊也正在用看人渣的表情看少年。
此刻的她甚至覺得,和這個噁心的瞇眼少年騎同一隻馬都令人反胃。
 
「……為甚麼你不會良心不安啊。」
「因為我沒有良心啊。」
「……」
意外的很誠實。

創作回應

路邊的野貓
蝦仁村聽起來就很新鮮好吃(誤
再度被芙蕊用鄙視的眼神看啦www
2021-04-18 13:26:19
狼喃
必、必須要早點幫韓...斯芬克洗白QwQ
2021-04-18 13:55:4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