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請別叫我英雄》032-菊門養心功

九方思想貓 | 2021-04-15 22:43:04 | 巴幣 62 | 人氣 137

連載中《請別叫我英雄》(連載中)
資料夾簡介
社會新鮮人熊英真是個倒楣的新手房仲,作為一個平凡人的他,即將有一番不凡的際遇。






  跟著雷申遠走進辦公室,只見游龍野一如門口那位婦人所說,確實在辦公室裡坐鎮,三位國安局特勤人員的存在也是不出意外。

  然而一位穿著火紅緊身服,身姿有些眼熟的蒙面人,氣勢磅礡的模樣,則要人看著有些焦躁。

  「我聽說呢,陸之國納契的人從老藤中央銀行撈出來的東西,剛好就在這裡?」氣動俠一屁股坐在地板上,盤起腿、托著腮,無奈地望著眼前的陣仗,「我這人嘛,你懂的,我可以唬爛別人,但不喜歡別人唬爛我。那個盒子裡面有什麼?跟你這大議員有什麼關係?你何德何能,為什麼國安局的情報人員要為你工作?」

  「能探到這一步,你的團隊也算得上有一手了。」

  游龍野並不正面回答這些問題,只是微笑著點了點頭,他眉目之間的那種笑意,是確實不帶戲謔的讚賞。

  「你們到我的辦公室來過吧,說明有些事情瞞你們也沒有意思,我就大方地告訴你吧,但還是跟之前一樣——請不要開直播。」

  氣動俠聳了聳肩又晃了晃頭,滿不在乎的樣子,「同意啦,哪次不同意。」

  看著年輕英雄膽識過人的模樣,雷申遠不知為何,似乎顯得十分滿意,面上的笑容看來若有深意。一旁深紅色的男子則依舊不發一語,默默地望著看來吊兒郎當,實力卻不容小覷的氣動俠,彷彿能用他面罩下的雙眼刺穿他的英雄服一般。

  「氣動俠先生,你也看到國安局的人了,這表示什麼意思,你不會全然不明白吧。」游龍野不懷好意地笑著。

  「雖然有點字面意義啦。」氣動俠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牽扯到國家安全嘛,所以說,納契的那幫子人想幹走的東西,很顯然就跟總統有關。不過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了,有一件事情我更想知道,你可以回答我嗎?」

  游龍野挑了挑眉毛,饒富興致地問道:「你說說看。」

  氣動俠從地上彈身而起,大手大腳地走向辦公桌前,繃緊了神經的國安局特勤見狀,不由自主地往前了一步。

  「就這玩意,值得你賭上政治風險,明明白白地和藤節幫合作,哪怕房價要被炒上天,也要急推藤北市的都市更新?」氣動俠望著桌上寫著「祈」字的手提箱,忿忿地說道:「這裡面到底裝著什麼?」

  游龍野同樣站起身來,展現出不可退讓的氣勢。

  「這裡面裝著國家的希望。」他語調堅定地說:「我曾答應你,願意從藤北市的地產利益當中抽身,我說到做到,你的目的既然已經達成,這裡面裝的是什麼東西,和你沒有關係。」

  「關係大了。」氣動俠又再進逼了一步,惹得特勤幹員更是緊張,「雷老會在這裡,就表示社會突擊隊也在你游大議員的掌握之中。你利用我去處理社突,根本是左手打右手。這跟你和藤節幫在都更案當中唱一個黑臉白臉的兩手把戲,又有什麼不一樣?」

  面對氣動俠的質問,游龍野的笑容漸漸地變得稀微。

  「那些土地利益已經攪和開了,你退出,只是換了個人繼續推動而已。有關黎民百姓的生活福祉,作為民意代表,你到底盡到了什麼狗屁責任?」

  沉默短暫地縈繞在眾人之間,雖然游龍野的笑容仍舊掛在臉上,但心頭的不悅,顯然已經逐漸難以遏抑。

  「借我之手除掉的社突,也就是廢棄幻人,是國原黨政府時期從事超能力研究的無辜受試者。我身為超級英雄,聽了你這渾蛋的話跑去幹掉他們,這英雄的設定還有搞頭嗎?我可是幹英雄直播的欸,不要隨便害人家設定崩壞好不好——」

  「你以為乾乾淨淨的政府,能夠做得了事嗎?」說到這裡,游龍野的笑容終於蕩然無存,「水至清則無魚,為了這個國家,我們這些政客,誰也是帶著弄髒手的覺悟在前進。像你這種忽然得到力量的人,怎麼能理解我們在走到這一步之前,到底付出了多少努力,又多少次賣掉過自己的靈魂?」

  「不要說得自己像個受害者似的,路要這麼走,是你自己的選擇吧!」

  沒等現場人員反應過來,話鋒一來一往之際,氣動俠一個甩手,挾帶猛烈高氣壓的突風,已在看來堅不可催的手提箱上重重一擊。那寫著「祈」字的箱子震飛半空,箱體碎散裂解開來。

