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金光三英大戰魔關羽

貓爵 | 2021-04-15 13:48:59 | 巴幣 134 | 人氣 294

這是神魔三國與金光布袋戲的同人小說~~

老實說我比較喜歡黑白郎君,史豔文對我來說有點過於聖母,還是黑白郎君帥氣,尤其那句「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夠機掰(X

--------------------

三國的九洲大地某處。

寒氣逼人的青龍偃月刀置於一側,黑氣繚繞的關羽坐於大石之上。他拿起酒壺直接對著嘴巴,大口大口地飲起酒,毫不在意那酒灑在盔甲與鬢上。

他是關羽,卻是身死化魔之後的「魔關羽」,全身上下散發令人惶恐不安的魔氣。但他依然是豪氣勇武之人,這點無論關羽變神還是變魔,都不會改變。

「轟隆!」隨著一陣電閃雷鳴,天空忽然暗沈下來。可天地變色沒有驚動到魔關羽,他帶著一絲疑惑眼神觀察著天空黑雲逐漸化成漩渦狀,一邊看著一邊也沒停下飲酒。

在那巨大的漩渦中,一縷金光斬破黑暗。

隨著散發金光的人形踏出漩渦,一個聲音如此唸道。

「回憶迷茫殺戮多,往事情仇待如何?絹寫……」

「咻!」一陣破風之聲,青龍偃月刀砍了過去。

原來是魔關羽不知道何時已經飛身而起,刀鋒直砍金色人形的頭頂。

金光散去,白衣長髮的史豔文驚險地閃過青龍偃月刀,立馬喝道:「……等、等一下!」

聽到這話魔關羽竟然就收住手,周身的魔氣緩緩消散,落於地面。

史豔文也跟著落到地面上,指著魔關羽:「你怎麼不等我唸完詩號就出手,你知道你這是嚴重違反潛規則嗎?」

「潛規則是何物?」魔關羽撫著自己的鬍鬚說道:「實在抱歉,老夫看你突然出現於天上,全身金光燦爛又唸念叨叨的,下意識地就出手了。」

「怎麼沒人跟你說過,念詩號的時候不能出手?」史豔文看著魔關羽隱隱散發的魔威,微微皺眉:「你是誰,怎麼沒個詩號?」

「詩號又是何物?老夫……」魔關羽咚地一聲將青龍偃月刀立於地面。「關雲長。」

史豔文吸了一口氣:「武聖關羽?三國演義裡的那位?東漢末年的那位?」

史豔文一連發出三個問句,可見他的震驚。

「武聖老夫不敢當,而三國演義未曾聽聞。東漢末年……」魔關羽緩緩點頭:「老夫也的確是生於漢朝末年了。」

「真是關羽?」史豔文目瞪口呆,喃喃唸道:「我怎麼從九界……來到東漢末年的三國了?」

關羽開口問道:「你是何人?相貌英俊一身正氣,說的話卻像是胡言亂語的瘋漢。」

「在下史豔文。」史豔文拱了拱手:「乃是一千多年後的後世之人,不知怎麼地來到這裡。對我來說東漢末年已經是久遠的歷史,沒想到今日有幸能得見關將軍一面。」

「從後世來到現在?」關羽有些驚奇:「竟有如此神奇之事。」

史豔文盯著魔關羽看,此時的魔關羽身上還有些許魔氣飄散。在魔關羽腳邊的草,浸染魔氣之後有些枯萎發黑了。

「在下有些不解。後世的史書中,關將軍一直是忠義之人,甚至死後封神,怎麼如今的模樣……」

「如今成了魔氣淘天、恐怖嗜人的樣子是嗎?」魔關羽笑著:「死後封神?……哈哈哈,老夫死後倒是立刻化了魔,化魔之後又要征戰天下了。」

史豔文驚道:「化魔征戰天下,這跟我知道的東漢末年完全不一樣啊!」

魔關羽坐回大石之上,拿起先前放下的酒壺,說道:「哦?原本的歷史是怎樣的,跟老夫說說。在老夫死後大哥是否有一統天下?」

史豔文猶豫了一下,才說道:「您死後劉備、張飛二人過沒多久也去世,蜀國沒能統一天下,最後被魏國所滅。」

史豔文說完之後,悄悄地觀察關羽的神情。但關羽聽聞之後,只是微微點了點頭。

倒是史豔文有點驚訝:「關將軍好像沒什麼反應?」

關羽笑著說道:「你早前說老夫死後封神,老夫就已經知道,現在跟你口中的歷史不一樣了,原本的漢末並沒有神魔亂世。老夫再問你,你知道的歷史中,我三弟有跟我一起化魔嗎?」

