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福爾摩沙異聞卷》24 知者的責任

月殼表面 | 2021-04-16 18:30:02 | 巴幣 6 | 人氣 77

連載中《福爾摩沙異聞卷:太魯閣地下洞窟》
資料夾簡介
被稱為「天坑」的大理石礦場,挖到了一條通向地底的步道遺跡。礦場主組織探勘隊前往勘查。隨著探勘隊深入洞窟、詭異事件接連發生,探勘隊隱藏的秘密才逐漸浮上檯面……

上一回 前往 下一回

字數:2400字 預計閱讀時間:6分鐘


  安潔和Wadan轉過身去。他們現在站在洞窟的入口,離綁住王青的地方有一段距離。留在王青身邊的汽化爐發出淡淡的、微弱的光芒,彷彿再過一會兒就要熄滅。「妳瘋了嗎?」

  Wadan抓住折疊圓鍬的手柄,阻止安潔展開圓鍬。怎麼從剛剛到現在又是要殺掉青白色的怪物,又是要毀掉人家的雕像?

  「Wadan,聽我說,我是認真的。難道你要讓他們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變成那些怪物,然後永遠在這裡遊蕩嗎?他們可是要來這裡救我們的人!」

  「可是。」要Wadan毀掉這種感覺會有靈附在上面的東西實在是……他心裡毛毛的。

  「我已經退讓很多了。雯琳的二重身和假陳胤臣看起來很像人是沒錯,這些雕像還沒有動起來,還是石頭吧?有什麼不能接受的?我們不能改變已經發生的事,至少我們可以阻止他們變成怪物。」安潔看Wadan沒有被說服的跡象,她換一個角度切入:「我們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知道雕像秘密的人,難道沒有責任阻止不好的事情發生嗎?再晚一點就來不及了,我們只能趁現在動手。」

  「是這樣沒錯。」一提到道德理由,Wadan馬上就屈服了。

  「好。」安潔把折疊圓鍬展開,遞給Wadan:「那就交給你了。」

  「為什麼是我?」

  「這種事應該要由男生來做。」

  「這跟男生女生有關係嗎?」

  「你的力氣比較大。」

  「等等。」平常安潔依賴別人還會渾身不自在,她一定知道破壞雕像會有什麼可怕的後果才會把這麻煩事推出去。雖然Wadan沒有安潔聰明,但察言觀色還是可以的。Wadan說:「妳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沒有啊,哪有什麼事?」安潔心虛地撇開視線,她說:「只是你看這裡雕像這麼多,要我全部破壞掉,你都不管我在那之前先去掉半條命嗎?」

  「那妳可以先開始,等到妳累了的時候我們再換手。快去。」

  「你就不先打掉一尊,看看石頭會不會爆裂?萬一噴到眼睛怎麼辦?」

  安潔嘟著嘴巴扯東扯西。雖然這畫面在Wadan眼裡看起來很可愛,但Wadan因為心裡浮出違和感而感到不安。

  「我就不會噴到眼睛嗎?妳也有帶眼鏡,妳為什麼不去試試?」

  「可、可是。」

  安潔結結巴巴,果然有什麼事瞞著Wadan沒說。Wadan雙手插腰,說:「還有什麼問題?」

  「唔。」安潔抵擋不了Wadan逼問,她說:「沒有什麼啦。只是你看人死掉的時候,它們就會馬上動起來。我怕萬一,我是說萬一,我們這一鏟拍下去,會不會血就從雕像裂縫裡噴出來?」

  哇,不說還好,一說Wadan滿腦子都是血腥獵奇的畫面,差點沒有暈倒。

  「都這樣想了還要我來動手,妳這個魔鬼!」

  「如果我是魔鬼我就自己動手了啊。拜託啦,你就先去試一下,我會破壞剩下的石像的。你之前不是已經下定決心要在我死之後破壞我的二重身了嗎?那個更有可能噴出血來的都可以了,這個應該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吧?」

  「這種事不要講出來!我已經儘量不去想了。」Wadan是下了很大決心才答應安潔要破壞她的二重身。這件事本來就很像殺人了,現在還說會噴血。Wadan有些退縮。他說:「而且那是很久之後的事情好嗎?那個我有很多時間可以做心理準備,這個這麼突然我哪有辦法?」

  「你是男生,這種時候應該要勇敢一點。」

  「妳不要這種時候才搬出男女刻板印象。人做事要負責任。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自己做!」

