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以愛為名46

色之羊予沁 | 2021-04-17 21:32:08 | 巴幣 1496 | 人氣 471

連載中20- 以愛為名
資料夾簡介
受到名字詛咒的備選聖騎士,以及深受神殿寵愛的祭司。

羊\我說:


  匹蘭德到餐桌時,安莉瑪的兩眼瞬間綻放星光,等她跟周圍的人打招呼後才纏上去,開心地勾起匹蘭德的手臂,喃喃低語:「人家好想您。」


  「我也是。」


  安莉瑪呼呼一聲,被這句話融化了,在旁被迫聽到她們對話的伊里亞德面不改色地繼續吃晚餐,只有幾名老祭司看到輕咳一下要求聖女注意形象,匹蘭德小心翼翼注意珊在哪裡,見到她沒有太大反應就鬆口氣。


  「斐恩之劍還習慣嗎?」大祭司難得主動問話;匹蘭德一驚、趕緊回覆:「是的,還習慣!」


  「父親,您該不會……」安莉瑪很快反應過來,似乎理解了什麼;大祭司點點頭,繼續說著:「有上過戰場嗎?」


  「呃,跟、跟人打架嗎?」匹蘭德聽到那句十分錯愕,隨著大祭司點頭,她更加不能理解……為什麼要上戰場?聖騎士不與人為敵,互相殘殺這種事情她做不出來,隨著眉頭深鎖,安莉瑪用力握住她的手指、然後搖搖頭。


  「別緊張,孩子。」大祭司安慰著:「妳只是做收尾的工作,剩下等用完餐後安莉瑪會說明,別給自己太大壓力,也不要有罪惡感。」


  「是……」


  「妳要是還擔心,可以找我商量。」伊里亞德這時說著:「雖然說是戰場,不過撻伐對象是與魔物同流合污的邪教徒,要小心千萬不可以大意。」


  「好的。」匹蘭德點點頭,邪教徒嗎?為了這原因上戰場她應該沒問題。


  吃完晚餐,安莉瑪帶匹蘭德離開到書房,她左顧右盼、幫忙安莉瑪將許多資料搬到桌子上,稍微看下內容……完全看不懂,因為是草書,這種文字簡直是生出來摧殘人的心智,到底是寫字還是在紙上畫圈呢?


  安莉瑪看到她瞪著眼睛的模樣就笑了。


  「我簡單跟您說明一下吧!其實這場戰爭前幾年就在打了。」安莉瑪簡單扼要說出那位領主的故事,然後講到結尾:「當時是我陪同父親前往,原以為消滅魔物就可以了,結果調查隊發現城堡的地下室有顆撫育魔物的魔核,您也知道那個危險性,所以我不多說了。由於我跟父親不適合攻擊性質的神術,所以只能讓那顆魔核強制沉睡,持續用聖水弱化它。原本是預計再削弱一年就由哥哥跟聖十字軍聯手擊潰魔核,可是現在有您的斐恩之劍,就不用等那麼久。」


  匹蘭德認同那把劍的力量十分強大,可是內心有點擔憂。


  魔核是非常噁心又麻煩的東西,會一直生出魔物甚至有可能誕生魔王,它是怎麼出現又是怎麼存在匹蘭德不知道,總之魔核可以說是最污穢也被禁止的存在。


  所以她擔心斐恩之劍還沒淨化完就碰到魔核會不會被逆向感染?


  「您怎麼了?」


  「我還是有點不放心。」匹蘭德說著:「什麼時候去拜訪聖上較為恰當?」


  「跟這次戰爭有關的事情嗎?」


  「有些關係。」


  「那現在可以唷。」安莉瑪笑著:「這種事情不用怕打擾到,甚至盡快告知會比較好,父親才有時間應對,所以您不介意的話,要跟我一起過去見他嗎?」


  「好啊!」匹蘭德一聽就答應了,安莉瑪看著桌上一堆資料沉思,然後笑容燦爛地帶她先去找大祭司,那些資料可以等之後再說。


  她帶匹蘭德到大祭司的辦公室,目前裡頭沒有人,匹蘭德乖乖坐在椅子上等,安莉瑪則是擅自打開某扇門進去,等待期間她坐直身子、看著前方,辦公室裡有股香味,清淡又舒服,緩和她繃緊的神經。


