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殞 | Chapt.02 心底那些遺失(3)

幻藍 | 2021-04-14 01:20:12 | 巴幣 8 | 人氣 71




  那魔獸曾經匯聚、打鬥之處一片混亂,一旁不少陳年大樹受到波及,倒的倒、斷的斷,受傷的則不盡其數。再度來到這裡令克洛迪雅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一時間卻說不上來,只好靜靜地站在離大家有些距離的地方,看著。

  「妳……很特別,」伊萊來到克洛迪雅身側時,克洛迪雅沒有太多反應,「什麼樣的事情,讓妳離開家族,來到這裡?幫助我們?或者……」

  「閉嘴。」克洛迪雅冷冷地打斷伊萊的話,視線投向方才隊伍來處。

  伊萊蹙起眉頭,靜靜觀察這個女孩的側臉,毫無忌諱地用著自己的天藍色的眸子注視著少女棕眸裡映著的景,意外滿意地笑了笑。他是明白著什麼,而用著這樣惡劣的話語刺激眼前的少女,然後在獲得他猜測中的回應時帶起興味盎然的神情。

  「亞希達!」克洛迪雅用著刻意壓低的嗓音呼喚。

  亞希達從低頭勘查的姿勢脫離,看了克洛迪雅一眼,然後順著她的目光,望向來處。他們倆的互動很快引起其他人的注意,都靜止下來,讓無聲佔領這小小的空間,緊張的氛圍卻滲透其中。

  「多少?」卡洛菈沉著氣、閉著眼,長髮因能量的緩緩聚集而輕輕地被大地元素推動。

  「分不出來……」回應的是瑟蒂,隨的她輕柔的話聲,好像一股輕風拂面而過,清爽宜人。

  「到中間去。」克洛迪雅這時候用眼角視線對上伊萊的目光,話中略帶著的命令就像是操縱魁儡的線,輕卻強勢地拉扯著伊萊的意識。

  「還不能確定數量前……」伊萊下意識對抗,用理性分析他目前所知。通常而言,聚集一起是面對眾多敵人時,避免被拆開、一一擊破;當面對少數敵人,則會散開來,兩至三人一組,圍攻落單的對手,削弱敵軍的勢力。或許有些人會保持著面對小眾敵人也先聚集的戰略,但是在確認對手沒有能夠使用魔法的人之前,聚集一起事實上是帶有風險的。

  克洛迪雅這次正眼對上伊萊的藍眼,短暫的靜止卻看得伊萊心底煎熬。

  「十二,四方而來。」克洛迪雅這樣說著,然後抽出匕首,離開伊萊身邊。

  ***
  
  當魔獸從四面八方而來,伊萊細數魔獸,詫異地發現其數量分毫不差地就是一十二隻,不過現在也沒時間讓他思考戰鬥以外的事情。或許,面對這些孩子選擇了停下來、等待魔獸抵達這件事情,他與亞伯都是感到有些不安與不諒解的,畢竟以守衛隊的角度來看,在確定敵眾我寡的狀態下,通常來說會先在敵人匯集一起前,試圖破出一道通路的。

  現在,十二隻魔獸緩而飢渴地聚成圓,包圍上來。

  「艾笛,中心拜託你了。」

  一週下來,伊萊當然知道,身形稍顯纖瘦的金髮青年‧亞希達是這群人中的領導者,但他總覺亞希達溫軟的個性不太適合擔當這個角色,只是顯然這群人——包含克洛迪雅在內——都十分聽從亞希達的指示。除此之外,不管看幾次,對於艾笛以那嬌小身材拿持起巨大的長弓,伊萊都懷疑當戰鬥來臨時,到底是人拉弓,還是弓弦玩弄人?這一切的一切太多的不可思議、不可理解。

  「在牠們聚集起來之前應該要先……」伊萊低聲說著,兩柄手斧上已經凝聚火之力,蓄勢待發。

  「別浪費武器,」克洛迪雅的匕首輕輕一碰,便碰散了伊萊已經具起的能量,此技嚇得伊萊一時恍惚,「拔劍備戰。」

  「她是佛洛依德的王女,據傳已經習得闇之極致‧封印之力,」亞伯在伊萊身後解釋道,並示意他按照克洛迪雅的指示行事,「我們不是來突入、戰鬥的,保全自己為優先,我想他們應該有他們的默契,我們姑且先看看吧。」

  從林隙看到魔獸時,伊萊明白了克洛迪雅的指示。這些魔獸有別於他曾經交過手的魔物,一隻隻都更顯巨大,藍綠色的外皮如鱗,閃著如鑽石般的耀人光彩,似乎可以想像其堅硬的程度。伊萊又一次地,對身前這名黑髮少女感到敬佩,同時間,卻也為他們即將面對的敵人感到害怕。

