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人皇之爭 The beginning of the shadow demon 章4-03

狼喃 | 2021-04-13 23:35:15 | 巴幣 20 | 人氣 54

連載中TSD
資料夾簡介
只能80個中文大概連標題都介紹不了所以算了

「──算了,先不管那個,你先試著把那塊魔力化的部分變形成一塊平板。」
「平板化……」
芙蕊閉起眼睛,再次將魔力聚於手上。
 
這次魔能化的部分更少了,但元素化的部分增加,導致手心上的雷電充滿活力的張牙舞爪,但中心的白球部分變得更加細小。
 
「……」
不用斯芬克提醒,芙蕊也知道這個情況不樂見,她皺起眉頭回憶方才的感覺,白色光點這才變大了些,雷電也收斂起來。
憑自己的意志將魔能化的部分變成平面狀……芙蕊在心中遵循著這個要求,果然魔能化的魔力比較好操控,瞬間就變成了一面平板。
但是雖說確實的成了板狀,但這個大小估計連一平方公分都沒有吧。
 
「恩,這確實就是魔能化的魔力該有的操控性……」
斯芬克拍了拍手笑著正想稱讚,芙蕊卻仍皺著眉頭打斷了他。
「──安靜,我想試試一個東西。」
 
女孩回想著自己從書上看到的複雜圖案。
斯芬克饒有興致的看著女孩手中的白色小板陡然脹大,不對,不是脹大,而是將魔力分成了絲狀再分配到一個巨大的平面上進行紋路。
 
──是術式圓陣的圖案。
 
「把有限的魔能化魔力構成術式本身,應該可以抵禦相當程度的魔力攻擊才對──喂,對著這個攻擊看看。」
芙蕊長吁一口氣解釋著。
 
斯芬克也不囉嗦,憑空抓起一顆魔力球往這憑空閃耀的圓陣塞去。
魔球遲遲無法穿越這個術式,在一陣擠壓後,球體終於支撐不了構造,爆散在空中成為光屑。
 
「真是太天才了,這確實是人類應該用來駕馭魔能化的最佳解答。」
「哼!不用那麼驚訝啦。」
看到斯芬克露出讚許的表情,芙蕊得意地哼了一聲。
 
──芙蕊當然沒有發現,斯芬克其實早對魔力與術式的搭配司空見慣……方才本想提出這件事情好讓芙蕊循序漸進,卻沒想到芙蕊自己無師自通了。
 
能夠立刻想到運用的泛用解,芙蕊也確實非比尋常,所以少年沒有刻意講出這件事情,只是瞇著眼睛肯定著芙蕊的聰明。
 
「不過既然你學會了魔能化,我們明天就啟程吧。」
斯芬克平靜的看著滿天的星星。
 
「……果然是因為我拖慢了你的行程啊。」
芙蕊沒好氣的坐到斯芬克身旁,偷偷的瞄向少年的側臉。
 
不曉得為甚麼這傢伙總是瞇著眼睛,明明張眼的時候清秀又斯文……看瞳孔也不像是甚麼瞳術傳人,難道只是甚麼奇怪的習慣?
──話說,這傢伙已經沒有魔力兩天了,難道他真的只是個普通人?
 
一隻厚實的手放到了她的頭上。
「你做的很好了。早點睡吧。」
「……」
 
總覺得,站起身的少年有點悲傷。
芙蕊也不太肯定,但她知道這個總像看淡一切的少年在此刻表現出了一種莫名的猶豫感。
 
「──你在擔心甚麼嗎?」
「?」
斯芬克愣了一下,隨即露出了招牌的笑容。
「──怎麼,明明是被我給囚禁的奴隸,還有餘裕擔心主人心情嗎?」
「……去死啦白癡。」
芙蕊覺得自己真是蠢到家了。
 
§§§§§§§§§§§§§§§§§§§§§§§§§§§§§§§§§§§§§§§§§§§§§§§§§§§§§§§§§§§§§§§§§§§§§
 
 
 
一群穿著軍裝的青年少女們,圍坐在看起來很高級的長桌前。
他們雖然看起來都約莫二十歲出頭,但肩膀上的徽章仍可以看出他們的地位不低。
長桌的主持位置,則是一個已到中年的男人。
一個看起來明顯就是領導人物,威嚴剛正,眼神銳利的中年男人。
 
