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42.「愛依」

佐渡遼歌 | 2021-04-07 20:00:01 | 巴幣 156 | 人氣 263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眨眼過後,李少鋒隨即看見一位身穿教團漆黑斗篷的高瘦男子悄然站在走廊盡頭,右手掌心搭在腰際的黑刃長劍劍柄處,姿勢極其自然,宛如打從許久之前就待在那個位置了,內心的不妙預感更是升到最高點。
 
  他的皮膚呈現異樣的蒼灰色,帶著斑點與龜裂,同樣蒼灰色的頭髮剃得極短,可以明顯看出頭顱的橢圓弧度,右邊頸側到臉頰的位置有數道宛如魚鰓似的龜裂命紋,閃爍著妖異的藍紫色光芒。體格修長高瘦,看起來幾乎沒有肌肉,給人一種枯槁陰冷的印象。
 
  那人面無表情地依序掃試著李少鋒等人。
 
  瞳色極淺的雙眼緩緩轉動,眼神殘忍冷酷,震懾住在場所有人。
 
  在視線對上的瞬間,李少鋒立即認出他就是襲擊計畫的領導者──伊沃爾‧蓋弗貝爾維。
 
  蒼瓖主城的廳堂時,若無其事用腳踢著夏崇徵頭顱的那人就帶著那樣的眼神。
 
  「原本只是好奇聚在一起的真氣源,過來看看情況,沒想到居然能夠找到兩位愛依,這點可在預料之外……氣息總量固然較多,然而操控技巧真是差勁。」伊沃爾淡然開口。如同主城廳堂的時候,那是帶著外人獨特口音的中文。
 
  那個「愛依」是什麼意思?兩位所以是……冠著「夏姓」的人?還是名列不殺名單的人?李少鋒皺眉思考,慢了半拍才意識到夏旖歌五人的情況頗為不妙,只有夏旖歌有辦法冷靜保持備戰姿勢,夏暉盛宛如正在抵抗巨大壓力似的滿頭大汗,周憲、高芸雯和高芸潔三人甚至無法控制自己身體似的倚靠著牆壁才不至於跪倒在地,甚至連劍柄都握不穩。
 
  他有使出某種體外的氣息變化嗎……既然如此,為什麼自己完全沒有感受到殺氣和壓力?依照修為深淺判斷,自己應該也是癱倒在地的人之一吧。李少鋒詫異暗忖,卻也不敢貿然動作。
 
  緊接著,李少鋒遲來地意識到唯二完全沒有受到影響的自己和夏旖歌正好符合那個「愛依」的人數,也正好都名列名單上面,然而自己的名字應該是夏羽擅自放上去的──
 
  「旖歌!快走!」夏暉盛將全身氣息都集中往白銀長劍,放聲大喊。
 
  伊沃爾緩緩轉動視線,不再盯著夏旖歌,淡然自若地邁步走到夏暉盛面前,瞇眼詢問:「你不在名單上面吧?你是誰?說出名字。」
 
  「請快點走!」夏暉盛明明持續凝神戒備,卻直到伊沃爾走到自己面前都無法反應,聽見詢問的瞬間才像是大夢初醒似的驟然回神,用雙手握緊劍柄,彎腰橫砍。
 
  伊沃爾半拔出黑刃長劍擋住橫砍,面無表情地接連瞇眼凝視著完全無法動作的周憲、高芸雯和高芸潔三人,最後再度將視線聚焦在夏旖歌身上。
 
  下個瞬間,夏暉盛凝聚的高漲氣息忽然爆散。
 
  淺綠色的氣息四處溢散,消失在空氣當中。
 
  時間似乎猛然停滯了。
 
  李少鋒並沒有立刻意識到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有注意到夏旖歌難以置信的瞪大雙眼,數秒過後,這才發現夏暉盛的頸側汩汩滲出鮮血。綠色的蒼瓖派長袍很快就被染成深紅。
 
  儘管如此,夏暉盛本人卻像是沒有注意到受傷的事實,縮手拉回長劍,再度向前刺出。激烈的動作頓時令鮮血流得更加劇烈。
 
  「暉盛退下!」夏旖歌立刻提氣衝上前,白銀長劍劃出兩朵劍花試圖逼退伊沃爾,接著反手將夏暉盛往後推。
 
  夏暉盛聽命後退,這才遲來地注意到長袍沾染鮮血,反射性地用左手在頸側一抹,無法置信地凝視著沾滿手掌的大量血液,接著身體像是終於理解到受到致命傷的事實,不支倒地。
 
  掉落地板的長劍發出清脆聲響。
 
  以此作為契機,周憲三人稍微恢復行動能力,紛紛跪在夏暉盛身旁進行緊急處理。
 
  「我希望盡可能地避免與愛依的戰鬥。」伊沃爾的表情沒有絲毫改變,隨意地使用黑刃長劍依序格擋住夏旖歌的凌厲劍招,淡然說:「現在立刻棄劍,可以讓你們帶著其他三人離開,然而其中一名愛依必須留下。」
 
  等等!自己和夏旖歌他們可不是一夥的啊!李少鋒暗叫不妙,對於這個提議,夏旖歌很有可能選擇捨棄自己,帶著蒼瓖派的自己人離開,到時候自己的下場絕對很慘!
 
