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小說】靈魂的羽毛-錫安傳|一章14節

蕾蕾‧亞拿 | 2021-04-11 19:52:56 | 巴幣 0 | 人氣 22


▍一章14節:國門波波賽港



扎實又飽滿的鐵蹄聲,隨著強勁的風嘯不斷從耳邊削掠而過,一致的節奏聽起來格外悅耳;同時,臉頰與鼻樑感覺到一股近乎凍僵的感覺,想必是因為被這風速吹撫了好一段時間;隨著前兩者的感受越來越清晰,也發現身體正劇烈且規律地晃動著。

在這三種感官同時造訪之下,亞拿漸漸甦醒過來,然而眼睛似乎還想休息,怎麼樣都無法揭開眼前幽色的帷幕。正當她想伸手揉揉雙眼時,才驚覺雙手被綁在一起,手臂中間還環抱著一柱柔軟的東西。

「妳醒了嗎?」伊絲勒的聲音從前方傳來,字句被風吹得忽大忽小的,要不是對方的咬字跟音量拿捏得宜,不然根本聽不清楚:「不要亂動哦,會摔下去的。」

亞拿的意識完全清醒了,也瞬間將身體各部位蒐集到的訊息拼湊起來──伊絲勒把她綁在自己身後,兩人騎著一匹快速奔馳的馬,推測應該就是往波波賽港的方向前進。確認了狀態,她語帶不悅問道:「幹嘛蒙住我的眼睛?」

「妳的本領那麼強大,不先封印其中一個感官怎麼行呢?我可沒把握能再僥倖一次。」說著,伊絲勒輕拍亞拿的手,安撫道:「讓妳坐在我身後已經是最大的禮遇了,姑且忍耐一下吧。」

亞拿忍不住長嘆口氣,對方這麼做的確很合理,若換作是自己,大概也會用類似的手段自保吧──或是做得更極端。儘管可以理解,但身為當事人,感覺還是挺不爽的。

「這匹馬是哪來的?」她隨口問道,畢竟從洞穴裡憑空變出一頭代步獸力,很難不感好奇。

「在河邊取水時發現的,應該是假商隊戰鬥時被嚇跑的馬,我們很幸運吧!」聽伊絲勒的語氣,似乎挺得意的,隨後又補充道:「托牠的福,照這速度,再一兩個小時就能到目的地了,比預期快了半天呢。」

聽到進度大幅超前,她終於寬心了,嘴角也偷偷翹起。心情一放鬆,就比較願意去理解伊絲勒在想什麼,至少在睡不著又沒事做的當下是如此。亞拿將臉貼靠在對方的肩胛骨上休息,語有慵懶地問道:「為什麼妳說有我在可以讓事情簡單一點?」

「因為妳擁有科洛波爾的資源。」伊絲勒立刻遞出答案,彷彿早就含在嘴邊:「我們打開天窗說亮話吧,我的團隊正經歷一些早晚得面對的課題──貪婪,而數個棘手的狀況剛好都約在今天發生,鬥爭、假商隊、正規軍、二流貨色領隊等,讓我一個頭兩個大呢。」

亞拿靜靜聽著團長自白,對方描述的情境她大致都能理解,卻不是真的能夠意會那有多令人懊惱;對她而言,那些狀況都曾出現在小說、戲劇、拉比的床邊故事裡,甚至是商會的大哥大姊們都有提過,但都猶如神話情節一般,離自己好遙遠。

伊絲勒繼續說著:「你看到的那些盜賊,在成為我的團員以前本來就是一幫山賊,搶的都是些旅人或小規模的商隊;這不僅造成平民百姓極大困擾,他們自己獲得的成果也少得可憐。我認為再繼續下去不是辦法,所以把他們組織成普爾節盜賊團,教導他們紀律、作戰技巧,以及,該打劫的目標。」

「貴族的商隊嗎?」亞拿在出發前,曾利用商會的資源查閱過相關資料,得知普爾節至今搶劫的對象,都是貴族名下的商隊。

這些情報應該正確無誤才是,卻聽到前方傳來只有氣音的苦笑,糾正的資訊隨後就到:「是貴族們用以斂財的商隊才對。」,接著又自顧自笑了幾聲,若沒誤會的話,那些笑聲中似乎參雜著幾分無奈。