「按照分配任務的等級,依序會報狀況吧。」
男人炯炯有神的眼睛看向了離自己最近的褐髮少年。
這個少年名叫貝洛,是歐格魯軍十的首位,又被稱為歐格魯之風。
對上男人的眼神後,貝洛露出了調皮的笑容。
 
「──團長團長,聽說穗香加入司宗了欸。」
「「……」」
這個過於散漫的回答,讓會議室籠罩了沉重的壓迫感。
 
「咳咳,我是說……報告,目前對於斐迪勒一族的命案追查,目前依舊處於不明朗狀態。」
感受到軍團長刻意放出的殺氣,少年決定正襟危坐的老實發言。
 
男人目光轉向右側,是綁著高馬尾的黑髮少女,又被稱為歐格魯之火的蒂芬。
「我這邊已經大致確定那個煉屍人的狀況──與高瑟先生的猜測似乎吻合。」
「──屍人是女童嗎?」
高瑟抬眉問道。
 
「──不確定,畢竟沒有目擊者──或者說,唯一的目擊者已經……。」
「有掌握他後續的行蹤嗎?」
「有用魔力感測儀追蹤,但犯人在事件發生後便離開歐格魯了,我們來不及追蹤,只知道他從西門離開。」
「──後續追蹤交給約瑟夫。」
男人用命令的口吻淡淡的對著長桌後段的某個少年說。不過少年只是點了點頭。
 
「──雖然只是例行性的每月會報,但還是希望各位認真點。」
高瑟先是瞪了貝洛一眼,而後才緩緩的掃視過每一個在場的少男女。
「身為軍十,背負的責任與權力之大應該不用我多說。而如今斐迪勒家族受難,牽連使宗不穩,司宗與師宗想必會有所因應,正是軍方需要居中協調之時……瑜玲,墨殤,接下來一周要麻煩你們高密度的追查三大宗的一舉一動。」
「「是!」」
年輕男女的嗓音同時回答道。
 
高瑟似乎對這聲回應很滿意。
「如今沒有歐格魯之眼,所有局勢都必須我們親自調查,沒有被分配到任務的人,我也請菈菈娜規劃相關巡察工作──考量接下來的局勢,軍十必須更加貼近歐格魯的每一部份,明白嗎?」
「「「明白!」」」
 
「……貝洛。」
本以為要散會的眾人,突然聽見了高瑟的輕喚。
 
「團長?」
「──你跟我過來。其他人逕行散會。」
 
 
「怎麼回事?」
蒂芬立刻狐疑的看著貝洛。
但貝洛只哈哈笑了一聲,扮了個鬼臉便起身離席。
 
「軍團長是不是哪裡怪怪的?」
「……同感。」
「菈菈娜,你跟團長接收命令的時候有哪邊怪怪的嗎?」
「欸……我,我不知道……」
「居然親自對貝洛傳遞命令欸,明明他們兩個超搭不上邊的~~」
「──感覺團長有點不愉快,該不會貝洛闖禍了吧。」
「啊──這個很有可能呢。」
留下的幾個人笑鬧著討論起來。
 
 
走出會議室的兩人,不到幾分鐘便到了走廊的另一端,打開門,是一個乾淨古典的辦公室。
貝洛其實很少到軍團長的辦公室。
他只知道自己必須進來的時候,都意昧著軍方有甚麼需要認真處理的任務要交給自己了。
至於為何要在所有軍十面前把自己叫進來……大概是要讓所有人知道,身為軍十之首的他目前沒有餘裕去協助其他事情了吧。
 
雖然那群笨蛋估計會先猜測自己是闖了甚麼禍,才被叫進辦公室懲處……不過這個猜測帶來的影響也是同樣效益,沒什麼必要澄清。
 
「查命案查到現在,你有了解甚麼了嗎?」
高瑟走到茶櫃前,拿出了兩包紅茶包問。
 
「──甚麼拼圖都沒有找到。」
貝洛露出了狡獪的微笑。
「不過,正因為甚麼拼圖都沒有找到,所以我才開始思索那些消失的拼圖有甚麼涵意──這樣一想反而就猜到了真相,雖然沒有證據啦。」
 
「……我希望你如我所期待的那般聰明。」
高瑟露出了微笑。
貝洛雖然輕浮,但隱藏在那份輕浮下的敏銳神思,高瑟十分看重。
 
果然,貝洛不負期待,充滿自信的說出了高瑟想要聽到的答案。
「──團長你,有幫忙隱藏拼圖對吧?」
「沒錯,你猜對了。」
「斐迪勒也是?。」
「沒錯。」
高瑟欣慰的把泡著茶包的紅茶遞到貝洛面前。
 
