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97 團聚後的閒聊

空想能手 | 2021-04-12 16:56:03 | 巴幣 2 | 人氣 38


  成功救下同鄉之後,為了讓莉薇亞姊姊能趁現在習慣與家人們的相處,我從澤維爾哥哥身上下來,並故意牽住了父親的手,然後先和莉薇亞姊姊對視,在看了看澤維爾哥哥,示意莉薇亞姊姊去牽澤維爾哥哥的手,讓莉薇亞姊姊能先從肢體接觸來降低恐懼和厭惡。

  本來的話莉薇亞姊姊是不會明白我在說甚麼的,看來是幾天的相處讓我們之間也有了一點默契,她像是明白了我在說什麼一樣瞪大了眼睛,然後猛力的搖了搖頭…這到底是不要還是做不到的意思呢?

  不管是哪個,莉薇亞姊姊居然覺得可以逃出我的手掌心嘛,哼哼,我就要是要讓你們牽在一起,我有的是辦法喔—

  這樣想著,嘴角更加上揚的向澤維爾哥哥招了招手,莉薇亞姊姊也大概明白了我會做什麼,所以立刻後退了幾步像是準備逃跑的樣子。

  不過馬上就被她身後的女僕艾德琳抓著兩邊的肩膀而無法逃離了,做得好艾德琳—向艾德琳眨眨左眼,艾德林也同樣的眨眨左眼作為回應。

  然後我對把耳朵湊近的澤維爾哥哥這樣說了:「莉薇亞姊姊其實一直都很寂寞,姊姊她應該不只是需要父親的關心,也很需要哥哥你對我一樣的關懷,所以哥哥你也像對我一樣去摸姊姊頭,然後牽起姊姊的手吧,這樣姊姊一定會很和哥哥你和好的。」

  澤維爾哥哥瞄了一眼莉薇亞姊姊的表情,轉頭回來湊在我耳朵旁說到:「是這樣嗎?我怎麼感覺她有點抗拒的樣子。」

  「那只是害羞啦,哥哥剛才也看到了吧,莉薇亞姊姊是很容易害羞的人,其實心裡還是想跟大家友好相處的啦。」

  「這…好吧,哥哥我會去試試看的。」澤維爾哥哥有些不確定的回應到。

  「不是試試看,是絕對要成功,不要再讓莉薇亞姊姊身處孤獨和痛苦之中了。」嘟起嘴巴,用小拳頭敲了一下澤維爾哥哥的胸膛為他股勁。

  「我知道了。」不知道是不是感覺到了我的話語或拳頭中蘊含的意志,澤維爾哥哥露出認真的表情,答應到:「讓莉薇亞變得與家人完全沒有接觸我有著很大的責任,我會努力讓這一切改正過來,讓一切回復如初的,交給我吧。」

  這樣說著,澤維爾哥哥便帶著堅毅的眼神,邁著步伐來到了莉薇亞姊姊的面前,單膝下跪來降低兩人間的身高差,然後抱住了她。

  「真的很抱歉,當初我應該相信妳的,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絕對都會相信你,絕對不會再發生這種事了,不論妳會不會原諒我,今後我都會這樣來相信你的。」澤維爾哥哥說完,露出溫柔的眼神,伸手摸了摸莉薇亞姊姊的頭。

  「……。」莉薇亞姊姊最後什麼都沒說,不過從眼角泛著些許淚光來看,情緒應該已經獲得了一定程度的抒發了吧,想必不久之後莉薇亞姊姊跟家人間的誤會就能解開了吧。

  雖然還不能確定,不過感覺未來莉薇亞姊姊跟家裡的關係一定會越來越改善的。

  牽著父親的手,我們走進了宅邸中。



  來到飯廳後不久,傭人們便把父親書房裡的文件和印鑑搬到了父親的桌上,讓父親可以一邊辦公一邊和我們閒聊,一名執事則一直在父親身後待命,當一疊文件被完成後,執事就會把那疊文件搬離飯廳,然後再回來飯廳裡,從有時候執事會拿新的文件來替補來看,應該是把文件搬去父親的書房。

