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閻王大人為何不理我-5

玥熹 | 2021-04-17 17:09:16 | 巴幣 0 | 人氣 32


       眾人下山的速度相當快,越靠近平地積雪就越少,不知不覺到達出口時,眼前的景色還是夜晚樣貌,還有一大片蘆葦隨風搖曳,白色的細小蘆葦花漫天飛舞,仔細聽還可以聽到些微的嘩嘩流水聲杜小花跟著黑白無常走在漫長的道路,向前前行,手撥弄著路旁的一大片蘆葦,在夜晚當背景之下,才能發現閃耀著綠光的點點流螢。

「這裡……應該不會有變化吧?」杜小花像是突然想到什麼提問,剛剛的畫面她才不要再體驗第二次。

「小花小姐真是嚇壞了呢……這邊已經是地府範疇,等等我們會到忘途川,喝下孟娘湯,過奈何橋後入酆都城稍作休息,等待唱名進閻王殿進行最終審判。」謝玉安將亡者來到陰間的路途稍作解釋。

「快點!跟上!前面已經看得到忘途川了。」無咎在前方忍不住吆喝道。

杜小花穿過一片蘆葦之後,慢慢走到岸邊,一陣清爽的涼意撲面而來,輕盈的河水正流水潺潺,天上的月亮倒映在清澈的河面,微風吹拂起了層層漣漪,波光粼粼,就像一條漂亮的銀色絲綢環繞在地府裡流淌。
她還來不及驚嘆這川流的美麗,便快步跟上黑白無常的腳步,朝一座木製小橋走去。

三人來到橋的橋頭處,那邊立著一道木碑上面寫著『奈何橋』,附近有個涼亭,不同於地府靜謐的夜色,這涼亭顯得十分華麗,金黃艷紅兩色雕樑畫棟金碧輝煌

在涼亭裡坐了一位絕世美人,傾國傾城的容顏,一身穿著桃紅色緞服,滿頭華麗的珠翠,身姿妖嬈誘人,月光傾到在她身上盡顯迷人。

「好久不見了,孟娘。」謝玉安恭敬地向涼亭內的人請安。

「喲,這不是玉安和無咎嗎?怎麼,想好要來妾身這喝上一碗,好去投胎嗎?」孟娘姿態風情萬種,口氣妖嬈又動人,隨後孟娘纖長的指尖滑過謝玉安的臉,打趣道:「這張小臉可是越發標緻了,若為女子……不曉得要迷倒多少男人?」

「孟娘,今日是要請你幫忙,身旁這位亡者名為杜小花,因為怨念太深而魔化,然而魔化後成的魔物之強,連展判官都打不過,最後是驚動大王出面才平息。」無咎把謝玉安往自己的背後拉,自己檔在前向孟娘請安。

「什麼?還驚動大王?那、那大王有怎樣嗎?妾身等等就去閻王殿那跪安。」孟娘一臉的擔憂,她女人家的心思盡寫在臉上。

心想哎呀,這可是天大的好機會……

就去閻王殿跪安假借探視,實則近水樓台先得月。

若他傷得不輕,可以藉機爬上龍床那就太好了。

嘻嘻嘻嘻嘻嘻。

「回孟娘,大王沒有事,現在應該是歇下了。」謝玉安回答道。

杜小花看著孟娘一臉的燦笑和藏不住的嘴角,心想大概是想假借照顧好去做一些不可描述之事吧?
太好猜了。

「那怎麼行?大王尚未娶親,身邊沒有個女人照顧,不行……妾身必須去閻王殿一趟。」孟娘不打算放棄,平常閻王殿戒備深嚴,閻王又埋頭苦幹,在亡者的審判上,難得有這可以親近的機會,怎可以放棄。

