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軍事篇】第一七四章:殺戮之熊

黑霧 | 2021-04-13 09:52:50 | 巴幣 4 | 人氣 43


  本來只有芝麻大小的黑點不消一會就變得差不多像個拳頭般大,在黑鴉這一邊已經減速的狀況下,雙方距離縮短的速度卻似乎變得更快,這個現象讓那兩名傭兵確信對方是朝著己方來的。

  不過此刻冷靜下來的二人,比起萌起敵意,他們更感到的是奇怪,因為大前方應該有著他們的同伴,換言之那個朝著他們來的人應該有遇到過他們的同伴才對。

  代入二人立場的黑鴉也不約而同想到這一點,只是不同的是黑鴉比他們想得更長遠,要是對方真的是愛基爾村村民,沒什麼道理刻意朝著他們來,也不用說特別繞路,只是微調一下方向的話實在沒道理不做。

  假設對方已經先遇到「漆鴉」的主力部隊,還特意朝著這邊前進,黑鴉認為判斷對方就是為了他們而來才是最合理的判斷,儘管無法猜測對方的身分以及所為何事,但幾乎可以肯定會有什麼發生,而那說不定會是個大好機會,即使無法做什麼手段上的準備,不過心理有所準備的話還是能避免錯失機會。

  過了一會總算能依稀看出對方的模樣,對方騎著的是一匹雄壯黑馬,在馬上的人看起來有種比馬還要高大的感覺,被誤以為是傳說或者故事中的巨人也不為過,以黑鴉等人停下來定睛細看來說,就像一座正在移動的小山丘。

  「喂喂,那該不會是『暴風雨』的團長『殺戮之熊』吧?」那名不是負責拖行黑鴉的傭兵驚訝得甚至聲音都顫抖起來。

  「你別說啦……說完也害我這樣覺得了,該死的黑鐵甲,超越人類的體型,還有那匹黑馬……全都中了啊!幹他媽的,在這種邊境也能遇到?為什麼盯上我們啊?」

  「果然真的是向我們來……不對啊,她這來的方向應該是本隊的方向吧?『漆鴉』被懸賞了?」

  「又不是我們之前待的那些『黑團』,怎可能被懸賞?不過確實沒有什麼理由……」

  因為黑鴉乘坐的木板車是靠馬匹拉動在雪地上滑行,所以當馬匹放緩到停下來時木板車自然會繼續往前多滑一小段路,黑鴉因而能夠聽到二人的對話,當他聽到「暴風雨」的時候也是嚇了一跳,畢竟那是榜上有名的大型傭兵團,以他以前所得的情報所知,那是在「蔚藍軍事」相當有名的大型傭兵團。

  「而且『殺戮之熊』也是名人呢,也難怪他們會害怕,這反倒對我來說是個好機會,看到我被這樣綁的話……嗯,還是很難說,傭兵又不是見義勇為的英雄,倒不如說同行的話肯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黑鴉僅是把這些想法留在心裡,總之他已經準備好隨機應變,一有機會就會去搶在馬背上的行李。

  那兩名傭兵的注意力全都被「殺戮之熊」吸引住,自然沒注意到黑鴉那副虎視眈眈的模樣,他們只是商議著是不是應該拿出弩箭,至少阻嚇一下對方,不過又考慮到那樣先露出敵意也不見得是好事,結果就變成猶豫不決的狀態。

  這也許是傭兵水平的分水嶺,不論如何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對方越來越近,近到能依稀辨別模樣的時候,對方也開始減慢速度,最終在大約十餘步外的距離停下來,算是只要大聲一點就能夠對話的距離。

  「幾位是不是『漆鴉』的人?」那道嗓音粗厚得完全不像女性,再加上那如龐然巨物的體型,若然不是早就知道「殺戮之熊」是女性的話,是絕對會產生誤會的。

  「嗯,沒錯,敢問『殺戮之熊』閣下有什麼貴幹嗎?」看起來比較冷靜的那傭兵負責回話。

  「哈哈,嘴巴上客氣,身體倒是繃得挺緊的啊。」身披鐵甲的女人發出豪邁的笑聲,很難說她是不把二人放在眼裡,還是把這樣的互動方式視為正常,「閒話就說到這裡,我沒有敵意,只是聽了你們團長捎來的情報,說是有個有趣的魔法師,急著想要見一下罷了。」

  「什麼?目標居然是我?」黑鴉只覺得這是最壞的結果了,沒想到連前往崗多城的時間都沒有,對方竟然會直接衝過來雪原找人。

  「妳說艾因團長……時間上不會有點倉促嗎?」傭兵沒有立即就聽信對方的話,「考慮到團長出發的日子,這裡和崗多城的距離,不覺得妳來的時間有點太早嗎?」

  「喔喔,你說這個啊。」女人點了點頭,看來她覺得對方的話很有道理,「的確是蠻趕的,畢竟我不像艾因小妹那麼天真,敢放著那麼『有趣』的人在外啊,所以聽完就立即趕過來了。」

  「糟糕……沒有更壞只有更壞嗎?」黑鴉輕輕咬牙,特別是沒開口加入對話的那名傭兵開始不時會回頭察看,導致他根本找不到機會偷襲,如今聽到對方近乎明示的話語,可謂是近乎叫他絕望的宣告。

  「我們的團長才不天真。」一直負責對答的傭兵雖然盡量擺出不輸給對方的氣勢,但是其強硬的態度顯然不被女人放在眼裡,「我們這不就正在『帶』著這魔法師前往崗多城了嗎?」

  「哈哈,我從她那裡聽到的說法可不是這樣的啊,雖然不知道你們團內的傳令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所以妳這是要搶人?」

  黑鴉不知道這是傭兵的傲氣還是怎樣,不過看到雙方似乎有點水火不容的狀況,難免竊喜起來,雖然「殺戮之熊」的威名確實響亮,但只要順利取回魔導書的話再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還是挺有可能逃脫。

  反正就算失敗了,也不會比現在的狀況更壞,不論怎樣看落入「殺戮之熊」手上都是逃不掉了。

  「我好像造成了什麼誤會?我沒有要搶人的意思,從一開始就說只是想見個面,聊個天,你們總不會連『同行』的要求也拒絕吧?」女人一邊說一邊下馬,她高大得甚至叫人覺得不輸給身旁的黑馬。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