史豔文搖了搖頭。

關羽又問道:「原本歷史中,董卓有修練絕世魔功嗎?」

史豔文嚥了嚥口水,搖頭。

「那不就結了。」魔關羽笑道:「既然歷史不同。老夫不需要為原本歷史中大哥與三弟悲痛,也不需要為蜀國未能統一天下惋惜。如今天下神魔大亂,這又是一個新的亂世!」

「神魔大亂……這東漢末年也太危險了!」

咻!關羽把酒壺朝史豔文一丟,史豔文伸手接了下來。

「請你喝酒!敬你這後世之人,也敬原本的歷史。」

「好。」史豔文很乾脆地張口就飲。

魔關羽點了點頭,又問道:「你剛剛所說的詩號是什麼意思?」

史豔文擦了擦嘴巴:「詩號……就像是自報姓名吧!」

「如同子龍與人交手前,都要喊上一句『常山趙子龍在此』一樣?」魔關羽說道。

「可以這麼說吧!」

「有意思。」魔關羽想了一下說:「那老夫也來想詩號吧。」

史豔文說道:「後世有位羅先生,倒是寫了很多關於將軍的詩句。」

「可有拿來當老夫詩號的?」

史豔文毫無遲疑地唸道:「千萬雄兵莫敢當,單刀匹馬斬顏良。隻因雲長武藝強,致使猛將束手亡。」

「哈哈——」魔關羽哈哈大笑著:「好!這便拿來當老夫詩號吧。」

魔關羽豪氣萬丈,一次一句的唸著:「千萬雄兵莫敢當,單刀匹馬斬顏良。隻因雲長武藝強,致使猛將束手亡。」

魔關羽拿起青龍偃月刀,揮舞起來,帶起來的旋風讓四周的樹枝都搖晃起來,揮舞後青龍偃月刀直指史豔文。

「唸完詩號,就該動手了。」魔關羽聚起森然的魔氣,威逼史豔文。

史豔文眉頭一揚:「關將軍是什麼意思?」

魔關羽哈哈笑道:「老夫觀你正氣浩然,又不時盯著老夫這身魔氣看,你心裡是想著如何為天下除去老夫吧?」

「將軍明鑒。」史豔文輕輕嘆了口氣:「東漢末年已是民不聊生,如果神魔再起亂世,那百姓又將如何安身。如今將軍已成魔,如果能把將軍留在此地,或許能多救些黎民蒼生。」

「說得好!但問題是你留得下老夫嗎?」關羽笑道。

「不是自誇,於九界在下還有個天下第一掌的名頭。」史豔文運起功力,隨著衣袖飄動身周散發淡淡的金光。

「亂世爭雄的天下裡,老夫生前武藝已幾無敵手。化魔之後,就算呂布也打不過老夫。」魔關羽單手一揮青龍偃月刀,一道魔氣斬離刀向前斬去。

「魔龍偃月斬。」

史豔文一驚,迅速調動純陽功力,罡氣金光隨掌順勢而出:「僻邪烈日。」

史豔文一招僻邪烈日與魔龍偃月斬在半空相撞,勁氣相互抵銷,餘波四散。

後手吃虧的史豔文,被衝擊來的勁氣波及。他向後連連退了數步,最後一腳往後抵住地面,才止住退勢。這時,魔關羽持青龍偃月刀猛進。

史豔文剛抵銷力道還沒緩過勁,抬頭回神就看見魔關羽近在眼前。魔關羽恐怖的氣息翻湧,彷彿令人望而生畏的深淵黑洞。

魔關羽將青龍偃月刀斜立,由下而上朝史豔文砍去。好在史豔文身手了得,又是在千鈞一髮之際閃過。隨後史豔文罡氣運轉周身,全身金光燦爛,反手一套純陽掌打在魔關羽的胸口。

「哦!」魔關羽被打得向後退,退了三五步。但魔關羽一下就站穩腳步,胸甲上一點傷痕都沒有。

「招數挺特別的。」魔關羽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有些精妙之處。」

「在下都是江湖武學,跟將軍戰場殺伐的武藝自然是不同的。」史豔文一邊調息一邊說道。

「再接老夫一招。」魔關羽身上魔氣再發,一掌擊出。龐大的魔氣波動朝史豔文襲來,史豔文運轉罡氣敵檔。

「啊!」距離過近,史豔文未能完全抵銷這一掌魔氣的威力,向後飛去。

「喝!」魔關羽原地連續揮舞青龍偃月刀,飛快地連發三道魔龍偃月斬。

史豔文見狀,使出渾身力氣左右橫移,試圖閃過所有的斬擊。前兩道完美閃了過去,有一道卻是擦過史豔文的腰間。

「沙!」鮮血噴濺,史豔文的白衣迅速染紅。

史豔文受了傷半蹲在地,但更大的危機就在眼前。魔關羽緩緩走到他面前,高舉青龍偃月刀,正是要一刀斬下史豔文的首級。

「刷!」青龍偃月刀一揮。

「咚!」一股衝擊的勁氣四散,原來是史豔文以罡氣運轉雙手,用雙手擋下了青龍偃月刀。史豔文腳下的地面承受不住,龜裂破碎!

「你能擋住老夫多久?」魔關羽沒有收刀,反而是手上的青龍偃月刀逐漸發力。在史豔文的面前,魔關羽就是恐怖的寒冰雪崩,又是血海的腐蝕浪潮,對著史豔文就是一波波衝擊。

「遭。」史豔文全身運轉十成功力,金光變得越來越明亮,但是青龍偃月刀的刀鋒還是一寸一寸地推進著。

「啪、啪!」史豔文手上的罡氣與青龍偃月刀上的魔氣互相消磨,發出電流炸響的聲音,宛如焊接金屬的焦味飄散。

「轟隆!」此時,天上一直沒有消散的黑雲漩渦又開始轉動,雷聲作響。

正在廝殺的兩人分出一絲心神,餘光撇向天空。

又有東西正要從漩渦中出來,它以飛快的速度衝出黑雲,身周的黑雲隨著它前行而褪去,黑雲盡散後才看見它的全貌,竟是一架幽靈馬車!