「大王向來不好女色,貿然前去恐會吃閉門羹。」無咎淡定地回答。

杜小花聽聞閻王不好女色,內心彷彿響起戀愛遊戲裡的好感音,忍不住低語道:「這個好。」

眼前的孟娘……總是讓她想起躺學長懷裡的那個人,雖說不是長的很像,但是都是精緻的妝容,妖嬈的身材,撫媚的姿態與語氣。

「不!妾身還是要去試試。」孟娘對自己非常有自信,只要能見到閻王,她有自信可以盧到進他的寢室裡。

「我有一計,或許可以正大光明進閻王殿。」無咎向孟娘獻計。

「快說!」孟娘頓時眼神都亮了起來,只要能見到閻王,她做什麼都願意。

「只要奪取這名亡者,魔化起因的相關記憶,隨後去閻王殿匯報即可,展判官也很在意這名亡者是否會第二次魔化,畢竟不能再叫大王出面第二次。」無咎答道。

「的確,只要記憶沒了……就沒有可以魔化的起因了,這個簡單!妾身可以做到。」孟娘懶懶地站起身,細如柳枝的水蛇腰一覽無遺,聲聲輕喚:「松兒、竹兒、梅兒拿湯藥來!」

不到一會兒,歲寒三丫環便齊刷刷地在孟娘的面前跪安,恭恭敬敬地喊道:「娘娘,湯藥來了。」其中一位拿著托盤,上有一碗湯藥和一只漂亮的玻璃瓶。

這三個丫環面容白淨,年紀雖小但一看就是聰明伶俐,穿著如古代宮女的服飾,但有些不同的是,三人的衣上有著對應松、竹、梅的圖樣。

孟娘來到杜小花的面前淡淡地問:「魔化的原因……」露出微微一笑。

謝玉安本來想上前接話,不過孟娘比了個『噓』的手勢,然後她湊到杜小花的耳邊細細道:「是因為男人吧?」

杜小花面色微微發紅,胸口一緊,同時想著……有這麼明顯嗎?

孟娘笑意更濃,左手接過湯藥,但右手的掌心對著那碗湯藥散發內力,一陣陣氣息往湯藥灌入,直到原本碗中濃黑的藥汁有一瞬間閃著藍光,孟娘才停下發功轉身遞給杜小花道:「喝了它,你便會忘了你是如何愛上那男人,所有讓你心痛、你們快樂的曾經,和魔化相關的記憶通通都會忘卻。」

杜小花原本有一絲遲疑,但還是接過一口喝下,濃厚的藥味迅速從口腔裡傳遍,直到下肚,獨特的苦味酌燒著喉道深處,就像一次喝了濃縮十倍的苦茶,令人難以忘卻。

下一秒,無數的蝴蝶從杜小花的身體飛出來,在她的上方盤旋。

杜小花腦海中無數次閃回,關於鄭文風的回憶,各種酸甜苦辣的回憶都回放了一遍。

不過和死前的掙扎不一樣,這次她是一一向這些回憶告別。

隨著飛舞的蝴蝶越來越多,眾人都對這畫面多看了一秒,孟娘都忍不住嘆道:「看遍世間癡男怨女的糾葛,妾身還是第一次看到記憶化為蝴蝶的,多麼浪漫的姑娘啊……」

杜小花這次腦海中是和小七相遇的畫面。

啊……大概是因為和魔化有關的,都會忘了吧?

但她的內心深處,彷彿有個聲音說道:『沒關係的,我一直都在。』

最後閃回的記憶,是那個古裝男子颯爽的背影。

啊……閻王大人,如果還有相遇的機會,我想和你好好地道謝。

眼看一切都結束了,孟娘拿著托盤上的玻璃瓶打開瓶蓋,尚未消散的蝴蝶,立馬往狹小的玻璃瓶吸入,直到匯成一隻蝴蝶,全身閃耀著淡淡藍色光芒,還在玻璃瓶裡拍打著翅膀,但那花紋卻是亮麗黑色的彼岸花,這是代表地獄的國花,讓孟娘忍不住多看了幾秒。
「好累喔……這是哪裡啊?」杜小花像是跑了一場,累人的馬拉松一樣,全身筋疲力盡。

