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少女的天象對話 (12) -- 不安的解方

伍德‧瓦懷特 | 2021-04-10 18:21:18 | 巴幣 144 | 人氣 168

連載中少女的天象對話
資料夾簡介
《Math Server》X《魔都妖探》X半月《月夜消逝的彼端》X該隱《見習探員的工作日誌》──跨越四部作品、三位作者的大型合作《國北市異界騷亂—少女的天象對話》揭開序幕!

19
  「這是招待的手工餅乾。剩下的等等馬上來。」

  同天下午,眾人來到位於東區的貓之夢咖啡廳。店內牆上貼著不少貓咪在公園、海邊等地遊玩的照片;現場也同樣有五六隻毛色各異的貓咪,除了來回走動、展示身姿外,他們對於拍照或撫摸幾乎來者不拒,讓客人們紛紛露出滿足的神情。

  決定好餐點後,佳蒂難掩興奮地環視著四周:「好厲害,真的到處都是貓耶。」

  「而且還不怕人。」瑤光伸出手,示意湊巧經過身旁的黑貓跳到他大腿上,既熟練又慈愛地輕撫牠的毛。

  「以前賀輔先生曾經幫忙這間店的老闆找翹家的貓,之後我就常過來光顧。」彩欣邊解釋,邊尋找著當事貓的蹤影:「我看看,她在──」

  「彩欣喵!」「小艾!」

  一隻毛色潔白、體型勻稱適中的母貓從店的另一頭跑來,靈巧地跳到彩欣身上:「彩欣最近還好嗎喵──啊。」

  名為小艾的母貓一回過神,才發現彩欣身邊坐的全都是生面孔,連忙裝做什麼事都沒發生地伸長身子:「喵。」

  「別擔心,他們都是我的好朋友,說話也沒關係。」彩欣邊搔著小艾的下巴,邊順口問道:「不過你們看見會說話的貓,怎麼這麼鎮定?」

  「都看過人變成狼人,已經沒什麼好怕了。」

  瑞爾苦笑著,邊順手分配著餐具。他身旁的長武除了點頭附和外,還向小艾招了招手:「可、可以也讓人家抱一下嗎?」

  「可以呀喵。」

  小艾輕巧地跳下彩欣的大腿,鑽過桌下,馬上就爬到長武身上。只見長武順著毛生長的方向輕撫,搭配他讓人憐愛的微笑,不一會兒就讓小艾卸下防備,把肚子都露了出來:「好舒服喵──喵!」

  然而,在小艾打算伸展四肢,好好享受之際,意料之外的觸感卻讓她嚇得跳起,連滾帶爬地躲到彩欣身後。

  正當眾人還在訝異怎麼回事,只見長武紅著臉、夾緊雙腿、低著頭說道:「人、人家是男孩子啦,所以……」

  「抱歉喵……」

  在現場微妙的氣氛讓場面變得更尷尬前,夜緒連忙轉移話題。他輕敲維珍妮亞面前的桌子:「嗯,你喜歡貓嗎?」

  「喜歡。我最喜歡各式各樣的動物了──啊,昨天傍晚那種不算。」維珍妮亞輕拍自己的大腿,原先待在瑤光身上的黑貓便跳了過去。她邊嚕著貓,臉上泛起一股微笑:「小時候爸爸雖然工作很忙,但常常帶我去動物園玩。看到好多動物就有被療癒的感覺。」

  彩欣看著她的神情,也感到如釋重負:「那帶妳這裡真是來對了。」

  就在此時,咖啡廳的老闆娘推著推車,將眾人的飲料和蛋糕送達。靠走道側的瑞爾和長武便順手將盤子和杯子遞了過去。

  瑤光接過果汁,將其擱在維珍妮亞面前,順著剛才的話題問道:「說到小時候,維珍妮亞,妳知道自己以前曾經穿越異界過嗎?」

  「咦?真的嗎?我沒有印象。」

  「你的父親曾經在研究紀錄中提到過。只是當時他擔心你不會控制能力,所以沒有細談。」瑤光啜了口咖啡後續道:「本來他還擔心找不到穿越到異界的妳,但最後幸好還是回去了。」

  在瑤光解釋的同時,維珍妮亞也不斷搜索記憶,直到某次被父親緊緊擁抱的感覺湧上心頭:「啊、該不會是──小時候有一次我自己一個人帶著天象書出門,結果也不記得那天去了哪裡,只記得回家時爸爸他很擔心。」

