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空中的琉璃珠 第一章 被禁止的學生宿舍 (二)

丹雀 | 2021-04-13 20:13:35 | 巴幣 22 | 人氣 84






  舊學生宿舍位於校園的最外圍,離他們所在的教學大樓之間隔著一座操場,然後是舊教學大樓,最後才是舊學生宿舍。

  舊宿舍的周圍雜草叢生,雖然是鋼筋水泥製成的,但油漆剝落了不少,鋁製的玻璃大門也碎裂的只剩下一邊還完整。

  看著眼前的景象,再加上太陽逐漸下山,四周開始變得昏暗,不禁感到一絲的恐怖。

  「為什麼我們不能一放學就來這裡啊?」邊走邊小聲抱怨的雪馨,一臉害怕的說。

  不過走在前頭的雨婷,宛如有順風耳立刻回說:「因為剛放學人多,教官也一定多;而現在校門都要關了,人少教官也少。」

  「這麼說也沒錯啦,只是……」原本還想說些什麼的雪馨,聽到杉瑋說的話後,就停了下來。

  「看來我們到了。」

  走在最後頭的杉瑋,用手指著前方不遠處,明顯可以看到用黃色封條圍起來禁止學生進入的建築物。

  「看來這附近沒有人的跡象。」雨婷左右觀望四周後,說:「雪馨,那學生有特別說在哪裡等嗎?」

  「這個……我不太記得,不、不過有可能在建築物裡面的樣子。」雪馨有點害怕的說。

  因為眼前的舊學生宿舍看起來就像一棟鬼屋,看來杉瑋說的鬧鬼,並不是亂說的。

  「那我們就進去吧。」雨婷順手的拉開布條,走到了門口前。

  「妳也太勇敢了吧?都不會害怕嗎?」

  看著眼前的雨婷就這樣走了進去,在後頭的杉瑋也忍不住問道。

  「害怕?為什麼要害怕?」雨婷看著後方的兩人,歪著頭說:「除非親眼看到,不然為什麼要相信它們確實存在?」

  他們心想,不愧是曾經把數理老師逼迫要提出許多證明,在黑板上不知道寫了又擦了幾次的推導公式,才滿足的問題學生。

  推開大門後,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張老舊的木製櫃檯,除了破舊不堪、到處都是灰塵和蜘蛛網,而且還有難聞的霉味傳了出來。