「小花小姐,你還記得我們嗎?」謝玉安面露擔憂的神色問道。

「知道啊!這裡是地府嘛。」杜小花脫口答道。

「欸,女人你還記得你是怎麼死的嗎?」這次換無咎試探式的詢問。

「欸,黑臉的!你就只會問別人是怎麼死的嗎?還有我叫杜小花,不是『欸』。」杜小花帶著俏皮的口氣吐槽道。

   黑白無常被杜小花突如其來的吐槽嚇了一跳,就像她突然一改,哭喪著臉又軟弱的姿態,不過看著她的微笑,任何人都看得出來,在她身上的陰霾早已一掃而空。

「好了,妾身已經完成任務,現在換你們說說要怎麼見到大王。」話音剛落,孟娘便拉著無咎往涼亭的另一侧走去,身影逐漸模糊,消失的前一刻還不忘交待道,「松兒、竹兒、梅兒等等替妾身梳妝打扮,切記面聖的妝容要沉魚落雁,雍容華貴。」

歲寒三環又再度跪安說道:「是,娘娘。」其身影凌空逐漸飄散。

「小花小姐,請不要……」還沒待謝玉安說完話,便與其一同消失在空中,想必應該是被孟娘一起拉走。
   月光如水寂靜的夜晚,只剩杜小花隻身一人在涼亭裡面,本來她還想在那邊等待黑白無常談完,但被外邊優美的景色吸引了過去。

她心想,我只是走走看看應該沒關西吧?

杜小花沿著忘途川的河道漫步,不知道走了多久,遠遠看有個蜿蜒處河道,旁邊有一顆開得艷麗的洋紅風鈴木,吸引她走上前去,那整棵樹都飄落著美麗的粉紅色花雨,與櫻花樹不同的是花瓣如一團團的棉花,是扎實盛開的粉色。

待她一靠近忘途川的河邊,立馬盛開了一株株殷紅的彼岸花,不見葉只見花,如火,如血,多了份神秘詭譎的氣息,艷紅的花蕊有著魔力般的花香,會讓人不知不覺離忘途川越近,就在她離忘途川的河水只有一步之遙……

「哇啊啊啊啊……這是什麼啊?」杜小花感覺到腳踝處有種濕黏、冰冷的觸感,下一秒奮力抓著她的腳往水裡拉,突如其來的力道,讓她整個人跌坐在河岸邊。

她緊緊抓著風鈴木的樹幹,回頭看才發現從平靜的河水中,露出了面目猙獰的水鬼,並且還發出陣陣詭異的笑聲。

突然從水裡伸出一雙雙,滑溜溜早已被河水泡爛的雙手,紛紛都想要抓著她往水裡拉,這時她才發現已經聚集了許多的水鬼。

「走開!走開!」杜小花拚命用腳踹著水鬼,奮力掙扎試圖爬上岸邊遠離水面,但是踹完一隻從後方又會跑出一隻拉著她,眼看她整個人慢慢要被眾水鬼拖下水,她聲嘶力竭地喊著:「救命啊!有人嗎?」

從遠方傳來陣陣馬蹄聲,一匹黑色的駿馬踏著河道旁的落花,揚起陣陣彼岸花的漣漪,而騎在馬鞍上的人;那人頭戴通天冠,紛亂的白玉珠十二,底下的龍顏卻是極其俊美,一身玄色瑰麗長袍鑲著蟠龍紋,駕馬縱橫馳騁,那散發的氣勢可謂氣吞山河。

那男子用低沉又迷人的嗓音,大聲喝斥:「退下!」

河道裡的水鬼們立馬退開,有一些還帶著驚恐和害怕的表情,沉到水裡,顯然是非常懼怕那男子。

杜小花沒有浪費這一空檔,立馬掙脫水鬼們糾纏,好不容易爬到洋紅風鈴木樹下,只見他駕馬也來到洋紅風鈴木之時,伸出手直接一把將杜小花抱在懷裡,粉色的花瓣停駐在他的肩上,在冷冽的月光照映下,她終於看清楚那男子的面容……

峻的五官配上白皙的肌膚,一對劍眉星眸俊美無盡,威風凜凜的姿態,就算在他的懷裡,都可以嗅到不可一世的氣息。

他的眼神裡有著道不盡的冷冽,讓杜小花感覺有一股寒意貫穿全身,但那四眼交錯的一瞬間……

時間似乎凍結了。

安靜得讓杜小花……可以清楚地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風鈴木彼岸花旁,奈何小橋,忘途川流水,伊人駕馬乘風踏花而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