「跟一個異邦人說這些真是丟盡王國的面子!不過還是算了,誰叫我有求於妳呢?況且也不是什麼秘密,隨便一查就知道。」伊絲勒自己解答了無奈的原因,便徐徐道出王國的醜態:「簡言之,因為一些歷史俗成的緣故,席爾薇的貴族既可以經營商會又可以收受俸祿,為此,王國訂定了相關律例,強制平衡他們的商會利益與俸祿金。然而,貪婪並非平民的專利,為了規避法律,一些貴族會無所不用其極,諸如抽換帳目、獲利轉手、私收俸祿等,讓自己盆滿缽滿。妳覺得,坐擁萬貫的人還覺得不夠多,是否比只圖溫飽的賤民更貪心呢?」

亞拿沒有評語,畢竟,這些斂財手段在逃城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客戶從罪犯到軍閥將領應有盡有。「所以妳教他們改做義賊嗎?」她問道。

「都是犯罪,與正義沾不上邊,不過能讓那些本來就吃香喝辣的人難過點,還挺不錯的。」伊絲勒靜默一會後,又回到原本的話題:「因為一些原因,我沒讓團員知道我的消息來源,他們也就不真的明白我選擇目標的用意。也因為捷報連連,使得部份團員乃至副團長胃口越養越大,開始什麼商隊都想搶。」

聽到這裡,亞拿還是不明白自己要幫什麼忙,但想起以前聽聞過的案例,便索性猜道:「妳是想把普爾節賣給商會嗎?成為隸屬逃城的盜賊團。」

「聰明的孩子,那確實是其中一套劇本,但不是我的首選。」說著,她側過臉,好讓身後的亞拿聽得更清楚些:「我希望你們幫我偽造一份關口複檢文件以及一份軍帖,另外,我還想追加一份合約,未來一年,請你們調查並且提供特定商會每一次的報關資料。」

聽此,亞拿十分困惑,印幾份紙有什麼難的?商會天天在做,要印幾份就有幾份,這樣就能解決團長的煩惱嗎?更重要的是──「城裡也有商會呀…」她嘀咕著,委屈的心情只差沒有哽咽了。

「還是有微妙區別的。」伊絲勒的手越過肩膀摸摸亞拿,如期換來一陣不領情的擺頭,她耐心解釋:「普爾節要建立關係的對象是波波賽港的人,將來若有突發狀況,這邊的支援比較快。有了這些文件,布達打劫目標時會更有說服力,省得我還要想方設法用模糊的資訊跟他們周旋。」

亞拿大致了解伊絲勒的想法了,不過想起商會那些擅長精打細算的經理或分會長,實在很難想像他們會輕易接受伊絲勒的條件──奉上一座小金庫或許還有機會。「我跟波波賽港分會的人一點都不熟,只能盡量談談看了,妳的口袋夠深嗎?」她探問。

「傻孩子,妳就是我的籌碼呀!」伊絲勒的語氣十分戲謔:「妳拚了命都要完成狐狸的委託,不對,更正,妳拚盡全力都想要遵循狐狸的指示,想必他掌握的把柄對你們商會來說非常重要吧。所以有妳在的話,我想要的條件根本是囊中之物。」

亞拿閉上嘴巴,一度想靠沉默蒙混過去,然而這只不過是欲蓋彌彰,冰雪聰明的團長肯定又知道自己說對了,充滿揶揄的兩掌隨後便送到頭頂上。從伊絲勒談普爾節面臨的麻煩,到提出因應對策為止,對方始終沒有透露一絲焦慮的感覺,反倒更像沉浸在解決謎題的氛圍之中──擁有「導師」職份的人好像都是這種性格。

在接下來的路途中,她們時而爭執、時而談天、時而鬥嘴,甚至乾脆度過好長一段沉默。亞拿十分清楚,自己並沒有結識新朋友的嗜好,更不會想跟欺負自己的人交好,但不知怎麼搞的,伊絲勒總有辦法讓人無法無視她,思緒不知不覺就被她牽著走;一度猜想對方是不是也擅長讀心術,就跟商會裡那些滑頭的詐欺師一樣,知道用什麼話術能掠奪別人的注意力,不過感覺起來又不太一樣。

