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雜談】你對自己熱愛的事物有多少程度的餘溫?聊聊燈火、道路的旅伴這回事。

樂透 | 2021-04-12 02:15:56 | 巴幣 17818 | 人氣 1754

今天又要來心情雜談一些瑣事。
如果是專門來看翻譯漫畫的捧友可以上一頁再去翻翻以前的舊作,從糖品甜點到苦茶系作品都有。

突然想跟大家聊聊有關我對於翻譯亦或說是出版、動漫畫這個興趣及工作的想法
說是突然啦,不過也是有契機的。
促成我又發神經想寫這個論文的契機正是從下週開始,自己又有一個熟悉的戰友離開這個行業了。
雖然說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但聚會結束當下總還是會讓人無比感傷。
總之各位常看論文專欄的人,應該都已經大致知道我的工作和一些哩哩摳摳的了吧?

這是個很長很長的故事。
如果你很有時間、睡不著、對將興趣當作工作有興趣,又或是你喜歡看論文的人,就請稍微駐足看看吧。
建議開個BGM邊聽邊看,或許更有FU(大概啦)

※撰文的當下我人在聽MH Rise的《カムラ祓え唄》。
本文極度抒情,厭惡情感抒發者請斟酌閱讀。


先來簡單前導一下吧?
我呢,目前任職於台灣一間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說有名也不是這圈子的人會第一個回答的名字,說不有名也不至於在網路上搜尋不到。
總之就是這麼一家漫畫代理出版社。

而促成我自己朝漫畫編輯這條路走的契機,想來也好久好久以前的事情了。
將近十幾年前的舊事,時間點還早於『樂透』這個名字出現的時候。

和大部分人一樣,甚至比大部分人還可悲,我是個沒有興趣的人。
家庭、學校、同儕,這些圈子沒有任何一個地方讓我感到有興趣,只有無聊透頂能夠形容。
那時候只想趕快逃離那個被三方拘束的階段,但又總想離開之後自己又該做些什麼?
直到第一個點起自己火苗的人出現。

「如果覺得世界無趣的話,和不從自己開始變得有趣呢?」
對我說出這段話的人是那時班上公認的電波系同學。
想來可能這就是造成電波戲是我現在好球帶的主因吧(#

雖然是句看似毫無目標的話,但這段話卻對那時候毫無方向的自己來說是無比耀眼的一句話。
也正式點起了自己心裡頭的火苗,對於想看見更多有趣事物和對更多耀眼事物感到悸動的火苗
也因為那個人,促成了自己開始接觸動漫畫這件事。
那段簡單又可能只是無心之語的句子,實實在在的作為自己生活的價值觀基準,讓自己走到了現在這個地方。



不過說到我為什麼不是選擇當漫畫家而是漫畫編輯?
這說來好笑,很簡單,我自認自己是不會畫畫的那種人。而以我自己的個性,我在取捨之後選擇了退而求其次的『編輯』作為自己的職業。
比起自己去創造一個作品,我更擅長指引和誘導他人去實現他的想法(我自認啦)
所以我才只能是編輯。對於我來說,比起讓自己耀眼到看不見自己的光,我更喜歡看著他人發光發亮

每每去到動漫展或only場,我都感到無比悸動,不是對裡頭大掛軸上的可愛角色感到興奮。
而是對展場中有著無數的人在這條道路上努力和發光感到耀眼,而深深的感受到自己活在這條道路上。


有很多工作上的同事在展場工作結束後,都會把這些掛牌什麼的扔掉。
我也常被問說為什麼要留著,我通常給的都是:「紀念用。」這個答案。
但其實說實在的是我懶得向辦公室裡頭、大多數讓自己感受不到『耀眼』的同事解釋。
扔掉?才不,這些可都是我仍在此的證據呢!



不論是所謂的同人、或是代理,又或是原官方。
不管哪裡,對我而言都無比耀眼。
當處在那個當下,會深刻的體會到有某人某物正在推動這個圈子。
也因為如此,我對任何積極追求動漫畫這個圈子前進的人事物會極大值的去持肯定心理
尤其是那些能做到自己無法辦到的事的人。

每每去到展場,一個個這種人都能讓自己感到眩目感到無比悸動,因為自己可能就站在一個未來的明日之星面前,一個或許現在在自己面前,但幾年後自己不管怎樣努力都無法接觸到的人。
我好愛那種感覺,比起早已離自己不知道多遠的星光,這種在自己眼前閃耀著的燈火要更讓自己羨慕和感動。

稍微簡單聊聊一些曾讓自己悸動的人吧。



(※studioekis/雪之饗/魔女的學徒)


