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古埃及王的祝福-第一百九十五章 與美尼斯的談判

鑽石心 | 2021-04-10 18:30:02 | 巴幣 210 | 人氣 143

連載中古埃及王的祝福
資料夾簡介
沒錯!!這是穿越! 來到這裡她只能先想辦法求得免死。 低調!低調!再低調! 無論如何,艾莉亞只想趕快回到現代啊!

第一百九十五章 與美尼斯的談判
 
  隔日傍晚吃過晚餐後,塔西爾獨自坐在神殿的後花園裡,享受悠閒的片刻時光,自從身體日漸好轉之後,塔西爾心境也起了一些變化,雖然其目標並未改變,但已不會像以前那般的極端激進。
  此時突然看到奇德和一名祭司匆匆忙忙的跑過來,只見他們大口喘著氣,一臉驚慌的說:「大人,陛下來了!現在已經進了大廳,而且神殿外面還被軍隊團團包圍著。」
  「什麼?怎麼可能!」塔西爾聽了渾身一震,全身肌肉緊繃,心跳也驟然加快。
  奇德緊張萬分的說:「陛下事前沒有任何通知,大家看到陛下出現時全都嚇了一大跳。」
  塔西爾深吸一口氣,手指著一旁的祭司說:「你去告知陛下,說我正在進行謝神儀式,結束就後馬上過去。」心想這樣應該能替自己爭取到一些時間。
  祭司領命後隨即迅速離去,奇德則仍是站在一旁待命。
  「會是有人告密嗎?可是這來的也太快了吧!」塔西爾眉頭緊鎖尋思著,心中滿是疑惑。
  「是啊!但這不管是誰去告密,都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通知到陛下呀?」
  「除非陛下根本沒去白城。」塔西爾臉色一沉,說出自己的推斷。
  「但是那天有許多人包括在下,都親眼看到陛下搭著馬車出發。」
  「這中間肯定是有蹊蹺。」塔西爾思忖半晌,輕嘆一聲,語氣有些無奈的說:「只不過陛下現在人已經到了,這下原本的計畫勢必要有所變更。」
  「大人您是打算……」奇德小聲怯怯的問,對於自己總是無法抓到塔西爾大人的內心想法,感到十分愧疚。
  「目前的當務之急是要讓陛下盡快回去白城。卡薇朵在信上說自從卡思朵有孕之後,精神上一直不太穩定,現在她臨盆在即,更需要有陛下的陪伴。」
  「可現下也無法確認陛下來這裡的用意,要如何讓陛下回去白城呢?」
  「總之就軟硬兼施,先釋出善意,再和陛下擺牌,逼著他不得不從。」塔西爾做出決定後,果斷的向奇德做出指示,「我這就去拜見陛下探察他的來意,如果我對你發出暗號,你就立刻偷偷把羅思特送回宮裡去。」
  「是。」奇德很快的做出回應,因為他知道塔西爾大人會這麼做,一定是已經做好了通盤計畫。
*      *      *
  在歐西里斯神殿的大廳裡,美尼神情嚴肅的坐在王座上等著塔西爾的到來,只見他不發一語的瞪視著前方,但光是這樣就已經令人有種喘不過氣的壓迫感,使人不由自主的心生畏懼。
  神殿裡的祭司們感受到一股山雨欲來的肅殺氛圍,嚇得他們全身發抖,驚恐萬分的跪在地上,一動也不敢動。
  在來到這裡的路上,艾莉亞已經把她和塔西爾見面的經過,一五一十詳細的告訴了美尼斯。這讓他更加確定羅思特暫時不會有事,畢竟塔西爾想要讓他來執行羅思特的死刑。
  (這個人到底有何目的?)
