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乖,坐下別汪。》卷之壹 銀翼人魚之六

百沫歌 | 2021-04-15 19:36:34 | 巴幣 10 | 人氣 40


 一句話文案 

這是在講一隻少年汪如何跟變態級大魔王談戀愛的故事。

 閱讀說明書 

此文元素包含
#快穿 #黑暗 #搞笑 #言情 #BL

註1:每一個世界的攻都是同一個人。
註2:是充滿黑色又粉色泡泡的愛情故事(工三小
註3: 受對情感極為遲鈍,所以戀愛線會比較慢熟!!

   毀天滅地魔王攻 X 情感遲鈍狗狗受 








  等赫爾德再次醒過來的時候,時間已經過去三個小時。
  
  他起身環顧了下四周,發現先前的少年早已不見身影,只留下臉盆大小的血液,看起來像是替他準備的儲備藥劑。
  
  赫爾德臉色一變,氣息瞬間變得陰鬱恐怖,收緊的拳頭從指縫間冒出血痕,顯示了他目前正瀕臨暴怒的邊緣。
  
  但是很快地,赫爾德又收起情緒,展露出詭異的柔和笑容。
  
  ——是不是砍斷他的尾巴,就能乖乖聽話了?
  
  赫爾德想著,神色越發越柔和,完全沒意識到自己的想法,在旁人看來是多麼殘暴的一件事情。
  
  赫爾德視線落在旁邊的裝滿少年血液的容器,金眸閃過異樣的光芒,伸手用沾捻了下,白皙的指尖立刻染上鮮紅色。
  
  赫爾德看著這分明的顏色,不知怎的,先前消散的慾望,又立刻湧了出來。
  
  「果然還是把你綁著,一片一片的割下你的肉,吃進我的肚子裡……」赫爾德忽地將手指含住,將血液吃得乾乾淨淨,「你臨死前的模樣,一定很美。」
  
  …
  
  此時,正在大海裡撲騰的落曦,忽然感到一陣雞皮疙瘩,自背脊蔓延至頭頂。
  
  落曦莫名其妙地回頭看了一眼,確認沒發生什麼事情後,才又甩甩尾巴加速前進。
  
  希望他留下的血液,夠赫爾德撐住這三天。
  
  ……只是不知道再見面的時候,赫爾德會不會氣瘋了把他給弄死。
  
  想到這,他突然懷疑自己的行動是不是正確的——這樣突然離開赫爾德真的好嗎?
  
  可若不聽從娜亞的建議,想必這次世界的結局又會重蹈覆轍。
  
  ……唉,真想就這麼放著不管算了。
  
  「還有三千公尺。」這時,娜亞出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落曦微滯,即時收住了打退堂鼓的心思,下意識屏住了呼吸,朝著眼前無盡的黑暗游去。
  
  ——這裡是離岸邊百里處的深海,傳說中的吃人深淵之境。
  
  他來到這裡,是為了找外表通紅、獠牙尖銳的魚——火玫瑰。
  
  火玫瑰是一種深海魚類,通常只在「笛稜之地(Tireng)」棲息。
  
  笛稜之地除了以險惡著名,還是以銀翼人魚血統稱王的歷代先帝們的墓地之一,這裡常年被深海凶獸守護著,任何銀翼階級以下的人魚都進不去……
  
  不,應該是說無法活著進去。
  
  未得銀翼血統認可的人魚,進入的下場就只有死路一條。
  
  至於火玫瑰,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樣,只要不小心觸碰牠,便會感覺到密密麻麻的疼痛感。
  
