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術專科 1-7

月明 | 2021-04-11 10:00:21 | 巴幣 2 | 人氣 54


「無視於物理定律操弄細胞內的魔法粒子,魔術就只是這樣的事。」
魔法x青春x校園在加上後宮元素,這就只是這樣的故事。

於每周一、三、六首發於原創星球,禮拜日連更當周內容


隔天就是開學日,而我們新生在經過了昨天一天的休息後重新聚集到了操場上。

在我們學生的最前方,艾倫就跟以往一樣兩手插在腰背開始今天的課程。

不,說是課程也太奇怪了。

因為昨天我已經聽過秋田學姊說過今天的內容是什麼了,雖然會少了那麼一絲絲的驚喜感,但是也讓我有了時間進行準備。

在昨天聽了學姊的話之後我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去探索校園。

整個校園是一個方型的建築,剛好坐落在這個十字人工島的中央,東西南北各有一棟校舍每棟都只有四層樓,而中間的空地則是操場也是我們現在所聚集的地方。

大致上來說就是這樣。

還有昨天探索到下午五點多的時候就被拿著許多大小各異箱子的人趕走了。

那些箱子的內容學姊並沒有告訴我,或許是要替我保留最後一絲絲的驚喜感吧?不過學姊說如果有看到的話就一定要把魔力注入進去打開箱子然後拿走裡面的東西。

所以箱子的裡面應該是有著什麼很重要的東西吧?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除了我以外的其他人開始活動活動筋骨準備開始今天的課程,不過艾倫的一句話卻讓所有人都停止了動作。

「今天並沒有要教任何的東西,所以準備的動作可以先暫時暫停。」
「「「咦?」」」

疑惑的聲音此起彼落,雖然這樣說但還是有幾個人像是已經知道了一樣的默默的站在原地,沒有驚訝也沒有驚慌失措的表情,只是默默的站在了原地。

難不成他們也是從學長姐那裡知道今天會做什麼嗎?

我不清楚,不過這些都不重要。

就如同其餘人的疑惑一樣,下一秒這件事都不重要了。

「如同各位所知,明天就是開學式。所以為了檢驗各位的實力……」

接著艾倫露出了狂氣的笑容,銀白的牙齒被太陽反射的閃閃發亮。

「臨時考試,考試內容團隊戰!」

接著隨著大聲地宣布了臨時考試的名稱,艾倫單膝下跪然後用右手觸摸了地板,白色的線條從眼睛竄出沿著脖子、肩胛骨、右手臂然後到了右手手背,地板此時出現了巨大的魔法陣。

魔法陣的規模大到能將我們所有人容納在裡面,我想可能已經包含了整所學校了吧。

隨著一陣強烈的白光我的眼前也變得一片空白,等到我的眼睛適應時人已經在了學校某處的走廊上,而且很幸運的右腳旁還有一個長方形的箱子。

這時我的行動載具出現了明顯的震動感,輸入魔力打開之後手機出現了一條特別顯眼的通知。

『臨時考試附屬程式安裝完成。』

疑惑的我滑開了鎖定螢幕然後點開了臨時考試附屬程式。

『考試須知。
 本次考試為團體戰。
 一隊三人,擊殺敵隊一人獲取十分反之被擊殺則扣除十分。
 擊殺判定為魔法量低於1CAL/CELL。
 範圍為整所學校,時間是從早上到晚上。
 為了替先天資質較落的同學著想在學校中散落著各式大小的黑盒子,注入魔力後即可打開。
 請各位同學加油。』
 
「……」

這是什麼鬼東西啊?

要是我昨天沒有聽秋田學姊說的話我的腦袋裡一定會冒出這些疑問,不過因為我已經有聽過一次了,所以現在我的腦袋十分得清楚現在該做什麼。

接著冷靜的手指滑著行動載具下滑到考試須知的下面時又顯示出了新的東西。

『隊伍:A
 隊員:白雪、李炎凍、亞瑟˙艾爾法
 分數:0
 隊伍排名:未定
 貢獻度:
 白雪:0
 李炎凍:0
 亞瑟˙艾爾法:0』

看來這就是分組名單了,很幸運的我跟白雪同一小隊,然後另一個叫亞瑟˙艾爾法的應該是米國人的樣子。

總之當務之急應該就是先跟組員會合吧。

思考好當務之急之後我將注意力移到了右腳邊的黑色長方形箱子,大該全長已經到我的身高了吧,所以大概是180公分左右。
我往箱子注入了魔力盒子應聲而開,橫躺的箱子內是一把長度約150公分左右的狙擊槍。

