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連載】傲嬌之物-千音篇-14-沒有捨是不會有得的。

人不痴 | 2021-04-11 13:21:36 | 巴幣 0 | 人氣 35


翌日中午,我被約出去,是一位刑警,戴著黑色粗框眼鏡,總是擺著笑臉。
他叫彭木晏,雖然第一次見面,我卻感覺他常對人笑,笑裡藏刀的感覺,像是營業招牌的笑容。

「哈囉,李哲修,我們第一次見面,雖然之前有跟你通過電話,但是我想直接跟你談。」

「我很忙的,如果你有事相求的話,抱歉。我沒辦法幫你。」
我現在在特訓,沒時間理這位警察,我直接拒絕他。

「哎呀,你這樣說太傷感情了,我知道你要去鍾家救人,但是別急,就算你最後救出鐘千音了,鍾家在這國家的權力,恐怕無法讓你如願。」

我訝異到說不出話來,這警察知道我要做什麼事。

「你知道我的事,是誰跟你說的,難道是新良?」
有可能是新良,我記得他雖然是黑道少爺,但是他跟警察處得不錯。

「嘿!答對了。不過他會跟我說,就是希望我能幫你們,,我跟他交情不錯。但是我不這麼便宜新良,我想跟你做個交易。」

他清爽的笑容,說出交易這兩字,是多麼讓人有畏懼,不過他既然是刑警,他有能幫上我們的忙,不妨聽一下吧。

我跟他點個頭,他露出高興的表情。

「不錯嘛!你倒是挺識趣的,我先說說我幫你們的方法,只要你救出鐘千音,鍾家還是繼續要抓走鐘千音,我可以動用警察的公權力制止他們。」

這警察該不會職位很高吧,他竟然可以這樣說,根本不怕鍾家的樣子。


「你!?你真的可以嗎?鐘家勢力不是很大嗎?」

「當然可以,我職位是刑事組的組長,雖然職位不算很大,但是我們警察不爽鍾家很久了。我手上握有他們不乾淨的把柄,我只要通報稽查科,媒體和搜查組馬上展開行動。你也知道的,媒體最喜歡這種報導了。」

彭木晏啜一口黑咖啡,清淡描寫地笑道,他果然也是不簡單的人物,不能招惹他。

「那麼你要拜託我什麼事?」

「很簡單的,不過要等你救出鐘千音之後,你再幫我。我現在講,你可能沒心力去聽,再說要救出鐘千音後,劉新良才會有動作。」

「新良?他會怎麼樣?」

「我希望你救出鐘千音後,幫我監督新良,盯著他的一舉一動,然後再上報給我。」

「為什麼?」

「我還不能跟你說,你已經答應我了,等你事成了,我幫完你後,我會把原因告訴你。」

「你不是跟新良很要好,那你幹嘛要對付新良。」

「是啊,很要好。不過我跟他個性太相似,幾乎說是王不見王的性質,是他接下來要做的事太恐怖,我身為人民保母不得不阻止他。」

彭木晏又是輕笑,我感到一陣寒意,不知道我是對新良以後要做的事,還是眼前這警察,深感害怕。

好像把這兩人重疊在一起了,看到他這笑容,我就知道他說跟新良是王不見王是什麼意思。

雖然第一次見面,這次咖啡廳交易,我答應他的要求,我就已經知道這警察不是簡單的警察,不是職位,而是對這個人的看法。

現在也沒空管這個,我等下還要去跟鐘神父訓練。

看到我不語,彭木晏往後仰,伸個懶腰,要我別緊張。

「別太在意現在的事唷,阿修小弟,你現在要去救鐘千音為第一優先,我到時會幫你,再說我向你保證你答應我的事絕對有好處,沒有壞處。因為新良這個人還是要謹慎才行,你跟他相處也知道吧,他可是為了達到目的,連朋友的親人也會犧牲。」

「你該不會連阿毅父母的事都知道吧。」

「拜託,吳組長生前是我提拔我的前輩,要是沒有遇到他,我恐怕沒有現在的位子。放心,我是不會報仇的。因為新良這樣做是對,我不會怪他,當時江永幫對我們警察來說是很頭疼的幫派,已經是非得不剷除的幫派,衫井幫那時也是鬧內部分歧,新良要是不這麼做,衫井幫不會跟警察合作的。如果兩者沒有合作,江永幫是不會被消滅的。」

「你的意思是犧牲自己的前輩也沒差嗎?這樣不是太殘忍了!」
我臉上露出憤怒的表情,我無法認同這種事,為了大局著想,就要犧牲幫助自己的人。

這種事我辦不到。

太過分了,犧牲這種事本來就不人道!

「我說阿修小弟,你有聽過歷史課吧,哪一個動亂朝代沒有犧牲一代英雄的,只有犧牲才能救贖,為了統正動亂的時期,必須要有一人做誘餌來犧牲,犧牲小我,完成大我。我了解新良,所以我不會來拿這件針對新良,如果那時是我,我也會犧牲吳組長的。」

他說得振振有詞,我還是反對他,沒有人性的人太令人畏懼又氣憤。


「你這樣子的想法是對的嗎?難道你不在乎他們的想法,以後萬一你也是要被犧牲的人,你也不後悔嗎!」
握緊的拳頭,已經被憤怒綻放出難以抑制的情感,指甲刺破手掌心。


「阿修小弟,也許你以後會明白,當有一個危機來臨,你需要犧牲,兩者選一,你會選犧牲比較少的選項,這就是人性。你長大後必須了解的事,沒有捨棄是不可能會有得的。」

彭木晏總算有露出認真的表情,他說的很有理,我無法辯駁,但是我無法認同他的做法,如果真的發生,我會阻止他的。

「阿修小弟,你該知道爛好人也會有限度,再怎麼忍耐都有限度的,佛祖在這個資本主義時代是不存在的唷!」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