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無課金的異世界冒險》第二十五章 孤注一擲 (下)

獅子&雷格(因該) | 2021-04-09 20:58:37 | 巴幣 1000 | 人氣 138


  『那邊那位美麗的少女啊!妳掉的是右邊這台金色的轉蛋機呢?還是左邊這台銀色的轉蛋機?』
  換上女神專用套裝的芙蕾婭,全身發出聖光,聲音還自帶著回音,如果身旁沒有可疑的轉蛋機,任誰都會相信眼前這位就是女神本尊。
  「……蛤?」
  從森林走出來,一身黑色女僕裝,一頭粉色俏麗短髮,和梅露共用一個身體的神器血月,神情不知怎的看起來有些狼狽。
  注意到芙蕾婭的血月,挑起眉毛,沒好氣地說:
  「妳又是哪位?」
        
        
  「那傢伙到底在搞啥啊……」
  林佑樹跟蘇爾娜兩人,躲在離芙蕾婭有段距離的草叢待命。看到芙蕾婭脫線的表現,林佑樹忍不住吐槽。
  「女神大人一定有她的用意。」蘇爾娜說。
  「真的假的……」
  林佑樹皺起眉頭,看起來完全不相信的樣子。
  「話說回來,女神大人剛跟你說了什麼?」
  「唔!」
  想起剛才的事,林佑樹急忙別開臉,說:
  「也、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啦!只、只只是一些胡言亂語罷了!」
  「是嗎。」
  蘇爾娜眨了眨眼,銀色的瞳孔中寫著懷疑,但是並沒有多問。
  『……不想說就算了。』
  蘇爾娜小聲低語,可惜林佑樹完全沒注意到。
  就在這時,芙蕾婭行動了——
  『既然妳這麼誠實,兩台轉蛋機都送妳吧!吃我的女神PUNCH!』
  只見芙蕾婭舉起轉蛋機扔向血月,然而,血月彷彿早有準備,不費吹灰之力就躲過轉蛋機,還分毫不差地接住芙蕾婭偷襲的右拳。
  「「欸?」」
  躲在暗處的林佑樹,在看到這一幕瞬間,跟芙蕾婭幾乎同時發出驚呼。
  本來林佑樹的預想中,血月一旦遭遇敵襲,就會馬上使用技能自保,到時就是反攻的最好時機。但仔細想想,面對比自己還要弱小的敵人,根本就用不著使用技能,何況還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技能。
  早知如此,一開始就該讓蘇爾娜去當誘餌,但是眼下也沒有空反悔了。
  「那、那個……可以重來一次嗎?」
  原本充滿威嚴的芙蕾婭,如今卻露出喪家犬般的可憐表情。
  只見血月微微一笑,眼神卻毫無笑意,冰冷地說:
  『吾拒絕。』
  就像當初對付林佑樹一般,血月朝芙蕾婭的死角發動突襲。
  早先察覺到敵意的蘇爾娜,搶先一步從草叢衝了出去:
  「剩下交給你了。」
  不等林佑樹回答,蘇爾娜手中的獵刀就筆直地射向血月。
  「嘖!埋伏嗎?」
  注意到獵刀寒芒的血月,急忙抽手,獵刀僅能劃過血月的髮絲,但也多虧如此,血月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蘇爾娜身上。
  「原來躲在那裡!」血月大吼。
  只見血月瞪大鮮紅雙眼,赤色暴風再次以血月為中心聚集,接著朝四面八方席捲開來。
  身處暴風中心的芙蕾婭跟蘇爾娜,就這麼被暴風給連根拔起。轉眼間,兩人已不見蹤影。
  「哈……哈……這樣就……結束了。」
  施展完技能的血月,臉色無比憔悴,就算下一秒倒下也不意外。
  就在這時,待命已久的林佑樹,緩緩從樹叢走了出來。
  「唷……該說好久不見嗎?」
  林佑樹一派輕鬆地舉起手,臉上表情卻十分凝重。
  「是你……嗚!」
  血月不敢置信地瞪大雙眼,身體卻突然重心不穩,單膝跪在地上,嘴角流下一道血痕。
  林佑樹緊握住黑色大衣,強忍住攙扶對方的衝動。
  如今的血月,不能跟昔日同伴劃上等號。
  ——梅露是梅露,血月是血月。
  林佑樹在心裡這麼告誡自己,這也是為了不辜負作為誘餌的芙蕾婭跟蘇爾娜。
  為此,林佑樹深吸口氣,黑色雙眼中映照出血月的身影。
  「來做個了結吧,血月。」
        