▲第一次接觸這個團隊,是我記得幾年前在一個原創場吧?
當時老實說第一眼是被這個畫風吸引,在那之前我對於這個系列毫不認識。
和攤主,也就是其中一位作者閒聊才知道這個系列是兩人合作搭檔的作品,一人作畫一人寫故事的模式。
記得那時候只有寫文的作者在顧攤吧,閒聊幾句之後被激到就直接支持了兩本了。

我很佩服兩位作者的合作,不外乎他們除了在各自的道路上前進之外,還做出了和他人結伴同行這點。
可能本身就是創作者或是在搞翻譯的人更能體會吧?
當你是獨立創作者、或是獨立翻譯者,時常都會走到一個瓶頸是自己開始把原本在做的事情給添加太多形形色色的想法上去。自己一個人都可能做事做到打結了,更別提如果是團隊了。

能在這條道路上找到一個欣賞和願意和自己同行的戰友,那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啊

▲他們的故事形式大概像這樣,可愛的童話畫風配上小說的句子。
放心啦,沒有刀子,是半糖微冰的那種童話。有興趣的人可以食用看看。


▲另外雪之饗團隊目前在嘖嘖上有募集專案,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



(※exsugarkutoshi/九歲/含糖過量/極短篇漫畫集-慶生的神明大人)

▲第一次見到九歲本人是在我的工作場合上。
我們出版社曾舉辦過原創漫畫的比賽,那個比賽是和日本漫畫塾合作,讓參賽作品讓台灣&日本作家一同評選。
我當時是作為九歲投稿的作品:《偵探情結》的翻譯編輯參與那個案子。
那是我第一次親身參與這種官方案子,感覺很難形容。
像是看到電視上有一個藝術大師的作品在眾人面前發光發亮,但你卻知道那個作品有你參與其中,儘管世界上所有人都渾然不知,但也夠自己驕傲的了

那時候,讓我挑選了其中的作品來當推薦編輯,也就是負責寫推薦文給日本的人。
看了看參賽的幾部作品,很快的就直接選了這部作品。
理由不外乎我就愛九歲這種諷刺風格的黑糖。
另外也是在這之前我就知道九歲這個名字,人家可是堂堂2016年的巴哈姆特ACG創作大賞金賞的作者耶。
對我這種大半輩子活在翻譯圈這種可能連浮上檯面都沒法的人,這種可能性的明日之星實在太難能可貴了。
也不禁讓我想看看藉著自己能夠多大化的推廣這個作者和作品。
最終評選得到了銀賞(那屆金賞從缺)
雖然有點可惜,但那部作品真的很棒喔!

順帶一提,九歲本人真的好童顏,我原本在會場還以為她是哪個作者的妹妹還女兒……
感覺就像從少女漫畫走出來的那種風格的人……

▲這本我記得是幾年前的CWT上買的吧?
整本一樣充滿了九歲特有的黑色幽默。

老實說我真的有點後悔當初沒有更多跟九歲本人聊聊,我超想知道現實中那麼樣的人是怎麼樣會想在自己的故事中融入這些元素和構思的。



※PauJiou/泡啾/靈魂股份有限公司)

▲和泡啾接觸是在幾年前的FF還PF吧?印象中。
那時候本來就是路過看看而已。
拿起來翻了翻也沒有什麼波瀾,原本以為是什麼作品的二創之類的。
但和泡啾聊天的過程中才知道原來這個系列是她從學生時期就一直在策畫的。希望能在將來更大化的推廣這個作品。

▲甚至還自己親手幫這個作品製作動畫和配音!?

前面有提到我是很嚮往那種做得到自己沒法辦到的事的人。
也因為如此,我又被激到了,果斷直接敗了美術設定集和漫畫。

▲美術設定集的部份內頁。
熱愛自己所創作出來的作品,甚至為它拚上時間去更向前。做到這種程度的作者應該沒人會否認吧?
至少如果我很慶幸自己有機會認識這個作品,因為作品和它的創作者是多麼熱愛自己所選的道路


▲漫畫就是再把動畫中的一些細節補充起來。
還滿期待泡啾的這個系列能有後續發展的,也由衷希望這個系列能夠更上一層樓。



我是很容易被他人本身的『燈火』所吸引的人。也由衷希望自己能成為那個燈火中的一部分
所謂『燈火』是我自己對他人的感興趣度。
正如前面提到的,一個人能夠激起多大的漣漪和能在自己所選的道路上如何的前進,會促成我對那個人產生多大的興趣
就像指引路人的燈火,把興趣當工作的我時常得藉由這些人的光來讓自己對於動漫畫領域的熱情延續下去。