  「無所畏懼。」克洛迪雅呢喃著向前,迷人紫光包覆幽黑匕首。

  「瑟蒂,麻煩妳了。」亞希達同樣向前,與克洛迪雅並肩。他指示瑟蒂鳴笛,令卡洛菈往相反的方向凝聚魔法力,然後要艾笛全神貫注以防任何突襲。最後,亞希達邀請亞伯與伊萊協助守護中心的瑟蒂。

  「可不要散開了……」克洛迪雅話聲還未落下,人已經衝向前頭一隻前腳才離開茂密林木、來到這小小空間的魔獸。

  風與大地的力量在一瞬間爆炸開來,伴隨著樂聲的舞曲在林木間激盪,少女克洛迪雅化作一道黑影,樹影庇護她,她在空中翻滾、旋轉,最後落在魔獸背上,輕盈如羽,魔物渾然未覺。

  亞伯與伊萊也算是大開眼界,前些日子出城都是以守衛隊為中心在安排隊伍與策略,偶爾遇上零星幾隻魔獸,對於訓練完善的隊伍而言,並無挑戰性可言,更遑論要看見亞希達一行人大展身手。嚴格說來,今天是他們第一次看見克洛迪雅展現如此靈巧的身段,光是這樣就令人折服。

  先與魔獸交接的卻是亞希達,脫離隊伍有些距離的他,很快便吸引住魔獸們的注意力。三點鐘方向一隻墨綠色、身長約如常人身高的魔獸往亞希達撲來;身後轟隆震盪的大地讓懸空的魔獸分了心——大地之母喚醒土與石,築起牆,將隊伍與大半魔獸分了開,短時間內也算是降低了隊伍的負荷。

  亞希達低身側滾,配合著一陣勁風吹歪了魔獸前衝的途徑,亞希達然後用力一蹬,突入魔獸身下,大刀順勢劃過,巧妙的角度讓刀鋒切入鱗甲,「唰」的一聲響亮,亞希達隨即再與魔獸拉開距離,靜止。

  「吼啊——」這時候傳來的淒厲獸吼是來自克洛迪雅腳下的魔獸,幽黑匕首刺穿鱗甲、刀鋒沒入魔獸體內,魔獸吼叫擺動,克洛迪雅靠著短短的匕首支住身子,早已準備好的咒語只缺最後的施行的指令,她靜靜地念了咒語,然後順著魔獸身體甩動的力道趁勢拔出匕首、在空中幾個翻轉一躍而開,下一秒鐘,強大的闇魔法力量鼓動、擴張、爆炸開來。

  或許是同伴的死亡來得太突然,驚嚇到其餘魔獸,只見原本飢渴聚集的魔獸群這時都緩下腳步,自喉間發出低低吼叫,在樹林間遠遠傳開。

  「我怎麼……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克洛迪雅退了退,退到夥伴聚集之處。

  「什麼意思?」亞伯蹙起眉,問,但用不著別人回答,他很快便明白。

  遠遠的、小但也足以聽清的,有什麼聲音傳了過來,——正確點來說,回應著這頭的吼叫。

  「看來……不少啊。」瑟蒂停下笛音,苦笑了下,盼顧周圍夥伴,似要取得彼此間的共識以進行下一步。

  「必須要退……」亞伯首先說。

  「退去哪啊?」伊萊有些緊張地問。

  短暫的沉默,只有亞希達斬殺敵人的撕裂聲響。

  「山洞。」克洛迪雅短短的回應引來各式目光,有困惑、有訝異,更有質疑。

  「進山洞不是自尋死路嗎?萬一裡頭還有其他魔獸,那豈不是腹背受敵,又該往何處逃?」亞伯懷疑地問。

  「克洛迪雅姊姊?」艾笛輕拉克洛迪雅衣角,詢問地道。

  「但是山洞的窄,也讓魔獸無法蜂擁進來。」亞希達笑笑地道,顯然是支持與相信克洛迪雅的決定。

  「那個山洞是通往某個地方的……」克洛迪雅望向遠方,眼底訴說著未知的故事,「山洞的另一頭不可能有魔獸進來,就算是山洞裡本來有其他魔獸,我想以我們的能力、我們的人數,應該能夠同時候應付外面湧進來的魔獸與山洞裡停留的魔物才是。」

  「什、什麼地方?」伊萊望著克洛迪雅的背影,感覺得出克洛迪雅話中帶著記憶,他突然好想要知道,好想要好好認識這女孩。

  克洛迪雅轉過頭,靜靜地注視著伊萊,伊萊從克洛迪雅眼底什麼也看不見,卻陷入那棕褐色的漩渦之中,一時間彷彿失去自己。克洛迪雅最終選擇不回應,她將目光轉開,快速給定指示就要大夥兒行動,畢竟魔獸聚集起來只是轉眼之事,他們一分一秒也不能多耽擱。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