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小故事:「談論夢想的資格」

發牌 | 2021-04-10 17:10:33 | 巴幣 0 | 人氣 46

小故事
資料夾簡介

 
  「夢想不能當飯吃。
  那是十分殘酷、殘忍,甚至血腥的一句話。
它在打碎了無數夢想與理想的同時,又將人拉進自怨自艾的小圈圈之中。
只要是人,都曾經體驗過這句話的破壞力。
無論是已經實現夢想的人、還未實現夢想的人,甚至於沒有夢想的人,都曾經被這句話傷害過。
  「夢想是什麼?
  夢中所想,心之所向。
 
  稱之為夢想,也稱之為希望。
 
  夢境無論真實與否,總是會好好的將人潛意識中,所期望的事情在夢中完全釋放出來。
如果連這樣的東西都不夠「真實」,那或許這整個世界從一開始就是「虛假」的也說不定了?
  若是你認同這樣的觀點,那為何還會畏懼那句話呢?
  「我不是畏懼,我只是……希望能夠自己選擇相信的事物。
 
  那個聲音從未停歇,另外一個我的聲音。
所以我出發了,向著未知、陌生的國度,一個、又一個,直到我的夢想實現為止。
 
  「你憑什麼?沒半桶水就想學人去闖,等你餓死不要哭著求我回來!
 
  年長者無法理解我的選擇,不斷忽視我說的話、做的事,質疑我的所有選擇,恨不得硬生生將我的夢打得粉碎。
可是,所有的一切不都是從零開始的嗎?
無論是人、事、物,還是這顆星球,甚至是宇宙。
沒有什麼是不去努力、進化,就能夠憑空出現的吧?
既然如此,在路途中的我,真的就沒有「談論夢想的資格」嗎?
 
  「你要離開?祝你好運囉!
 
  同齡者也無法理解我的選擇,但我卻能夠理解他們的選擇。
畢竟,走在前人為自己鋪好的道路直到死亡,是一件相對輕鬆的事情。
何必為了空洞的「夢想」,去搞出一些沒必要的風險呢?
他們笑著目送我的離開,繼續談論著嘴中「空洞」的夢。
但在我看來,若是成為和他們一樣的存在時。
那時的我,才是真正失去「談論夢想的資格」了吧?
如此,我也只能向他們回以一個無奈的苦笑了。
 
  「那麼,今天能不能走到城鎮呢?……
  夕陽即將在我的眼前消墜而亡,我緩步追逐著它的最後身影,腦中滿是還不能成為一首歌的旋律與歌詞。
踩在小徑旁矮牆上的步伐並不有力,或許是幾餐沒吃的代價吧?
破舊的皮鞋與矮牆上的砂石碰撞的摩擦聲、偶爾吹過的徐徐微風、還有在我身後即將上工的明月,這一切都是我未曾熟悉的存在。
一想到未來,我便會對此再熟悉不過的這件事,我便不自覺的露出了微笑。
 
  「夢想啊!
 
  我仰天長歎,後悔的餘力伴隨一陣風被吹得破碎,只在我的內心留下無數鼓勵自我的決絕與勇氣。
 
  「談論夢想的資格?
 
  我認為我從來都不需要那種東西。
無論是誰認可了我;還是唾棄了我,都不是我失敗或成功的理由。
畢竟,最後我是失敗還是成功,也都與他人無關,不是嗎?
我握緊了雙拳,繼續行走在追逐「夢想」的那條險惡道路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