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與可愛的你相遇 4 改變時間?(一)

星鴞 | 2021-04-16 04:18:19 | 巴幣 2 | 人氣 82



  火焰燃燒整個拉托姆,人群四散,有不少人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天空中飄著一個奇怪的人影,黑影似乎笑著看著自己……

  「啊——!」

  約克從床上彈起來,夢境太過真實,怎麼回事?不是惡夢的程度,好像是記憶一樣,即將發生的事卻先讓他知道了?

  「約克?」

  艾薇在旁邊擦拭著武器,走上前。

  「做了一個很真實的夢,好像看過一樣。」

  「甚麼夢?」

  約克把夢境中發生的一切告訴艾薇,她仔細思考過後,找到答案。

  「你昨天已經接觸時間規則,也就是說時凝能做到的你也能做到。」

  「不是很喜歡這樣……未來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

  「那如果看到我們結婚的未來呢?」

  「不要,要更珍惜現在的時間!」

  艾薇抱住約克,對他的回答很滿意,她們都很珍惜現在,也許是共通點導致,畢竟兩人都失去過家,不過也因為這樣,才能確定對方是彼此的家

  約克注意到問題,只要在對方詠唱的狀況下,自己去碰的話都能獲得相關的規則嗎?

  「精神越高越有機會解讀魔法?」

  「應該說,你解讀出魔法裡面的規則了,詠唱的時候魔力會化為看不見的文字,而有部份的人可以解讀。」

  問題有了答案後,約克轉往看著自己的武器,原本的劍鞭變成長槍,說真的自己沒有使用過這種武器,看起來除了笨重以外,就是距離感的不協調。

  「艾薇會用長槍嗎?」

  「劍比較好用,你想啊,槍只有槍頭有殺傷力,那種距離感不太好控制。」

  「可是現在變成長槍了,我還有選擇嗎?」

  「去問夏娜吧,她是用長槍的。」

  「可是……」想到之前艾薇吃醋的樣子,思考了一下「那我們一起去!」

  「我先不去了,有先在意的事情。」

  約克低下頭,認為是不是自己又說錯甚麼,艾薇在他的額頭親了一下。

  「信任男人也是女人該做的喔!我是要去保養武器,別想太多。」

  目送艾薇離開,約克仔細看著武器,總覺得現在的它比之前更有活力了?是這樣形容的嗎?總覺得它好像活著就是了。

  (活著喔。)耳邊突然出現有人說話。

  「啊?」沒有回應,於是也就沒放在心上,可能只是累了。

  
  來到夏娜的房間,敲了幾下門,聽到應聲後進入,裡面除了夏娜以外還有時凝,不過是原本的樣子。

  「剛好談到你呢,約克你有做夢嗎?」

  約克點頭,把早上的夢告訴夏娜。

  「看來你也得到時間的魔法了!之後我就是你的前輩,記得要對我尊重點!」

  「好吧!那妳們兩個打一場,贏的當前輩,怎麼樣?」

  「前輩救我!這個老巫婆只會欺負我!」

  時凝立刻躲到約克背後,淚汪汪的眼睛瞪著夏娜,同時對於前面提出的提案直接認輸,昨天的戰鬥讓她心有餘悸。

  「妳們這算感情好嗎?」有在書上看過類似的關係,冤家某種程度上就是非常了解對方才回形成。

  「你別看時凝這樣,她年紀跟我差不多喔,只是戰鬥能力奇低而已。」

  「人家比你年輕,別把我跟妳這個老……」話到嘴邊,被狠狠瞪了,再次躲到約克後面吐舌頭。

  「年紀差不多?可是不是總理的女兒嗎?」

  「啊……其實真正的時凝已經死了,或者說,真正的總理女兒已經死了,我很遺憾,我無法介入她的死亡,神就是這樣,只在乎無用的規則。」

  「時凝她能介入時間,作為時之妖精女王,所以那個夢境的有幾成會發生?」

  「九成。」

  「請問……時之妖精是甚麼?」沒有進入狀況,一臉茫然。

  「蛤!你竟然不知道我們偉大的時之妖精!幹甚麼長……」話沒說完,被夏娜拎起,丟出窗外。