冥冥之間,亞拿依稀聽到馬蹄鐵以外的聲音,就在她快要認出它們是什麼東西時,伊絲勒已經先替她取下眼前的布。對方將那頭金髮盤回頭巾裡,並作出誇張的表情,還刻意提高聲調,扮演起性格爽朗的導遊:「親愛的旅客,歡迎來到波波賽港,席爾薇王國最大的港都!」

亞拿忍不住多眨幾下惺忪的眼睛,試圖找回看東西的感覺。想像中的森林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淹滿整座廣場的帳棚海,以及零星冒出頭的貨物山,昏黃的陽光幫它們染上一層淺淺的金色。身為旅人,此景一個禮拜前就看過了,全是準備向都城進發的商人與貨物,不過開月都已經一週,還有這麼多東西等著要塞進城裡,令人不由得吹出一息驚嘆。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關注,伊絲勒從進入廣場開始,便讓馬匹慢下來,用輕快的步伐朝城門走去。

這座城市沿著海岸線建成,它的城牆蓋得沒都城那麼高,厚度卻是要塞級別的,足以容下多艇迫擊砲鎮守。城內除了具備一般市鎮都有的居住、商貿機能外,還有佔地遼闊的造船廠,以及向外海延伸數十海里的空海複合港,使其整體規模不亞於都城,著實是席爾薇王國中,最大也最主要的「國門之都」。

她們來到城門下的檢察關口,伊絲勒將一張皺巴巴的文件遞給門衛,對方接下過目,先是呆愣幾秒,回神後立刻敞開柵欄恭送兩位入城,尊敬的態度得只差沒行舉手禮了。亞拿赫然發現那是科洛波爾商會的通行證,團長居然擅自偷拿去用,氣得她頻頻抗議,並用手腕猛捶對方的肚子,無奈只逼出一點不太正經的求饒。

儘管銅月是屬於都城的節慶,王國的第一大商港不可能不分得這波錢潮的滋潤,城內城外熱鬧的程度便可見一斑。雖說如此,這裡的人潮終究是無法與都城相比的,即使是最受歡迎的市集,也鮮少被人完全塞滿過;騎著馬走在傍晚的街道上,就跟雙腳散步一樣自在。
朝大街的盡頭望過去,能看見數根朦朧的巨大船桅,在房屋後方隨著風浪微微擺晃著。同時在另一側天空,一顆碩大的氣球冉冉飄起,直到周圍所有繩索繃緊、拉直時,它的船身才緩緩浮出房頂,接著被螺旋槳推向天際。

偶然間,伊絲勒發現一名販售變裝道具的商人,隨即向對方買了頂棕色假髮、眼鏡。亞拿看不懂這女人在幹嘛,都什麼時候了還有買紀念品的逸致。

穿越過幾條街,她們終於抵達科洛波爾商會會館。亞拿向門口的接待人說了幾句行話,對方立刻引導馬匹進入卸貨區,安排一個馬房給她們,禮貌地寒暄幾句後,便上樓去通知管理人了。

亞拿用馬槽的水幫自己簡單打理一下,隨著髒汙離開臉頰與手臂,身心也舒暢多了。將毛躁的頭髮紮成馬尾,她轉身看看伊絲勒準備好沒,只見一位棕髮美女,正要將眼鏡戴上──忍不住問對方何必多此一舉。

伊絲勒只是把嘴抿得扁扁的,像是在憋笑也像是苦笑,接著要求對方幫忙保守這個祕密。
不久後,那位接待人又回來了,客客氣氣領她們上樓,穿越一條陳設優雅的走廊,進到貴賓接待室──

這間商會的負責人筆挺地站在裏頭,以最標準的笑容等候她們。

這名紳士有著亞麻色頭髮、碧藍眼睛,就跟史坦肯廷境內大部份的人一樣,若不是亞拿早先提過對方是撒瑟瑞人與加芙人混血,伊絲勒根本分辨不出來──這也恰恰應證了傳聞,科洛波爾商會的管理職必須有撒瑟瑞人血統。

