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磊伊茲的笑靨》第九幕──欲與不幸訣別(7)

紳士之夜 | 2021-04-13 21:48:29 | 巴幣 14 | 人氣 147


        接連數日、與魔獸的纏鬥戲碼,著實讓蓓絲筋疲力竭,就連自己入睡也毫無知覺。真要提出辯解的話,大概是愛莉莎親手鋪墊、柔軟度不輸棉襖的床鋪過於舒服吧。


        「好像,舒服過頭了?」


        即便如此,蓓絲仍在夢境意識到、自己正處於深度睡眠、短時間內難以甦醒。這是蓓絲在過去一年多以來,從未感受過的奇特狀態。

        夢境中,並沒有蓓絲所想像的鮮明景色,而是無數由色彩與波紋所組成、無比鮮明的情緒明鏡。而自己正利用那沒有形體的感官,感受著那些似曾相識、卻又無從想起的種種氛圍。




    第一次完成屬於自己的手工藝品,無比自豪的成就感……

    被父母逼著讀書識字,從而無法製作手工藝品時的失落……

    為了排解失落,卻意外展現好歌喉、從而受到老師讚美的羞澀……

    被碰巧路過的魔導士告知自己擁有魔法天賦,意料之外的驚喜……

    初次窺見魔法領域的遼闊,手足無措的茫然……

    歷經波折,總算取得夢寐以求的魔導士資格,卻因為父母一句『為家族帶來收入』,好心情瞬間被摧毀殆盡的挫折感……

    為了讓父母知曉『自己所做的一切,是為了自由與探索』、留下相當數量的金錢後,憤而離家出走的覺悟……

    在魔導士前輩的引薦下,加入周遊遠古遺跡的冒險小隊後,因時常面對未知事物而高漲的雀躍與恐懼……

    生命懸於魔物的尖牙利爪時,對生命來到盡頭、源自本能的深切恐懼……


    「咦?這股心動的感覺,究竟是什麼?」




        諸多鮮明的情緒明鏡中,唯有這面鏡子映照出變幻萬千的色彩,即使是蓓絲本人也無法在第一時間判別,這是屬於自己的哪一段回憶。


        「蓓絲,蓓絲……」


        冷不防地,無比熟悉的呼喚打斷蓓絲、本應伸向前方、無形無質的手停在半途,毫無來由的尷尬緩緩升起,蓓絲甚至能感覺到臉頰的滾燙。

        是的,在這面明鏡中,滿載著與愛莉莎朝夕相處、一點一滴都未曾放過的種種情緒變化。並非蓓絲無法判斷,而是情緒全混雜在一起,蓓絲難以在第一時間悉數區分。




    初見面時,因為剛從生死瞬間逃脫而崩潰大哭……對我來說,小愛宛如童話中的英雄,不僅驅散了恐懼,更帶給自己溫暖。哪怕這溫暖十足沉默。

    剛開始相處時,意外發現小愛對魔導學院所教導的理論一竅不通、卻仍能自在使用魔法,從而感到無比震驚……因為小愛的出現,我再一次見識到魔法世界的遼闊,並決定在往後的探索中,更加賣力的追尋高峰。

    面對關乎生命、差距無比巨大的戰鬥時,小愛親手帶給我、明確得耀眼的希望……第一次發現小愛隱藏在魔法下的火紅雙眼時,因為不了解、自作主張的關心,以及第一次見識到不一樣的小愛時、難以壓抑的驚奇與恐懼,乃至最後的真相大白等等。這一切發生得太快,讓我難以抉擇,是該為小愛的隱瞞而生氣,還是為小愛的力挽狂瀾獻上感謝?想問清的事情太多,還是先別問吧。




        不知不覺間,蓓絲將自己的一生中、十足重要的回憶盡數回憶過一遍,沒有半點回憶比得上這段不足半年、跌宕起伏連綿不絕的生活。毫無疑問的,帶給蓓絲這段難忘回憶的,正是愛莉莎本人。

        而如今,自己正一步步走進愛莉莎的生活中、逐漸與她並肩而立,甚至向她發出一同度過難關的告白。這絕對不是蓓絲一人的不自量力,是蓓絲始終堅信,縱使獨斷專橫的力量再強大,終究抵擋不住渴望自由的心……




        「蓓絲,蓓絲?」

    比起剛才、浸泡在回憶中的回聲,小愛的這聲呼喚無比真實,就像在我的身邊……

    「蓓絲,睡得還好嗎?」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的夢境不再只有色彩與波紋。當小愛現身的瞬間,熟悉的草木、山林景色,甚至是我的軀體,它們都回到我的眼前。但我依舊清楚,自己仍在夢境中。

    是因為不希望吵醒我,所以使用了某種術式、進入我的夢境?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小愛繼續對我說道:

    「關於這件事,有機會再跟蓓絲解釋。」小愛捋了捋秀髮,略顯羞澀的提出請求:「蓓絲,我有些話想說,可以請妳,靠近一點、好嗎?」

    只是有話要說,何必如此?我相信小愛已經感覺到我的疑問,從她略微低垂的目光中,不難發現箇中端倪。也拜小愛這一舉動所賜,本應平靜的情緒竟也變得彆扭,似乎是想演是某種尷尬?

    不對!這只是朋友之間的耳語,而且是在夢裡進行,絕對沒有任何奇怪的思想在裡頭!奮力端正自己的思緒後,我來到愛莉莎身邊,不緊不慢的說道:

    「小愛,什麼事情,非要在這裡說?」

    見我做出聆聽的態勢,小愛先是一陣沉默、完成專屬於她的開場,隨後才一字一句、咬字清晰的說出一件,足以讓我措手不及的事情:


    「蓓絲,謝謝妳的陪伴。這段日子,我過得很開心。可是,為了妳的安全,我必須送妳回到隊長大人──哈爾瓊斯先生那邊。」


    「咦?送我回去?那些魔獸又該怎麼辦?」

    我現在的表情一定很震驚,而且難看得像是跌進糞坑那樣。但小愛依舊凝視著我的雙眼,緩緩道出她的打算:

    「只要有了這個術式,磊伊茲家就再也找不到妳了。」

    說著,小愛一手遞出項鍊、一手拉住我的手,將項鍊交到我手上。直到此刻,我終於意會過來,小愛所說的是真的,而且是心意已決、不容許他人反駁,即使是我也一樣!

    「為什麼?不是才說好要一起面對的嗎!」我奮力扯開喉嚨、放聲吶喊,卻沒有我預期的憤慨在裡頭。「那又不是妳一個人的錯!是別人的!所以,拜託、帶我一起去……」

    隨著小愛伸出右手、輕按在我的頭頂,我的意識逐漸變得模糊……




        當蓓絲在柴房中臨時搭建、硬得頭疼的木板床上驚醒,陽光已經穿過柵欄般的通風口,替柴房帶來光明,也照亮蓓絲尚未完全乾涸的淚痕,以及手上的紅寶石項鍊……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另外歡迎到新版發表介面申請成為特約作家,
就可啟用接受「贊助」的功能唷!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1-04-14 12:03:44
紳士之夜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104/0958f07d18589a8aacb5f98418aa3a8b.JPG
2021-04-14 12:56:0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