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以愛為名42

色之羊予沁 | 2021-04-07 14:28:52 | 巴幣 2398 | 人氣 379

連載中20- 以愛為名
資料夾簡介
受到名字詛咒的備選聖騎士,以及深受神殿寵愛的祭司。

羊\我說:


  匹蘭德睡不著,滿腦都是不可思議的畫面。


  為什麼阿芙拉要給她看那種書?女生跟女生不是只要親親就好了嗎?原來還可以深入?是在暗示她結婚之後要對安莉瑪這樣?安莉瑪會接受嗎——她的臉爆炸紅,翻開一頁只看兩行字就關起來,太刺激了。


  這本書帶給她的衝擊簡直是發現新大陸,比得到斐恩之劍還恐怖,匹蘭德就這樣邊看邊臉紅闔上書,後來發現第一頁有張紙條,打開看才知道阿芙拉給她這本書的用意是提防安莉瑪。


  匹蘭德鬆口氣時又覺得不對勁,提防安莉瑪?她把信拿起來反覆看,還真的沒有寫錯。


  原來阿芙拉怕她被拐上床,才寫這封信?匹蘭德呆了數秒,得到一個感想——安莉瑪真是博學多聞。


  她什麼事情都知道,也什麼事情都會,只是阿芙拉這本書真的太突然,讓她失眠整晚睡不著,最後決定爬起來到練習場跑幾圈,現在應該沒有人,她穿義肢慢慢跑比較不會妨礙到別人。


  打定主意後,匹蘭德爬起來換衣服,在心裡感謝珊有跟她說去聖殿的捷徑,省略一些路來到練習場,她慢慢跑起來,腦袋才終於冷靜下來,不再浮出一些令人害躁的畫面。


  不知不覺間太陽升起,匹蘭德跑的滿身是汗,她結束慢跑後到練習場旁邊的水井撈一桶水上來,往頭上澆去時感到一身清爽,然後拿著毛巾一邊擦頭一邊走回房間,趁現在沒什麼人看到她滿身濕。


  「咦?」


  然後她注意到走廊角落有條項鍊,要不是角度剛好,很容易錯過那道隱約的光芒,匹蘭德撿起來看,雖然沒見過但是上頭依附的感覺很熟悉。


  是因為現在有斐恩之劍,她才可以感覺到殘留的神術嗎?雖然這條項鍊上只有一點點,但是項鍊的主人肯定很寶貝它吧?因為鐵跟神術沒有相容性,除非常年被祭司攜帶才有可能會殘留神術。


  匹蘭德小心翼翼拿起來,順便撿乾淨斷掉的繩子跟應該是它繩子上的珠珠。


  當她繼續走回房間時,剛好看到珊下樓的身影。


  「珊。」大人。匹蘭德急忙把敬稱吞進肚子裡,就怕被眼前的祭司再次叮嚀。


  「匹蘭德大人早安。」倒是珊已經很習慣位階突然調動的樣子,所以自然而然地加上敬稱,不覺得彆扭,然後上下打量她濕淋淋的衣服:「您是怎麼回事?」


  「剛剛在練習場慢跑,因為一身汗所以直接打水沖身體。」匹蘭德說著;珊沉默數秒:「請您不要在有人時這樣做,即使聖殿規矩不嚴,其他聖騎士也常這樣做。」


  「請您放心,我只會在沒人時這樣。」匹蘭德不好意思說著,然後翻翻口袋:「對了珊,我剛剛在轉口那邊的角落發現這條項鍊,因為上頭依附一點神術,猜測大概是有主的,您知道這是哪位祭司的嗎?」


  「轉口的角落?」


  「嚴格來說是轉口角落的旁邊花叢,剛好經過覺得閃亮亮就發現了。」匹蘭德拿出來,因為怕走一走又掉了,所以還包在手帕裡。


  「喔,您做了件好事,我正巧知道這是哪個姊妹遺失的,她昨晚還問我有沒有看到。」


  「真的嗎?太好了,那就麻煩您轉交給她?」匹蘭德驚訝之餘鬆口氣,還好一大早遇到珊,她就不用走到神殿去問有沒有人遺失項鍊。


  「我先代替那位姊妹謝謝您了。」珊笑笑說著,看起來是真的很高興。匹蘭德將項鍊交出去後走回房間,把自己弄乾淨後開始打坐嘗試淨化斐恩之劍。


  結果她差點睡著,被一陣有規律的敲門聲拉回意識,走過去開門是安莉瑪,匹蘭德急忙回頭看一下床鋪,嗯,書有藏好!


  「您房裡有其他人嗎?」安莉瑪咕噥著還探頭;匹蘭德急忙否認:「沒有,只是想起來棉被還沒折……」


  「您不是都不折棉被?」她笑著掩嘴、拉拉匹蘭德的手:「我們提前吃午餐吧?等等老師就要回去了,好難過喔……每年都要送她離開,一直無法說服老師留在教廷陪我,雖然知道是因為某些考量……」