  「母親還沒有辦法回來嗎?」

  不知怎麼的,聊著聊著,我就因為想到了現在依然不在家裡的母親,因此而這樣詢問到。

  父親和澤維爾哥哥的表情也在此時突然變得沉重了許多,父親稍微停下筆,並說到:「沒辦法,畢竟除了原本的白鳥掠奪團,現在又有了一個更為強大的敵人,那就是帝國的逃犯『曝屍人』,有了這個巨大的威脅,恐怕就連北方守護騎士團都要調動精銳並且詳細計畫,才有可能獲勝,一時半刻大概是很難讓妳的母親抽空去參加這種大宴會了。」

  「好吧,本來還以為能見到母親的…。」感覺是一個會讓氣氛變得凝重的話題,這裡就先用這種帶著遺憾的感覺這樣說,然後—

  「不過父親跟澤維爾哥哥已經回來了,我已經很高興了。」熟練地搬出在鏡子前訓練過很多次的天真無邪的笑容,讓他們明白我沒有因為這件事情而過度的情緒低落,這種結束話題的方式的確也讓他們的表情和緩許多。

  「這樣啊…。」父親露出似乎有些許不捨的表情淺笑著,然後或許是為了改變自己的情緒,而在輕咳一聲後說到:「這麼說來,應該還沒有幫艾格妮絲和莉薇亞添購這次宴會要用的禮服吧,應該找一個時間讓裁縫店派人來了。」

  「父親,不用了啦,衣櫃裡還有很多穿都沒穿過的禮服呢,您回想看看,夏季就已經請過裁縫師來家裡了,那時候不是就已經做了五件夏季用的、兩件冬季用的禮服了嗎?現在身材沒什麼變化,所以應該還穿得下才對。」

  「不行,一定得要重新訂製。」父親神情嚴肅的接著說到:「這次妳要參加的是大貴族庫雷格斯侯爵家所舉辦的宴會,更不要說這次活動甚至會有公爵或是王族參加了,在夏季訂製的過氣款式是不能出現在這種場合的,會被其他貴族笑話的,這是不可能省下的花費。」

  「是啊,就跟妳說要再更有常識一點了,不是什麼東西都省下錢就好,表面上的光鮮亮麗是我們身為貴族的義務,貴族必須成為平民們憧憬、尊敬的目標才行,就連純粹的戰士氣質的『亞特涅伯爵家』都必須要穿著對他們來說毫無意義的華麗鎧甲了,我們當然也不能免除掉這層義務,給我好好記住了。」莉薇亞姊姊露出稍微有些不耐煩的表情說到。

  然後她就注意到了父親和澤維爾吃驚地看著她的表情,似乎這時才發現自己的發言有點不符合自己的『身分』,這讓她變得有點慌張了起來,露出了害怕的表情,緊閉雙眼,低下頭來說到:「真的非常抱歉!平時經常跟艾格妮絲…大…大…大人…這樣交談,所以一不小心就—真的非常抱歉!」

  或許是因為認為自己犯了錯,莉薇亞姊姊甚至慌不擇言到稱呼我為『大人』的地步,如果父親和澤維爾哥哥不把莉薇亞姊姊當作家人的話恐怕就會接受這個道歉,或者單純的勃然大怒了吧。

  只是正因為他們不是這麼想的,所以當莉薇亞姊姊用身分把自己和我們的關係區隔開來時,他們想到的應該是他們與莉薇亞姊姊這段時間不和而幾乎毫無交流那些日子,而露出了參雜著歉意、後悔和悲傷的複雜表情。

  父親沉默了一會兒,開口說到:「…妳是我的女兒—。」

  這句話好像父親早就說過無數次了,這種話再現在擺明派不上用場呢,不但毫無效果,最糟糕的情況甚至會讓莉薇亞姊姊回到以前的情況也說不定,那麼—就不要讓父親說出來就行,由我來說出更好的發言。

  「真是的,莉薇亞姊姊,妳這才說錯了啦,怎麼會叫人家『大人』呢,人家就只是妳的妹妹而已喔,現在是,之後也都會是的,我們的因緣已經因為血緣上的連結,所以想切也切不斷囉,莉薇亞姊姊如果下次再對人家說這麼拘謹的話,人家可是會跟姊姊妳吵架的喔,會吵很兇的喔。」舉起雙手,做出像是小貓一樣的張牙舞爪—

  透過這種開玩笑的方式來緩和氣氛,接著就直接把話題帶開,而且接下來的話題一定要是和莉薇亞姊姊相關的問題,讓莉薇亞姊姊絕對不能無言地待在一旁,否則要是一直不說話的話,之後開口就會越發困難。