  「也就是說,那時不小心就穿越了嗎?」佳蒂噘起嘴,想了數秒後才續道:「既然以前做的到,現在只要用同樣的方法,應該也能正常開啟通往異界的通道才對。」

  「不只這樣。那兩個獸檻的逃犯使用的裝置美其名是強迫異能者發動異能,搞不好是──」

  瑤光話說到一半,瑞爾便想起昨日傍晚伊薩克的力氣大得不合常理。他一手撫著下顎猜測道:「放大或增幅之類的嗎?」

  「很有可能。昨天晚上雖然沒辦法讓我們穿越回去,但終究聽見異界的聲音。」

  「表示現在發動異能的方法至少有沾到邊……吧?」

  夜緒才剛說完,眾人又陷入一陣沉默。儘管大家都知道夜緒是為了讓維珍妮亞多點信心才這麼說,但始終沒法改變穿越方法依舊不明的事實。

  在討論停滯之際,率先開口的卻是意想不到的人物。

  「那個啊喵,雖然人家聽不太懂你們在說什麼──」小艾正被彩欣抱著,但仍揮著手,就怕眾人沒注意到:「但是講到發動,人家要是想變成人形時,都會在腦中先想像可愛的女孩子應該長什麼樣子,才能變得順利喔喵!」

  「真的嗎?讓我看看──」瑞爾一聽精神奕奕地湊上前,但一見到佳蒂和長武瞪了過來,他連忙縮回位子上:「我、我開玩笑的,不要當真嘛。」

  「除妖術和妖術都一樣,在發動時必須想像效果。」

  彩欣才剛說完,瑞爾就秀出手腕上的Connector補充道:「我們連結Server的時候,雖然使用的是數學定理,但想造出武器時也同樣要想像武器的外觀呢。」

  「所以想打開通往異界的通道時,說不定也要想像什麼東西的意思嘍?」

  在夜緒適時地總結,眾人分享著各種妖術、除妖術和Server的使用心得之際,維珍妮亞反而低著頭思考著:但是昨晚不管怎麼想像想去的異界也沒用,到底還缺了什麼?要是爸爸能告訴我就好了。

  她垂下肩,腦海中卻突然浮現出以往父親在書桌前,即便是深夜也挑燈在天象書上寫紀錄的畫面。她還記得當時才剛上國小的自己曾經問了父親究竟為什麼寧願不睡覺也要工作。

  那時的父親同樣露出慈祥的微笑,輕輕摸著維珍妮亞的頭,但那天的神情卻也隱約帶有一絲得意:「因為呀,我──」

  然而,維珍妮亞偏偏就是想不起父親說的理由。她隱隱認為此時突然想起那件事絕非偶然,那時的內容或許就是父親留給她的線索。

  她吸了口果汁,看向在笑鬧中討論的眾人,暗自在心裡下定決心:大家都這麼努力想幫自己,一定得回應他們的期待,找出回去的方法才行。

20
  當天深夜時分,在眾人散會、各自返回住處後,偵探事務所內僅剩分睡在兩張沙發上的夜緒和維珍妮亞。平常只有賀輔獨居於此,一下多了兩名訪客,賀輔只好把唯一一條被子讓給維珍妮亞,而夜緒則像是拿到安慰獎似地,分到了賀輔的厚外套。

  「唔,這樣子果然睡不著……」

  夜緒在沙發上翻過身,同時小心著別摔落地面。他將蓋在身上的外套往旁一推,看向對面蓋著涼被,閉目養神的維珍妮亞,露出一抹微笑:算了,只要維珍妮亞能睡得安穩就好了。

  他坐起身,從口袋中掏出手機。雖說穿越到異界,幸好手機的充電線是通用的,而且神奇的是也能和賀輔或瑞爾等人相互連絡。只不過──

  「還是不行啊。」

  即便早就知道結果,夜緒仍然點開了通訊錄。儘管在原本異界的朋友、家人的資料都還在,卻始終無法撥通。想到這,夜緒就不免有些不安:女友自然不用說,就連那總是用各種理由修理自己的姐姐都讓人有點懷念了。

  要是一直被困在這裡怎麼辦?夜緒想起昨晚瑤光催促維珍妮亞的事情,輕聲嘆了口氣:要說想回去的心情,自己也不惶多讓吧。就算不提自己的處境,面對和女友面容一樣的維珍妮亞,夜緒仍認為於情於理都得幫忙。但不會除妖術、沒有異能,更別說拿數學定理戰鬥,什麼都不會的自己根本沒資格說話。