  這正是美尼斯最想知道的事,唯有確認其意圖後,才能找出弱點,針對這部分迎頭痛擊。
  此時塔西爾拄著拐杖的身影緩緩出現,他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到美尼斯的座前行禮跪拜。其實他已有特許並不需要這麼做,但由於眼前情勢緊繃,因此塔西爾故意在眾人面前展現自己的尊敬之意,以期能減少一些對方的敵意,「啟稟陛下,在下有非常重要的事,必須單獨稟報。」
  「你還有臉跟我說這種話,好,我就聽聽看,你要怎麼給我個說法。」美尼斯大手一揮,一旁的侍衛們頓時全都站了出來,「把這些祭司全都關起來,沒有我的命令,不准放出來。」
  「是。」侍衛們領命後,將所有的祭司一一帶走。
  塔西爾看見大家都走了之後,便直接站了起來,在過程中很自然的用拐杖輕敲地板兩下,躲在密室的奇德聽到暗號後,隨即轉身離去。
  按照君臣之禮,塔西爾這種尚未得到同意便自行起身的行為,實屬非常的無禮放肆,不過既然雙方已經走到即將攤牌的地步也就無所謂了。
  「啟稟陛下,您知道原本消失的艾莉亞已經回來了嗎?」塔西爾直視著美尼斯,索性來個開門見山,打算先來試探對方的反應。
  「是否已經回來,我尚未得到消息,但你抓走羅思特,我可是非常的確定。」美尼斯面無表情的說著,同時將主題拉回來。
  「羅思特大人的確是在下誤捉的,只是想不到陛下竟能如此快的得到消息,又能如此快的趕來這裡。」
  「誤捉?你還真敢講。」美尼斯冷哼一聲,對於消息來源之事絕口不提。
  「其實臣只是想捉住在神殿行竊的小偷,沒想到掉入陷阱的竟然是羅思特大人,而且我也已命人將大人送回宮了,不過……」塔西爾話說到一半,表現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說下去。」美尼斯用著命令口吻,神情威赫,顯然是對塔西爾的辯解,絲毫不為所動。
  「只是過程中羅思特大人身上受了點傷,在下已經有先幫他做了一些治療,至於事發的原因,請恕在下有難言之隱,還請陛下直接問羅思特大人吧!」說到這裡,塔西爾閉上眼,深吸一口氣,似乎想平復心中波動的情緒。
  「是因為我來了,你才將他送回去的吧!」美尼斯狠狠的瞪了塔西爾一眼,接著又問:「你這樣抓住羅思特,又刻意跟我說艾莉亞回來了,到底是有何用意?」
  「啟稟陛下,在下的目的很簡單,只希望陛下能遵照先王的遺願,延續王室優良的血脈。」
  「這我不是已經做了嗎?」美尼斯握緊扶手,語氣冰冷的說:「我不但娶了王叔的二位女兒,而且卡思朵也有了我的孩子。」
  「是的,本來一切都很好的,但是艾莉亞回來了,這將會把所有已經安排好的事全部破壞殆盡,因此我才不得不有所行動,何況我覺得陛下最近的舉動似乎也不太對勁。」
  「你竟敢質疑起我。」美尼斯臉色鐵青,漸漸按捺不住心中怒火。
  「我不妨坦白跟您說,那天您打昏帶走的侍女就是艾莉亞。她利用未來的道具巧妙偽裝成我國的人,也就是說,不管是叫貝倫,還是佩兒,其實都是艾莉亞。」塔西爾看著怒火中燒的美尼斯,冷冷的笑了笑說:「敢問陛下她現在在哪兒呢?」
  「我是帶走了她,但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過了幾天查不出個所以然就放她走了。不過你居然直到現在才跟我說出真相,這又是有何意圖?而且我反倒想問問你,你有找到她嗎?」關於這件事美尼斯已有所準備,所以故意說出誤導的話。
