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為了我異世界回來的青梅竹馬,我要成為救世主!!【18-1】

零零人 | 2021-04-16 09:29:01 | 巴幣 16 | 人氣 149




超級餅乾訓練班 18-1

-----

  「謝謝光臨──」

  最後一組客人在眾人活力十足的謝客下滿足地離開,白天的工作告一段落了。

  現在的我和唐千玥已經能獨自處理大部分的工作了,包含點餐、介紹和帶位。迎客的唐千玥,該怎麼說呢……?比起郭紫櫻,她的演員天賦應該更好吧我猜。那是我在家裡絕對看不到的那種微笑,現在想想女人的表情難道都是裝出來的嗎?真可怕。

  「阿台,有空整理一下物料室,這個禮拜輪到你了吧?」

  廚房那裡傳來了主廚的聲音。主廚在廚房的樣子簡直不同人,這就是他真正的工作模樣吧。

  今天我終於能喝到拿鐵咖啡了,史蒂夫俐落地操作咖啡機,整個空氣瀰漫著沉穩的咖啡香氣,使人陶醉。

  「這杯是灌注了我滿滿愛的咖啡唷──」

  史蒂夫遞給我咖啡後拍了一下我的屁股。還有那謎一樣的笑容。

  「謝……謝謝。」

  果然是有點古怪的人!

  剛進入休息時間時,大家並不會都聚集在那個角落,而是上個廁所或是打個電話,還是出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和抽根菸之類的。因為大概還要過十分鐘員工餐才會做好,大家只要在那時間之前回來就行了。

  「妹妹,可以過來幫我一下嗎?」

  獨自一人從廚房步出的林宇台,向一旁剛從廁所出來的唐千玥招手。「好」的一聲,唐千玥便隨他在後,進入了物料室。

  物料室我有進去打掃過,那裡可以說是廚房的生命線,一堆乾物的粉類、麵類、罐頭等等都存放在這裡的架子上,應該是為了節省空間和方便歸類吧,一進去,原本的小房間被兩排五層架子給壓縮得更小了,那個走道光是一個人都嫌窄。

  窄……?

  我抱著有點不安的心情慢慢踱步。

  不是說我不想懷疑別人,但林宇台這個人給我的感覺就是有那麼一點輕浮。不管是工作時間偶爾會離開現場,回來時一身菸味,還是昨天公然調戲唐千玥的話語。

  我放輕腳步,手循著牆壁如小偷般輕巧緩慢地前進。物料室的門是半開的,這讓我有點放了心。

  從半開的門縫中,可以窺見他們正慢慢把架子的東西全部移出,再按照日期之類的重新排放位置。

  「不是,我不是說這個要放在這裡嗎?」

  一邊這麼說的林宇台,手一邊握住了唐千玥的手背,拙劣地將番茄罐頭移到一旁。雖然唐千玥沒有展露任何表情,但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要插手。

  「那個……」

  「幹嘛!」

  受到驚嚇的林宇台瞬間放下了唐千玥的手,兇惡又慌張地直瞪著我。

  「小瑄好像在找千玥,然後主廚叫我來幫你……」

  雖然是藉口,但很管用。林宇台沒有回話,唐千玥說了一聲「好的,謝謝」,側身穿過了林宇台,因為接下來有點不方便,於是我將依然冒煙的咖啡遞給了她,希望她能幫我拿去餐桌放。

  我用眼神這麼示意之後,她便離開了。而我代替她來幫林宇台的忙。

  「請問這個要放在……?」

  「喔,放這裡就好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感覺擺放位置和剛才一模一樣,沒有變動的樣子。

  林宇台也不時就看著商標發呆。不是應該看看有效期限來排列順序嗎?

  我正思忖著他行為的意義之時,沉默被打破。

  「她是你馬子嗎?」

  我手裡的兩包海鹽停留在空中須臾之短暫,隨即慌亂地調笑:「不……不是啦!她是我的遠房親戚而已……」

  「遠房的話,就是可以做的意思吧?」

  「呃……我……」

  「還是你沒興趣?只是因為是親戚?」

  我噤口的嘴巴抿得非常緊,說到底為什麼這件事只能用二分法來決定啊?林宇台的發言讓我感到有些憤怒。

  似乎是連跋扈自恣的林宇台都懂得看氣氛,他見狀後便飄飄然大笑。

  「開玩笑的啦哈哈!」

  褊狹中的空氣雖然輕快了起來,但他那油膩厚重般的話語依舊殘存於我的內心間隙之中。

  回到大廳之後大家已經坐齊準備吃飯了,小瑄和A蕾坐在唐千玥兩側,小瑄向對面的我招手,然後拍拍她旁邊的位子。

  我點頭後急忙快步過去,順便瞄了一眼主廚有沒有因為我和林宇台一起出來而產生疑問。如果主廚問我怎麼現在才來的話,我剛剛的謊言就瞬間被拆穿了。

  「嗯──阿凡這道獵人燉雞做得不錯耶。」

  好險主廚正忙著享用餐點。看來今天是葉人凡做的員工餐?之前我在他家裡已經吃過一遍了,真的很好吃,無法想像他在這裡只是當個助手而已。

  忙了半天的辛勞在沙發座的柔軟包圍的同時,我不禁飄飄然,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歡迎回來,『白馬王子』。」

  隨著吐氣傳到我耳裡的聲音,是一旁的小瑄以極近距離下說的悄悄話。一邊怕聲音掉落似的用手抵住一側,一邊放慢音調讓我聽得仔細。

  我怕反應太大而被發現,僅用眼角的目光向小瑄提問我的疑問。

  「我聽說了哦,你代替千玥幫阿台做事吧?這樣簡直就是從壞蛋手裡拯救公主的王子嘛,哈哈──」

  儘管她的嗤笑聲很高亢,但那僅限在我的耳裡。我本來想回些什麼但小瑄似乎也怕被發現我們在說悄悄話而回歸了正常坐姿。

  啊……因為我剛說是小瑄有事找唐千玥才把他們支開的,這點謊言竟然沒被唐千玥發現嗎?

  我看向唐千玥餐盤前的馬克杯,那杯失去了溫度的咖啡早已消失了一半。但那不可能是平白無故這樣蒸發掉的,她就連我眼神中傳達的「幫我把咖啡拿去放」的訊息也沒讀懂。我幹嘛每天都刻意拿一杯咖啡過去給她啊,而且這杯還是我喝過的。

  我喝過的?

  ……

  冷靜點孫友俊,你不是故意的,唐千玥也不是故意的,這只是誤會,好嗎?

  不過她既然會隨便喝別人給的飲料,那我就得找時間好好教導一下了,倘若我是個壞人的話,那咖啡裡就不是只有我的口水怎麼簡單了,她也這麼大了應該也要有這點危機才是。

  ──在裡面放跳跳糖給她喝不知道會怎樣?

  「咳──」

  「哈哈,我知道很好吃,不過吃慢點。」

  主廚並不明白,我剛剛在腦內經歷了一場世界大戰,而且是我單方面被虐殺。

  真可怕……果然不能亂惹她!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