一個男人張狂的聲音從馬車內傳出。

「黑夜穿梭幽靈影,白色骷髏形似馬;郎喚南宮名帶恨……」

「砰!」魔龍偃月斬砍中馬車,馬車內的人迅速跳出。

那人右臉為白,眉色純黑;左臉為黑,眉色純白,正是黑白郎君。

只見黑白郎君有些氣急敗壞:「你、你怎麼可以趁我念詩號的時候動手呢?」

原來魔關羽一見幽靈馬車出現,就收刀放過面前的史豔文,朝著幽靈馬車斬去。

「抱歉抱歉,老夫看你這馬車陰氣森森,你又在裡頭念念叨叨,一時下意識地就出手了。」魔關羽說著,但臉上卻沒見歉意。

「你這莽漢!」黑白郎君正要與魔關羽再辯道理,卻被地上的史豔文吸引了注意力。

黑白郎君一個跳躍,來到史豔文身旁,此時史豔文正撫著腰間的傷口。

「史豔文,你怎麼受傷了?」黑白郎君,指著魔關羽說道:「是他傷了你?」

「沒錯!剛輸了一招,如果不是你出現,我可能就危險了。」史豔文點了點頭。

「他是誰?一點江湖規矩都不懂。」黑白郎君還在氣憤自己的詩號沒能唸完。

「他是關羽,是入了魔之後的魔關羽。」史豔文說道:「看來你跟我,我們是來到與歷史截然不同的東漢末年,這裡是神魔作亂的三國時代!」

「關羽!」黑白郎君瞪大了眼睛看著魔關羽,隨即興奮地笑著:「黑白郎君竟有這個機緣能跟武聖關羽交手,刺激!哈哈哈——」

黑白郎君說罷,便向魔關羽衝去,一邊運轉功力。

「別衝動!」史豔文想叫住也來不及。

「怒馬凌關!」黑白郎君勸是勸不住的,迅速就是一招打在魔關羽身上。

魔關羽不閃不避,硬是用身體擋住此招,看上去紋絲未動,彷彿黑白郎君的這招一點效果都沒有。

「啊?」黑白郎君有些錯愕。

魔關羽對著黑白郎君一掌打去,黑白郎君頓時向後退去十數丈,但黑白郎君並未帶傷,只是用後飛化解魔關羽的力道。

「哈哈哈——」黑白郎君狂笑著說道:「不愧是武聖,有點本事。但黑白郎君今日就是要來殺敗武聖的!」
黑白郎君說完又是飛身上前。

「這個中原鬥雞!」一旁的史豔文撫著額頭,但在黑白郎君與魔關羽交手時,正好趁機運氣療傷。

「魔龍偃月斬。」魔關羽沒等黑白郎君出招,青龍偃月刀一揮。

魔龍偃月斬正面襲來,黑白郎君忽然止住步伐,停在原地,雙手向前:「收、化!」

黑白郎君竟是把魔龍偃月斬的威力吸收。「運。」

「發!」魔龍偃月斬被轉化為黑白郎君的招數,反向攻擊魔關羽

強大的衝擊波殺向魔關羽,只見關羽雙手飛快舞動青龍偃月刀,快得看不見影子,以此護住周身。衝擊波撞上旋轉的青龍偃月刀時,竟是瞬間支離破碎,沒有一丁點能穿過防禦。

「武聖竟是如此厲害!」黑白郎君驚嘆道。

「你都不好好聽人說話的嗎?」史豔文有些無奈地說道:「他是已經入魔的關羽,一招一式的威力都異常恐怖。」

「入了魔,魔關羽?」黑白郎君微微皺眉。

魔關羽撫著鬍鬚:「正是如今的老夫。」

「哈哈哈——」黑白郎君又是狂笑:「不管是入魔還是封聖,橫豎都是關羽。那我黑白郎君就要將那關羽,給殺敗了呀!」