  李少鋒轉頭瞥了一眼蹲在夏暉盛旁邊用雙手壓住頸側傷口的周憲以及仍舊癱軟在地的高芸雯和高芸潔,放聲喊:「你們還呆站著做什麼!趁著他被拖住的時候快跑啊!」
 
  「……走了,我們留下來也只是礙事。」高芸雯咬牙提氣,有些搖晃地站起身子之後單手拉住高芸潔和周憲的手腕。儘管如此,臉色鐵青的周憲卻仍舊用雙手摀著夏暉盛的頸側,不肯移動。
 
  高芸雯喊了幾聲也沒有效果,瞥了一眼李少鋒就逕自帶著高芸潔離開了。
 
  現在顯然不是在意協定的時候了,自己是不是也該趁亂逃跑啊?但是現在逃掉的話下次再見到蒼瓖派的人肯定會直接被當成教團的成員砍了,不過反過來講,自己留下來也不可能幫忙夏旖歌打贏伊沃爾,到時候被教團擄走也是凶多吉少。好幾個想法在腦海交錯,李少鋒尚未理出一個頭緒,隨即注意到倒在走廊地板的夏暉盛已經死了。
 
  ……已經死了?李少鋒無法理解這個大腦做出的結論,蹙眉緊盯著夏暉盛。
 
  即使沒有探著脈搏或鼻息,不需要那些訊息也可以知道他已經死了,畢竟頸側開了一道可以清楚看見血肉的大傷口,鮮血更是四處流淌,黏稠且鮮豔地染紅了衣領、胸口與周憲的雙手手指。此刻倒在地板的夏暉盛就像曾經在『詭譎叫聲』修理室見到的服務員屍體,兩者的差異就只在於一個七零八落、一個完整無缺而已。
 
  李少鋒在意識到這點的瞬間也察覺內心湧現一股極端複雜的情緒,惡劣且厭惡,壓得胸口發疼,然而尚未釐清就搶先被理智壓下,冷靜地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辦。
 
  夏旖歌是絕對擋不住伊沃爾的,不如說,現場所有人還活著的唯一理由是因為他沒有痛下殺手,否則即使修為抵達破胎境界的夏旖歌有辦法多擋幾招,依舊是全滅結局。
 
  目前唯一的轉機是那個不曉得究竟是什麼意思的「愛依」。李少鋒心念電轉地思考:現在伊沃爾還顧慮著那個「愛依」,出手有所顧忌,必須趕在他動真格或是有其他教團成員抵達之前逃跑,否則到時候陷入被包圍的局面,原本就微乎其微的逃跑機率就會降至零了。
 
  李少鋒用力捏緊手指,利用指甲刺入掌心的感覺重新取回身體的控制權,見夏旖歌雖然強攻不下卻至少能夠將伊沃爾纏在原地,當下強拉住周憲的手臂大喊:「你家大小姐都叫你快點走了,繼續待在這邊是想死嗎?快走!」
 
  周憲仍舊繼續用雙手壓著夏暉盛頸側的傷口,即使雙手十指都被染紅了仍舊繼續壓著,此刻茫然地轉動視線,雙眼沒有對焦地凝視李少鋒。
 
  這個時候,李少鋒忽然注意到周憲的右手無名指沒有戴著晶藍色的玩家戒指,內心頓時閃過一陣奇妙情緒,暗忖周憲的年紀雖然比自己大,然而也只是大學生左右,說不定是生平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若沒有『詭譎叫聲』的經驗,自己也會像這樣徹底傻住嗎?李少鋒甩去這個想法,再度低喊了聲「走了!」,加重力道將周憲拉起來,隨即看到伊沃爾忽然輕易逼退夏旖歌,在狹窄的走廊交錯穿過,周身泛起藍紫真氣向自己走來,然而灰白色的雙眼卻沒有閃現異芒。
 
  提氣但是眼瞳當中沒有異芒閃爍,該不會是第八重的芒斂境界吧!不是說了台灣目前沒有人練到那個境界嗎!李少鋒內心痛罵歸痛罵,加快力道將周憲推往樓梯口,接著轉身就跑。
 
  「不要亂動。你是愛依,因此我會只斬斷雙腳。」伊沃爾淡然說。
 
  最好有人聽完那種話之後會真的站著不動乖乖給你砍啦!李少鋒不禁後悔幾秒前的自己想得太過天真了。那些人可是主動襲擊蒼瓖派的瘋子集團,不打算傷及性命的話就直接砍斷腿,思考邏輯根本無法理解!
 
