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一五

黑霧 | 2021-04-11 10:11:58 | 巴幣 6 | 人氣 52


  在蒼藍底下的「織網者」已經漸漸找到訣竅,牠們先利用特別銳利的前足侵蝕支柱製造出坑洞,確保足夠的抓力後才把後面的腿放進去,然後重複著挖洞與攀爬的動作,已經大概爬到了十公尺左右的位置。

  雖然與在二十幾公尺高的蒼藍相比還有一段距離,但是這並非叫二人可以安心的狀況,饒是「織網者」的腿與其他種類的敵人相比較為欠缺爆發力,但奮力一跳是否能夠補上這段距離,實際上不試過還真不知道。

  藍蝶等了一會仍沒有得到蒼彈的回應,便開口詢問:「準備好了?」她的聲音一如以往地冷淡。

  蒼彈望向身邊的戰友,她真的不知道藍蝶這是故作冷靜,還是真的不帶半點緊張,她就是心亂到連「另一半」是怎樣都無法準確判斷,她只知道這熟悉的聲音,就像一根定心針落到她的心上,叫她緩緩吸一口氣,然後吐出。

  「妳叫整備人員把保險裝置拔掉,是預想到這個狀況了?」即使蒼彈的心情漸趨平靜,但還是提出了不怎麼重要的話題,她還需要一點點時間,而當下勉強仍算有這樣的餘裕。

  接下來一旦開始,就是絕對不能停下來的死鬥。

  「我又不是先知。」藍蝶這個回答等同於否定。

  實情也不需要藍蝶多解釋,基於蒼藍將會在地底入侵敵人的巢穴,目前在「第一城」的電腦系統處於休眠狀態底下,本來在地底安裝好的訊號增幅裝置自然不會運作,例如現在她們就無法與指揮總部聯絡,對方自然也無法監控二人與「未知」連接的狀態。

  裝載著「未知」的盒子雖小,但基本要有的功能都齊備,畢竟平常都是在作戰指揮室裡由支援人員操控,自然有相應的控制裝置,監測連接指數的儀器自是不在話下,當然最重要的電擊裝置亦有安裝在內,那可是抑制「未知」的關鍵,不過在如今無法取得支援的情況下,即使存在也沒辦法使用。

  事先知道這些背景,卻仍然只安裝了唯一一個啟動按鈕,就是為了避免在激烈的戰鬥中發生意外導致不幸的事故,觸發了不應該觸發的功能,況且這盒子也得顧及強度,因此設計上盡量採取一體化,避免外在存有任何零件。

  既然無法在外在加裝功能,當初為了這次任務而進行改造時,就提出過把某些原本由支援人員操控的功能改為條件觸發式,例如不是由支援人員因應連接指數啟動電擊裝置以壓抑與「未知」的連接深度,改為超過特定指數後自動啟動電擊裝置,但這類提案基本都被藍蝶否決了。

  作為資深的「甲冑少女」,大多都能以意志力抑制「未知」的精神侵蝕,不會輕易屈服於痛苦之中,需要用到電擊裝置時多數是受了一定的傷影響了精神狀態導致失控。然而這次任務和一般的戰鬥任務不同,蒼藍不會得到任何支援,在只能倚靠自己的情況底下,遭到強制降低連接指數只會讓二人的存活率降低,畢竟到了那個時候很可能就是非得與「未知」更深入地連接以換取力量的時候。

  基於這個理由,蒼藍所使用的「未知」盒子在為這次任務度身訂造之下,拔除了所有保險功能。

  蒼彈當然知道藍蝶不會是抱著僅靠她們二人就能夠殲滅敵人的想法來到這裡,當初抱著必死的決意也要前進探究那個「聲音」也是來到這裡才發現,要是預想到會落到如今這個絕望境況,她深信藍蝶會下一個明智的判斷——在那裡回頭。

  蒼彈並非想為發展到當下這個地步尋找理由,又或者要怪罪誰,只是想透過這樣的方式來做好心理準備,迎接接下來史無前例的挑戰。

  「雖然總是把賭上性命戰鬥掛在嘴邊……不,保留在意識中,確實地維持著這樣的認知,可是當真的……」蒼彈為了壓抑手的顫抖,也像是為了鼓起心中的勇氣與決意,想要把之前為了挪開夜視儀而背在身上的弓重新握在手裡。

  可是手才剛伸出去,另一隻手搭了過來,藍蝶特地把鞭子扣在腰間空出手來,然後握住了蒼彈的手,她沒有作聲,但感覺就是說出了「沒問題的」這樣的話語。

  這樣的慰藉,比任何話語都來得有效,蒼彈總算真正地冷靜下來,準備好面對接下來的難關,再度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的她,問出了最後的問題:「待會,妳不會一個人衝向那個『目標』吧?」這個問題說不定才是她一直心亂的原因。

  藍蝶最多也就知道蒼彈心中存在著不安,倒沒想過這個不安的根源居然是她自己,她想當然還記得自己與蒼彈在進入地下鐵路之前有過的對話,當時的豪言可是「就算是死也得找出那個『敵意』是怎樣的存在」。

  要否定很容易,只需要簡單兩個字即可,但是藍蝶並沒有這樣做,她陷入沉默當中,並非以這樣的方式承認,而是面對戰友以及摯友的擔憂,她認為自己得仔細認真思考這個問題。

  自己有沒有失控的可能。

  然後,經過漫長卻又短暫的沉默,就在蒼彈開始胡思亂想之前,藍蝶得出了最後的答案:「我不想再發生虹彩的事,但更不想成為虹彩——一起回家去吧。」

  蒼彈笑了,鬆開了藍蝶的手改為握起拳頭,意會到的藍蝶也跟著做之後,二人的拳頭輕碰了一下,一切準備就緒。

  接下來不再需要話語,二人各自開始減弱在內心築建起來的無形牆壁,讓渴求著奪走少女身體與心靈的「未知」延伸牠的魔掌,忍耐著隨之而來的劇烈痛楚。

  接著,就像越過了某條不應該越過的界線,痛楚的層級確實上升到了無法想像的地步,僅是生不如死也不足以形容,但在那之前二人不約而同地察覺到了另一件事。

  「黑刀……妳竟然能忍受這個?」咬著牙的蒼彈從牙齒間洩漏出這樣的悲鳴。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