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賽博龐克→逍遙窩-16(先知)

西河 | 2021-04-11 12:00:16 | 巴幣 2 | 人氣 87


  鎮上來了一位隱士,下榻在老闆的旅店。在他這短短停留的時日間說了不少發人省思的話語,有的人喜愛便贈與他花冠,有的人不喜歡便遠遠投以目光。在他要離開之際,鎮上有幾人已經成為了他的門徒。
 
  老闆倚在旅店門前吞雲吐霧。「唉,人們,要小心這種先知才行啊!」
 
  我以奇異的眼光看向老闆。「你這是同行妒忌嗎?」
 
  我原先覺得他可能會找幾個尖酸刻薄的話保護顏面,沒想到他只是輕輕乾笑道。「不,我只是個旅店老闆而已。」他指著對隱士依依不捨的人們。「你看到了嗎?那些人送他一根金色的手杖。」
 
  「看到了。」
 
  「他們崇拜他,問題也就來了。人們不該崇拜一個人。」
 
  「為什麼?我也和這位隱士聊過,他樂觀、他熱情,他愛好生命、洋溢著生命之光,他篤信大地,並相信自己的肉身,又愛人類,他有許多優點、品格,堅信著他的事業要提升人類。他很真誠,這樣的人難道不該推崇嗎?」
 
  「唉。這問題就是他也是個人,而人多少都是會犯錯的。」
 
  「哈,你說的,難道我們就不知道嗎?」
 
  「我不是說他不偉大,也不是說他的思想不深邃。而是人們從來就不尊重人;這是我們思維邏輯的缺陷之一。」
 
  接著,他如此比喻。「朋友,你是不是覺得我說的話都高深莫測?」
 
  「是的。」
 
  「我若又提一些奇怪的見解,你是否會相信呢?」
 
  「那是因為我覺得很有道理啊!」
 
  「可是我偶爾也會做錯事不是嗎?你怎麼知道我說的話就一定沒錯呢?」他說。「你應該尊重我,把我當人看待,而不是崇拜我。這不是尊重,因為你並沒有把我當人。它可能對,也可能不對,如果你把它當作一種描述世界的世界觀,那便行了。」
 
  我們倆目送走這個令人尊敬的隱士。他留下了真知灼句,但人們閱讀他們的書往往不帶腦子。我突然有個不恰當的想像,這世界曾有過很多這樣的隱士,人們完全繼承了這些隱士們的話,好的繼承、壞的也繼承,當信念和現實發生衝突時,世人首先不是去質疑信念是否有問題,而是懷疑世界有問題、這個世界的人有問題。
 
  越陽剛的人越不能轉彎,柔弱的人反倒在這方面比較靈活。我能想像,這些隱士們的話語如今還在傳唱,無論是救主論、超人論、康米論,資本論,多少都犯了些錯。
 
 
 
  第二篇:
  我曾經因為某種原因到過雲之都。那是世界最上美麗的都市,人類智慧的明星,那裡,所有的事物都很新奇,那裏的建築有種科技的味道,那裏的人們已經開始使用飛船當交通工具了,到哪裡都很方便。由於建在天上,她被膜給包裹起來,不過在那裏的幾天我都只喝水果腹,不然就是泡麵,因為那裡的物價實在太貴了。在那裏買一顆菠菜,可以在我這個城鎮買二十顆。似乎所有的東西都因為雲之都而更加高貴。
 
  我沒有長在那裏,那裏的人……怎麼說呢?我居然還會聽到這種問題。他們提到人類罪惡的問題。他們老是提著人類的苦難,世界的癲狂等等。我說:「這是個十分舒適的地方。」
 
  「是啊!但我們的問題亦十分嚴重。」
 
  我問。「問題是什麼呢?」
 
  「問題就是我們的一顆菠菜賣這麼貴,我們能買的菠菜數量其實不多。」
 
  「的確,以你們的薪資和物價做比較,你們能吃下的跟我們那裏的人其實差不到哪裡去。」
 
  「那我們能叫富裕嗎?」他問。
 
  「但我聽說你們的經濟水平很高啊!你們享用著最新的科技,你們的公共設施,你們的大眾交通很發達。」
 
  「是啊!你說的沒錯,我們對此非常驕傲,我們也以雲之都得公民為榮。但不知為何,我還是感到自己很貧窮。我的錢大多都拿去繳房租了,這裡房租很高,我所能支配的其實很有限。」
 
  「奇怪了,聽上去你們不是很滿意你們的生活。可是,既然這樣,我就搞不懂了,這些富裕到底去了哪裡了呢?難道它是虛幻的嗎?就像一種魔術一樣。它不可能就這樣蒸發了吧?」
 
  經過一番思索,我的辯友得出了這樣的結論。「我認為它移轉到教育的水平上了,或者文化上,或者知識上。你知道,我們比底下的人是有那麼幾分不一樣。」
 
  「但不一樣在哪裡呢?」我說。「到底在這裡長的菠菜和我那裏的菠菜有什麼差別呢?我在這裡栓一顆螺絲,跟我在我的鎮上栓一顆螺絲所拿的薪資為何會不一樣呢?」
 
  「大概一切都跟富裕有關吧?」他困惑的說,也不是很確定。
 
  「錢是個很魔幻的東西。」這是我倆的結論。
 
  錢是一種神話。但有一個問題還沒解決,那就是:到底是什麼讓這個城市富裕起來的?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