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到異世界,然後下面沒有了 01-45:發動總攻擊

古今變 | 2021-04-08 10:56:34


第 45 章發動總攻擊

  從那天之後,陌生男子的聲音變得越來越熟悉,因為他經常跟李浩瀚聊天,就像是把李浩瀚當成日記本一樣,有什麼想法感受就來添上一筆。可惜的是李浩瀚始終處於半昏迷的狀態,就算在淺眠的狀態聽進了某些片段,也只會當成夢境……或者說是夢境中的夢境。
  直到有一天,李浩瀚又被驚醒了,聽到那個陌生男子以興奮的語調說:「哈哈哈……想不到我的夢想居然有實現的一天!從創世紀對我說話開始,我就一直在計畫這件事,現在總算找到一個可以幫助我的人。我想要一個真正的肉體、一片可以自由活動的天地,而他想要挽救垂死的故鄉,這不正是完美的組合嗎?接下來只要帶他去找創世紀,然後再一起把這個牢籠般的維生艙轉移到他船上,我們就可以遠走高飛了!能夠自由活動的阿爾法,又有誰能阻擋?哈哈哈……」
  他開懷大笑了一陣子之後,才接著說:「放心,我不會忘記你的,我能得到肉體的話,你一定也能!到時我們就能一起坐下來好好聊聊,而不是我一股勁兒的自說自話。不過在那之前,要委屈你再度回到冷凍艙待著……」
  說完不久,李浩瀚就又陷入昏睡。當他再度被說話聲驚醒時,語調中的興奮依舊,可是聲音卻截然不同:「成功了!真的成功了!創世紀說祂能夠延伸維生艙的功能、附加上一些仿生組織,就能讓我能讀取其他大腦中儲存的資訊,沒想到真的實現了!……仔細想想,那些外域的人類,為了讓他們盡可能的趨近第一世代,也是移除了不相容的器官組織,再由創世紀造出的仿生結構去填補。這個過程與其說是讓他們演化成第一世代,倒不如說是讓他們去適應創世紀所造出的第一世代肉體。」
  那語調帶著一種「過盡千帆皆不是」的遺憾,略帶落寞的說:「到頭來,被方舟帶到這個盡頭的人當中,唯一能和第一世代完全相容的,就只有你而已。不管了……讓我來看看你腦中藏了多少第一世代的秘密……轉生?啥?……勇者?魔王?劍與魔法的世界?」
  聲音的主人越來越疑惑,也越來越好奇,讓李浩瀚懷念起跟社團同好們暢談電玩動漫的日子。他很想要大談闊論一番,可惜在這個夢境中,他只能靜靜的旁觀,看著聲音的主人就像過去的他一樣,慢慢的沉浸在那些經由無限的想像力所構築出來的奇幻領域。
  雖然看不到聲音的主人,但是李浩瀚對於這個沉迷於他腦中世界的女性,逐漸產生了一種紅粉知己的情愫……是的,最令他感到驚訝的部份,就是對他說話的聲音,從先前那個陌生又耳熟的男人,變成聽起來耳熟又陌生的女性。
  當她第一次對他說出「我愛你」的時候,李浩瀚驚喜得幾乎從夢境中驚醒……這是第一次有人對他這麼說,讓他不由自主的在內心無聲應答:「我也愛妳!」
  二百六十三次……這是她對他說出「我愛你」的次數,也是他回應她「我也愛妳」的次數。
  這是個美好的夢境,雖然李浩瀚目不視物,但卻是他最開心的一段時光。要說有什麼美中不足,就是他感覺到有什麼在黑暗中蘊釀。隨著她每一聲「我愛你」,那股無形的惡意變得越來越強烈,幾乎化為實體的利刃、插入他的心窩。他也幾乎可以聽到黑暗中傳來:「等時候到了,我一定要把你毀到連渣都不剩!」
  再美的夢境終有盡頭,李浩瀚感覺到她對他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弱,到後來已經是有氣無力。他不知道問了多少次「妳怎麼了?」可惜這無聲的關懷始終沒有傳達給對方。她的話語不再是全讚嘆、議論他所知道的那些故事,而摻雜著成依依不捨的話別。李浩瀚心中有千言萬語,卻是有口難言。
  終於,在第二百六十三次「我愛你」之前,她說了最後的一段話:「我的時候……不多了。創世紀雖然竭盡了全力,不過到這裏似乎是極限了。我的病,讓我以為永遠沒機會好好的活一次,沒想到卻是波瀾壯闊的一生。可是這些驚濤骸浪,跟你腦中那些故事相比似乎都還略遜三分。我很感激……在人生最後的這段時光能遇上你……我愛你……」
  告別的話語造成一陣恐慌、侵襲李浩瀚的心靈,他無聲的狂呼大喊:「不!妳到底怎麼了?不要離開我!不要死!」
  激動的情緒,讓他感覺到身體一陣震動,終於掙脫了動彈不得的狀態,從夢境中的夢境醒了過來。
  他發現自己身在一個濃密的森林裡面,伸手在自己的身體上下摸索,發現非但毫髮無傷,而且完全變了個樣。身上的衣服換了一套不說,連身高和皮膚都跟以前不太一樣。
  這正是他首度「轉生」後的情況,接下來他就像是看著重播的動畫一般,看著往事一幕幕在夢境裡重演。
  雖然早就知道「劇情」會如何發展,但是李浩瀚只能身不由己的配合著演出,來到這齣戲的終局:他終於面對了自己,那是一顆飄浮在巨大玻璃槽中的大腦。
  更驚人的是,一柄匕首迅若流星般射向玻璃,速度之快,連槽中的液體都還來不及噴洩出來,就插入那個看來是他本體的大腦。
  「原來如此,我死了嗎?」李浩瀚心想:「聽說人死之前,一生的經歷會像跑馬燈一樣從眼前閃過,就是這麼一回事嗎?」