  在櫃檯後方的牆壁上,左右各掛了一幅以人物為主角的油畫,但奇怪的是油畫本身卻沒有半點灰塵和蜘蛛網,彷彿是最近才掛上的。

  雨婷看了看櫃檯左右兩側的走廊都有房間,便轉頭對著後方兩人說:「那我們要走哪一邊?」

  「這個……」雪馨有點猶豫不覺時,杉瑋突然大叫一聲,嚇了她一跳。

  「怎麼了嗎?」雨婷趕緊問道。

  只見杉瑋用著顫抖的手,指向前方畫著婦女的油畫說:「我、我剛剛好像看到她在盯著我們。」

  「盯著我們?」雨婷疑惑的邊說邊走向牆壁,觀察著眼前的那幅畫,卻什麼也沒有發現。

  「那、那現在怎麼辦?」雪馨害怕的說。

  「油畫中的人物一男一女,我想應該代表男女生的房間規劃。」

  雖然她這麼說,但是臉離眼前的油畫只有幾公分,完全是想見證對方會有什麼異常的舉動。

  「所以說左邊畫著婦人代表女生的房間;右邊是工人代表男生房間?」杉瑋看著左右兩側的走廊。

  「對,沒有錯。」雨婷點點頭,然後伸出右手說:「所以我們就往男生房間出發。」

  不過後方的兩人心中卻是想著,既然妳都這麼說了,那為什麼還在原地和那幅畫大眼瞪小眼……


 
  他們一間一間的瞄著每間房間的細縫,確認房內是否有異狀,不過這也是十分鐘之後的事。

  「拜託,妳剛剛看那幅畫都看了十分鐘,也沒有發現什麼,難道妳打算每間都花一樣的時間,檢查完這三十間房間嗎?」

  杉瑋有點後悔,一開始為什麼要說出那樣的話,明明是自己眼花看錯,卻提高了某人的好奇心。

  這時雨婷忽然停下了腳步,然後瞇起雙眼,轉頭看向身後的杉瑋,而杉瑋被她突然的反應嚇了一跳,吞了口水,屏氣凝神的等著對方說話。

  她伸出右手搭在杉瑋的右肩,然後低沉的說:「你……是怎麼知道的,我就是打算一間一間都看的仔細,哇哈哈!」

  原以為會說出什麼可怕或新發現,而現在只看到她就像一名小偷,在房門前東瞧瞧西瞧瞧,不時還拿出鐵絲想撬開門鎖。

  「等、等等,妳哪裡來的鐵絲啊?」杉瑋有點崩潰的說。

  「喏,當然是雪馨給我的啊?」卻見對方用一種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語氣說道。

  「雪馨?」他有點困惑的轉頭看向一直都沒出聲的女生。

  只見雪馨嘴裡咬著小型手電筒,右手拿著另一支鐵絲,左手拿著攝像頭拍攝並記錄。

  被眼前景象震懾住的杉瑋,心想當初是不是不該雞婆,原本是怕她們發生危險,才要求同行,現在卻覺得自己才是來郊遊的。

  咔嚓——

  「什麼聲音?」雨婷和杉瑋四目交接了一下,然後同時看向了男生宿舍離他們最遠處的地方。

  「你有帶防身的物品嗎?」雨婷低聲的問道。

  「沒有。」杉瑋看著前方木製的門,用腳猛力地踹了下去,然後拔起其中的木頭後,說:「現在有了。」

  「那就好。」雨婷邁開步伐往深處走去,然後自言自語的說:「看來我們都是問題學生嘛。」

  「咦?」在一旁解鎖的雪馨這才發現他們兩人,正往前走去,趕緊放下手邊的工作,趕了過去。

  在她起身打算轉身追去時,剛好看到原本是雨婷在撬門的房門,現在已經完全被摧毀了。

  他們小心翼翼的走著,不時會左右確認周遭的狀況。

  走在前頭的杉瑋,拿著木棒隨時警戒著,然後對身旁的雨婷說:「妳覺得剛剛的聲音是我們聽錯嗎?」

  「不可能。」雨婷立刻否定,接著說:「那聲音太明顯了,我反而比較在意是誰去開了門。」

  「莫非是雪婷說的那名男生?」

  「這也是有可能的。」雨婷點點頭,便轉頭問向雪馨:「能告訴我們,那男生有什麼特徵,這樣我們也比較好認人?」

  「那、那名男生嗎?我記得他瘦瘦的……」雪馨有點害怕的說。

  碰——

  「哇啊啊——」

  「別尖叫啊!」雨婷摀住耳朵抗議著。

  「沒,沒事,只是門突然被大力關上而已。」杉瑋趕緊安慰一旁的雪馨。

  「對啊、對啊,只是門……」雨婷話說到一半,便看了杉瑋一眼,而他也回看對方後,兩人便定在原地一動也不動,接著他們突然用跑百米的速度衝了起來。

  「怎麼了,又發生什麼了?」被拋棄在原地的雪馨,不知所措的也跟著跑了起來。

  「剛剛的聲響,根本不是關門的聲音。」雨婷說完後,便停下了腳步。

  「那是……」雪馨喘著氣好不容易跟上他們的腳步,當她望著眼前的景象後,才知道為什麼他們如此緊張。

  男生宿舍的最後一間房門整個被人破壞,很明顯和剛才杉瑋破壞的方式雷同,目的則是要進到這間房間。

  「看來被搶先了。」雨婷搖著頭說道。

  杉瑋順著她的視線看向前方的書桌,然後說:「看來這裡也沒有東西。」

  「呼呼,這裡也沒有那本書嗎?」喘著氣的雪馨,感到無奈的說。

  「不,書確實在這個書桌上,只不過被人給拿走了。」

  「妳怎麼知道的?」杉瑋轉頭看向蹲在地上觀察著木門殘骸的雨婷。

  對方依舊用手翻著木頭,頭也不回的說:「你只要看桌上的灰塵就知道了,有一處剛好是四邊形的形狀沒有灰塵。」

  杉瑋盯著那張木製桌,仔細一看確實有一處沒有太多的灰塵,代表雨婷並沒有說錯。

  「妳的觀察力也太好了吧!」杉瑋感嘆的說。

  「還好啦,我也只是碰巧看到的。」雨婷笑笑地說。

  喀喳,喀喳。

  這時倉促的腳步聲朝他們的方向傳了過來,一段男低音從遠處喊道:「有誰在那裡嗎?」

  看來是負責巡查的教官,聽到了剛才破壞木門的聲音,所以跑來查看狀況。

  還在最後一間房間的他們,每個人都繃緊神經,不斷用眼神和手勢進行交談。

  現、現在怎麼辦?

  先躲起來嗎?

  不,比起躲起來,我覺得一定有其他的出口,不然我們應該會遇到破壞木門的人。

  那、那我們就往裡面走?