  匹蘭德苦笑地摸摸安莉瑪的頭,這種感覺她們都能理解,也為了各種原因只能釋懷。


  「不過好奇怪喔,人家一大早去老師房間卻沒有看到她,不知道人跑哪裡了?」


  「一大早?」


  「嗯啊,我還特地提早半小時起床,想說多黏一下,結果她的行李都準備好了,人卻不見,問站崗的聖騎士也說沒看到……或許我可以期待老師是跑去申請留在教廷?」


  「這麼說,我也是很早就遇到珊大人。」匹蘭德回想著:「感覺剛從辦公室離開,因為珊大人有跟我說那條路再走一段路什麼的是高階祭司的辦公室。」


  「喔喔!」安莉瑪聽到兩眼發亮;匹蘭德補充:「雖然也可能是珊大人在處理其他事情,因為我記得您起床時間差不多六點,我當時回房間差不多四點四十分左右。」


  「咦?您那麼早跑出去幹嘛呀?」安莉瑪看起來還有話想說,不過硬生生吞掉了;匹蘭德知道她在擔心什麼,所以開口:「沒什麼,不是打掃,是我睡不著所以跑去練習場慢跑。」


  「您真是的,睡不著可以來敲門呀,我會助眠的神術唷!」安莉瑪嘻嘻笑著,匹蘭德想起那本書的插圖臉頰一熱。


  她們走到馬廊,安莉瑪看到行李都放在旁邊就嘟嘴,然後拉著匹蘭德到餐廳,終於找到阿芙拉的身影,安莉瑪直接撲上去後疑惑一下。


  「咦?」


  「都叮嚀妳多少次了,不要突然出現。」阿芙拉無奈說著。


  「怎麼了?」匹蘭德注意到她的疑惑。


  「沒有。」安莉瑪搖頭,說不出哪裡奇怪,阿芙拉徹底無言,她居然被這兩人無視。


  安莉瑪在心裡咕噥著——是她的錯覺嗎?阿芙拉身上沒有平常的氣味,而是沾到珊的氣息,她知道珊有睡眠方面的困擾,所以父親會特別準備一種香讓她使用,長年下來身上會有那款香的味道。


  「妳這樣勾著我無法吃飯。」阿芙拉拍拍安莉瑪圍在脖子上的手:「乖乖坐好。」


  「老師您早上跑去哪裡了呀?」


  「跑去其他地方睡就是了,不然肯定被妳吵醒。」


  「齁,壞耶!」


  匹蘭德幫忙拿餐點過來,就看著阿芙拉一邊叮嚀安莉瑪一邊吃飯,內心突然感慨……從安莉瑪離開後,阿芙拉總是在各種地方照顧自己,雖然兇巴巴讓很多人抖抖抖,不過阿芙拉絕對是位值得尊敬的長輩,安莉瑪非常希望她留下來,也是想回報吧?


  在斐薺亞不論祭司職位,都是要付出勞動力,但是在教廷阿芙拉就不用每天一起幫忙擦神殿的窗戶、打掃那條長長的走廊,或是更換走廊上的蠟燭,以及跟著出去發食物。


  但是個人的志向不同,阿芙拉顯然不是喜歡悠哉過日的類型。


  他們離開前,安莉瑪給了阿芙拉一個大擁抱,匹蘭德則是跟同行的聖騎士握手,原本跟阿芙拉告別時她想敬禮,不過被對方拍拍肩膀,這次不再是「幫我照顧安莉瑪」而是「妳也要好好照顧自己」,匹蘭德覺得自己一輩子都忘不了肩膀上的力道。


  回斐薺亞的隊伍啟程了,匹蘭德騎來的那匹馬也跟著回去,因為少她,所以行李幾乎都分擔過去了,那匹馬看起來有點哀怨,匹蘭德傻笑幾聲。


  「您在傻笑什麼呀?」


  「只是感覺我原本騎的那匹馬怨氣好重,希望下次回去不會被牠踢……」


  「噗。」安莉瑪笑了:「您真厲害,好多人就算在馬廊待很久,也不一定能看出牠們的情緒呢。」


  「可能是因為,我會依照牠們的飲食習慣稍微把糧草弄短一點。」


  匹蘭德突然意識到,她來教廷,算是失去安莉瑪以外的一切吧。


  「唷。」


  「嗯?」


  「匹蘭德應該感覺不到,其實啊,珊在上面那座塔看喔。」安莉瑪悄悄指著:「都不知道她們關係是好還是不好,珊會找老師,老師總是一臉嫌棄但是會見面,可是依照她的個性是真的討厭就不會理的那種,而且就算製造機會讓珊跟老師獨處,她還不一定會領情,然後我每年都問她要不要來送老師,珊都不要又總是在高塔上面看。」


  「我認為珊大人不討厭阿芙拉大人,阿芙拉大人也不討厭珊大人,只是她們相處有點彆扭。」匹蘭德說著,準備護送安莉瑪回去。


  「是嗎?」安莉瑪看向高塔,收回感知,然後牽起匹蘭德的手。


  應該還有其他原因吧?


  安莉瑪感覺的出來,比起她跑出去送行,阿芙拉似乎更希望看到另個人的身影。


創作回應

小佑
會被匹蘭德給笑死XDDD
會嗯嗯啊啊算博學多聞XDDD
2021-04-07 21:27:45
色之羊予沁
匹蘭德會的成語用在奇怪的地方上惹(#
2021-04-09 02:32:13
無殤
書要藏好,不然某人會很有興趣,興致勃勃想實踐看看,
幫某人留點形象不要把興打錯字...
2021-04-07 23:25:18
色之羊予沁
哈哈哈哈哈哈哈
某人表示:要全部試一遍!
2021-04-09 02:32:32
欹嵐
樓上正解
2021-04-08 01:08:11
色之羊予沁
某人(羞
2021-04-09 02:32:45
軍師祭酒郭嘉
博學多聞。。。
能往這方面想也不容易啊
真是單純的孩紙_(:3」∠ )_
2021-04-08 01:15:14
色之羊予沁
匹蘭德真的是單純的孩紙(#
難怪阿芙拉很擔心(?
2021-04-09 02:33:05
青草
難怪要先出番外,不知道阿芙拉有拿回項鍊嗎?珊又開出了什麼條件呢?
2021-04-08 01:16:09
色之羊予沁
原本番外篇要寫出來的,不過最後沒寫~
阿芙拉有拿回項鍊唷,珊沒有開條件~
2021-04-09 02:34:3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