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隨筆】童年三味--仙楂餅,統一布丁與養樂多

旅人 | 2021-04-08 17:25:01 | 巴幣 114 | 人氣 121

  最近看路邊有人在賣梅花狀的仙楂餅,嘴饞買來一嚐,才驚覺這玩意兒居然這麼合我胃口。口感類似被壓縮成塊狀的粉末,剛入口有點硬,有種梅子粉般帶著鹽味的的酸甜(因為加了梅精啊廢話),但香氣又更接近中藥。

  以前吃仙楂餅只能小口小口慢慢啃,途中總會逐漸在手上碎掉,讓人十分懊惱,現在整塊塞進口中也綽綽有餘,可以含著當普通硬糖來吃了,不禁有點感慨。但要注意的是,仙楂餅和綠豆糕一樣,是能奪走口中水分讓人嗆死的殺手,務必要配茶水食用。
****

  仙楂餅其實不是那麼稀奇的東西,路過中藥房通常能在櫃台上看到一大罐。我不記得兒時吃過的仙楂餅是哪裡來的了,可能是和大人去中藥行,店家順手送的吧。

  雖然記憶已然模糊,那滋味仍會勾起我不可名狀的鄉愁,讓人想起和阿公阿嬤同住在小鎮時的歲月。不過,情懷歸情懷,老實說仙楂糖太硬了,並不討小孩的歡心,談不上我的最愛。

  真正佔據我大半童年的要角,是統一布丁和養樂多。

  還小的時候,阿嬤每次去買菜都會順便幫我帶三個裝成一組的布丁回來,當作我的點心。而她常帶我去串門子泡老人茶的那間西藥局,也總會在冰箱裡為我準備養樂多。
  於是這兩者,尤其是布丁,儼然是我童年的象徵。聽爸媽說,我三歲半北上剛離開老家時,因為不習慣沒有統一布丁吃,還曾經在地板上打滾大鬧過。彷彿入了統一布丁教,不能一天沒有布丁似的,太狂了。

  究竟是布丁和養樂多本就合我的喜好,還是美好的回憶裡總有養樂多和統一布丁才特別執著,就是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了。

  隨著年齡增長,統一布丁和養樂多情結也逐漸不藥而癒,徒留童年的謎團。

  這麼多年來,和同儕一起笑過統一化工,吃過用果凍粉自製的布丁、牛奶和雞蛋做的蒸布丁、鮮奶油含量較高入口即化的焦糖布蕾。只是統一布丁那種恰到好處的滑嫩口感,適中的硬度和甜度平衡,在業界還真是無出其右。

  喝過可爾必思或比菲多等其他市售的乳酸飲料,也喝過各種便當店附贈的「養樂多」(酸甜比例和乳品濃度分佈落點之廣,每次開瓶好似在玩刮刮樂,總是槓龜的多些)。最後依舊不得不承認,統一布丁和正字標記的養樂多,滋味最為經典。


#這真的不是廣告。
****
補遺:藥局茶會之瑣事。

  關於阿嬤常去泡茶的那家藥局,有些細節很值得回味。

  首先,格局上就很有趣。一樓大廳被領藥櫃台硬生生隔成了店面和生活空間,窗口裡側,配藥台想當然地坐落在客廳裡,和辦公桌相依偎。

  通往生活空間的走道並未設門,店主通常待在客廳,買藥客人上門喊老闆才會出來應對。至於茶友,大家都非常隨性,往往一邊打著招呼,一邊已經穿過店鋪自行進入客廳(茶會的召集則是響一聲就掛斷的電話,完全是自由參加制,不會確認出席人數的)。

  藥局的隨性也體現在客廳擺設上。和我見過的其他人家不同,藥局客廳沒有靠背沙發也沒有太師椅,僅有配藥檯座椅、藥房阿公的辦公椅、磨石子地板上隨意擺放的橘綠兩色漏斗狀的塑膠板凳,與沿牆設置的紅褐色軟墊長椅。
  
  作為茶會場地的廚房,牆上則開了一個能望穿客廳的大窗,即使某天茶友來得太多擠不進廚房,分散到客廳了也不妨礙擺龍門陣。明明是老屋,卻有點現代互動式廚房的味道。
****
  兒時,老人家泡茶沒我什麼事,還是小孩子的我喝不了濃茶,又聽不懂老人家的話題,因此藥房阿婆(老闆娘)總會在我手裡塞一罐冰得沁涼的養樂多,讓我到客廳看電視打發時間。

  電視高高架在廚房入口的門楣上,絕不用擔心離螢幕距離太近傷害視力(仰望太久難免脖子痠痛)。頻道通常停在阿公阿婆們用來看股票指數的台,我來的時候才會轉到三大卡通台。

  對一個家裡沒裝第四台的小朋友來說,藥局有養樂多喝,還能不分時段地看卡通,簡直讓人樂不思蜀。有時我整天就惦念著阿嬤什麼時候要帶我去泡茶(當然,是衝著養樂多和卡通去的)。

  這樣的模式隨著我的成長,終究劃下了休止符。

  童年的尾聲,我開始發現以東森幼幼台為首,全天候放送兒童向動畫的電視台總是年復一年將同樣節目重播的詭計,且兒童向節目已經不符青少年喜好,當時又不知有個叫Animax的頻道已經在台灣開播,電視越看越膩,索性陪阿嬤進去和其他老人家寒暄還有趣些。

  幾乎同個時期,我逐漸喜歡上現沖熱茶的香氣和餘韻,覺得熱茶遠比冰養樂多好喝 。和統一布丁情結的自然消滅一樣,這也是時間帶來的變化吧。

創作回應

Astre
直到現在,我的冰箱裡依舊有統一布丁和養樂多,與小時候的你是同個教派的XD
2021-04-11 08:29:45
旅人
教友!(握手
2021-04-11 10:04:0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