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同人】奶油泡芙 x 拿鐵:少糖

色之羊予沁 | 2021-04-15 22:33:07 | 巴幣 366 | 人氣 405


羊\我說:


  「老師?」奶油泡芙餅乾小心翼翼注視著她,眼角偷瞄外面牆上掛的名牌確定自己沒有走錯,上頭的確寫著「拿鐵餅乾研究室」。


  「進來。」


  眼前的餅乾異常冷漠,彷彿過往的太陽變成冰山,奶油泡芙餅乾抱著一大堆卷軸進去,光是拿鐵餅乾的異常就讓研究室中的咖啡香苦澀不少。


  平常總是笑容滿面的拿鐵餅乾……會問學生要不要喝熱拿鐵的拿鐵餅乾……總是熱情照顧學生的拿鐵餅乾……此時此刻,安靜且沉默,手指敲敲桌面示意卷軸放那裡,連眼神都不願意施捨。


  她明明不是濃縮咖啡餅乾啊!


  「老師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嗎?」奶油泡芙餅乾放好卷軸後小心詢問,深怕是自己惹她生氣才這樣;可是拿鐵餅乾只是看過來一眼,冷冷說道:「交完報告後出去。」


  「是……」


  今天的拿鐵餅乾非常不對勁!


  她很擔心是不是對方哪裡不舒服,所以離開後立刻往濃縮咖啡餅乾的研究室前進,即使平常怕死這個餅乾,可是為了拿鐵餅乾,在開門對上視線時她忍住害怕,跟濃縮咖啡餅乾打招呼。


  「濃縮咖啡老師!」


  濃縮咖啡餅乾看到她時,皺起的眉頭放鬆下來:「是拿鐵餅乾叫妳來跟我拿東西嗎?」


  「不是,但是也跟老師有關!」奶油泡芙餅乾說出自己剛剛遇到的事情,濃縮咖啡餅乾原本平靜的表情出現變化、手指摸摸下巴。


  「這情況真像以前呀。」


  「您的意思是拿鐵老師曾經這樣過嗎?」


  「對,她之前也會這樣。」濃縮咖啡餅乾回憶著:「當我們還在共和國時,她曾經變成妳剛才形容的樣子,反正不用擔心,這是正常的情緒反應。」


  「是正常嗎……」奶油泡芙餅乾還是很擔心,畢竟相差太多了;濃縮咖啡餅乾原本想關上門,看到她這副模樣也只能繼續解釋:「怎麼說呢?妳將她當成牛奶含量很低的拿鐵餅乾就好,總之是自然反應,最後會變成妳熟悉的老師。」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放心了。」奶油泡芙餅乾點點頭,跟濃縮咖啡餅乾道謝後離開,她其實還想繼續問,但是對方認識拿鐵餅乾更久,聽完反應也沒有特別大,就真的是她自己多想了吧?


  奶油泡芙餅乾拍拍自己的臉頰振作。


  既然都說沒問題,她就不該繼續想東想西,獨自一餅帶著法杖往學院練習魔法的地方走去,平常都是跟拿鐵餅乾一起來,如今只有她,這感覺意外的不習慣。


  反正沒關係,過幾天拿鐵餅乾就會恢復了,她平常都有專心聽,今天就當作是給自己一個小測驗!


  奶油泡芙餅乾像以往般練習,可是覺得時間太漫長……差不多十五分鐘過去而已,就有精疲力盡的感受,她決定今天就這樣了,無法專注練習很危險。


  「不練了?」


  奶油泡芙餅乾嚇一大跳,轉頭看拿鐵餅乾居然出現,雖然還是冷冰冰的態度,說著:「妳現在要繼續練還是休息?」


  「如、如果老師願意幫忙的話……」


  「那就繼續吧。」拿鐵餅乾說完走到她旁邊,奶油泡芙餅乾緊張起來,不過舉起法杖再次施法。


  她感受到拿鐵餅乾的視線像以往般熱情,雖然轉頭看還是很冷……奶油泡芙繃緊神經,這次的練習,除了拿鐵餅乾的話少還簡短,只要不看臉就沒有太大的衝擊感受,當練習結束時,奶油泡芙餅乾小心翼翼看拿鐵餅乾,對方面無表情沉默數秒,開始糾正她能改善的地方。


  結束了,奶油泡芙餅乾將自己的錯誤牢牢記下。


  「妳今天很心不在焉。」


  拿鐵餅乾突然一句,奶油泡芙餅乾愣了愣,明明對上的眼神沒有平常溫度,可是她就喜歡眼前這個餅乾,能被注視、能被看在眼裡,喜悅的心情傳達大腦,奶油泡芙餅乾笑笑說著:「因為老師今天特別不一樣吧?會擔心練習是不是造成麻煩之類的。」


  她聽了這句,嘴巴微微張開,然後抿抿嘴唇、伸手摸摸奶油泡芙餅乾的頭髮。


  「不麻煩。」


  「嗯嗯!」


  由她親口說出來的話,奶油泡芙餅乾終於安心了。


  雖然不像以往結束後到她的研究室喝杯熱拿鐵,而是直接回家,奶油泡芙餅乾的心情也很好,滿腦都是冷冰冰的拿鐵餅乾,以及她即使冷淡也對自己很溫柔,雖然下午時被嚇一跳,不過也算一個驚奇的體驗吧?


  隔天她去學院,非常難得碰上沒有遲到的拿鐵餅乾,拿鐵餅乾看到她啊了一聲,然後小跑步過來、搔搔臉頰說著:「奶油泡芙對不起,老師昨天是不是嚇到妳了?謝謝妳昨天幫忙收作業,還貼心地按照名字排順序。」


  「啊。」奶油泡芙餅乾也啊一聲,拿鐵餅乾變回來了,跟濃縮咖啡餅乾說的一樣,然後看到拿鐵餅乾的表情,就忍不住笑著:「沒事的!就算是那樣的老師,我也很喜歡唷!」


  「奶油泡芙真是溫柔的孩子!」拿鐵餅乾似乎真的很在意,難得主動抱住她轉一圈;奶油泡芙餅乾頓時心臟加速、臉微紅,完全捨不得掙扎就讓拿鐵餅乾抱著,陶醉於她身上的香味。


  「不過老師怎麼突然性格大變呀?」


  「老實說,我也不曉得。」拿鐵餅乾無奈說著:「每幾年就會這樣一次,有時候幾個小時而已,這次比較長維持了一天,當下會對所有東西都不感興趣,甚至覺得煩躁只想靜一靜。」


  「原來如此,老師不是受傷或生病就好了!」奶油泡芙餅乾的內心依舊激動,在那情況下的拿鐵餅乾願意出來幫忙輔導,她是不是可以斷言自己在對方心裡有不同地位呢?


  奶油泡芙餅乾在心裡竊笑,享受難得的抱抱。


  然後路過的濃縮咖啡餅乾滿頭疑惑,懷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先不說那對師生怎麼一大早就在摟摟抱抱,現在距離上課時間還早吧,那個拿鐵餅乾是真的嗎?是真的嗎?不是幻覺?


  他把眼睛拿下來擦擦戴回去,發現沒眼花時震撼不已。


創作回應

無殤
看到一半時,還猜是生理期
2021-04-15 22:40:41
小松
之前那個推特圖的靈感嗎w
2021-04-16 17:59:4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