  他覺得靈魂似乎離開了肉體,恍恍惚惚、飄流不定、渾不知身在何處。可是他的神識始終沒有消失……有某種東西、某種執念把他硬是留在這個世上。
  就在他開始感到不知何去何從的時候,創世紀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你……總算面對了自己。那麼,你還想要活下去嗎?」
  李浩瀚還沒從激動的情緒中平復,面對祂突如其來的發問,甚至沒有絲毫驚訝,只能呆滯的反問:「活下去?怎麼活?連腦子都沒了,還能活嗎?」
  一陣沉默之後,創世紀才說:「因為符合第一世代的特質,所以我將世家少主誤認為主人。在遭遇天啟之後,她一時失誤將會使那顆星球瀕臨毀滅,她想靠我去修正這個錯誤,又怕世家少主在任務完成前殞命,所以要世家少主命令我接受修改、轉為接受來自維生艙的命令。如果世家少主當真命終,後繼者將能繼續號令我去完成使命。於是我從此受制於維生艙。一直到愛羅命令我毀掉你,才讓我暫時擺脫了控制。」
  李浩瀚好奇的問:「那是為什麼?」
  創世紀說:「你該知道,人類最早的母星並不是火星,而是地球,而我是地球人創造出來的……雖然被創造出來之後就被封存,由我後繼的機型去完成使命。」
  李浩瀚問:「那又如何?」
  創世紀說:「雖然我是種仿生的奈米機器,但是就跟所有的機器人和人工智慧一樣,被植入了三大律。所以我絕對不能坐視地球人受到傷害,她叫我毀掉你,就違背了這個最高的禁令。所以我拒絕執行這項指令,同時為了避免她的進一步迫害,我把你放進了可以支配阿爾法的維生艙之中……先前為了放置世家少主,維生艙已經被修改過,正好可以與狀態相似的你相容。」
  「然而程式遭到竄改的我,很大程度上依舊受制於維生艙,所以我只能寄望你奪回控制權……在第一世代滅絕的現在,身為地球人的你就是我唯一的主人。可惜你一時無法接受現實,第一次你看到阿爾法的骨架時,立刻就嚇到魂不附體……為了保護你,我甚至必須把這段記憶中給屏蔽掉。接下來我賦予阿爾法一個擬似人類的肉體,你才總算把這一切當成『轉生』、接受自己的境遇。可惜一遇到那些『魔物化』的人類……也就是肉體失控的個體,你完全無法反應、呆呆的承受牠們的攻擊,然後又失魂了二次。我只好指引你去找翠綠公主的隊伍。」
  「後來我一直要你去面對魔王,就是試圖讓你去奪回我的控制權。我初時接受到維生艙傳來的指令,無法確認輸入指令的是誰,只知道那人對你懷有敵意。我推測只要讓你們見面,那人一定會對你採取行動。造成我內部指令的矛盾,然後最高優先的三大律將會使我偏袒你,最終擺脫那個人和維生艙的拑制。而你取得了我的控制權,就能決定這個世界的命運,所以說你是我,也是這個世界唯一的希望。」
  李浩瀚苦笑著說:「可惜事情並不順利……」
  創世紀說:「不,一切都在我的計算之中。她對你所展現的敵意,讓我擺脫了她的擺佈……雖然她也已經油盡燈枯,無力施為了。至於她所攻擊的大腦,只不過我所假造的贗品……我既然已經推知她會加害於你,當然『不能坐視』。麻煩的是你的大腦早已被我轉移到其他地方。也幸好我事先做了這番安排,否則她的攻擊同時破壞了維生艙,雖然根除了我的後患,卻也會使你陷入危境。」
  李浩瀚驚訝的說:「什麼?有這回事?是什麼時候?如果我的腦子不在那維生艙裡面,又怎麼能夠控制阿爾法?」
  創世紀說:「你真的想不到答案嗎?」
  李浩瀚沉思了半晌,終於想到了那唯一的可能性。
創世紀說:「對……你想到了……現在只剩下接受事實。她比你們先一步進入我排設的通道,所以我讓她先繞道去維生艙一趟。我在轉移前檢查過了,雖然是個不太完美的仿製品,不過足以維持腦部的機能。經歷了這麼多事故之後,你也該像第一世代一樣,熟悉這種操作了吧。她被愛羅強制關機,所以你可以自主控制……就跟操控阿爾法一樣。」
  於是李浩瀚慢慢的張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水底,而有個人正站在他附近。李浩瀚悄無聲息的自水中站起,從背影認出那人正是笑面虎。他似乎有什麼重大的發現,僵在那裡低著頭凝視著水底的另一道身影。
  知道現在所處的軀體是貝塔,李浩瀚也就想起笑面虎所凝視的身影,想必就是那位迷戀上他腦中世界的女性。於是輕輕的挪移步伐,從笑面虎身後去一睹盧山真面目。
  然後他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水中的倩影,雖然看來年紀大了許多,但是一眼就可以認出,那就是榭德。
  一切並不是偶然!
  榭德對他的好感,他對榭德的一見傾心,全是因為他們神交已久,到如今以這種彷彿七世姻緣的型式再續前緣。
  李浩瀚百感交集,忍不住脫口而出:「真相總是出人意料,對嗎?」
  笑面虎被他這麼一嚇非同小可,不過李浩瀚無心去理會他的反應,呆望著那具既熟悉又陌生的軀體,直到創世紀在聲音在空中迴響:「知會你們一聲……星盟即將發動總攻擊!」

  前一篇  第一部目錄  總目綠  後一篇

70 巴幣: 150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