……我要這個有何軟用?我只是普通的高中生啊,沒有開槍的經驗啊。

不過不拿白不拿,我還是將狙擊槍用背帶斜背在了背上然後開始在走廊上尋找我的隊友。

在走到一半時行動載具又發出了震動的感覺。

我拿出來一看原來是白雪通過聯絡功能打過來的電話,按下了接聽按鍵後我接了起來。

「唯?」

「炎凍,你在哪?」

「等一下……」

在跑步的過程中我往右邊的牆壁看了一下後就停在了那裡。

看著地圖的我開始回答白雪的問題。

「東棟二樓,妳呢?」

「東棟四樓,真巧我去……」

「不用,我去找妳。」

說著我馬上跑到了樓梯的轉角口然後開始往上爬,不過在到了三樓時令人不妙的熱量感充斥著我的全身。

三樓的走廊躺著兩個人,然後那裡還有一個紫髮的紫瞳的男子。


那名男子叫作王聖,原本是島之國的人。曾經的他因為暴力事件而被收入少年監獄裡面,但因為那名男子擁有高度的魔法量和高適應性所以被邀請來到了魔術專業高中。

而王聖會答應的原因只有一個,因為特別考試時的擊殺就和平常的行使暴力行為並沒有兩樣。

就如同剛才面對著兩人的圍剿王聖沒有使用魔法只有用平常打架鬥毆的方式就將兩人解決了。而倒下的兩人背後出現了魔法陣是艾倫在察覺到有人被解決後會進行傳送然後再由艾倫進行治療。

剛上到三樓的熱量是由於被解決的兩個人使用火魔法攻擊王聖未果而造成的,不過剛上樓的李炎凍並不清楚所以下意識地以為是王聖用了火魔法解決了兩人。

於是兩人都被傳送走以後李炎凍面對了王聖,這不是正義感爆棚而是因為李炎凍了解自己解決不了王聖,但是也不能將他引到四樓這樣會給白雪天麻煩。

如果是其他人的話還好,但是眼前的這個人搞不好真的會把所有人都解決掉。李炎凍這樣的想著。

而王聖則是覺得很麻煩因為李炎凍看起來一點都不強,他所追求的是敗給強者的喜悅感。

所以他一個向前衝刺,原本五公尺左右的距離縮近到不到一公尺一個上鉤拳正好擊中了李炎凍的腹部。

這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李炎凍還沒反應過來就感覺到了腹部挨了一拳,雖然說疼痛劇烈但好在小時候他常和哥哥打架的關係所以這點痛他已經習慣了。

不過雖然說是習慣,但還是非常非常的痛所以被打了後的李炎凍用左手撫著肚子,然後直視在打了一拳後又拉開了大概五公尺距離的王聖。

接著拆開了背上的背帶把狙擊槍丟向了一旁並慢慢地舉起雙手拱背收下巴擺出了拳擊的架式。

看到了李炎凍那充滿鬥志的雙眼王聖很是高興,他愉快地輕跳了兩下然後擺出了和李炎凍一樣的拳擊架式。

和他對招的話我一定沒有希望吧,所以我一定要用魔法來輔助我。李炎凍在內心如此盤算著。

雖然不知道你要用什麼把戲,但是隨便不管怎樣贏的的是我。雖然有些囂張但王聖的內心是如此的有自信。

隨後幾乎同一秒兩人都向前衝刺,在距離到達一隻手臂的長度時李炎凍先出了一拳右拳不過就像是預料到一樣王聖輕輕地往右傾斜躲過了李炎凍的右拳然後隨著身體打直的瞬間用右拳揍了李炎凍的左下巴不過卻被李炎凍用拳頭護住了。

但就是預料到李炎凍會選擇防禦而不是閃躲一樣王聖藉機伸出左手抓住了李炎凍的頭髮向下拽並使出膝擊。

被膝蓋打到的下顎雖然隱隱作痛但動了幾下後趁著王聖門戶大開的空檔李炎凍回了一拳上鉤拳打中了王聖的下顎。

結果就是兩個人都被打中了下顎。

將距離拉開到五公尺左右之後兩人都開始大口大口的喘氣。

「小子……你的名字?」
「然後還有身分證字號跟行照?」
「……還能開玩笑啊,我是在問你叫什麼名字。」

「李炎凍,你呢?」

「王聖。」

聽到名字後李炎凍有一瞬間嚇到了一下,畢竟生為島國的人民所有人都應該聽過王聖這個名字,他這個人沒什麼稀奇的不過如果活生生站在面前的話真的很難相信這個人曾經捲入過暴力事件。