「接下來要做的不是找出拼圖……」
「──而是守護剩下的拼圖。」
「喝吧。」
高瑟指了指茶杯,貝洛這才注意到茶水裡的一顆細小黑水晶。
 
「嘛,好像滿有趣的。」
貝洛笑嘻嘻的把紅茶一飲而盡。
茶杯裡的水晶也已不在杯中。
 
§§§§§§§§§§§§§§§§§§§§§§§§§§§§§§§§§§§§§§§§§§§§§§§§§§§§§§§§§§§§§§§§§§§§§§§§§
 
 
「芙蕊,起床囉。」
「唔……嗯?」
斯芬克的聲音從遙遠的地方傳來,小聲且模糊,這讓芙蕊困惑的擠了擠眼睛。
女孩隨即意識到,這不是發話者太遠,而是她正從熟睡中被叫醒。
 
「……幹嘛這麼早起。」
芙蕊揉著眼睛坐起身,天空儘管出現藍光,但明顯不到五點。
「──她傳來警訊,有甚麼強大的魔物朝我們衝過來了。」
「?」
芙蕊先是一愣,隨即理解了斯芬克所言之意。
他們待在這種荒郊野外,果然不會甚麼準備都沒有做。而如今偵察系統響起警報,這才會被叫起來警戒。
 
「……你居然有準備偵查性魔物嗎?」
「不是的,只是她能以我為座標中心,觀察周圍一公里內的魔力狀況。」
「甚麼?」
雖然瞇眼少年輕描淡寫的提起,但芙蕊反而被這個情報給嚇得整個人清醒了。
 
魔力感知的感度會隨著自身擁有的魔力量而提升,精確度則是透過魔力的純度來強化。以她逼近三階頂峰的魔力量來說,能夠觀測到方圓百尺就已經算是高手中的高手,如今這個不起眼的男人手下,居然可以觀測到一公里內的狀況?
這至少得有四階……不對,超過五階的魔力量吧。
 
「總之,做好隨時逃跑的準備。」
穿起長靴的斯芬克正經的提醒女孩。
 
「咦?你不想讓我戰鬥看看嗎?」
「──這裡已經是人外之境,還是不要過度高估自己的實力。」
斯芬克微笑說著,一邊解開馬車後方的拴繩,那同時也是與木車的連結。
馬兒發現身後的重負突然卸下,愉快的發出了一聲嘶鳴。
 
「啊,我也感受到了。」
芙蕊忽有所感,一道熾熱的,蠻不講理的魔力朝他們兩人衝來。
「……上馬,我不想浪費資源在不必要的東西上。」
斯芬克有些強硬的朝芙蕊伸手命令。
芙蕊只覺得斯芬克太過緊張。
 
「只是一個二階的,沒有受過訓練的魔──」
話還沒說完,芙蕊就覺得有點不對勁。
這魔物是不是衝的有些太快了?
 
──稍微一想,從屍人警告的半里到現在不到兩分鐘吧?
 
斯芬克也瞬間理解了這個令人毛骨悚然的事實,他一把拎起芙蕊,用力的夾緊了馬的肚子。
一聲長鳴,馬兒使勁的跑向湖旁的叢林中。
 
 
但是那股魔力就像是早已鎖定他們一般,立刻偏向了他們進入叢林後的位置。
生怕他們沒發現一般,強悍與蠻力的撞擊聲四起,不遠處的樹木開始倒塌。
「越來越接近了!」
被斯芬克拉進懷裡的芙蕊緊緊抓著馬鞍不敢鬆手,一邊擔心撞上樹木,一邊往後看著魔物逼來。
但天還未亮,那個龐然大物就算目標明顯,也仍看不清真面目。
 
「他應該沒辦法上天,我等等把你拋上去,你在空中做個魔能化術式讓自己滯空!」
「甚──這種狀況下做不出來啊!」
芙蕊驚慌的大叫著,馬匹不是良馬,這才跑幾百公尺速度就開始緩下。
 
「……不要管魔物!專注地想球球!」
斯芬克明確的命令道,同時用空出的手摸了摸芙蕊的頭。
「球、球球…!」
芙蕊此時慌亂的不知所措,呆了幾秒才想到斯芬克在說甚麼。
昨天晚上,陪伴自己和斯芬克的那些光球們。
明明目標是想起那些球球,但芙蕊的腦海卻只剩下在朦朧光球環繞下,斯芬克那張睜著眼睛,還算清秀的側臉。
 