        
  「哈!那個暗精靈也就算了,單憑你一個人類能做什麼?」
  血月一跛一跛地從地上爬起,用袖子抹去嘴角的血痕,身上的黑色女僕裝也變得破破爛爛的。
  見狀的林佑樹,皺起眉頭,說:
  「是啊,我沒有蘇爾娜那麼厲害。老實說,光是現在站在這裡,跟妳面對面聊天,就已經快丟掉半條命了。」
  「有自知之明的話,還不快退——」
  血月揮手想要驅趕林佑樹,不料,右手卻被林佑樹抓住。
  「唔——!放開吾!」
  和剛才對付芙蕾婭時的游刃有餘相比,如今的血月已是強弩之末,從林佑樹右手傳來的力氣,讓他再次確信。
  「確實就像妳說的,現在的我沒有什麼力量,身上也沒什麼錢,等級更是只有最弱的『1』。但是,想要保護同伴,想要保護梅露的心,我不會輸給任何人!」
  林佑樹緊緊抓住血月的手,怒目瞪著她說:
  「我不知道妳想做什麼,也不想知道,但是如果妳會傷害到梅露,無論如何我都會阻止妳!所以識相的話,就快把身體還給梅露!」
  「哼!就像你說的,這可是你寶貝同伴的身體。就算吾目前失去力量,只要吾還擁有這個身體的控制權,你又能拿吾怎樣?」
  血月甩開林佑樹的手,刻意往前一步,挑釁地瞪回去。
  「……既然這樣,那就沒辦法了。」
  林佑樹臉色一沈,默默退開一步。
  「哦?這麼快就死心了嗎?真沒骨氣,看來是吾太高估——」
  就在血月沾沾自喜的時候,林佑樹冷不防地伸出手,按住血月的肩膀。
  「你、你在做什麼!這可是你寶貝同伴——」
  「那種事我當然知道!」
  「噫——!」
  林佑樹抬頭瞬間,血月看到他充滿血絲的雙眼,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
  「居然要聽那個混帳女神的混帳建議!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要不是妳這混帳神器根本聽不進別人說的話!我也用不著做到這個地步!混帳——!」
  「你說誰是混帳神器?吾可是大名鼎鼎的神器‧血——」
  「那種事我當然知道!」
  「噫——!」
  面對不斷逼近的林佑樹,血月有生以來第一次發自內心感到恐懼。
  「你、你到底……想對吾做什麼?」
  「乖乖閉上眼睛就是了!數一下天花板的污漬就過去了!」
  「你、你這傢伙,該不會——」
  血月突然臉頰一紅,害羞地別開臉。
  傳說中讓前任勇者吃足苦頭的恐怖神器,沒想到竟然有如此少女的一面,照理說應該是十分新奇的畫面。然而,眼下的林佑樹完全顧不了這些。
  此時此刻的林佑樹眼中,就只容得下一樣東西。
  『                    ,                    。』
  『要是還不行,就吻醒她吧。』
  芙蕾婭的聲音,至今仍在林佑樹的腦海迴盪。
  雖然不想承認,但這確實是林佑樹少數能夠威脅血月的方法,但是這方法這不僅對血月來說是很大的威脅,對林佑樹本人來說,其實也是天大的挑戰。畢竟過去完全沒有類似經驗。
  「居、居然用如此卑鄙的伎倆!身為勇者都不覺得羞恥嗎?」
  「少囉唆!要不是為了梅露,誰想跟妳這沒人要的神器接吻啊!」
  「什、什麼!你說誰沒人要!想當年吾可是人人搶——」
  「廢話少說!到底換不換!」
  說話的同時,林佑樹的臉越來越靠近血月。
  「嗚……嗚……給、給吾記住!你這個變態勇者!」
  在林佑樹的威脅下,血月抿著嘴唇,眼角泛著淚光,露出和不久前芙蕾婭如出一轍的委屈表情。
  留下戰敗宣言後,血月瞳孔中的紅色素急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林佑樹熟悉的翠綠色。
  「嗚咿!勇勇勇勇者大人,您、您您您這是在做什麼呢?」
  被林佑樹抓著肩膀,臉還靠得無比接近的梅露,發出熟悉的驚呼聲。
  聽見熟悉的聲音,林佑樹心中的大石總算放下。
  放鬆瞬間,林佑樹雙腿一軟,整個人癱坐在地。
  「歡迎回來,梅露……」
  復活的梅露雖然仍搞不清楚狀況,但還是露出溫柔的笑容,說:
  「我、我回來了!」

  <To be continued ... >


==========================================
後記:

血月篇結束(灑花
下一回預計就是爬塔篇

2021/4/9
獅子&雷格(因該)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1000GP奉上,恭喜完結灑花![e12]
2021-04-09 22:20:55
獅子&雷格(因該)
大感謝XDDDDDD
2021-04-09 22:27:3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