  「站在我的立場,當然是不希望艾莉亞和您相認,而且最好是永遠都不要在一起,唯有這樣才能確保王室的珍貴血脈不會被玷污。至於您的下一個問題,在下也坦承的跟您報告,沒有。」塔西爾頓了頓,看了美尼斯一眼,有恃無恐的說著,「其實在下原本是打算既然誤捉了羅思特大人,那麼就不妨將錯就錯,用他來跟陛下交換艾莉亞。但想不到此刻應該在白城的陛下竟會出現在這裡,這讓即將臨盆的卡思朵王后情何以堪,於是我決定先釋出善意放了羅思特大人,也請陛下即刻啟程回去白城,否則……
  「否則?」聽到這二個字,美尼斯勃然大怒地打斷了塔西爾的話,直截了當的問:「你是打算威脅我?」畢竟這已經踩到他堂堂一國之君的底線了。
  「沒錯,確實是在威脅您,當初艾莉亞會消失是西絲坦臨死前的詛咒造成的,後來因為某個陰錯陽差讓艾莉亞又回到這裡。而今這個東西被我安全的保存在別處,只要我一聲令下或者死了,艾莉亞就會馬上被送回她的時代。」塔西爾斜睨了美尼斯一眼,「我想您應該不會希望這種事情發生吧!」
  美尼斯突然放聲大笑,但神情卻是極其陰狠,「如果你這樣做我就先殺光所有與王室有關的人,包括王后和我的孩子……最後再殺了你,讓你徹底明白這個目的永遠都無法達成,看你死後用什麼臉去見我父王。」
  「這……」塔西爾沒料到美尼斯竟會說出如此狠毒的話,但又隨即想到以美尼斯的個性,若是將他逼至絕境的話,的確是有可能會這麼做,因此塔西爾決定放低姿態,語氣和緩的說:「這樣玉石俱焚的結果,都不是大家所樂見的。其實在下的要求很卑微,是很容易達成的。」
  「就只是要我回去白城陪卡思朵待產嗎?」
  聽到美尼斯似乎有動搖的跡象,塔西爾立即用著委婉的口吻說:「等卡思朵王后平安產子後,請陛下多留個三十天陪陪王后,同時將艾莉亞找出來交給我。等陛下和卡薇朵或卡思朵二位王后多生下幾位皇子,並立下王室的繼任者之後,在下自然會將艾莉亞完整無缺的交還給陛下。其實這也不過是幾年的時間罷了,相信對陛下而言,並不是件難事。」
  「要是在這段時間你死了呢?」
  「請陛下放心,在下已找到能治療身體的藥,沒意外的話,再撐個幾年還是可以的,只不過仍是要請陛下及早行動,盡快為王室帶來更多優良純正的血脈。」
  「塔西爾啊塔西爾!」美尼斯的手用力往扶手一拍,滿是感嘆的說:「原來在你眼中只有父王才是你的主子,那麼你當初應該直接隨他而去才對。」
  「先王臨終前特地宣在下單獨晉見,要求在下達成此事,這是先王的遺願而在下也答應了,所以在下對陛下的要求只有這件事,到於其他部分在下仍是聽命於陛下的。」
  「不對──不對,沒有一個統治者能夠接受這種事的,你這樣根本是想要控制我。」美尼斯怒瞪著塔西爾,對於他自以為是的說辭充滿了不屑。
  (沒錯,控制神之子,讓他過著痛不欲生的日子,正是我要報復神明的手段。)
  塔西爾心中暗自想著,但他知道現在還不是說這些話的時候,在此之前,他必須讓美尼斯去完成他應盡的責任與義務。
  「啟稟陛下,臣並不怕死,只是請您也要顧慮到艾莉亞心情,她好不容易再次回到這裡,您忍心她又被傳送走嗎?」塔西爾用另一個角度提醒美尼斯不要做出兩敗俱傷的決定。
  「你……」此時美尼斯腦中出現艾莉亞哭著求他不可以將自己獻祭的情景,想必當初她在另一個時空知道這件事時,是有多麼的難過心痛。美尼斯強忍住心中忿怒,咬牙切齒地問:「到底是什麼東西控制著艾莉亞的去留?」
  「一塊特別的刻寫板,只不過目前不在這裡。」
  「塔西爾你不配做神官,你根本是阿佩普(註)的化身。」美尼斯瞇著雙眼,狠狠的說出重話,直指塔西爾是惡魔。
  (就算這樣,那也是你們逼我投靠祂的。)
  這對長年誠心服侍神明的塔西爾而言,無疑是個非常惡毒的指控。只見他握緊手中拐杖,心裡充滿憎恨,但他隨即想到此刻更是應該要假裝有憐憫之心,以突顯自己高尚的情操。
