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最強大的復仇,是愛

解凍豬腳 | 2021-04-06 19:15:01 | 巴幣 1666 | 人氣 1152


 
  寒冬離去,三月的暖午不免讓人犯睏。一陣涼風忽地迎面吹來,萬物復甦的春日氣息喚起了十年前學生時代的記憶,一幕幕深植腦海的往事浮現在眼前。

  算算那是中學二年級的事情了吧?同樣也是個三月。明明是如此遙遠的事,現在看來卻像昨天剛發生一樣。

※※※※

  「欸,豬腳,剛剛第二題答案多少啊?我剛剛怎麼算都怪怪的,你看。」座位與我相鄰的小叡把手上的計算紙遞過來。

  我把那張紙推回去:「別在意這個了啦,卷子都交出去了,還拿題目折磨自己啊。」

  「也對。走吧,陪我去教務處送一下班導要我交的資料。」他拿起抽屜裡的一份表單。

  就在這學期初,我們學校的教務處遷到去年新蓋好的校舍裡。牆壁已經留有零星幾個白目學生製造出來的鞋印,在才剛粉刷好的純白牆面之上看來格外明顯。側邊的不銹鋼欄杆表面覆蓋著一層施工時留下的落塵,仍然藏不住底下隱約透出的煥亮。

  「豬腳,你在外面等我一下啊,我進去順便幫班長填個東西。」小叡拿起手上那份單子示意。

  「我還是第一次來這棟耶。既然都走過來了,我在附近到處晃一下吧,你要是弄好了就別等我了。」我說。

  他轉身進了教務處,我也隨即逕自朝著新校舍角落那條從來沒爬過的樓梯走去。

  在目前還只有教職員工的新校舍裡,附近只有春天來臨後逐漸冒出綠葉的樹群隨風搖曳的沙沙聲,整個環境都是明亮而清幽的。除了教務處以外,多數的隔間都還是無人使用的狀態,可以從窗外看見裡頭堆了不少尚未被安裝的新器材。

  這些地方看起來像是視聽教室呢。能在畢業前使用到這樣的新教室,也算是我們這批學生夠幸運吧?

  隨著我的腳步往那樓梯靠近,我隱約聽見了樓梯上頭傳來了男女之間的聊天和嬉鬧聲,然而那副笑聲卻讓我感到無比熟悉——等等,那不是小婷的聲音嗎?

  她是我的女朋友。在我升上二年級以後,作為和我同樣加入電影鑑賞社的學妹,她很快就被我追到手,穩定交往了半年。

  我一步兩階三連跳地衝上去。待我停下腳步,只見一群燙了玉米鬚的長鬢角金髮學長靠在牆邊呼著七星,人手拿著一小罐已經開過的台灣啤酒。在這群學長中央盤腿而坐的肥胖平頭男是學校裡人人皆知,號稱最大尾的慶ㄟ,掛著一條金項鍊的他將一個女生擁在懷裡,臃腫的刺青手臂還在那女生的胸口上自然而不安分地游撫著——而那個女生,正是小婷。

  和我四目相對的瞬間,她的雙眼頓時瞪大。

  「豬腳!你……你聽我解釋。」

  「小婷……」我呆楞著。

  拉高語調的小婷極力澄清,「他是我的乾哥……」這時候,慶ㄟ開口打斷了小婷的辯駁,用一口流利的台語對我暴罵:「乾恁老木啦!你是在跨殺小?操恁老師機掰洨啦!幹!」

  我的腦海一瞬間閃過了這半年以來的點點滴滴,回憶如同幻燈片一張張強行佔據我僅有的一點理智。

  「不要叫你豬腳了,叫你大豬頭!」她牽著我的手,抿起薄唇向我撒嬌。

  「今天很冷耶!你的外套借我穿啦,好不好。」她緊緊抱住我。

  「晚安,笨蛋,明天見。」每晚她總在睡意漸強時用微弱的聲音從手機的另一端說道。

  我沒有辦法接受,在我記憶中這樣的小婷和眼前那群混混學長面前胡搞的臭婊子竟是同一個人。那等哀憤使我全身發顫,當下的我究竟對著小婷和她不在場的十八代祖宗說了多難聽的話,直到今時今日我即使竭盡心思也已經想不起來。然而,當下腦袋裡浮現的那句話,是令我往後十年間都無法忘去的。

  「最強大的復仇,是愛。」

  我衝上前憑著角度優勢把坐在地上的慶ㄟ推倒在地,一屁股壓在他的大肚腩上。原先拿在他手裡的那罐台灣啤酒灑倒一地,而我雙手按住他的肩膀後便是湊上去一陣強吻。

  「幹、幹恁,唔……幹恁娘咧!唔唔……嘔嘔!唔……」被我壓制而動彈不得的慶ㄟ揮動著他短小的雙臂拚死反抗,在場的所有人全是看傻了眼,只得不知所措地眼睜睜看著被我用舌頭瘋狂教育的慶ㄟ用眼神和含糊不清的粗話求救。

  我的舌頭就這樣在他的口腔裡攪動了約莫可以唱完一首情歌王組曲的時間,慶ㄟ也因為耗盡力氣而逐漸放棄反抗。灑在地上的台啤浸濕了他的制服,除了汗臭以外,他的身上都是發酵的酒味。

  我起身隨意整理了有點歪亂的制服領口,接著轉身而去。此時此刻,他們的表情我看不見,但我確信我留給他們的,除了瀟灑的背影以外,肯定是一片錯愕吧。
 

創作回應

夜夜夜夜夜
我好怕
2021-04-07 00:53:31
洨豆腐
幹笑死沙小拉 你以後不要跟我說話了 嘔嘔嘔
2021-04-07 01:13:09
迷上貓食的孩子
嘔嘔嘔好甲
2021-04-07 01:22:51
倪覺得呢
笑死 臭甲豬腳
2021-04-07 06:31:37
麻美學姊掉頭就走
這篇我給甲上
2021-04-07 08:35:0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