  他握著拳頭,失落地垂下肩:「要是我也能做到些什麼……」

  「唔──嗯?夜緒,你也睡不著嗎?」

  維珍妮亞睜開雙眼,見到正在滑手機的夜緒,不禁輕笑了聲,嚇得夜緒趕緊把手機收回口袋:「抱歉,手機太亮了嗎?」

  「沒事,就只是睡不著。」維珍妮亞索性也坐起身:「真奇怪呢,明明今天玩得這麼累。」

  「就是說。」

  夜緒避開她的目光,隨口附和著。但他很快就注意到才剛說完,兩人就陷入一陣沉默,為了擺脫尷尬的氣氛,夜緒一手搔著後腦,裝作不經意地提議:「那……要不要出去走走?」

  在維珍妮亞微微頷首後,兩人輕輕打開事務所的門,向樓上走去。之所以不到街道上,一方面是擔心再被伊薩克等人襲擊,另一方面賀輔和彩欣也三申五令過深夜附近的店家會做些特別的生意,要他們別靠近。只不過當維珍妮亞想追問到底是什麼生意,而賀輔一副興致昂昂地想解釋時,彩欣就一拳揍了過去。

  兩人經過三樓由儲藏室改建的賀輔的房間,一路來到頂樓。通往戶外平台的鐵門看來已年久失修,除了生鏽外,推開時還會發出刺耳的聲響。而平台上除了圍欄,就只有角落的水塔,其餘空無一物。

  「嗯,晚上的空氣比較清新呢。」

  維珍妮亞雙手背在身後,迫不及待地走到圍欄邊,看著深夜的街景。儘管景色和原先的異界類似,但看見褪去白晝時的繁忙,除了路燈及月光外就再無燈光的街道,仍讓她頗感雀躍。

  一陣微風吹來,似乎能隱約聽見街角公園樹葉的窸窣聲。維珍妮亞回過頭,一手撥開擋住視線的髮絲,而她的一頭長髮隨風飄逸,襯著月光,顯得更加動人。

  眼前的維珍妮亞和夜緒心心念念的少女身影重合,不禁讓他望得出神。有那麼一刻,他差點要喊出女友的名字,幸好維珍妮亞剛好露出抹溫暖的微笑問道:「夜緒,怎麼了嗎?」

  「沒、沒什麼。」夜緒回過神,快步走到維珍妮亞身旁。他在確認圍欄還牢固後,雙手趴在上面,嘆了口氣說道:「唉,我不像賀輔先生或彩欣他們,沒有異能或什麼特殊能力,抱歉都沒幫上你什麼忙。」

  「怎麼又說這件事情嘛。夜緒明明一直都陪著我,還常常幫我說話呀!」維珍妮亞噘起嘴續道:「況且要不是我的關係,你才不會被捲進來。」

  「沒事,我不介意!回去後,我的朋友們一定會對我這段經歷很有興趣。」夜緒連忙轉移話題:「維珍妮亞也是吧?要是想起來怎麼穿越異界的話,一定會有很多能和朋友分享的經驗!」

  夜緒並未如想像中等到維珍妮亞點頭附和。相對地,她只露出禮貌性的微笑後,就輕輕嘆了口氣。

  「我呀,其實一直很不安。」

  她一手撫著胸口,望著依稀可見數顆星星的夜空:「以前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有爸爸陪著我。結果爸爸突然不在、我穿越到異界,還被人追殺,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夜緒轉過頭,本想說些什麼,不料維珍妮亞就逕自說了下去。

  「但是,這個異界的大家為了才碰面幾天的我卻這麼努力,甚至連被牽扯進來的夜緒你也對我這麼好。」她的臉上泛起笑靨,正如灑落的月光般地柔和:「我真的好開心。」

  直面著微笑的夜緒紅起臉,忍不住退了一步:「那、那真是太好了。」

  「吶,夜緒。明明昨天才認識你,不知道為什麼,卻有種認識你很久了的感覺。」維珍妮亞說完後,自己都覺得荒謬地掩嘴輕笑:「很奇怪,對吧?」

  「才不會!那一定是因為──」

  夜緒說到一半就趕緊煞車,心中天人交戰著:不對不對!這時候怎麼可以跟人說因為長得跟我女友很像嘛!什麼都好,快先想個其他理由!