某方面來說,這些人的耀眼正是我持續將其當作工作的燃料。
這句話可能多數的論文讀者都知道了。
「我的興趣是翻譯,我的工作也正是我的興趣,我享受並喜歡做這件事的感覺。」
因為只要還有人在這條道路上發光發熱,就能讓我無限對這件事感到憧憬。
對於這把年紀還能說出這麼中二話的我,我也真心感到自豪。

▲是說我因為收了各兩本這個,本來想當冷門盃的贈品,但想說不是有封膜的就算了。
還有冷門盃的得獎抽選讓我再整理一下回函再公布吧。拍謝。

另外怎麼每個女作者都像從漫畫裡頭走出來的啊?
九歲、泡啾見面的時候都有夠像是少女漫畫的穿搭風格……
女孩子真的是很不可思議的呢,尤其是漫畫作家。

▲然後在挖上面那幾本書的時候挖出這個。
這個是幾年前PF還FF,終端少女系列出的木製USB套組。(裡頭有廣播劇、授權貼圖等)
那是我第一次接觸終端少女系列,在那之前也只知道作者《春魚》在巴哈上有活動。
我不確定當初聊的對象是春魚本人還是顧攤的小精靈,但我在攤子上感受到作者對這些角色的熱情。
如果不帶熱情,是不可能搞出什麼木製USB、設定集還一堆圖文創作的吧。
甚至連募資計劃都在短短時間內就達標,雖然不是自己,但能看到能有這種成果真的很棒。

▲甚至現在這個系列還有在搞VT耶www
有興趣的人是非!



好了好了,論文主旨該回到這篇的契機了。
我呢,下週開始有個熟悉的老朋友兼共事戰友就要離開出版行業了。
已經邁入社會的社畜們大概都已經習慣職場間來來去去的同事了吧?
有些和自己毫無關聯、有些和自己點頭之交、也有些自己很談得來。
這次轉換道路的是自己十分熟悉的朋友。

最初是在公司展場活動上認識的,有在展場活動打過工的人大概也都能體會,那根本是戰場。
而戰場情誼的羈絆值可不容小覷。
一路上走來也和他合作了很多案子,說真的某程度上來說他也可以說是我在職場的燃料了。
當你做著自己有所熱情的事,卻一再的否認或駁斥,往往能支持自己繼續堅持下去的不是別人,正是和自己一同在這條道路上的旅伴。
而當這些人一個個不在了,就會讓人不由自主的想著自己是不是也該離開了這條路,因為這條路的前方已經沒有任何燈火在照亮自己了。
直至今日我也時常冒出:自己是不是也作為這條路上的誰的燈火?在指引著誰前進。也會想著自己的餘火是不是沒能留住離開的人。

現實中的這件事,也同樣在這幾年間引起了我在巴哈以及其他ACG領域的一些想法。
我自認給自己的心理強心針已經夠多了,但每每在這些平台上看到一些自己過去熟悉的帳號停止更新,甚至連上線日期也都停留在好幾年前。
就會想著自己是不是也有可能作為燈火,來讓那人繼續下去?

『樂透』如果停下腳步,是不是也會害得某些星星沒能發出它潛在的光芒?
到頭來將興趣成為工作的代價稍微高了點,因為對於燈火的憧憬反而反噬了自己。
如果只把工作當成是工作會輕鬆的多,尤其你打算做興趣=工作的決定。
所以我逼著自己每每都要打上一大段這種論文來警世,因為我實在不太想再看到一些過於明亮的燈火在這條道路上逼著自己尋找更亮的火苗,這是慢性自殺。



我時常收到一些詢問有關這個行業心理準備的問題。
很抱歉我得澆那些新血冷水跟打強心針,我得認真的說。

放棄你們對於出版又或是這個領域的行業的憧憬吧。
這個領域不需要憧憬和燃著烈火的燈。
能成為這個領域的明日之星的人太少太少了,更別提那99.99%的人可能連維持自己的火苗走在這條路上都辦不到了。
要是抱著過高的期待,你通常只有三個結局。