「一氣。」黑白郎君雙手揮舞,磅礡的功力沸騰,一股波動以黑白郎君為中心擴散,整個地面彷彿都因此震動起來:「化九百!」

威力強大的氣勁隨著招式而出,這招「一氣化九百」以驚天動地之勢直指關羽。

「來得好!」關羽的神情也認真了一些,身上魔氣沖天,一步未動一腳未抬地面卻自行龜裂,身後的巨石「啪」地一聲,裂成數不清的小碎塊。

青龍偃月刀劇烈震動著,魔關羽發出一招:「魔龍滅世。」

一氣化九百與魔龍滅世在半空相撞,爆發恐怖的衝擊波。黑白郎君跟史豔文見勢不妙,在衝擊波到來前趕緊閃避,但衝擊波卻比他們預想得更快更猛。兩人在空中受到波及翻騰數圈,費了一番功夫才落地站穩。

衝擊波揚起塵土,黑白郎君跟史豔文都看不清魔關羽的情況。但未等煙霧消散,他們便看到了一道直入雲霄的沖天魔氣,魔氣衝散一些塵土,讓她們模模糊糊地看見了魔關羽。

「這有點扯了。」黑白郎君喃喃說道。

只見魔關羽毫髮無傷不說,他竟還站在原地,一步也沒有動。

「你們的招式著實奇異,每一招老夫都前所未見,這就是千年後的武藝嗎?」魔關羽撫著鬍鬚:「但威力僅僅只有如此的話,老夫只得收下你們的首級了。」

在煙霧徹底散去之際,一個帶著漆黑斗蓬與面紗之人,不知何時站在場中。ˋ

史豔文與黑白郎君皆震驚地看著那人,那人便是他們都熟悉的藏鏡人!

藏鏡人緩緩說道。「藏龍臥虎今懦夫,鏡裡罪容化成無;人情……」

藏鏡人詩號未唸完,迅速向後跳去,原來是魔關羽的青龍偃月刀當頭劈來。「碰!」

「……」藏鏡人跳開之後,默默無語地看著魔關羽。

收回劈到地面之後的青龍偃月刀,魔關羽說著:「抱歉抱歉,你這藏頭不露面,又唸念叨叨的,老夫下意識地就出手了。」

「……我開始覺得他是故意的了。」史豔文說道。

「……肯定是故意的。」黑白郎君說道。

魔關羽看了看面前站在一起的三人,輕輕搖了搖頭,笑著說道:「這場景讓老夫想起昔年,老夫同大哥、三弟一同對上呂布的場景。只是……此刻我不再是那圍攻的三人之一,而是被人聯手圍攻的那一人,實是有趣。」

魔關羽想了想,開口說道:「千萬雄兵莫敢當,單刀匹馬斬顏良。隻因雲長武藝強,致使猛將束手亡。」

「老夫魔關羽,你們一起上吧!」魔關羽舞動青龍偃月刀,虎虎生風,同時魔氣再次沖天而起!史豔文、黑白郎君與藏鏡人隱隱準備聯手對戰魔關羽。

這正是,金光三英戰魔關羽!

END

創作回應

阿努納奇
一定要入手的就是魔關羽~~
2021-04-15 22:08:41
熊爸貓咪
文章蠻精彩的~喜歡史艷文~
2021-04-15 22:13:13
珍味雙果
好奇最後誰會勝出呢
2021-04-15 22:23:41
酥炸蝦排
要念完詩號才能出手也太逗了吧!
2021-04-15 22:35:05
Candy606
黑白郎君經典語錄,至今還回味無窮
2021-04-16 07:27:3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