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羅德島的思念與忘卻。 其四,商會城。

Keymind | 2021-04-11 02:39:24 | 巴幣 1002 | 人氣 107


  


  其四,商會城。



  第一發弩箭,拉起雙方開戰的序幕。

  清道夫啐了一口,她向前壓低身軀,弩箭從額邊劃過白梢,雖然腳程沒有對方來得快速,但論瞬間爆發,她可不認為自己會處於劣勢。

  只花三步便衝到普羅旺斯的面前,她大腳一踩做出一個大動作的迴斬,對方理所當然地向後閃躲這次攻擊,而清道夫也像是很熟悉這套戰法一樣,一個急停旋轉刀刃,改為突刺向前,斬刀迎面而去。

  「呼。」

  一切早在準備之中,普羅旺斯抬腳上踢,強烈的力道將斬刀整個彈開,長腳在空中曲起,利用瞬間的反彈改成向下直踢對方脛腿,清道夫上肢還在承受斬刀的作用力,但她依然能夠反應踢擊,她雙腳一前一後採弓箭步穩住身軀,同時閃過直踢。

  「專業的人員總是會選擇最有效率的方式呢。」

  「!」

  普羅旺斯雖然踢空,但著地向前同時一縮一放,用膝蓋頂向對方的側膝進一步牽制對方,手也沒有因此停下,擊發的弓弦早在這一系列的動作完成填裝,她直接往上扣在清道夫的下巴。

  「將軍。現在,在我扣下板機之前,請妳離開吧。」

  在幾乎可以確信獲勝的這一刻,普羅旺斯感覺到一絲違和感,而讓她逐漸確信此事的來源,正是她從未見過、清道夫面具底下,那嗜戰的顏容。

  「妳說的沒錯,專業的人員永遠會選擇最有效率的方式,可惜,妳不是。」

  普羅旺斯定眼一看,清道夫手上……早已沒有那把斬刀,她反應過來準備扣下板機瞬間,清道夫左手下壓弓弩,手指扣入弦中,即便有護手甲卻依然濺出大量血液,但也同時阻止了擊發,右手向上緊緊扣住對方喉間拉離地面。

  「嗄……!」窒息感瞬間湧上腦袋,她拋下武器,雙手奮力拉扯清道夫的手腕,戴著尖刺黑鋼靴也不斷踢著清道夫,鮮血四處濺灑,卻不見任何效果。

  「放棄吧。」透過面罩,清道夫冷眼看著正努力掙扎的普羅旺斯,心中卻又是一次悶熱感。

  「不能……不能……放棄……有……感染者……在等我……」

  琉璃順著臉頰而下,清道夫睜大雙眼,她看著普羅旺斯眼角流下眼淚,那臉龐、帶著哀求以及絕望。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兩人還在對峙之中,那位感染倖存者發出尖嘯,透黃的血管從肌膚內竄出結晶,反覆堆加之後又突然往體內鑽入。

  「嘖!」見情況不妙,清道夫立即鬆手改為向前擁抱住普羅旺斯,左手提起斬刀尾端的鋼鍊護在自己的背後。

  倖存者的尖嘯突然停止,取而代之的,是強烈的源石爆破,含著大量結晶的血肉四處飛散,清道夫迅速拉著普羅旺斯在一處掩體趴下,貼護在背後的斬刀也起了絕大作用。

  「……」普羅旺斯的瞳孔顫抖著,剔透的眼淚不斷滑落,她知道此刻,講什麼都已經沒有意義了。

  失去爭執的目標,兩人最後以沉默終結,各自返回了羅德島,數天後,清道夫依然呆坐在那條後街小巷之中,時不時的,會將眼神擺向欄杆那處,彷彿期待著那個會在上面玩平衡遊戲的魯珀族再度出現,但,從那起事件之後,她始終未能聞到那淡淡的紫羅蘭香。

  寂靜時,閒不下來的腦袋就會開始運轉。

  對於自己那甚至可以說是莫名其妙的情緒,清道夫始終不能理解,每一次多想,胸口就更加鬱悶,每一個畫面,腦袋就更加疼痛。

  為什麼?

  為什麼自己會在沒接任何委託的情況,擅自行動?

