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磊伊茲的笑靨》第九幕──欲與不幸訣別(6)

紳士之夜 | 2021-04-12 22:11:44 | 巴幣 10 | 人氣 117


        火紅的烈陽、翠綠的風暴,兩股力量的碰撞持續許久,無數火花與氣息飛散,卻沒有一絲一毫能越過河流、穿過河畔,傳到更遙遠的地方。

        即使處於碰撞最為激烈的中心地帶,妮可菈仍注意到此一細節,並對此嘗試感應,並從中感受到熟悉的氣息。

        「那是愛莉莎的氣息,不會錯的。」

        妮可菈抬頭凝望,其視線穿透烈陽、直達愛莉莎,並從中得到肯定的答案:


        『是的,妮可菈阿姨,從結果來看,我確實把這裡發生的一切,與世界徹底隔離。』


        即使是信念上的衝突,愛莉莎也不會草率的發起戰鬥。尤其在與庫勞倫斯‧磊伊茲戰鬥過後的現在,愛莉莎對力量的驅使更加熟練,甚至能編織出欺瞞家族感知的結界術式。也因為這術式的出現,從今晚開始,家族再也無法鎖定她們的下落。


        「原來是這樣啊。」

        得知真相的瞬間,妮可菈肅殺的神情閃過一絲笑意,既為愛莉莎感到驕傲,也為自己的擔心莞爾。收起散佈於周遭、用於感知的生命能量,妮可菈決定為愛莉莎好好上一課。

        「愛莉莎啊,妳能做到這些,雪莉──妳的母親大人一定會很驕傲。不過,這跟我和雪莉立下的約定是兩回事!」

        如同妮可菈一開始拋出的題目,如果不能展現其信念的堅定、不計代價的清除阻礙,就是把妮可菈燒成灰,她也不會認同愛莉莎的作法。

        「愛莉莎!」妮可菈匯聚生命能量、向愛莉莎拋出問題。「這個術式,不正是妳渴望的、逃離家族的秘術嗎?只要有這個術式,要躲到哪兒都不是問題吧?」

        既然已經開拓出一條最省力的道路,為何不往那裡奔去,反而回頭面對那不可戰勝的夢魘?並非妮可菈生性悲觀,正因為知悉磊伊茲家的深不見底,妮可菈當初才會答應雪莉的哀求、帶著愛莉莎遠走高飛。縱使到今天、愛莉莎確實有所成長,那道明確的鴻溝依舊存在。

        「妮可菈阿姨的意思是,要我躲一輩子嗎?」

        話音中的顫抖,透露出愛莉莎內心的憤慨,連帶影響烈陽下落的力道。但愛莉莎明白,這是妮可菈給予自己的考驗。她現在所能做的,就是展現自己現有的一切。

        熾熱的烈陽在翠綠風暴的擠壓下略顯縮小,但烈陽依舊堅守於原地,甚至向下推進不少,逼得妮可菈不得不單膝跪地、穩住逐漸傾斜的勝負天秤。

        「為什麼,我非得在父親大人的陰影下、偷偷摸摸的度過一生?我受夠了!我要像蓓絲一樣,自由的活下去!」

        同樣都是逃離家族,但愛莉莎十分清楚,自己與蓓絲的區別,在於蓓絲的行動足以證明自身對自由的渴望。相對的,愛莉莎在漫長的逃亡生涯中,除了生存的恐懼與壓力,什麼都感覺不到。

        「只要磊伊茲家、父親大人存在一天,我的靈魂永遠不會安寧!」

        隨著情緒高漲,愛莉莎推動烈陽、任憑翠綠風暴將其吞沒。感受到熱力襲來的妮可菈大感不妙,放聲吶喊:


        『喝啊──!』


        通過發自靈魂的吶喊,翠綠風暴不再肆虐,而是返回妮可菈周身、化為堅不可摧的翠綠鎧甲,保護自身不受烈陽的熾熱灼燒。

        「這就是妳的回答嗎?看我打碎它!」

        放心吧,雪莉。我會好好照顧愛莉莎的。妮可菈向後挪移、為自己騰出空間的剎那,一記滿載思念與誓約,威力難以估量的正拳擊出,將勢不可擋的烈陽擊穿!

        不堪妮可菈一拳的威力,烈陽表面出現裂痕,眼看就要碎裂,愛莉莎靜靜的看著,平淡的唸出一句凡人無法理解的神言:

        「──。」

        本已瀕臨崩潰的烈陽,經由愛莉莎神言的指示,猛地爆散、化為無數星火,將妮可菈團團包圍。任憑妮可菈出拳抵抗、爆發氣息,星火凝聚成的嬌小銀河不為所動,善盡它困住妮可菈的職責。

        「一如吾之念想,向其致上內心之真誠。

        當銀河再次聚攏成球,妮可菈被困於其中,再無任何聲響。


§


        「三、二、一……零。」

        倒數計時結束,光球迸散,光芒隨即消失。困於其中的妮可菈毫髮無傷,只是愣愣地仰望天空,久久不發一語。

        「妮可菈阿姨,」愛莉莎來到妮可菈身前、一把握住妮可菈的雙手,火紅的雙眼早已被淚水填滿。「我、我……」

        「好了,別說了。」妮可菈垂頭俯視愛莉莎,受到感染的情緒難以平復。「既然有這種術式,一開始對我用不就得了?」

        「──!?」愛莉莎鬆開雙手、倒退幾步,眉宇間流露出不知所措。「可、可是,心靈接觸的術式,是父……」

        不等愛莉莎說完,妮可菈張開雙臂、將愛莉莎攬入懷中,向愛莉莎述說自己的看法:

        「他是他,妳是妳。那傢伙接觸他人的心靈,是為了一己之私。而妳,只是想和阿姨溝通。用妳母親大人的一句話,就是『本質的不同,不可相提並論。』吧?」

        輕撫愛莉莎柔順的棕色秀髮,妮可菈的思緒萬千,全圍繞在一件事上打轉:


        『這孩子,或許真的有那個潛力,對抗那絕對的力量。雖然很不想這樣說,可是,既然是磊伊茲的罪孽,對愛莉莎來說,終究是無法避免的難關吧。雪莉,妳說呢?』


        過去的誓約,在愛莉莎的不懈努力下、真正的成為過往。唯一不變的,是妮可菈最初、也是發自內心,最真誠的誓言:


        「我,妮可菈‧懷茲,將會守護妳、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