  下個瞬間,李少鋒就察覺到龐大的氣息磅礡襲來,當下知道這是自己生平遭遇到最為凶險的瞬間,連轉頭察看的餘力都沒有,全力催發氣息轉換成護體真氣,集中在背後硬吃下這一擊。
 
  曾經在『詭譎叫聲』的宇宙船面對拜亞基時候的既視感湧上心頭,李少鋒感受到自己的護體真氣被高速破開,同時高速運行體內真氣,面搶在劍刃觸及皮膚的時候將之彈開。
 
  很好!硬吃下第一劍了!李少鋒暗叫僥倖,忙不迭地繼續跑出房間。
 
  「這個手感倒不像尋常東方體系的護體變化,而且在地球還能夠擁有如斯總量的愛依也是極少數……居然到前幾天才知曉李少鋒這個名字,真不曉得負責收集情報的隊員在做什麼。」伊沃爾疑惑收回黑刃長劍,反手刺出一朝逼退夏旖歌,接著再度邁步靠近。
 
  慢著,該不會伊沃爾將注意力轉到自己身上了。李少鋒正想要將多餘的氣息集中到雙腿向前衝刺的瞬間忽然察覺到不對勁,來不及深思就立刻止步。
 
  下個瞬間,伊沃爾倏然站在門邊,淡然揮落黑刃長劍。
 
  「──唔!」李少鋒看著纏繞著藍紫色真氣的長劍在面前斬落,遲來地意識到如果剛才全力往外衝,現在不是被少掉一條手臂就少掉一隻腿了,頓時又嚇出一陣冷汗。
 
  「直覺也挺敏銳的……這是單純的巧合?東方心法的特殊變化?抑或是你個人的特殊能力呢?」伊沃爾喃喃自語,手上動作卻沒有含糊,轉動手腕拉回黑刃長劍,準備再度刺出。
 
  「……快走,我會擋住這人。」夏旖歌忽然沉聲低喝,同時散在體外的金煌氣息猛然出現變化,不再呈現自然溢散的感覺,而是有如雲霧似的以自身為中心緩緩飄浮。
 
  李少鋒怎麼也沒想過夏旖歌居然會挺身掩護自己,然而現在也沒有時間思考原因,當下再度散出氣息護體之後就轉身往夏旖歌跑去,放棄樓梯口,準備直接從房間窗戶往外跳。
 
  「這個難道是源自於翠華訣的心法嗎?黏勁和碎勁,請問是哪一個?」伊沃爾趣味盎然地詢問,看似怡然自若的邁步卻緊緊跟在李少鋒身後,若無其事舉起黑刃長劍卻順勢往大腿砍去。
 
  李少鋒在伊沃爾開口的瞬間就將精神提高到極限,然而他的動作太過渾然天成、合乎自然,彷彿那把黑刃長劍本來就應該劃出那道軌跡似的,即使看見了也無法反應,只能夠眼睜睜凝視著纏繞著藍紫真氣的劍刃逐漸砍向自己的大腿。
 
  「都說了快走!」夏旖歌再度清喝,向前斬落白銀長劍。
 
  雖然白銀長劍砍在什麼都沒有空處,纏繞在劍身的金煌真氣卻讓那種渾然天成的狀態出現一絲破綻,同時引走了伊沃爾的些許注意力。李少鋒見狀急忙側身閃避,雖然仍舊給黑刃長劍割出一道傷口卻也勝過整條腿被砍掉,接著狼狽跑進房間,直接就往窗戶撞去。

  玻璃四碎。
 
  「唔!」李少鋒錯估建築物的高度,在鋪石街道滾了好幾圈才好不容易踉蹌站穩身子,這個時候時候已經看不到高芸雯、高芸潔和周憲的身影了,尚未深思就注意到身後建築物內的氣息爆散、劍刃撞擊聲響不絕於耳,當下不敢浪費時間,隨便挑了一個方向就提氣全速飛掠。
 
 
 



創作回應

秦思
受到啟發之人 跟優格有關係嗎?
2021-04-07 22:47:09
佐渡遼歌
目前的情報和最初做的那個夢境是有關的
至於詳細解釋的話,還要再等一下XD

不過這點會在近期寫出來,不會等太久XDDD
2021-04-07 23:09:58
秦思
那我先猜是被某類上位存在幫助(?的人
2021-04-08 00:46:49
佐渡遼歌
這是一個好猜測XDD
2021-04-08 01:33:19
秦思
還有,題外,愛依好像日文www
2021-04-08 00:47:29
佐渡遼歌
確實是日文假名最前面的兩個音
不過也是各種語言基本上都有的發音XD
2021-04-08 01:33:46
秦思
愛依其實跟愛(あい)一樣,偷改被上位存在愛著好了(誤
2021-04-08 02:42:10
佐渡遼歌
wwww
2021-04-08 12:14:54
Ddpaul
有Ina嗎
2021-04-08 10:07:20
佐渡遼歌
EN組在我的範圍之外www
2021-04-08 12:14:3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