  「抱歉,她就是這樣,平常軟綿綿的,扯到種族就會發作。」

  「種族很重要嗎?」

  搖頭,隨後摸出長槍「你不是要學用長槍嗎?走吧。」

  
  艾薇來到工匠街的角落,一個老人打赤膊坐在熔爐旁,似乎正在打瞌睡,長期在熔爐旁工作,黝黑的皮膚有著點點白,那都是長期燒傷後留下的疤痕,大鬍子上還殘有焦痕。

  「老賈。」一手點燃熔爐。

  「喔!唉,吵我睡覺做甚麼?」

  「要修武器,而且你至少張開眼睛看一下我。」

  老賈張開眼睛,看到艾薇沒反應,直到她將武器放到鐵砧上,老賈才起身。

  「肯恩那渾蛋沒跟妳來?」

  「不知道,昨天就沒看到他了。」

  「妳太珍惜武器了,它們可以忍受更加粗魯的使用,也罷,女孩子本來就比較溫柔。」仔細看著武器,拿著布擦拭。

  「還不用保養嗎?」

  「這樣的使用方式的話,估計幾十年都不用,畢竟妳也沒像肯恩那樣亂來」抬起頭看著艾薇「妳有甚麼想問我的?怎麼嘴巴張開?」

  「中央跟叛軍,你覺得哪個比較好?」

  把劍還給艾薇,搖頭,其實他也不知道哪個比較好,畢竟天高皇帝遠,硬要選的話叛軍會好點,但老賈很清楚,只要叛軍受到一定程度的支持,野心就會擴大。

  「我都不選,艾薇妳不想太多,肯恩他的身分就是那樣,被迫做出選擇,即使妳跟他選反,也只是他消失一段時間後再回家而已。」

  「如果中央派兵呢?」不願放棄,其實就是想要老賈能正面一點生活,艾薇也受到他很多照顧。

  「那我也沒辦法,畢竟我也在通緝令上,我已經活夠了,肯恩很幸運遇到了妳。」

  艾薇知道,老賈跟會長曾經是戰友,但在某個時間點分開後,會長選擇去復仇,而老賈因為得罪貴族被通緝。

  「好好活著,下次來還希望能看到你。」

  「會的,能那麼簡單就死的話,反而比較好。」

  死了或許一切就解脫了,對於老賈來說,一個善終是最好也最後的夢,對於生活來說,已經沒有留戀的程度,但即使如此,艾薇還是希望這位叔叔能活得久一點,畢竟會長的老友至今一隻手數得出來。

  拉托姆就是一個這樣的地方,沒有所謂的貴族,更沒有那些得勢的官員,一切都是人群自發性的行為,自發組件守衛隊、自發編輯規則,這也是叛軍可以站住腳的原因。

  夏娜看著約克的動作,成長完全無法言喻,聽會長說學習能力很強,沒想到才幾個小時就能熟練使用武器,要不是會魔法,估計她早就被壓制。

  「冰系跟土系是元素裡現狀干擾最明顯,但是使用起來最耗費精神的,知道原因嗎?」

  「扯到混合?」

  「核心原因是無法分神控制這麼多魔法。」

  「所以我很厲害嗎?」

  「很厲害喔!要知道很多人一輩子都做不到你那樣,把冰碎片直接增大成冰錐。」

  「可以繼續嗎?我又想到了甚麼。」

  夏娜無奈搖頭,但還是擺起架式,對約克的求知慾有點招架不住,打算稍微認真點消耗他的體力,直接將長槍射向約克,隨後一陣寒冷吹過。

  「冰槍穿!」

  大量的冰在空氣中凝結成長槍,化成彈幕飛向約克,剛擋下長槍反手架起土牆,擋下魔法的同時,沒有注意到危險已經在身後。

  空氣再次變冷,每次呼吸都刺痛著鼻子,約克沒注意到身邊的長槍已經消失,被槍尾挑飛。

  「太快了啦!」

  「你說要再來的喔」隨後手一揮「鏡像。」冰再次化為大量長槍。

  約克只能閃躲,根本沒有還手之力,沒想到夏娜還打算繼續使用魔法「霜之歌頌!」

  「慢點啦!慢點!」

  「不努力點就要輸了喔。」

  夏娜直接上前,開始用槍碰撞,但只要約克拉開距離就是一頓冰槍,他沒注意到前面的魔法會降低他的速度,漸漸陷入劣勢。

  「快沒有機會了喔?」

  約克躺在地上,放棄掙扎,從會長跟夏娜的對練理解,其實艾薇非常溺愛他,根本沒有打算認真跟他打,或者說,覺得幫助建立一點自信比較好。  

  結果可想而知,約克被暴打跟會長的差別在一個是物理上,而夏娜是魔法上,他躺在地上,魔力消耗過度,暫時動不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