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罪惡原典 <3-4>

Dz | 2021-04-11 03:50:47 | 巴幣 0 | 人氣 81


<3-4>因為妳是重要的





  「因為妳是重要的。」

  女孩聽見念庭在她耳邊細語。

  當追尋者舉起手,她看見那包裹在厚油布斗篷下的壯碩身軀因渠印的燃燒而透出青藍色光芒。她知道接下來將會面對的是什麼,在洛烏比時那雷鳴肆虐的災難畫面仍在心中揮之不去,在她不長的生命裡,那些待她如工具般毫無感情、卻又是雪地裡唯一浮木的土庫曼人,在轉眼前便成為了白幕上的黑漬,她絕對不想要變成那副模樣,卻又在沒人命令和逼迫的情況下,毫不猶豫地選擇了與之直視。

  所以,她不能理解,為什麼電光是從她的身後傳來?她不知道那來自於念庭的後腰間,她還不知道錨定所代表的意義、還沒被教會該如何盡力。

  所以,她不能明白,為什麼念庭會在最後一刻從身後抱緊了她,然後在耳邊細語著--「因為妳是重要的。」

  那是在哀傷、愧疚、自責、悼念之中參進了確信、抉擇、堅定、與無悔的一句話,她完完整整地接收到了厚實沉重的情緒,但仍無法理解、無法明白。

  小小臥蠶上、水汪圓滾的眼眸中,最後一刻是追尋者震驚的神情。

  她感受到了念庭的體溫和柔軟。

  感受到了那一晚,洛烏比高原上的地獄。


  走廊上的電箱爆了開來,整層樓瞬間刺眼,清脆的炸響在四處綻放,下一秒,紅頂市場回歸更深沉的黑暗,空氣中開始瀰漫橡膠與鐵鏽的燒焦味,萬般寂靜後,零星的火苗開始冒頭。

  老追尋者不可置信地愣在原地,手臂仍停滯在方才的姿勢。

  他的確親手使用了擴展的燃印術,讓凝燄能在他的染色下,以錨定為座標化作一顆閃電球體。他控制好了範圍以確保不會傷到維米諾爾女孩、也加強了力道為了處決狂妄的罪人。

  但他卻完全沒有想到那女人、如惡魔般狡詐的女人,會寧願帶著幼小而神聖的生命一同碎裂。維米諾爾人由他的神親手創造,相比他即使已是神座左右最貼近的僕人都還要來得尊貴,他被准許成為教父、被命令引導兩兄妹再次成為英雄、再次革命、再次統一、再次讓神恩得以照耀每個角落,即便要花上數十、數百、數千年,但這是如此偉大的責任,令他滿懷著驕傲而急於犧牲奉獻。

  卻在這一刻全毀了。

  失去了雌性的個體,維米諾爾人將正式絕後。安托諾瓦呢?那個取代他成為虛假卻公認的酒侍席的紅髮少女?不,她早就已經是貝塔多門的傀儡......

  毀了,全部都毀了。要是喪命的是她的哥哥,那麼起碼還有機會讓她和那失去靈魂的父親......

  罷了,來不及了,現在說什麼都來不及了,那女人知道那女孩是多麼地重要,所以她得手了,所以他失敗了。

  他知道她並不是貝塔多門的臥底、他也知道她不為洛希卡或瑞迪墨賣命,所以這更令他惱怒,他直到最後一刻都還沒搞懂她到底為了什麼而介入、他在懊悔與自責中仍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被誰給摧毀、他拒絕接受對方就只是個混亂的瘋子。

  崩潰之中,他決定要放手一搏。

  火焰蔓延,紅頂市場開始燃燒,空氣的溫度逐漸高漲。落敗的老追尋者上前幾步,在焦黑的磁磚地上跪了下來,粗魯地扯開那雙化為炭片的汙穢手臂,將破損的寶物從中取了出來。

  尊貴的嬌小身軀已經成了一具燙手的醜陋焦屍,血液被燒乾、裸露的內臟開始脆裂、蒸散的煙霧正在帶走她的餘溫、融化的頭髮發出令人作噁的濃臭,還有挽救的機會嗎?他不確定,但還是得試試。

  於是,他伸手往斗篷裡探,將酒紅色的絨布束口袋給拿了出來。鬆開繩,取出一只燻黑色的長方型酒瓶,上頭沒有任何商標或記號,透過四周壅擠而來的火光照射,在追尋者和英雄末裔的遺骸上映出了琥珀色的琉璃光影。

  他旋開瓶口的啞銀色圓蓋,佈滿厚繭的手指緊挾起木塞,吃力地將它拔了開來。他能發誓,那隨即盈漾而出的甘醇酒香是他這輩子從未嘗過的至高美典,即便在煉獄一般地火肆長廊中仍能清晰無比,甚至令他差點就沉醉其中而無法自制地深陷,大膽地渴求著就算只能盜取一小點滴也罷,但在靈魂須臾的違逆尖嘯過後,他畢生積累的堅定信仰還是終於壓下了這股痴狂。

  他捧起女孩曾經可愛的臉龐,將瓶口對準乾裂雙唇內的嚨頭,感覺到自己的四肢皆在虛弱地發顫,心一橫,便將酒瓶傾斜倒入。

  只是,接下來卻沒有任何酒液因此流淌而出,琥珀色的甘釀在瓶口之前停下,彷彿仍有無法干涉的塞物未被取出,阻擋了他最後的希望。

  他頹喪的身軀突然一震,看見了自己的胸口刺出槍尖,那是透明狀、由燃印人的導流所塑造的槍刃,原本是不被允許能傷害到他的,但現在卻是多近的距離,真是可笑,同時也將他緊握手中的酒瓶給頂了出去、將女孩枯裂的臉頰給劃開了一道,鮮血噴濺而出,不遠處傳來玻璃物體在地磚上翻滾摩擦的清脆聲響。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