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184)

戴斯蒙 | 2021-04-09 21:20:49 | 巴幣 2772 | 人氣 221


  馬上抓起劍就追了上去,狼王在途中避開了牠所有有可能碰上的人,原本想說牠會從背後偷咬人一口的,沒想到牠卻甚麼也沒做就直接往警衛隊所在的後方跑去了。

  不知道這頭狼王在想些什麼,但可以知道的是牠極力的盡量避免跟人的戰鬥......或者說是避免跟傭兵發生戰鬥,因為牠一到警衛隊那邊就開始發動攻擊了。

  柿子挑軟的吃嗎?雖然知道這些狼會這樣做,但一頭王這樣也太誇張了吧!

  而對於實力較弱的警衛隊來說,那頭狼王顯然不是他們能對付的對手,在短短的時間內就造成了好幾人的受傷,雖然目前還沒死人,但這也是早晚的事情。

  「別跑!」我如此說著,狼王轉頭過來看著我,突然之間牠張開了嘴巴,一到藍色的閃電噴射而出,面對突然其來的攻擊,勉強只能舉劍擋住,但就算是這樣還是往後退了好幾公尺,雙腿在路上拖出了兩條長長的痕跡,半邊身子感覺都麻掉了。

  持劍的手感覺不到疼痛,但是有一股疑似烤肉的味道傳來,看來多半是被烤熟了吧?

  「男爵大人!小心!」

  那頭狼王在對我發動攻擊後直接將目標轉回到了我身上!啊啊啊!我大概明白了,牠大概是假裝攻擊警衛隊想要用大招一鼓作氣幹掉我吧?就結果來看是挺成功的,不過只是一隻手被烤焦而已,這點傷害對我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轉眼間,牠的大嘴便來到了我的面前,這次我沒打算躲避,我要正面上牠,如果因此而受到致死傷害的話,還能夠讓燒焦的手給復原,雖然會讓旁邊的人擔心一下,但只要最後沒事就可以了。

  將劍尖對準前方,手雖然失去了知覺但還是可以使用,面對朝著自己的長劍,狼王緊急的停下了,看來牠也不想一頭撞上這把可以砍傷牠的武器。

  但就算牠停下了,最後還是躲不過被刺傷的命運,因為停下這個動作,牠的身體正面毫無遺漏的曝露在我的面前,包含那道第一次查看時沒看見的傷口,這時候我才注意到,這個傷口非常的巨大,看上去並不是很深,但卻十分的長,說不定有一公尺吧?不知道這傷痕是誰造成的,但只能說幹得漂亮,也就是因為這個傷口所以在其他魔物肆虐村子的時候,狼王只能趴在門口休息吧?

  我的劍,就這樣刺進去了那道傷口,這次狼王沒有閃避成功,劍的確刺了進去!

  狼王哀鳴了一聲,接著向後一跳拉開了距離,這一跳順帶將我的劍給拔了出來,狼王的鮮血在空中閃耀著。

  我們兩個隔著一段距離互看著,現在我們的身體狀況都差不多,我失去了一隻手,牠被我正面刺了一下,一人一狼都是重傷狀態。

  但是隨著時間過去,最後占優勢的肯定是我,因為我的傷勢會慢慢地恢復,狼王恢復的肯定沒有我快。

  「男爵大人!您沒事吧?」

  「雷瓦丁嗎?我沒事,只是手剛剛被電到現在有點麻。」

  雷瓦丁站到了我旁邊拿著劍對著狼王,面對多出來的一人,狼王似乎又有想要退卻的念頭了,牠巨大的身體緩緩地向後移動,粗壯的尾巴夾在兩腿之間,看起來就跟害怕了沒兩樣。

  「男爵大人!狼王怕了!」

  看著狼王這副樣子,雷瓦丁似乎很開心的樣子。

  「恩,一鼓作氣打倒牠!」

  「是!男爵大人!」

  於是,我們兩個一起向著狼王衝去,而狼王看到我們兩個衝了過去,毫不猶豫地轉身逃跑了起來。

  「別想逃!大伙攔住牠!」

  說是這樣說,但狼王的威勢還在那邊,警衛隊的人就算有機會也不敢對如此龐然大物出手,但我並不怪他們,這是人之常情,誰都會怕一頭一、兩層樓的怪物奔跑,如果沒有十足的勇氣,是不可能站出來擋在面前的。

  於是情況就變成了狼王在前方跑,我跟雷瓦丁在後方追,這種有點奇怪的樣子,一般來說應該是反過來才對。

  過了一會後,我的手有了一點感覺,看來在不久就能恢復正常運作了............等等!現在這個景象似乎似曾相似的樣子?

  「停下!雷瓦丁停下!」

  「嗯?怎麼了男爵大人?」

  就在這時候,狼王也迅速的轉過身子來,張開了牠的嘴巴,噴湧出夾帶著霹啪聲響的藍色閃電.....

  閃電直接命中了雷瓦丁,雷瓦丁的身體從我身旁飛過。

  「混帳!」

  不知道被直接命中的雷瓦丁怎樣了,但他如果是未來那個雷瓦丁,我知道他肯定不會在這裡死去的,所以我沒有去查看雷瓦丁的傷勢,反而是直接衝到了狼王面前,牠張開了血噴大口想要直接咬碎我的身體,就像前面兩次攻擊一樣,狼王的攻擊總是那麼一成不變。

  向後退了一小步,以些微之差避開了攻擊,雙手握著劍,對著牠的腦門就插了下去。

  狼王發出哀號聲,開始死命的掙扎著,我鬆開握著劍的手向後離開陷入狂亂狀態的狼王,差不多十秒左右,牠就平靜了下來,就這樣倒了下去,身體化為無數湛藍色的美麗寶石。

  撿起了劍之後,來到雷瓦丁的身邊查看他的傷勢。

  但是一切似乎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

  他的眼睛半開著,嘴巴微弱的一開一闔著,不斷有著血液從嘴角流出,他看起來......看起來就快死了一樣。

  「男、男爵大人......

  「我在。」

  「狼、狼王呢?」

  「牠死了。」

  「那樣的話......就、就太好了,男爵大......蕾諾斯塔就..........

  他話還沒說完,眼睛裡就失去了焦距,將手按上了他的脖子檢查,他的脈搏......心跳沒有了......難道說.....難道說......

  「有人能進行治療的嗎?這邊需要協助!」我對著四周大吼著,幾個人連忙趕了過來,我退了開來,看他們開始治療著雷瓦丁,但似乎沒有作用的樣子,開始有人喊著祭司,但我們根本就沒有祭司跟著來。

  沒多久後,他們也放棄了。

  所以說......雷瓦丁就這樣死了嗎?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