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沉睡的茱麗葉】第十章—與惡魔對決(二)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4-13 19:51:51 | 巴幣 14 | 人氣 114


桑普森和不可思議們前往城鎮,盧埃林、愛麗絲和布林埃爾的兩名騎士則是爬到木屋附近的山丘。

山丘的頂端有個瞭望臺,能清楚看見城鎮的景色,愛麗絲也經常瞞著孤兒院的院長偷偷溜上去,非常熟門熟路。

三男一女走在蜿蜒但不算難走的山路上,穿越了被枝葉徹底覆蓋的小路後,眼前是一片寬廣的草原,繼續往上坡路段走,前方出現一條圓木長梯,一路延伸到最上方的瞭望臺。

四人跑向瞭望臺,城市的景色進入眼底,但卻不是愛麗絲平常看到和平且完整的模樣,許多建築物的已經被打成碎塊,也有不少建築物沒了上半部。

在他們面前破壞著城鎮的,便是巨大的惡魔,有七個蛇頭,一顆頭有兩張臉,背上有十二枚黑色羽翼,和他們之前看到的模樣差很多。

盧埃林面色鐵青,緊繃著臉,暗暗咬了咬牙,「這就是,地獄君主的完整型態,當事人的靈魂已經被惡魔吞掉,連渣都不剩了……」

「……不會吧?跟惡魔締結契約的人都會變成這副鬼德性嗎?」凱爾賽難得露出恐懼的目光,他很久沒感受到如此強烈的壓迫感,就像是好幾噸重的金屬壓在身上,壓得他幾乎快不能呼吸。

「當事人無法完成契約時,才會變成這樣。」

「吼吼——」惡魔仰天長嘯,空氣為之震動,愛麗絲和盧埃林站不穩,一起摔倒。

凱爾賽扶住盧埃林,夏格爾接住愛麗絲,並放柔語氣說:「請小心,女神大人。」

「人家沒事……有點嚇到……」愛麗絲抓著夏格爾的衣服的手正在發抖,一雙藍眸中帶著恐懼,「盧埃林哥哥,我們能贏嗎?」

「不知道,牠變強了。」而且……盧埃林若有所思望著某個方向,接著望向愛麗絲,思索著該不該改變計畫。

「凱爾賽,你快看上面。」夏格爾掐了一下凱爾賽的肩膀,指著上方,密密麻麻的黑點環繞著巨大惡魔,那些黑點形成烏鴉的樣子,朝著他們的方向衝過來。

凱爾賽揮出兩道劍氣,打散黑點後,夏格爾利用欄杆當跳板,喊著:「起源光輝!」一道金色光束聚集處的中間貫穿,他利用衝擊力道落地後,喘了口氣,下一秒,他和凱爾賽都愣了。

那些黑點變少了,但是依然用很快的速度聚集成烏鴉的模樣,接著惡魔又放出一堆黑點,讓那隻烏鴉變得更大隻,朝著盧埃林和愛麗絲等人的方向俯衝而下。

凱爾賽本來想叫盧埃林快點帶著愛麗絲逃走,但是盧埃林身邊被點點白光包圍,接著他舉起法杖,做出拉弓的動作,法杖形成金光之弓,「生命之源,與魔力共舞,凝聚於此,發散於天。生命.神光之箭。」

無數金光之箭矢斜衝上天技,打散了那些黑點,但黑點又像方才一樣快速聚集,但金光箭矢群卻在半空中自動聚集成一把大型箭矢,朝著黑點落下,順便吞噬黑點,最後直接把城鎮炸出一個跟隕石坑一樣的大坑。

「啊,對不起,打過頭了!」盧埃林咋舌,他沒想到威力這麽強。

兩名騎士當場傻了,不約而同想著:這是什麼誇張的威力!