  「因為──」「嗯?」

  「因為妳是我重要的人啦!」

  話剛說完,彷彿還能聽見夜緒紅著臉,臨時謅出理由的回聲。兩人間沉默到只剩夜風輕輕吹過兩人的聲響。

  「重、重要的人嗎?」

  「那個、我……」見維珍妮亞羞澀地縮起身子,夜緒才會意過來。他一手扶額苦惱著,認為也不該馬上斷然否認,只好轉移話題:「明天有想去什麼地方嗎?我們再問問彩欣能不能帶我們去。」

  維珍妮亞的情緒似乎還沒平復,她輕撫著臉頰,深深吸了一口氣後才點頭:「想去的地方是有,但是現在的情況不知道能不能去呢。」

  語罷,她便向夜緒說出了答案。而夜緒一聽也皺起眉頭:「嗯,難怪妳會擔心──不過我會試著像今天一樣說服大家的!」

  兩人在純潔而澄澈的夜中相視而笑,好似今晚整片夜空專屬他們般地,繼續享受著和平的片刻。

  而他們並未注意到身後那隻不知何時駐足,又悄悄振翅而去,遁入黑夜的烏鴉。
.
作者補充:
  原本是真的打算早一點貼出來的,想說手邊的工作不難,告一段落就能跟大家聊聊了;沒想到卻有個怎麼弄也弄不掉的問題,搞到傍晚才貼出來。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啊?
  窩不知道。(The 蹭)
  夜緒雖然沒有特殊能力,但還是好好發揮了戀愛作品男主角的異能(?)。不過人家沒有出軌喔。
  另外關於賀輔偵探事務所晚上周圍的生意──作者覺得深入解釋的話也會被彩欣修理一頓,還是算了(欸)

  說到我們本家角色們的撩人能力(?),瑞爾就是個愛面子的大木頭;賀輔該撩的時候很會撩,但撩完後要進下一步時就會沒膽而縮了(賀輔:「我就___」);錦懋看似會撩,但緊要關頭老是出包;夏斗?大概會跟工作結婚吧(X)。以上幾位活該跟作者一樣單身(欸)。至於長武,與其是撩人,不如說是被撩的那一方吧(X?)

  在看似平靜的時光中,伊薩克和康拉德也悄悄有了動作,究竟維珍妮亞想去的地方是哪裡?而事態又將因此如何發展呢?請別錯過下次的《少女的天象對話》!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有股很棒的甜味呢![e12]
2021-04-10 22:02:12
伍德‧瓦懷特
伍德以為自己這輩子已經跟戀愛的甜味無緣了QAQ
2021-04-10 23:10:26
~半月~
逼逼逼!!
這是技術性犯規!!
算盤已經準備好了![e6]
2021-04-10 22:34:16
伍德‧瓦懷特
這、這樣還是犯規嗎QAQ
伍德保不住你,夜緒你回去後就乖乖跪算盤吧(
2021-04-10 23:10:57
該隱
結果還是負責談戀愛嘛!((拍桌
是說夏斗這種角色不是通常會跟警局新進的元氣型後輩組成cp嗎(X?
2021-04-11 02:09:21
伍德‧瓦懷特
夜緒成功發揮了他的專長(慢著)
警局新進的元氣型後輩?這種腳色不都是用來替其他人試吃便當的嗎,怎麼會拿來組CP(X?)
「我一定會成為像夏斗學長一樣充滿正義感的優秀刑警!馬上把關鍵證據的消息發給──你、你是誰?唔啊啊啊!」(←大概像這樣)
2021-04-11 02:19:38
項熙
你怎麼可以跳過先天條件最好的亞提斯特不提啊(敲碗
2021-04-12 01:32:52
伍德‧瓦懷特
好好好,補一下XD
萊昂──等等,萊昂根本不用說話,只要走在路上就會不小心撩到人了(X?)。如果發起攻勢,各種情話或溫柔的動作絕對無人不淪陷。但是問題在於,誰才是能讓他真正動心的對象呢?
2021-04-12 02:07:13
悠閒紅茶(冷卻中)
所以那個生意是什麼?純潔的紅茶想聽賀輔大哥哥解釋(閃亮眼神)
2021-05-05 23:06:33
伍德‧瓦懷特
賀輔:「讓大家一起喝茶,聊大人們話題的生意喔!」
彩欣想說些什麼,但最後還是算了(
2021-05-05 23:10:5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