  「神殿裡的祭司們都與這件事無關,也毫不知情,還請陛下不要傷及無辜。」塔西爾一臉誠懇的說著,同時還特意表現出一副義無反顧的樣子。
  美尼斯卻只是靜靜的思考著,完全沒有回應,過了一會兒才悠悠的問:「三十天?找到艾莉亞把她送過來?」
  「是。」對於美尼斯的態度突然轉變,塔西爾眼中閃過一絲的不安,但他決定以不變應萬變,語氣平淡,一字一句緩緩的說:「相信以陛下的英明,時間上應該是綽綽有餘了。」
  「可以,但我也有個條件,從今天開始這裡由達士多派人來接管,這裡的祭司全都不准出去,你也要一樣要待在自己的房裡,有任何需要可以跟門外看管的人說。」此刻美尼斯心中已經有了對策,只見他擺出不容拒絕的強勢態度,有如下達命令般的說出自己的要求。
  「陛下是想把我關起來?」塔西爾面露驚訝之色,對於美尼斯突然提出的額外要求,感到有些措手不及。
  「之前你不是也有過閉關自省一個月嗎?這種事你應該很習慣了吧!」美尼斯避重就輕的說著。
  「可是……
  「適可而止吧!」美尼斯打斷塔西爾的話,語氣冰冷,充滿濃重的警告意味,深邃眼眸中露出凜冽寒芒,臉上盡是殺意,「記住,我是王,而你什麼都不是。我能容忍你到這個地步,你應該要很知足了。」
  (必須要先忍著,畢竟現在還不是時候。)
  塔西爾知道目前奇德人在外面,因此不用擔心沒有對外聯絡的管道,於是便低下頭恭敬的回答,「遵命,在下會靜待陛下的好消息。」心想一切就等艾莉亞到手後再說吧。
  「我也只能答應你到這裡,至於其他事等日子到了再說。」
  「遵命。」
  美尼斯冷冷的看了塔西爾一眼,對侍衛長下令:「即刻把塔西爾押回他的房間,從現在起,這裡若有任何人想隨意進出,格殺無論。」
  侍衛長領命後動作俐落的架著塔西爾離開。
  (既然有同夥,我倒要查查看到底還有誰!)
  既然爭取到了三十天,美尼斯打算先切斷塔西爾所有的聯絡管道,再動員所有的鷹組人員徹查宮裡的人,至於外頭就交由卡巴家族的人調查,務必要把那些躲在暗處的人通通抓出來,只要讓塔西爾孤立無援,看他還能玩什麼把戲!
  (更何況我並不是只有一個人。)
  如今有艾莉亞和羅思特在身邊,美尼斯相信在大家共同策劃,團結一心之下,事情一定會有轉機的。
*      *      *
(註)阿佩普(Apep)混沌之蛇阿佩普是破壞、混沌、黑暗的化身,也是太陽神拉的孿生兄弟以及死對頭。他的形象通常是一條蛇,希望世間陷入永久的黑暗。

創作回應

E=mc^2
然後卡思朵就難產而死,自然是西絲坦害的
2021-04-10 19:19:26
鑽石心
這個嘛~~~請繼續看下去就會知道囉^^
2021-04-10 19:44:34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原來有阿佩普,學到了一課
2021-04-10 20:00:28
鑽石心
我也是在查資料中看到的[e1]
2021-04-10 20:28:58
喵君
應該直接把塔西爾殺死
2021-04-10 21:05:19
鑽石心
想殺卻不能殺~因為塔西爾死了~艾莉亞就會被傳送回去[e21]
2021-04-10 21:16:58
東堂隼人
這塔西爾的便當好難發![e11]
2021-04-10 22:06:29
鑽石心
是啊~所以美尼斯才會打算先從他身邊的人下手[e24]
2021-04-10 22:09:4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