  好,我拿個武器,妳們先走。

  於是他們三個人躡手躡腳的不時觀望四周,確保安全後才繼續前進。

  喀嚓,喀嚓。

  在最後頭的杉瑋低聲的說:「是我的錯覺嗎?為什麼我覺得聲音愈來愈近了?」

  「別怕,我們已經到了。」雨婷指了指前方用鐵製成的門。

  但是當他們打算打開門時,卻怎麼也打不開。

  「這是怎麼回事?門怎麼卡住了!」

  喀嚓,喀嚓。

  「現、現在怎麼辦?」雪馨害怕的眼眶都泛著淚光。

  杉瑋舉起木棒說:「這樣只好用武力了!」

  「等等,這是機關門。」看出端倪的雨婷趕緊說道。

  喀喳、喀喳。

  聲音離他們愈來愈近,然後停了下來。

  「腳步聲停了?」

  「他放棄找我們了?」

  「不對,他應該是看到剛剛杉瑋破壞的房間,正在檢查環境,晚點應該會更積極找我們。」 雨婷雖然這麼說,但視線一直盯著前方的鐵門,更正確的說法是,門上設計的謎語。

  喀嚓、喀嚓、喀嚓。

  沒過多久,正如雨婷所說,對方邁開步伐跑了起來,不時喊著:「不要躲了,快給我出來!」

  「現、現在該怎麼辦?」

  「雪馨,妳這句話已經說三次了,要不要換一下台詞啊?」杉瑋又著急又無奈的說。

  看著前方的謎語,只能一頭霧水的乾著急。
 
  大秘儀與十三張牌,
  當魔法師帶領愚者,
  當皇后遇見了國王,
  當戰車撞向了高塔,
  當死神手握著鐮刀,
  當戀人手握著彼此,
  命運之輪開始轉動,
  將掀開下一場序幕。
 
  滴答,滴答——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雨婷不停地默唸著牆上的詩詞,杉瑋緊盯著後方的動靜,隨時警戒著。

   喀嚓——

   一聲清脆的聲響,讓他們同時望向了同一個方向,然後目光一直停留在拿著方塊酥的手。

  手的主人若無其事的又咬了一口方塊酥,看了看雨婷和杉瑋後,說:「你們的肚子也餓了嗎?」

  杉瑋無奈的說:「都什麼時候了,還肚子……」

  「也給我一片吧。」

  「咦?」原以為雨婷會站在自己這一邊,沒想到卻超乎自己的想法,杉瑋頓時僵在原地,看著雪馨拉開餅乾盒取出方塊酥給雨婷。

  「就是這個!」 雨婷突然叫了一聲。

  「什麼?」 但是另外兩人卻是一頭霧水,雪馨只是在吃零食而已,根本沒有什麼特別的舉動。

  她指著牆上的詩句說:「魔術師帶領愚者,重點不是人,而是舉動。」

  「舉動?」杉瑋疑惑的問道。

  一旁吃餅乾的雪馨突然叫道:「我知道了,因為愚者很笨,所以要『拉著』他走。」

  「很笨這句我是不知道,不過『拉』代表把門拉開。」

  「原來如此,所以這扇門是拉門。」豁然開朗的杉瑋正打算把門拉開時,卻被雨婷制止。

  「這才第一句而已,別太心急。」雨婷放開握著杉瑋的手後,繼續說:「皇后遇見國王,如果是皇宮,那麼門就是左右推開。」

  「咔嗤(餅乾聲),所以戰車撞倒了高塔就是推的意思?」雪馨邊吃邊說。

   「但是後兩句都是握著,然後是轉動,這又怎麼解釋?」

  「這裡我只是推論,如果說時間有限代表死神,而戀人代表男女宿舍的學生,或許這道門是舍監來查房前的唯一通路。」

  「妳的意思是打從一開始,出入口除了正門,這裡就是唯一的出口?」

  看著雨婷點頭,杉瑋倒吸了一口氣。

  所有人看著最後一段話「將掀開下一場序幕」,全都默不作聲。

  腳步聲越來越大聲,代表教官離他們愈來愈近。

  杉瑋和雪馨緊張的望著雨婷,但是又怕會干擾她的思緒,所以都屏氣凝神的不敢發出聲音。

  「我知道了!」雨婷突然叫道。

  身後的兩人則是鬆了一口氣的垂下僵硬的肩膀。

  「所以呢?這扇門到底要怎麼打開它?」杉瑋有點激動的問道。

  因為他們已經快要被發現了。

  「答案就在句子裡,『將掀開下一場序幕』,答案就是『掀開』!」雨婷興奮的說道,感覺解開了一場複雜的推理秀。

  杉瑋聽完後,立刻發現有一道隱藏的活動梯,在爬上梯子並用手推動上方的「門」,門就這麼被掀開來。

  做夢也沒有想到,眼前如此逼真的門只是一幅畫,是用來誤導舍監用的,因為真正的門在天花板上。

  明明接近傍晚沒有些許的光線,但是在他們的眼中彷彿看到了救贖的光芒。 離開舊學生宿舍的他們,立刻往反方向跑向最近的大樓躲起來。

  「我們終於出來了!」雪馨開心到眼角泛著淚光的說道。

  「那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比較穩重的杉瑋則問向一旁的雨婷。

  雨婷露出一抹微笑說:「當然是逃啊!」

  於是在他們身心都恢復正常後,就偷偷地翻過圍牆離開了。

創作回應

軒轅帝王
真刺激
2021-04-13 20:38:50
丹雀
謝謝,不刺激就不好玩了xd
2021-04-13 20:50:00
夜梓的臨殃
真的好刺激XD
幫他們加油/////
2021-04-14 00:32:40
丹雀
謝謝,還好他們有逃出來 ^0^
2021-04-14 00:39:5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