負責人邀請兩人入坐,隨後自己也在側邊的沙發坐下。他的表情一直沒變過,即便是與亞拿交換眼神的時候,他們顯然並不擔心一旁的伊絲勒看見,反倒更像是刻意暗示外人──他們已經搭上線,不要試圖挑戰他們(商會)的能耐。

亞拿幫伊絲勒做個引薦式的起頭,並由盜賊團團長自己將要求一一告訴對方。負責人倚靠柔軟的椅背,雙腿交疊,雙手扣在膝蓋上,維持上揚的嘴角靜靜聆聽著,並不時讓拇指指尖分開再接起來,讓對方知道自己並沒有對牛彈琴。

伊絲勒很快便說完她的需求,正如在馬背上說的那些,不多也不少。就在亞拿以為對方要拿自己當作要脅籌碼時,卻聽到團長提出實質的交換條件:「我將支付一百二十四瑪拉克作為委託訂金,除此之外,只要盜賊團達成任務,貴會將分得其中一成收益。」

亞拿睜大眼睛望著伊絲勒的側顏,訝異對方居然沒有利用她威脅負責人就範,甚至洋溢著服人的容光,彷彿篤信商會必定接受這筆尚好的交易。

負責人的笑容依舊在那,他微微沈思一會兒後回道:「伊絲勒小姐,您所開的條件非常優渥,令本會尤感興趣,不過有些微小的細節,在下想特別提出與您詳議。」

伊絲勒以更明顯的笑容與眉峰,示意對方可以盡情開口。

男子回敬同等的表情:「關口複檢文件與軍帖,製作贋品相對容易,委託訂金八十四瑪拉克便可。至於特定商會的報關資料,本會必定能提供您滿意的成果,因此希望能酌收兩成任務收益,敢問您意下如何?」

「沒問題。」伊絲勒爽快答應,接著轉頭看看亞拿,又笑著說:「另外,我想追加服務,這傢伙在趕時間,用最快的飛船送我們回盜賊團據點,如何?」

聽此,亞拿又驚又喜,再也裝不了嚴肅的她,眼睛變得又大又圓,嘴角也不禁勾起討喜的弧線──立刻對負責人投以期待的神情。

見此情景,負責人終於笑出聲,有那麼一瞬間,營業用的笑容不在他臉上:「合約成立,本會的服務必定令您滿意。」,隨後起身,補充道:「合約與委託物件將於兩個時辰內備妥,本會準備了一間貴賓房,供兩位梳洗稍做休息。」

伊絲勒也跟著起身,回以微笑的同時,伸出握手禮邀請。

男子看了看那隻象徵禮儀的手勢,揹在身後的手沒有回禮的意思,接著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伊絲勒小姐,十分抱歉,本會以博得客戶的信賴為至高目標,並且回以同等甚至更加優異的服務。沒能獲得您全然的信任,實屬本會能力不足,愧對創會訓誨,恕在下無法接下您的邀禮。」

看著皮笑肉不笑的兩人,亞拿感到一頭霧水,就算負責人發現伊絲勒戴的是假髮,也犯不著編造這種說詞揭穿對方吧?交易都已經談成了,不要再節外生枝,分會長你明明就知道我正背負著什麼任務…

伊絲勒率先別過對方的視線,俯下臉龐,輕撇一抹露齒的微笑,並伸手拉下假髮,隨著金色髮浪垂落背脊,她重新與負責人對上眼:「也是,怎麼可能瞞得過閱人無數、消息靈通的你們呢?」

她對負責人重新伸出手,笑容也更加漂亮──甚至高貴:「您好,吾名莎拉•蓋兒•席爾薇,久仰貴商會之名,這筆交易想必會很精彩。」

「咦?!」亞拿震驚到臉都僵了,還拿不定要做出什麼反應之時,男子已經伸出手,接下莎拉的握禮。

「能獲得您的青睞,是本會至高無上的榮幸,陛下。」負責人說著,臉上的表情也頗為真摯。

此時,莎拉斜視的目光點到亞拿臉上,撇起賊賊的嘴角:「幸會,來自薩奧連的女孩──有妳在的旅程真的很有趣!」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