  似乎是理解了我救場的舉動,莉薇亞姊姊深吸了一口氣,表情和緩了下來並說到:「知道了,我以後會注意的,現在說回本來的話題上吧。」

  父親於是便說到:「嗯,那麼就先訂下最少要購買的數量吧,宴會畢竟會持續一個月左右,為了以防萬一,至少要購買三件到五件的新禮服作為預備,畢竟一旦抵達了庫雷格斯侯爵家的領地內,就很難有時間去添購衣服了,一有時間最好就拿去和其他家族的人社交吧,妳現在很需要同年紀的朋友,這些人際關係也會發展成妳未來的助力的。」

  「明白了,父親。」

  「那個…爸…父親,關於服裝方面的事情我有一個提案,不知道可不可以說出來。」莉薇亞姊姊拘謹又有點僵硬的舉起手發問到,看起來還是對自己搞壞氣氛後,又提出請求這件事覺得有些難以啟齒。

  「說吧,在作為妳爸爸的我面前,沒有什麼不好開口的話,不過—。」父親原本略顯嚴肅的面容突然崩塌,父親傻笑著接著說到:「如果可以的話就繼續用爸爸這個稱呼吧,聽起來比較沒有那麼疏遠。」

  「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為了怕我自己在公開場合失態,希望『父親』你能見諒。」莉薇亞姊姊似乎還是有些害羞的面頰微紅,然後輕咳一聲來穩定情緒後接著說到:「是關於服裝配飾的問題,如果可以的話,希望父親你可以事先告知前來的裁縫師,讓他們幫我準備幾件可以跟皮革配飾進行搭配的服裝設計,我想用自己來展示我手裡的商品,在這場大活動中增加我經營的皮革工廠的知名度。」

  「皮革啊,雖然跟妳的髮色有搭配到,但是皮革製品跟那些禮服應該比較不合吧,除了衣服裡看不見的腰封外,應該就很少有可以使用的地方了—這樣吧,我和澤維爾、亞德里安會在我們身上配戴妳的產品,皮帶、靴子、披風都可以,如果要更引人注意的話,隨行的士兵也都配發一些,應該也能吸引到相當的關注。」父親分析到。

  「但是我還是希望能夠做一些比較屬於奢侈品的商品,我想讓皮革不再只是服務於軍人或冒險者,甚至連光鮮亮麗的貴族都能把它當作是一種優秀的裝飾品。」莉薇亞姊姊回答到。

  看到莉薇亞姊姊眼睛裡的光輝,感覺得出來姊姊對這件事有相當的把握,和明顯的企圖心。

  「看起來似乎胸有成竹啊—好,就像我剛才說的,沒有什麼不好開口的,既然妳都說出來了,那妳就放手去幹吧。」父親乾脆的答應了,這也是當然的呢,對這個女兒控父親來說,只要不要太過分的請求都是可以被接受的。

  「也算上人家吧,如果只是擔當展示架這種事情的話,人家也是可以做到的喔,請在人家身上掛上滿滿的皮革製品吧。」向莉薇亞姊姊表達幫助的意願,同時也代表著我也贊同這件事。

  「…皮革可不輕,看妳那身版,妳扛個一兩塊大概就撐不住了吧,而且量太大看起來只會變廉價而已,妳的容貌和體態看起來也不太適合皮革製品,最多掛上碎皮革雕成的耳飾,不然怎麼看都不適合。」莉薇亞姊姊回應到。

  的確,我有著一頭銀色的頭髮,和不常出門所造就的白皙皮膚,這些外觀搭配有些深色的皮革看起來的確是有點不搭;直接把虎皮之類的毛皮作為衣物有太過花俏,果然最好還是搭配淡色系的禮服來配合會比較好呢。

  「難得艾格妮絲說要幫忙,妳就幫她配一套適合她的裝扮吧。」澤維爾哥哥微笑著開口說到:「而且貴族中也不乏和艾格妮絲一樣的貴族女性,想多增客源的話,克服困難也是商人該做的吧。」

  「…確實如此呢。」莉薇亞姊姊看向我,露出自信的表情說到:「我知道了,我會讓我的設計師做出適合妳的裝扮的,不會讓妳失望的。」

  充滿自信,像是現代職業女性風采的莉薇亞姊姊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小大人一樣,還是很可愛呢。

  「好的,謝謝莉薇亞姊姊,我會拭目以待的。」

  宴會上裝扮的話題也到此告一段落。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