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軍事篇】第一七一章:餞行派對

黑霧 | 2021-04-08 09:42:21 | 巴幣 2 | 人氣 37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這淺顯的道理,不論阿伯還是黑鴉都是懂的,特別是黑鴉作為旅人,這樣的事自是經歷過無數次,不過此刻就連黑鴉也甚是不捨地點著頭。

  原因無他,阿伯與阿母真的對黑鴉太好了,甚至讓黑鴉覺得自己要是有父母照顧的話,應該就是這個樣子,不過以年紀來說應該是祖父、祖母比較準確,不論如何兩老十分關照黑鴉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

  「這樣啊……」阿伯不想叫黑鴉感到為難,因此他是絕對不會說什麼叫黑鴉多留幾天這樣的話語,之不過就算懂得這樣的道理,臉上那些皺紋仍然難掩心中的失落,畢竟他知道黑鴉與每年都會來這裡的艾因不同,這麼一別說不定就是永遠了。

  阿伯放下手上的弓站了起來,走到黑鴉的面前後舉起手輕拍著黑鴉的肩頭,然後稍微用力地捏著:「難得找到想要做的事,可要好好完成它啊。」

  縱然心裡有千言萬語,黑鴉此刻也實在開不了口,只能再次點頭給個反應,他可不想隨意地許下無法實現的約定破壞這段美好的關係,至少他認為他與阿伯之間不需要這樣的話語,不需要說出「要是可以的話我會回來的」。

  想當然黑鴉並沒有把自己身體的事跟阿伯說過,這只會叫阿伯不知道該如何反應罷了,如今黑鴉想到的,就只有珍惜最後這段時光,就像這幾日一般「平常」地度過。

  說來黑鴉也覺得有點不可思議,相處的日子如此之短卻覺得感情已經相當深厚,與艾因尚且能說是投緣,和阿伯與阿母的相處與其說是聊得來,總是覺得當中還有一些什麼,只是黑鴉自己也說不清那是什麼就是了。

  「該不會真的當成父母了吧?在路上碰到很聊得來的老人就當成親人,聽起來有夠糟糕的……說起來和喬凡尼相處也有近似的感覺,和想像中的母親重疊起來,該說人是善變容易把不確定的東西根據狀況作出聯想,還是我該不會很容易就把比自己年長又照顧自己的人都當成……戀母情結之類?」黑鴉腦海裡閃過這樣的想法,不過沒有把它抓住而是放任它離去,有時有些東西沒必要弄得太清楚。

  這個話題就此終結,阿伯已經恢復平常那副樂呵呵的模樣,與黑鴉天南地北地聊了起來,確實有點像出了遠門的孫子難得回老家,然後把外面的見聞一一細說,這麼一想的話爺孫間關係這麼好應該也是很難得吧。

  聊不完的話題,就算聊過再說一遍類似的也沒有關係,黑鴉這才注意到阿伯雖然記得很多事情,但似乎也很容易忘記不少事情,他知道阿伯絕對不是沒把他的話聽進去,至少交談的過程中阿伯都給出非常好的反應,但就是會偶爾發生黑鴉之前說過的事被阿伯重新問一遍,當然黑鴉不會拆穿這一點,就當作自己沒說過重新說一次就好了。

  因此,總的來說這一天還是能夠像往日一般,在愉快之中度過,二人——三人都懂得與其糾結無法改變的現實,倒不如好好珍惜現在。

  翌日黑鴉並沒有急著離去,雖然確實有些許留戀,但他還不至於不懂分輕重,最主要的理由是得為橫渡雪原做準備,另外可以的話也想給阿伯他們留點禮物,好感謝這些日子的照顧之情,黑鴉可沒忘記這條村的習俗,付出與收取。

  至於剩下的半團「漆鴉」,理論上來說黑鴉原本算是答應了艾因,假若研究完成得早的話會與他們一同前往崗多城,不過黑鴉考慮到那些人的排斥,以致艾因本來的好意難免變得尷尬,因此最終黑鴉決定不跟著他們走了。

  當然黑鴉並非背棄與艾因的約定,他還是會前往崗多城,就像商人有商會,傭兵也有公會,屆時要找到「漆鴉」應該不會困難,這番不跟著那些傭兵走,損失的最多也就是沒馬騎罷了。

  對於連阿卑呼山脈都成功穿越的黑鴉來說,加上在村裡學到不少在極地的生存知識,基本上只要不發生什麼特別意外的話,也就多費些時日。

  結果這些傭兵在正午完成出行準備之後,僅知會了阿伯一聲就離開愛基爾村,黑鴉要不是留在房裡準備送給阿伯的魔法,甚至連他們離開了都不知道。

  基於黑鴉已經跟阿伯說過會在明天離開,這一夜在阿伯的提議下弄了個簡單的餞行派對,弄些了愛基爾族的特色食物,多得「漆鴉」所帶回來的獵物,還真是各種特別食物都有,而阿伯也把有空能夠來的子女都叫來了,當然也沒忘了幫上黑鴉大忙的老五一家。

  這番熱鬧黑鴉也不記得有多久沒體會過了,記憶中恐怕也只有師兄姊齊聚一堂,而且還沒搞出什麼衝突、爭論之類的問題才能夠這麼歡暢,感覺要不是阿伯的孫子玩得累了不住打呼,阿母似乎快要把廚房裡的鑊端出來敲人,恐怕會就這樣一直鬧到天明。

  為了餞行的派對卻弄得叫人感到不捨,站在黑鴉的角度來說難免有點複雜,不過這說到底都是對方的好意,黑鴉當然不會不識趣到多說些什麼,該藏在心底裡的事就藏在心底裡。

  派對過後,總算回歸平靜,知道阿伯很能喝的黑鴉,沒想到居然會看到阿伯似乎帶著些許的醉意坐在沙發上對著火爐發呆,他想了想認為這也算是個好機會,便回到房間把準備好的小禮物拿出來,省下明天臨走前強行塞給阿伯卻被他推卻而生起的麻煩。

  「雖然這想法有點乘人之危就是了……真是的,要不是知道阿伯一定會拒絕叫我留在身上,誰才會連報答也想得這麼多啊……」這番感慨黑鴉當然留在心裡,即使退個十萬步還有寫張紙條留在房間的選項,但既然要感謝對方還是得當面才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