他們開始懷疑盧埃林只是單純沒自信,搞不好能贏地獄君王。

盧埃林單膝跪下,拄著法杖,粗喘著氣,一臉疲憊,「抱歉,我要休息一下,力量用過頭,可能有點……」

「戰鬥中要考慮體力和精神力的分配。」夏格爾用劍柄輕輕敲了一下他的頭說教,望向在城鎮中心四處破壞的巨大惡魔。

桑普森飄在半空中,身上爆出黑氣,黑色火焰衝向阿薩茲勒,但阿薩茲勒一個抬手,就把火焰打散掉,利爪朝著桑普森揮過去。

三月兔突然一躍,抓住阿薩茲勒的利爪,然後瘋帽子從阿薩茲勒身後跳起來,朝著牠中間的頭的頸部刺下去。

幾發黑火打中阿薩茲勒的另外六個頸部,巨大時鐘出現在惡魔頭頂上,十二個數字各出現一道光柱,讓阿薩茲勒的行動範圍變得非常窄。

阿薩茲勒的腳下出現紫色光陣,淺紫的光芒形成一個方形空間,包覆住惡魔和光柱。

但是,這些招式,卻在惡魔吐出一口黑氣後,全部碎裂。

桑普森架起護盾,硬是擋下攻擊,然而雙方實力落差過大,他被強勁的衝擊波搧到一旁,摔在破亂不堪的街道上。

哈爾特咬牙,回頭對著自家軍隊一邊揮下旗子,一邊喊:「進攻!」

軍人們懷著不安前進,舉起武器,朝著惡魔攻去,卻無一人能對惡魔造成一分傷害。對惡魔而言,他們的攻擊,宛如抓癢,牠抬個腳,便把一票士兵全都踢飛,朝哈爾特和軍隊的方向吐出黑氣。

哈爾特雙手合掌,地面憑空出現一道用白光臨時畫出來的魔法陣,形成一道薄薄的半透明光之障壁,吸收掉一部分的黑氣。

部分黑氣仍穿透半透明的屏障,落了下來,但黑氣卻一瞬間就背部知道哪裡來的強風吹散掉。

哈爾特順著風剛吹過來的方向望去,不確定具體位置,但也沒力氣糾結。他對著軍隊喊:「騎士撤退,魔法組攻擊!」

無數光芒、火焰、水龍捲風、颶風衝向惡魔,惡魔的七個頭同時一甩,黑色雷電掉落,便將一群魔法師的攻擊摧毀得一點都不剩。

這一點空檔,讓桑普森逮到機會,他扔出三顆寶石,比了一個手訣,引爆寶石內的魔法後,立刻用風術著地。

驚人的爆炸威力,讓惡魔正中間的頭受到傷害。

三月兔放掉怪物的利爪落地後,從怪物的身旁跑過去,一躍而上,一拳朝惡魔左邊數來第二個頭打下去。那顆頭的頭頂擋下她的拳頭,三月兔並未震驚,反而還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幾條帶有黏性的白絲線捆住了惡魔的身體,惡魔七顆頭的眼睛突然間都失去了光彩。

青蟲用力抓著絲線,瘋帽子站在惡魔後方偷偷使用魔法蒙蔽惡魔的雙眼。

但是,不到兩分鐘,他們的魔法就被惡魔用過強的魔力強行打碎了。

桑普森閉上雙眼,身體出現變化,頭似黑色山羊,身體依然是人類,卻多了六塊腹肌,衣服因為體型變大而被撐破。

「本來不想使用呢……」桑普森的聲音變得混濁,瞇起血紅的眼,全力朝著阿薩茲勒衝過去。

阿薩茲勒用低沉的嗓音怒吼:「沒用的!」

桑普森接下阿薩茲勒的黑霧之鞭,右眼被有透明度的黑色火焰蓋著,雙手上也被火焰覆蓋,朝著對方的軀體猛力一擊。

然而,這攻擊對阿薩茲勒來說,完全沒有傷害。牠六顆頭同時衝向桑普森,桑普森立刻向後跳兩步,左右閃躲,但還是被兩顆頭擦中,往旁邊倒下去。

倒下去的前一秒,他把一直握在掌心中的紅色方形寶石扔向對手,喊著:「烈焰禮讚!」寶石炸開刺眼的白光,火焰從白光中噴出,燒在阿薩茲勒的六顆頭和軀體上。

地獄君王本想用魔力破解這魔法,卻燒得更兇,牠一邊怒吼著,一邊扭動身子,憤怒問道:「你做了什麼!」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