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軍事篇】第一七五章:同行

黑霧 | 2021-04-15 10:02:05 | 巴幣 2 | 人氣 53


  那兩名傭兵就算努力壓制著自己內心的驚恐,還是止不住身體的顫抖,明明女人只不過是下馬罷了,卻叫他們有種隨時會動手,而且一動手就必敗無疑的感覺,換言之這是赤裸裸的恫嚇。

  二人相望眨了眨眼,臉頰抽了一下,最後還是由一直負責對話的那名傭兵開口:「如果不是把人擄走,只是一起行走的話倒沒什麼不可以,有『殺戮之熊』護送也叫人安心吧。」

  聽到這番回應的女人露出大剌剌的笑容,然後她重新上馬,那看起來應該十分笨拙的龐大身軀卻出乎意料地靈巧,一個翻身就輕鬆回到馬上,接著雙腿一夾讓黑馬緩步接近。

  「話說回來,妳在路途上有看到我們的同伴嗎?我們要先與他們匯合。」

  「有啊,就是他們跟我說你們在這個方向的,要不是這樣在雪原想相遇還是很困難的吧?」

  雖然傭兵很想說「妳遇到我們的同伴就不困難嗎?」,但他最終還是把這些話吞回到肚子裡,他想要知道的是對方確實不怕他們與同伴匯合,畢竟就算「殺戮之熊」再強,應該也無法獨力與一個戰鬥隊伍抗衡,既然願意讓他們匯合的話那麼應該真的沒有動手的意願。

  「妳要的人就在後面的木板車上,要說什麼隨便妳……」

  「總之不要動手就好,對吧?」女人這時候已經來到他們跟前,「安啦安啦,換個說法他可是『蔚藍軍事』的貴賓,身為西北部負責人的『暴風雨』也有責任一盡地主之誼啊。」

  對此兩名傭兵僅是點了點頭沒再多說什麼,他們自然是想避免與對方有任何瓜葛。

  一直看著事態發展的黑鴉,遺憾的是沒等到適合發難的機會,別說那個監視他的傭兵了,就連那個人如其外號的女人在對話中途都把注意力放到他身上,雖然他有著豁出去的決心,但那是得至少有丁點成功可能的前提,絕對會失敗就連冒風險都稱不上了。

  百般無奈之下,黑鴉看著女人騎著馬來到身邊,熟練地轉了個圈改為與眾人並行前進的方向後,才一邊打量著黑鴉一邊開口:「幸會幸會,你就是艾因小妹所說的黑鴉吧?」

  「是的,而妳則是……『殺戮之熊』,那個有名傭兵團的團長……」黑鴉當然有聽到雙方的對話,但禮貌上還是得確認一下。

  「雖然我不介意別人用外號來叫我,不過可以的話還是叫我紅九吧,紅色的紅,不是黑熊白熊棕熊灰熊的熊喔?」紅九這番話的語氣不論如何聽起來都不像客套,而是命令,又或者說她只要開口就會給人一種不容拒絕的感覺。

  「這樣是開玩笑在套近嗎……」黑鴉對於那樣的舉例說明方式自是禁不住產生這種想法,和那兩名傭兵不同,儘管他心裡認為紅九這樣來「抓」自己絕不是什麼好事,但也不至於立即敵意相向,至少到了這地步溝通算是個好選擇,「我知道了,紅九。」

  「很好很好,我喜歡好說話的人。」紅九滿意地點了點頭,「而我不喜歡拐彎抹角,接下來我有幾個問題,你只要誠實回答就好。」

  「我也沒有其他選項吧?」

  「難怪艾因小妹那麼喜歡你,確實挺叫人中意的啊。」紅九這番話的語氣聽起來似乎不能按照字面意思解讀,「第一件事,你知不知道確切操縱戾氣的手法?」

  一針見血的提問。

  想當初黑鴉對這部份含糊其詞,就是因為知道那種手法只要懂得原理的話不難複製,要是雙方都使用將會演變成戰爭,這是他最不希望看到的,假若「蔚藍軍事」這邊不知道當中的原理,應該會另外想其他方法去應對,至少他心中是這樣認為。

  不知道艾因是沒想到這一點,還是不想把黑鴉當成敵人或者犯人般的存在來質問,只是問到了「足夠」的程度就打住,這也許亦是紅九說艾因天真的理由之一。

  黑鴉遲疑了好一陣子,他覺得這狀況實在太叫人無奈,他千算萬算也沒想到自己會被抓走然後還在半路上被大人物截獲,沒能夠為這狀況做過仔細的推想,僅能憑感覺來判斷紅九的為人,最終決定誠實地回答:「知道。」

  「很好,這個回答很好喔,之後也要保持。」紅九像是嘉許小孩子一般,「那麼第二個問題,在你逃離『人民共榮』的時候,知不知道他們開始動員了沒?」

  「不知道。」黑鴉只針對問題的部份回答,當然要他說更多也有不少可以說,像是當初黎漢為了意外而焦頭爛額,掌握操縱的技術需要時間等等,只是既然對方沒問到,他也沒必要自作聰明。

  「這樣啊……那麼第三個問題,你跟艾因說過那邊還在掌握那個技術,也是從這推斷會有軍事行動,那麼你有沒有聽說先打『蔚藍軍事』還是『天神聯合』,抑或兩面同時開戰?」

  「正如妳所說,只是推斷,認為可能性很高,我沒有聽過任何確實的計劃,確切來說就只是意圖吧。」

  「原來如此,那麼最後一個問題,即使你是從『人民共榮』那邊逃亡過來的,但你不是『人民共榮』的人吧?」

  黑鴉不敢立即回答,紅九說得篤定,除此之外什麼都感覺不到,先不說這確信的模樣是為了唬住黑鴉,還是真的從某些細節中推論出來,不論是何者都必須弄清楚紅九的意圖。

  假若黑鴉承認了的話,紅九到底打算做些什麼。

  「雖然這種想法實在微妙,畢竟偽裝成『人民共榮』的人很難說有什麼好處,但也不能排除她想要我是『人民共榮』的人?會影響這些情報的可信性?決定她會怎樣處理我?」眾多的疑問在黑鴉心中繚繞,漸漸叫他感到煩躁,他真的很想抓個人來問到底自己為何要遭受這些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