「──這時候給我看甚麼東西啊!」
芙蕊的右手瞬間爆散雷光。
看到那成功跑出的白色均勻魔力,斯芬克沒有時間理解芙蕊的話語,只沉聲大喊。
「三,二,一!」
芙蕊感受到少年強壯的手臂單手把自己拎起,往右上方甩去。
「──!」
 
儘管已經沒有一開始那麼慌張,但被甩飛出去的芙蕊仍然得強忍住尖叫,努力的在空中穩住平衡。
到了拋飛的最高點,芙蕊就像是本能被激發般,瞬間判斷出了自己下一秒的落點在何處,魔力立刻隨著她腦海裡的陣法預先譜好──
 
芙蕊最終完美的落在了自己架設的術陣上方。
──沒有差錯,也容不得差錯的情況下,芙蕊成功了。
 
「哞喔喔喔──!」
底下的未知魔物卻彷彿在踐踏芙蕊的得意,怒吼一聲煞住了腳步。
強大的慣性仍然撞倒了一棵大樹才肯罷休──魔物吼抬頭瞪著芙蕊。
 
「不、不是吧?」
芙蕊這時才有辦法看清這頭猛獸的真面目,這是隻渾身充滿黑色雷電的長角野牛。
 
「五元當中,就屬風雷兩種的追蹤為優勢──」
芙蕊突然想起那天在歐格魯與斯芬克一戰時的對話內容,芙蕊意識到了自己還沒擺脫危險──。
 
隨著黑牛兩角間陡然暴漲的黑色魔球,芙蕊一眼就看出這是遠程攻擊手段。
 
她慌張的想架起幾道術陣防禦。
才完成一面防壁,那顆黑色雷球便已蓄勢待發──
 
芙蕊在這個瞬間,彷彿看見了自己的術式被粉碎,身體被雷球貫穿的未來。
 
沒想到牛頭卻在發射時突然掉頭,這讓黑色的雷電沒有朝著芙蕊轟去,只是隨意的在牛角上被引爆四射。
 
待揚起的煙霧散去,讓牛頭轉向原因緩緩從霧中揭曉。
 
迫使黑牛用牛角擋下的是把巨大的黑色大鐮刀──斯芬克苦笑著把巨大鐮刀強壓在牛角上嚇阻對方。
明明這個傢伙在幾秒前還在馬背上逃竄,怎麼這一刻已經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地方幫忙?芙蕊凝神細看,這才注意到瞇眼少年的腳上長靴似乎正在冒著黑煙。
 
那雙長靴……難道有甚麼機關?
 
芙蕊又想起在建築內戰鬥的畫面。那時候的斯芬克確實速度也快得不對勁。
但當時有感受到二階的魔力,芙蕊只當是少年是個戾風使便不再觀察……
但現在這樣才能發現,那雙靴子才是少年移動迅速的原因。
 
暴怒的黑牛一邊硬著頭皮把鐮刀給扭開,一邊用牛角想把斯芬克給頂出一個洞。
 
那鋒利的牛角斯芬克可不想親自嘗試,這時便看那古怪的長靴吐出強烈的氣流,少年在強大的力道推送下朝天空飛來。反作用力的幫忙下朝天空竄起。
 
「芙蕊!」斯芬克沉聲大喝,芙蕊沒有會錯意,立刻在自己身邊構築了一面光壁
斯芬克滿意的點了點頭,從容的降落在這面光板上。
 
黑牛怒嚎一聲,一顆由黑色雷電聚起的雷電球體再度顯現。
芙蕊驚慌的想要構築防禦術式,斯芬克卻平靜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靜觀其變。
雷球朝他們殺來,斯芬克輕描淡寫的用手上的鐮刀劃開雷球,雷電迸散的同時,兩人都沒有受到殘留的電能攻擊。
 
「──這傢伙叫火山牛,只要不激怒牠,等一段時間牠就會離開了。」

創作回應

路邊的野貓
睜著眼睛的清秀臉與瞇著眼睛的壞笑表情真的是一大反差w
有幾段本名跑出來了w
2021-04-14 00:24:00
狼喃
抱歉,我下次會直接搜尋關鍵字取代的www謝謝路貓大提醒
2021-04-14 18:53:2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