  不到幾分鐘,安莉瑪就牽著大祭司走出來了,匹蘭德看到這畫面忍不住嘴角上揚。


  真溫馨的感覺。


  「有什麼事情想跟我說呢?孩子。」大祭司慢慢走來,在匹蘭德的身旁坐下。


  不知道是什麼香呢?匹蘭德覺得很驚奇,她現在的情緒非常平靜,並沒有見到大祭司而激動,也沒有因為他坐在旁邊就緊張——然後安莉瑪理直氣壯坐在匹蘭德的大腿上,還牽起她的手抱自己的腰,就往後面蹭。


  匹蘭德緊緊抱一下,說著:「是關於斐恩之劍的問題,因為劍還沒淨化完成,怕去破壞魔核會出現逆感染的狀況。」


  「這個啊,確實有可能。」大祭司點點頭:「妳淨化斐恩之劍時,有看到什麼嗎?」


  「看到幻覺。」她猛然意識到自己說了廢話,改口:「主要是前任持有者在大屠殺。」


  「啊。」安莉瑪發出不喜歡的聲音;匹蘭德用力抱抱幾下安撫:「請您別擔心,其實滿有趣的,因為我可以放手一搏的去戰鬥,打輸只會被踢出意識而已,這樣簡直就像被賜予無數練習的機會,因為一切都是幻覺,所以我能夠放開手腳去戰鬥,對手也不會顧忌太多就手下留情,可以加減活化我在現實中遲鈍的反應。」


  大祭司聽到這句話笑出來了,他拍拍匹蘭德的肩膀,頗有認可之意。


  「從未有人這樣思考,妳讓我十分驚訝。」


  匹蘭德不好意思地搔搔臉頰,有什麼辦法?她的先天條件落後太多,現在又失去一條腿,別人對練都怕傷到她就一直放水,能有這種全力以赴的練習機會就該感謝神靈了。


  「既然妳是直接看到核心,我想就不必擔憂了。」大祭司回到正題,說著:「破壞魔核一定有影響,為了避免這情況,我們會搭配一些防護措施,盡可能將污染往人身上拉去,因為比起物件遭受感染,人心比較容易淨化,尤其是有信仰的聖騎士。」


  「所以我到時候有可能暴走?」


  「因此需要配戴類似鐵銬的抑制手環,上面會依附神術,感覺到變化的第一時間會放電限制妳的動作讓劍脫離手,在旁待命的聖騎士跟祭司會開始淨化流程,實在不行會先讓妳進入短暫的沉睡。」大祭司苦笑著:「抱歉孩子,妳明明是為了拯救人們,卻得受到這些對待。」


  「不會!這是為了大家的安全也是為了保護我。」匹蘭德聽到這些時鬆口氣,她不會拿劍傷人就好,然後追問:「聖上,我除了破壞魔核,還能做什麼呢?」


  年輕的靈魂詢問著,宛如新生兒純粹。


  大祭司勾起嘴角。


  「保持清醒,堅持信仰。」


  匹蘭德點點頭,然後注視安莉瑪、將下巴放到她的肩膀上蹭蹭;安莉瑪原本還因為被晾在一旁覺得無聊,被匹蘭德忽然的親密舉動嚇到,開心地在她的眼角一吻。


  剛好有老祭司進來找大祭司,開門就被這道閃光攻擊,她仔細看又是匹蘭德跟安莉瑪,大祭司居然還坐在旁邊呵呵笑,頓時有苦說不出。


創作回應

欹嵐
「這個啊,“卻實”有可能。」大祭司點點頭

啊啊啊啊匹樹開花!
2021-04-17 21:37:03
色之羊予沁
修正惹
2021-04-19 14:51:25
無殤
該期待順利淨化完成,還是黑化的呼呼呼(?
2021-04-17 22:00:54
色之羊予沁
不管是白淨淨還是黑呼呼的匹蘭德都是安莉瑪ㄉ(?
2021-04-19 14:51:45
小佑
總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啊!!希望匹蘭德不要被斐恩之劍受到影響啊QQ
2021-04-17 23:35:54
色之羊予沁
可能真的就很簡單(#
2021-04-19 14:52:01
影樹林
感覺安莉瑪要受傷了嗎…
2021-04-18 00:21:45
色之羊予沁
應該是不會
2021-04-19 14:52:07
mushroom
只是目前斐恩之劍不是還留有對大祭司的殺意嗎? 會不會一叫出劍就先對大祭司下手?
2021-04-18 12:35:42
色之羊予沁
所以大祭司沒要去喔~
2021-04-19 14:52:1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