  他旋身引動狂風,霎時間內藏的物事全都飛散在房間裡的龍捲風裡,暴風氣流讓一干人等東倒西歪,騷動之間,氣動俠的頭盔裡信號閃動,那是杜曹仁默默打出了信號。

  只消這個瞬間,那個戴著鐵面的超級天才,已經將內藏物品的所有副本掃描完畢。

  在這層意義上來說,手提箱本體和裡面的資料已經已經完全沒有用了。氣動俠看著像颱風一樣的房間,彎下腰來屁股拍拍,做了個起飛的姿勢,正待逃之夭夭——

  「有你這麼來去自如的嗎?熊英真先生。」

  忽然被叫出真名的詫異,令他產生了一瞬間的破綻,暴風席捲之中,一道紅色的身影閃電般欺近身前,沒等他反應過來,腹部已經被深深餵了一拳。

  翻湧的胃酸急湧而上,氣動俠身子一歪,吐得整個頭盔都是。

  莫說是杜曹仁,熊英真自己也沒想過,有著氣壓保護的身體,竟能被肉體凡軀的人類揍一拳就跪下來,因此想當然爾,頭盔裡面是沒有清潔裝置的。

  他狼狽地將頭盔摘下,只見那全身紅衣的男子,也悠悠然脫下了面罩,其真容讓熊英真一時之間瞠目結舌。

  那是不久之前才跟幻燕會合,屬於「廢棄幻人鎮」其中一員的紅雁。

  「喔,你不就是當時成功說服孫先生配合都更,賺到我一個口頭嘉獎的巧屋仲介小房仲嗎?」游龍野故作驚訝地說道:「哇……幫政府討土地,助紂為虐的小房仲,就是氣動俠的真面目啊,諷刺喔諷刺,不知道那些市民知道真相之後,會對氣動俠先生作何感想呢。」

  「你們這些渾蛋傢伙……」熊英真痛苦地捂著肚子罵道。

  雖然他的皮膚會自動以高氣壓對直接的打擊進行防護,但過於貼近軀體的局部衝擊,則如同他當時抱在懷裡的手榴彈一般無法防禦。這一記打進五臟六腑的沖擊貨真價實,正是氣功手法當中喜聞樂見的「發勁」,紅雁這一記沖拳手法精純,勁道厚實,就算他本身擁有不凡的恢復力,也難在短時間之內緩過來。

  「一開始我們交手,就覺得很你使的功夫很眼熟。」紅雁在房裡重新擺好架式,面色不悅地說道:「只是那是我很討厭的一個回憶,所以當時我一點都不想用……」

  「媽的,怎麼可能啊。」熊英真恨恨地吐了一口黏液,反胃的噁心感讓他感到頭暈目眩,「我可是『孫氏養心功』的大弟子,你怎麼可能會有練過?」

  聽見熊英真的說明,雷申遠先是愣了一下,隨即誇張地大笑起來。相反地,紅雁則是青著一張臉,咬牙切齒的樣子,似乎有什麼隱情。

  「幹嘛?有什麼好笑的?」

  「哈哈哈哈,我笑老孫那個頑固鬼,終於捨得改掉名字了啊!」雷申遠笑得眼淚都出來了,「你知道眼前這人是誰嗎?他叫孫歧正,是老孫的親兒子啊!」

  親兒子?熊英真一臉不可思議地望著紅雁,他那不再滿佈銀斑的面孔上,這回除了青一陣紫一陣之外,還有著憤怒的青筋。

  「我的父親當年授我自創武術時,才不是叫這種名字。」真名為孫歧正的紅衣男子,似乎對這段過去滿懷遺憾,「如果不是因為名字實在太難聽,我也不會練到一半離家出走,投入『神殿』的強化實驗,變成現在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身體!」

  「什麼?有這麼嚴重?」回想起來,他的師父孫樂虬似乎也曾略微談起從前收不到弟子的往事,「所以,這門武術,從前到底叫什麼來著?」

  「啊啊啊!我不想講啊!」

  孫歧正暴喝一聲,身形一矮,又挨近了熊英真跟前。

  在他狼狽接下蘊含氣勁的一擊彈身而起時,身上的骨骼難堪地發出恐怖的抗議聲。在這樣的疼痛之中,眼角的餘光卻看得見雷申遠笑得倒在地上滾,嘴裡細細碎碎地說著從前那門功夫的舊名。

  「菊門啊!嘻嘻……哈哈……菊門養心功啊!」

  這什麼爛名字?熊英真「碰」地一聲撞裂了牆壁,蜷縮在牆角時,忽然久違地有了一種感覺——

  他覺得好想放屁。

創作回應

老周(LeviChou)
菊花開,滿地殤(X
2021-04-16 00:03:57
九方思想貓
我的尿布已泛黃
2021-04-16 06:52:51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菊門養心功,我覺得不會太難聽啊?
緊張的氣氛被最後一段破壞了,令人哭笑不得wwww
2021-04-16 07:49:29
九方思想貓
老人家也覺得不錯,一種很萬壽的感覺 (#
2021-04-16 09:30:04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花落人斷腸,我虛脫靜靜躺(x
2021-04-16 07:51:36
九方思想貓
跟老周一樣是懂人ww
2021-04-16 09:29:30
悠閒紅茶(冷卻中)
千萬不要小瞧菊門養心功,且看人家英真待會如何發揮!
2021-04-25 22:35:37
九方思想貓
看菊門的厲害
2021-04-26 20:09:1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