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三十五章 會長的決意

丹雀 | 2021-04-17 16:48:09 | 巴幣 110 | 人氣 65






  自從大賽結束後,狩獵者的活躍度愈來愈頻繁,不但操控班上的代表選手、襲擊學院社團的成員,甚至完全掌控北部戰鬥學院的天使團。

  「依照目前的狀況來分析,下一次狩獵者襲來的時間點會在這幾天也說不定。」銀髮少女坐在會議桌的最前端,左右兩旁則是副會長和其他學生會的成員。

  此時副會長接續話題繼續說道:「最初的狩獵者『憤怒』已被北部學院的學生會殲滅;接著『貪食』、『憂鬱』和最近的『色慾』則是由我方學院的導師與學生擊退。」

  「這樣看來還有三位狩獵者還未現身,也許就潛伏在某間學院裡也說不定。」協助執行大型活動的學生會成員車前,將記錄在記事本上的三個名稱,分別用手中的紅筆圈了起來。

  「另外,『動漫卡』確定不能成為我們的主要戰力。」會長一說到這,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她所散發出來的壓迫感。

  眾人屏氣凝神望著會長,會長則是看著在座所有人一眼後,才繼續說:「接下來執行任務時,一律以『獵人』的姿態行事,沒有例外。」

  眾人正襟危坐並高喊了聲「是」,會長滿意的點頭說:「那麼還有人有其他的想法嗎?」

  「那個……」此時我緊張的舉起手。

  「怎麼?丹楓有什麼要補充的嗎?」學生會長才剛開口,所有人的視線全部集中到我的身上,害我更不敢說話。

  「我、我是想問……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我其實是想說,明明是你們學生會成員的會議,為什麼要找我這位不相干的人啊?

  不過現場的壓力實在讓人喘不過氣,所以還是收斂、婉轉一點比較……安全。

  「咦?你們班導沒和妳說嗎?」負責所有社團事宜的北策,一臉關心的對著我說。

  班導?吳玖栖?

  讓我們把時間回朔到……還是別浪費時間好了,依照班導的個性,一定會說「學生會有事找妳,至於是什麼事情,去了就知道了」的這種話。

  坐在會長旁,有著青綠色捲髮的女學生,輕嘆了口氣說:「上樑不正下樑歪,有什麼樣的老師就會有什麼樣的學生,我真沒想到會長會讓這種人加入學生會。」

  什麼!加入學生會?

  我瞪大雙眼,無法相信我所聽到的,不過從在場所有人的表情來看,副會長並不是在開玩笑。

  「東萓,丹楓會加入學生會,並不完全是我的指示。依照班際對抗賽的獎勵,A班半數以上的學生同意使用『權力』讓E班的林丹楓同學,成為本學院的學生會成員,因為是『校規』所以不能反對。」

  會長將真正的理由說出來後,副會長原本還想反駁,只要學生會長以上職權的人物有三分之二的人不同意,此「權力」就等同無效,不過仍可以使用於其他地方,除非再度被受到制止。

  由此可知,雖然會長「厭惡」E班的所有人,不過她仍然把「校規」排在前頭,不帶有私人恩怨;再加上C班以下的導師都偏向有實力的學生就應該往上晉升的理念,所以就沒有人反對此項「權力」。

  副會長想到這,才把話壓了下來,不過……

  「我先聲明,雖然妳『目前』是學生會的成員,但是我、西鞍還有南緣和車前可沒有認同妳。」副會長表明了我所處的立場,就像新人剛加入原本就存在的團體卻被排擠的感覺。

  只是從副會長剛才說的人名和現場的人數來看,不就只有會長及剛才和我說話的北策是站在我這邊的。

  「好了,會議就先到這邊。東萓和車前麻煩你們接待一下天使團的成員,然後南緣有件任務麻煩你去執行,至於北策和西鞍則是繼續負責社團的安全。」會長交代完各自的任務後,所有人整齊劃一的從座位上起身行禮便離開了。

  沒被分配到任務的我,只好繼續坐在位置上,等待著前方那位一直對著我微笑的會長。

  「好了,既然所有人都離開了,就來說說『我們』的事情吧。」原以為會長在和我玩大眼瞪小眼的遊戲,原來是在等其他人離開這裡。

  「會長您提到的『我們』莫非?」我試探性的提問。

  「沒錯,我所說的就是我們這些『穿越者』的事情。」會長邊說邊站起身,然後將一旁的白板架推到了我的面前。

  「只有我們在的時候可以放輕鬆一點。」會長好心的對我說:「好了,那麼那位自稱老師卻沒有老師自覺的傢伙,對妳解說到什麼樣的程度了?」

  面對這樣的提問,感覺會長對於吳玖栖的個性瞭若指掌,看來是打算補充他沒有說明到的部分。

  於是我將在大賽期間從班導得知這世界的樣貌與真正的敵人和狩獵者,還有我們這些人是如何被挑選上以及除了「動漫卡」外,還有「衍生卡」和「自創卡」的存在等。

  「有提到『組織』和『獵人』和自己的能力,卻沒有多加說明嗎?」會長皺起眉頭,彷彿在說都已經把課程教一半了,卻沒有打算全部教完的意思。

  「不、不是,提到『組織』和『獵人』是班上同學和我說的。」我趕緊澄清吳玖栖的清白,結果會長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算了,我就先從那傢伙的能力開始說明吧。」