一個是妥協。
朝著自己最初設定的方向,不斷跨過這條道路上的困境和否認,到頭來你能不能找到自己的終點我不知道,但這是你能帶著燈火在這條路上行走下去的方法。

再來是把那份憧憬留在自己的想像裡頭,把火苗留給自己就好,不追尋什麼中二目標還方向的走在這條路上。
把興趣作為興趣,讓興趣當作你工作之餘的喜悅就好

最後是直接吹掉那火,離開這條路



為了延續自己的火苗,離開興趣構成的工作道路也不是一個壞事。
只要能讓你繼續喜歡這件事,我想也稱不上壞決定。
所以我也毅然決然認同也鼓勵我的好戰友離開這份工作。

像當初隔壁也在搞翻譯的R.V-卡特宣布停止活動後,我也很快就接受了。
畢竟比起他強逼著自己提著所剩不多的燈火在路上前進,或許哪天那火會徹底熄滅也說不定,倒不如把火收在自己懷中前進,要來得更能延續。
但更多的是那些無預警停止更新的。
沒有聯絡方式的只能用腦補來想像對方是因為工作或其他興趣而離開,這種想法也多少能讓自己好過一點。
要說不落寞是騙人的,一個自己上一秒還閃耀著的人,下一秒就消失殆盡,任誰都會茫然的吧。
但看著一個個在自己後頭的同路人,一個個後起的翻譯新秀亮著自己燈火持續照明,就讓人感覺這條道路上不是那麼讓人孤單。
讓這領域上一些蠢蛋如我,能繼續拖著這份興趣繼續在工作上走。

也或許當某天我不再對任何燈火感到耀眼,也是我正式離開這條路的時候了吧。
但我想距離那天還遠的呢,畢竟我還有那個餘溫能夠打這些五四三。
只要這條路上還有人跟自己一樣蠢,在努力點燃自己前進。



順帶一提後半部撰文時,我在無限loop《ミミック》這首歌。

因為這首歌和我的心情實在重疊的很多。

如果這條路上每個人都踩著相同的腳步在前進,做著同樣的事、追尋著同樣的目標,那這條路也未免太過無趣了一點
總得有人得從拿出燈,點起火,然後為這條路上形形色色的人指出條路不可。
否則這條路將不再有後人承接,最終這條路只會成為名副其實的不歸路。

於此,我由衷敬佩和嚮往那些仍在這條道路上點著燈火行走的人們。
感謝你們願意燃起自己的燈火,也感謝你們讓我仍在此。

把你點亮的人
忘了在離開的時候
把你熄滅
(※光臨/任明信)

在想到那個最初燃起自己火苗的人時,想到了這個在捷運上看過的詩詞。
MDB要不是那人燃起了自己的燈,我也不會到現在還沒躺上床睡覺,也不會害我老愛發這種論文。
但也要不是因為那人,我想我現在會活得不像現在自己喜歡的這個自己吧。
我很慶幸當初有那麼盞燈火點燃起自己

回歸這篇的主旨。
有感而發寫這篇論文,不為別的,只是想好好為自己留下一個證明,證明一下自己還有餘溫能寫這些。
也可能是不甘心吧,不甘心自己還沒能在這條路上留下些明確的什麼。
沒有其他什麼高超繪畫力方式或專長,只能用裹腳布般的文字記錄這些還挺教人難過的。
不過也希望這篇論文能讓那麼一兩個人看到最後,有所啟發(大概啦

也許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活在誰的裹腳布論文裡頭吧。


大概醬,我不行了,我真不知道我哪來精神和體力在今天出去一整天後回來還能打這些。
還有啥就之後再說吧。

▼延伸閱讀
關於版上的翻譯授權,有什麼可以聊的?

各種出版業&雜問雜回單元

創作回應

Naoya@咖吧一生黑
很有感觸呢……最近剛好有被亮到,覺得自己也快達到燃點的感覺。
2021-04-12 09:05:45
GioGio
我的興趣是寫小說,由於打從一開始就認為不能賺錢,所以老早就打消了把興趣當工作的想法,倒是沒這問題,但在追求更加強烈的火焰這點時,或許已經等於工作了吧?<br>
<br>
我自認是容易被點燃燈火的人,正因如此才希望自己的火焰也能夠點燃他人,自己也算是在這方面上找不到方法般地努力,但我同時還有個想法,那就是希望自己能反過來讓點燃我的人們得以繼續燃燒,不只是接受這火焰而已,也將這火焰反過來回饋之。<br>
<br>
火焰將會延續,如同人類的文明,也如同你我的心。
2021-04-12 09:48:13
GioGio
題外話,留言不能直接編輯有夠擾人
2021-04-12 09:48:50
fairylag
看著那些有憧憬的人,一方面想打醒他們,現實沒那麼單純。另一方面又覺得,為甚麼這社會不能讓該發光的人發光
2021-04-12 12:18:48
傲月織羽
我反而很早就沒有熱情了...
2021-04-15 15:37:1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