  不只如此,火玫瑰的刺本身就藏著劇毒,一旦沾染上了,患者就會感到無盡的冰冷,最終受不了酷寒的溫度擱淺在岸。
  
  但這並不是痛苦的結束。
  
  太陽的光線會使毒性加重,不出五分鐘,患者的五臟六腑就會被腐蝕成一灘血水,並冒出陣陣濃煙——看上去就像是被火舌吞噬了般,沸騰的血液在陽光底下特別的鮮明。
  
  這種致命的魚種,落曦其實不太情願去捉牠。
  
  可要不是為了赫爾德,他也不會來到這裡。
  
  赫爾德在昏迷過去之後,娜亞曾發出警告,他的心臟在毒素的刺激之下幾近衰竭,必須用另外一種劇毒去制衡才能把他從鬼門關拖回來。
  
  落曦問過,為何不能運用他的血液治療,然而她說了這完全是兩回事。
  
  人魚的身體構造跟人類不同,他們的心臟有兩處,一處在左,一處在右。
  
  赫爾德的右心臟是當初迸出毒素的主要來源,而左心臟——則是長期耗損動力,使身體能夠正常運轉的核心。
  
  他的左心臟就像是長跑五年的跑者,這幾年來完全沒有休息,一邊抵制著毒素,還要一邊維持身體的運作。如果再不想出辦法去制衡毒素,那麼左心臟只會衰竭的更快。
  
  所以要讓它喘一口氣的方法,就是火玫瑰的毒。
  
  火玫瑰的劇毒就像是偷襲正在攻城的軍隊,既可以緩和毒素,又可以讓赫爾德有時間去調養身體。否則照他的狀況下去的話……他大概會成為首例暴斃的銀翼人魚。
  
  落曦呵呵一笑,忽然很想看看赫爾德暴斃的慘狀,可卻不敢真的這麼做——說到底還不是為了任務,不然他才懶得管那個神經質的變態傢伙。
  
  想到那個傢伙擅自抱住他、偷偷在他身上揩油的手,落曦本能地感到十分不舒服。尤其是他看他的眼神,就好像是要把他吃進肚子一般——
  
  落曦甩甩頭,揮去了腦海中的畫面。
  
  這種時候還想他做什麼?
  
  他又不是抖M。
  
  ……
  
  抵達笛稜之地後,落曦看見入口內部飄著藍色火光,就像是冥府間遊走的孤魂,徘徊著不肯離開。
  
  他試圖靠近那裡,卻忽然感到一股極大的壓力,似乎在警告著不請自來的訪客,再跨過去一步的話,便會被不知名的力量撕裂成碎片。
  
  落曦一頓,被撲面而來的威壓震懾在原地,渾身僵硬。
  
  「是凶獸在那裡。」娜亞聲音微沉,「放心吧,牠不會傷害銀翼的歷代子孫。」
  
  落曦點點頭,做好心理準備深吸一口氣,再次游向前,靠近了笛稜之地的入口。
  
  那是一片礁岩砌成的洞穴,只要跨入進去,按照以往,凶獸會立刻感應到來訪著的氣息,抵擋在前,審視來者的身份。
  
  在這種時刻,落曦不得不感謝原身是隻銀翼人魚,替他省去了不少麻煩——至少不必擔心凶獸會一口把他給吃掉。
  
  落曦一邊想著,一邊游進入口處。
  
  不過料想中的凶獸在他跨入的一瞬間並沒有出現,就連初見徘徊於此的火光也消失了,落曦身子一頓,忍不住開口問:「娜亞,凶獸怎麼沒出現?」
  
  娜亞自己也很困惑,「有點不對勁……剛剛明顯能感覺到凶獸的存在波動,現在卻一點痕跡也沒有了。不過你別擔心,凶獸不會傷害銀翼,這是規則之一。」
  
  「嗯。」落曦回,有了娜亞的保證卻還是不敢鬆懈,加快了些速度。
  
  ……總覺得有不好的預感。落曦心想。
  
  不過真正潛入進去之後,落曦反而覺得方才感受到的壓力消失無蹤,取代而之的是一片祥和。
  
  接著,落曦忽然被眼前的光一刺,他立刻抬手擋住,緩過一陣之後,這才放下手,朝光源看過去——發現先前無盡的黑暗已經被染上各種色彩。
  
  ——宛如世外桃源的仙境之地,就這麼出現在他的眼前。
  
  落曦傻愣在原地,驚愕地看著眼前活力又生動的景象,一時難以想象外面死氣沉沉的深海,會跟眼前這片明亮又乾淨的水域連結在一起。
  
  除此之外,引人注目的還有一棟建築物——一座由白化珊瑚礁岩組成的巨塔。
  
  同時也是銀翼人魚的墓地。
  
  他眨了眨眼,像是看著什麼稀奇的東西似的,環抱著胸,摩挲著下巴盯著瞧。
  
  雖然不比人類世界的皇族宮殿,卻因環境的襯托之下,帶給這座塔莊重又高貴的氣息,讓人感覺為之一亮也不為過。
  
  可落曦看完的當下只有一個感想——
  
  「哇,好大一根水管哦。」
  
  ……
  
  幸好歷代先王都已經過身,否則聽了落曦這句話,他們恐怕會氣得從棺材裡跳出來。

  【註1】
  笛稜之地(Tireng)發想取自原住民族語,是「腹部」的意思。而在文中設定有「母親的子宮」之意,大概就是銀翼人魚死去之後會回歸母親身體裡的概念。


  
 作者說說話 

老婆跑了,赫大佬要開啟魔王模式了...(⁎⁍̴̛ᴗ⁍̴̛⁎)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