王聖他長得十分的清秀,全身上下實在看不出有甚麼特別的傷疤,如果不是剛才過招過的話或許李炎凍只會以為他是普通的高中生。
稍稍喘口氣後因為剛才處於興奮狀態的關係王聖現在才感覺到下巴微微的刺痛。

用手背稍稍抹去後看了看王聖手背上大片大片的血跡感到些微的吃驚,而李炎凍卻冷冷地看著王聖的動作。

「小子……不,李炎凍你這是做了什麼好事對嗎?這種被扎進去的傷口。」

撫摸著傷口,但好像並不會感到疼痛王聖像是在腦海中研究著什麼一樣。

「在向我的下巴揍過來時瞬間用了用魔法在拳眼上做出冰錐,原來如此被學姊相中啦。不過真不巧呢。」

「!」

在稍作喘息後王聖的雙眼就像是飢渴的野獸一樣睜開了雙眼並用舌頭舔了一圈自己的嘴唇。

就在李炎凍看著王聖做出那種動作時他有一種不妙的預感所以他快速的重新擺出了拳擊的架式,不過這動作遠遠追不上將雙手手掌相著背面並使用火焰魔法來替自己加速的王聖。

他認同了李炎凍所以解放了自己對於魔術的限制。

只見他在不到一秒的時間就將彼此的距離縮短到不止一公分的距離,李炎凍雖然看到了但身體卻反應不過來,就在停止加速後王聖先以上鉤拳重打李炎凍的下巴,然後在停滯在空中的時間王聖輕跳並在空中轉了圈踢重了李炎凍的腹部。

不過他卻感覺到了冷冰冰又硬梆梆的感覺,伴隨著冰塊破掉的聲音李炎凍和王聖個往兩旁飛去。

下巴又吃了一拳的李炎凍明顯是撐不住了,他的視線漸漸的模糊。要不是他剛剛牙關有收緊的話或許就會直接暈過去吧。

眼看就要安詳的闔上雙眼李炎凍心一狠先放鬆了牙關再用力一咬,鐵銹味就在口腔中蔓延開來。

不知道為什麼,但從小就是這樣不曉得是基因還是其他因素。只要李炎凍的口腔中嚐到鮮血的味道他就會變得不太一樣,不過本人卻沒有任何的自覺,只有時間過得真快啊的實感。

王聖的鼻子因為已經聞過許多次的原因所以自然也是了解鼻腔中聞到的這股淡淡的味道是什麼。

不過當他重新直視李炎凍時卻久違的露出了訝異的神色,畢竟現在李炎凍的眼神和之前判若兩人,那是在將生命賭上時的眼神。

王聖很是興奮,畢竟此前遇到的人都讓他感覺十分的煩躁明明就學了魔術卻敵不過故意削弱自己實力的他,追根究柢是因為他們的眼神流露出猶豫的關係吧?

所以王聖在內心竊喜,不管怎麼說他終於能和別人大戰三百回合了。



*+*+*#「……冰原。」***



李炎凍的聲音既冰冷又清澈,一雙藍色的雙眼透露出了一絲絲的無奈與滿滿的空虛。沉靜的藍色紋路順著李炎凍的右臂接觸到了地板。

然後以不到半秒的速度整條走廊都變成了冰塊並不停地往站在上面的人身上蔓延著。

俗話說的好,人只喜歡看到自己所喜歡的東西,王聖也不例外先前看到的賭上生命的感覺只是因為他在李炎凍靜謐的藍色雙瞳中感覺不到任何的生存慾望。

不過很快地王聖興奮的心情就隨著冰冷的寒氣漸漸降溫,他直視著飛快的在腳上蔓延著的冰塊。

—冰原,這個最高階冰系魔法正如其名會在地上形成冰原然後漸漸地將原本站在地面上的人也變成冰塊,主要是因為這是會吸收魔力的冰。

漸漸地王聖的手腳漸漸麻木,他想大聲的吼叫但無奈咽喉中已經沒有任何的水氣了。

在最後一秒王聖就剩下一點點的魔法量時他的腳下出現了魔法陣隨後被傳送到了操場的正中央艾倫老師的前面。

順帶一提,跟著王聖一起出現在艾倫面前的冰柱謠傳有三十個左右。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