  爭辯半天得不出結論,無話之後兩人大眼瞪小眼。就在Wadan打算提議他們不要再管這些雕像的時候,安潔搶先發話。

  「我知道了,我們先試頭髮。」

  「什麼意思?」

  「我們先找一個留長頭髮的雕像,敲開頭髮的部位,看裡面是頭髮還是石頭。如果是頭髮,就表示雕像裡面很有可能是像人一樣的血肉,那我們就放棄。」

  「聽起來還不錯。」Wadan點點頭。為了避免落入剛剛那種同意就要實行的陷阱,他加註:「不過妳還是要負責動手。」

  「我知道啦。」安潔不耐地鼓著臉頰。

  安潔打開手電筒,在雕像群之間來回走動,然後她找到一個女人的雕像前額翹了一搓瀏海。她用指尖捏著雕像的瀏海來回搖動。

  「小心一點,不要連頭皮都拔下來了。」

  「煩死了!」

  安潔讓Wadan幫她拿手電筒照明。她左手捏著雕像的瀏海,右手用圓鍬的把手輕敲雕像。在安潔的手臂開始抖的時候,雕像的瀏海底端才裂開落到地上。安潔把碎片撿起來,捧到燈光面前,折成兩段。

  「……只是石頭。」安潔慶幸沒有頭髮包埋在方解石的結晶裡面。

  「那妳要繼續嗎?」

  「當然。」

  說是這麼說,實際要做還是有點可怕。安潔找了一個手掌撐在地上的雕像,瞄準了雕像的食指,準備用圓鍬鏟斷看看裡面是什麼。她深吸一口氣,想了一下,把目標換到小指上,再深呼吸一次。

  心裡默數三秒。三、二、一……

  「安潔等一下!」

  「幹嘛啦!」Wadan突然出聲,安潔被嚇得心臟漏了半拍。她說:「又有什麼問題?」

  「如果這個雕像其實是他們的第二次機會呢?如果他們在這個洞窟遇難,難道這不是他們可以用的第二條命嗎?」

  「你怎麼會突然有這種想法?」從以前Wadan對於青白色怪物的態度來看,他會問出這種問題完全沒有道理。然後她明白了:「Wadan,不要聳。這件事只有我們能做,我們不能逃避。況且他們人這麼多,如果一個人出事,結果他的雕像動起來跑到其他人面前,你覺得他會得到第二次機會嗎?」

  安潔看Wadan已經動搖,她繼續說:「當場被打死算好的了。說不定還會被抓到研究室裡面做實驗。如果造成其他人的恐懼,又像我們那樣發生意外怎麼辦?再多一個人變成怪物?現在雯琳的二重身還有假陳胤臣在洞窟裡面亂跑已經很糟糕了,你還要讓情況更複雜嗎?」

  Wadan沒有回應,不過就他的表情來看已經沒有異議。安潔再次深呼吸凝聚心神,然後用力剷下。

  石頭的斷裂聲穿過洞穴。

  「沒事,是石頭。」安潔放鬆地坐倒在地。

  「是我們想太多了。」

  「你現在才知道?」

  安潔拄著折疊圓鍬站起來。她試揮幾次圓鍬拿捏力道,一下拍上雕像的面部。

  裡面也是石頭。

  確定雕像只是雕像之後,安潔加快動作破壞雕像。敲到第三尊,安潔開始劇烈喘氣。Wadan將頭盔放在地上,接下安潔手中的折疊圓鍬。

  Wadan奮力地敲擊雕像,又是用拍的,又是用戳的,雙臂震動得非常厲害。也不知道折疊圓鍬在散架之前能撐多久。金屬敲擊石塊的聲音非常大,響徹整個洞窟再傳回來,轟鳴震動Wadan的耳朵嗡嗡響。然後他感到異樣。都第幾尊雕像了,安潔怎麼還不來接手?

  難道安潔要把所有的工作交給他嗎?

  「安潔?」

  Wadan轉過頭,只見安潔雙手舉在胸前,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那個青白色的小男孩就躲在安潔的背後,好奇地看過來。

上一回 前往 下一回



  如果大家覺得喜歡,還請多多給予GP和留言──!

  安潔好像有著會吸引怪東西的體質,大家(怪物們)都好愛她……

  下回,Wadan的抉擇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