  為什麼那一抹紫色令人放不下目光,她的樂觀、她的微笑、她的……眼淚。

  「媽的!」一股煩躁湧上心頭,她反手一拳擊向身旁的牆壁發出巨響,隨著爆開的裂痕發出聲響,她才感覺到自己重新開始呼吸。

  「手,不痛嗎?」

  「啊?關妳屁……」本來還不耐回應的清道夫停住了語句,她看著不知何時出現的普羅旺斯正以擔心的眼神盯著自己。

  「嗯?」她歪了歪頭。

  「……妳來幹嘛?」不習慣這種畫面的清道夫,幾乎每一次雙方對到眼都會撇開頭,

  「來……幹什麼嗎?」普羅旺斯踢了兩下腳,在她面前來回轉了幾圈。

  清道夫看回有些躊躇的她,也不經把語氣放柔軟一些。

  「各司其職,我不在意,妳也別在意。」

  普羅旺斯這才停下腳步,仔細看著清道夫內襯底下所纏的繃帶,她蹲下身伸出手想觸摸,但清道夫用手背輕輕擋住。

  「這沒什麼,妳太小題大作了。」沒有責怪的意思,她的神情難得出現了一絲溫柔。

  「但這些傷是被我踢出來的……」

  「哈,妳脖子上的掐痕也是我弄的,比較起來,妳還比較顯眼吧?」

  反手向上,反而是清道夫輕輕觸摸著普羅旺斯的脖圍。

  「我知道妳已經放水了,妳如果想,我早就死了。」

  「是。但妳不是我的目標,我跟妳也沒有仇恨,就像剛所講的,我們的衝突,只是因為各司其職。」不否認自身在衝突中放水,清道夫只是微微一笑。

  「妳還真敢講呢。」普羅旺斯嘆了口氣,她一個轉身靠在一旁,她曲起膝,雙手抱住自己的大尾,將臉埋了大半進去。

  現場陷入沉默,但這個感覺並不尷尬,反而更加自在。兩人待在這小巷之中,彷彿存在於另一個世界。

  「我還是想說一聲……抱歉。我那時候,太激動了。」

  普羅旺斯打破沉默,而這一句,讓清道夫頓了一會,但她同時也明白,在那個現場,彼此都是各自專業的領域,但如果是這樣,她的反應也的確太大了,若說是什麼導致這個情況,那想必是出現了什麼不常遇到的狀況。

  整理了思緒,清道夫閉起眼,淡淡地回應:

  「怎麼了?」

  「我們天災信使除了觀測、警報、疏散,在天災之後我們也會進入現場探查、研究、搜救。」

  她雙手略微施力,將大尾抱得更緊。

  「妳知道嗎?即便我已經看過快數不清被天災襲擊的現場,在之後還能看見存活下來的人……那是第一次。」

  她低下頭,將整張臉埋進毛絨裡面。

  「我知道……任誰看到那位倖存者,都明白他已經沒救了……」

  清道夫看向那個微微顫抖的身子,她伸出手想摟著她的肩膀,但那隻手卻在空中停滯,怎樣都放不下去。

  咚。

  維持抱著尾巴的姿勢,她往旁一倒,靠在了清道夫身上,紫羅蘭的清香撲鼻而來,那讓清道夫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呃……妳……」

  「抱歉,葡萄先生現在還不在我旁邊,讓我……靠一下……」

  「……僅此一次。」

  原本躇在空中的手,此刻也輕輕地摟住她的肩膀,兩人再也沒開過口,直到離去的時間,『再見』是她們今日最後的一句話,但從普羅旺斯重新邁開的笑容,清道夫頓時也覺得放鬆了不少。

  『敬告羅德島上所有幹員,我們即將與另一座方舟『商會城』進行船塢接連,請採購部與相關單位進行準備,閘道連結時,方舟會有較大震動,請各幹員這段時間遠離方舟邊界。』

  商會城,是由數多商業人士所共同製造的移動都市,他們有許多支會在世界各地移動著,雖然數量眾多,但他們並不算是一個國家,秉持著絕對中立的名號販賣著各式各樣商品,一切,只為賺錢。

  而當然,商會城上有著各式各樣種族和陣營,甚至是整合運動和烏薩斯人,但不管有什麼深仇大恨,在商會城內,大家都會有默契般,給予檯面上最基本的尊重,但檯面下,在商會城中失蹤的人,有時候還比戰亡人數還多。

  而他們販賣的,也不僅僅是單純的東西,只要能有『商品價值』,原則上這裡什麼都賣。

  「商會城啊……」

  清道夫看著外面,一座巨大的城市正在緩緩靠近。

  以前孤身一人之時,她也會去夜蝶街進行消費,曾經,只有那裡能讓她感受,自己是存在這個世上的,但,每次去完,都會有一股厭惡感纏繞在她的身上,之後索性不去了。

  清道夫想了想,未出多久,她想到了自己能買的某樣東西。





  「看來還是有一去的價值。」





  待續。
———————————————
  後記。


  BGM是這一章我主要在聽的歌,我想也有很多人很熟悉了XD那麼來正式的後記吧!!

  普羅旺斯被我寫成打近戰的高手了wwwwww

  也不得不說,普羅旺斯的戰鬥對於KK來說,意外地難寫,我很少寫用弩箭的角色,而我很常寫使弓的角色,本來想說概念應該差不多,結果在安排分鏡和動作排程,真的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

  在設定上,就像這章敘述,我是完全不打算給普羅旺斯獲勝的機會,畢竟好歹清道夫負責的工作就是給予死亡(換個方式說,搞不好要留活口還比較難)

  清道夫的內心似乎開始被紫色所佔據了wwwwww,發呆也想到、戰鬥也想到、能看就要一直盯著看~~~

  而最後在KK給予那可憐的受害者一個爆破之後,兩人的戰鬥也隨之結束。

  在幾個給予矛盾的章節之後,KK準備要來好好刻劃接下來兩人的劇情了。

  最希望的,是讓這兩個原則和根本上完全不同的人,卻能互相認識、磨合的感覺!

  這一章也讓清道夫ㄎㄧㄥ到了,看來需要讓她被擊退幾次再重新佈署了XDDDD

  最後,免不了還是老調重談~~

  各位讀者任何的GP、給讚、尤其是回應和留言、能給創作者莫大的動力和靈感,希望各位讀者看完之後能花一點點時間給予KK一些支持!!

  讓我們準備迎接新章節、商會城吧!

  我是Keymind,KK,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玥音
好想摸尾巴
2021-04-11 12:13:08
Keymind
清道夫抬起下巴,露出微笑(囂張什麼!!!?
2021-04-13 22:28:0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