  「咦?吳玖栖可以隨機遇到『穿越者』不是因為他的古怪運氣嗎?」

  只見會長立刻搖頭說:「當然不是,不過這也不能怪妳的同學,因為這件事情只有特定的人選才會知道。」

  「特定的人選?」

  「沒有錯,只有一樣擁有特殊能力的決鬥者,才能夠說明的部分。」會長拿起白板筆開始進行解說。
 
  在來到這個異世界時,會出現極為少數擁有特殊能力的穿越者,我們稱之為「能力者」。

  其中擁有最上位的能力者曾親自與創造主進行溝通,並得知在這個異世界中僅能存在十名能力者。

  至於那位無用又無能的導師吳玖栖就是能力者之一,他的能力為「物以類聚」,其效果是高機率遇到召喚時間和地點都是隨機出現的穿越者。

  「順帶一提,我的能力為『氣息追蹤』可以得知特定人物的位置,能力範圍剛好是這座學院。」會長說到這裡,便將白板上的文字清除掉,繼續開口說:「要我舉例的話,前陣子妳不是和歐白芷有所接觸,當時北策也剛好出現,妳不會覺得那時間點有點巧合嗎?」

  「咦?對耶!」

  「那時我利用能力發現妳正和對方有所接觸,所以才命令北策前去找妳。」會長把白板架推回原處後,坐到我的身旁,說:「到這邊的解說,有什麼疑問嗎?」

  「要說疑問的話,也只有會長和我提到『能力者』這件事的當下,也就代表我也是一名『能力者』?」我用手指比了比自己,困惑的說道。

  「是的,沒有錯。」會長同意了我的話,然後說:「每個人的能力不盡相同,只有能力者本身知道自己擁有什麼樣的特殊能力,不過由於妳『失憶』所以在無意識中使用了能力。」

  「我無意識的一直在使用能力?」我看著空無一物的雙手,完全沒有任何的感覺。

  「雖然不知道妳的能力為何,不過我們推敲妳的能力應該是『狂熱者』。」會長突然將一疊卡牌放到了我的左手上。

  「這是?」我看著手中那有點沉重的牌組,不解的望向會長。

  「如果雙方的生命值剩餘1000分,我的場上有三體青眼白龍,妳的場上沒有任何怪獸,且雙方都沒有蓋牌,也沒有手牌的情況下,輪到妳的回合。」會長說到這裡,示意要我抽取手中的牌。

  在抽取卡牌的當下,我不停地思考如何面對眼前的狀況,當我想到方法的瞬間,便從牌組抽了一張牌。

  看著手中的牌,雖然和自己所想的卡片不相同,但是確實能扭轉局勢、反敗為勝。

  「從妳的表情來看,應該和剛才所想的卡片不同,但是這張『電氣野雞(ATK/1000)』能夠直接攻擊對方玩家,確實可以讓妳迎來勝利。」會長將我手中的卡片收了回去後,繼續說:「這就是妳的能力,就算是陌生的牌組也能立刻擁有相對應的羈絆,在關鍵時刻與卡牌產生共鳴,這就是『狂熱者』。」

  回想以前到現在的決鬥,自己確實都是在最關鍵的時候,抽到意想不到的卡片,然後扭轉了局勢或贏得勝利。

  原來這都是我在無意間使用能力的關係……雖然我也是這麼想的,不過感覺好像有哪裡不太對,但是卻說不上來。

  「好了,能力者的話題就先到這裡吧。接下來……」

  「等等,難道還有其他事情嗎?」滿腦子都是能力者與自身能力的我不小心插嘴說道。

  「當然,不過很快就結束了。」會長用著輕鬆的語氣說:「戰鬥學院除了培養有實力的決鬥者外,都有設立專門對抗狩獵者的組織。」

  「組織的另一個說法便是學生會,所有的學生會成員在接收到獵殺狩獵者,並保護決鬥者和民眾的任務時,我們便稱為『獵人』。至於組織的總部位於中部地區,北部地區的實力最為高強,其次是西部的我們。」

  「就這樣?」我看著會長問道。

  「就這樣。」會長也望著我回道。

  「這也太快了!那、那妳剛剛稱呼米俐是『歐白芷』,吳玖栖說妳是『月桂葉』又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我和米俐以前曾是北部學院的,只是在那裡的的暱稱而已。」會長含糊地說,很明顯不想提及這件事。

  「那我還有一個很久以前就想要問的問題,不知道會長知不知道。」我將之前在班際對抗賽所遇到的那位戴著銀色面具和銀色制服的學生說了出來。

  只見會長瞇起了雙眼,露出一絲微笑說:「那妳還記得他的面具上,有著什麼樣的花飾嗎?」

  「我記得……好像是……」我回憶著以往的記憶,記得那是一朵藍色的小花。

  我一說到這,會長立刻笑容滿面,當我詢問是否知道些什麼事情時,會長只是笑笑地說:「我只能告訴妳,銀色在紫色之上。」

創作回應

夜梓的臨殃
會長感覺隱藏的秘密很多!!
2021-04-18 18:10:59
丹雀
是呀!每個人都很喜歡隱藏秘密呢!
2021-04-18 18:41:30
丹雀
可以直接稱呼我「丹雀」就好,「大大」這詞我不太適用啦(?
2021-04-18 18:42:5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