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以愛為名 番外:無知(下)

色之羊予沁 | 2021-04-06 18:29:55 | 巴幣 3182 | 人氣 332

連載中20- 以愛為名
資料夾簡介
受到名字詛咒的備選聖騎士,以及深受神殿寵愛的祭司。

羊\我說:


  「妳能不能別逮到時間就作孽?」阿芙拉被摟住時整個繃緊;珊輕輕一笑:「不能,說句實話妳有多久沒放鬆了?」


  「來找妳之前我都是放鬆的。」


  「那很好。」


  「啊!」


  「噓。」


  阿芙拉乖乖閉嘴,忽然發現不對,她要是不出聲珊會更過份,卻又無奈不想被人看到她們有過多的接觸,只能隨著珊將自己摟到床上……然後她被推到最裡面的位置,珊就爬起來、脫下自己的外袍。


  「我要熄燈了,妳穿那麼多睡的著嗎?」


  她該相信是正常的睡覺嗎?


  阿芙拉看著珊把衣服脫掉換成睡衣,珊回頭挑眉時才意識自己這樣很奇怪,阿芙拉揉揉太陽穴把注意力拉回自己,慶幸來時沒有穿太多,只要把外袍脫掉就是睡裙了,以前她會在意這樣穿會不會太失禮,現在則是隨便啦,誰會想看老女人?更何況大部分人見到她都是快閃為妙。


  然後她想起某天安莉瑪只穿睡裙就想跑出去找匹蘭德的畫面,要不是她阻止的夠快,那天晚上肯定會有許多人快樂升天。


  如今匹蘭德也來教廷……阿芙拉苦思、摸摸下巴說著:「注意下安莉瑪,有時候她晚上太興奮想去找匹蘭德會忘記先把睡衣換下來,不要讓她穿著睡衣在教廷裡面跑來跑去……」


  「聖女大人也太迷糊了點,我會提醒的。」


  「嗯。」


  阿芙拉接過珊丟過來的一顆枕頭,雖然兩個人一起睡仍有翻身的空隙,但這僅是張單人床加大的尺寸,珊坐在床的另一邊拉拉棉被,說著:「我只剩下一條厚的被子,現在蓋會太熱,所以將就一下同條被子吧。」


  「都可以,其實毯子也沒問題。」


  「因為沒料到妳會在這過夜,我的毯子已經給人了。」


  「這樣啊。」面惡心善?阿芙拉想到這句話,然後覺得不對,珊在別人面前總是笑容可掬,只有在她面前會變成討厭鬼。


  「熄燈了?」


  「熄吧。」


  珊手一揮,直接用神術熄燈;阿芙拉愣了愣,想起她是光祭司,這沒什麼好驚訝,但是立刻垮下臉。


  「妳就不能好好睡覺嗎?」


  「不能。」


  珊的手摟在阿芙拉的腰上,兩人身體貼近,隔著布料傳來的體溫慢慢挑起她敏感的神經……阿芙拉動一動希望能拉點距離,但是珊主動貼近,甚至在耳邊低語:「不是說了,我們來做點會快樂的事情?」


  「拜託妳別胡鬧,失去神術不是小事。」


  「對我而言無所謂,反正神術是神靈賜予的東西,不是人類與生俱來,當生命逝世時力量也會消散,況且我現在也不怎麼用到神術,反而是動腦居多呀。」


  「但是妳沒有神術就得離開教廷了……」阿芙拉依舊制止她的手:「拜託別拿自己開玩笑。」


  「妳知道我是怎麼成為自律派的嗎?」珊忽然提問,然後說出一個過去很知名的名字,雖然現在沒有多少人記得了,可是在她們的年代,那名字可以說是偶像般的存在,也是許多祭司的愛慕對象。


  「事實上我捉到那人在倉庫幹的事情,甚至還發現不是第一次,可是那傢伙有失去神術嗎?沒有,受害人數可不少呢。」珊輕輕笑一聲:「當時聖上長年在邊境與魔物作戰,管不了教廷,那時候的高階祭司都被她收買,教廷內髒亂到令人作嘔,不過最討厭的還是那個人,噁心透頂。」


  「如果想收集證據,就只能靠近那個人。」


  阿芙拉微妙地注意到珊的語氣變了。


  「她對妳做了什麼?」


  「什麼都做了。」


  阿芙拉深呼吸,珊緊緊抱著她:「收集足夠的證據後,我趁出任務時直奔聖上所在的戰場,當面跟他報告教廷發生的事。聖上知道後大怒,帶著我回去教廷清算了那些人,雖然我說的簡單,在當年卻是腥風血雨,誰都不能信、誰都要保密,就算有人握著妳的手支持這決定,只要那個人勾勾手指,自己就會被拱出來,那時的教廷簡直病態到極點,明明是神僕卻跟為了繼承權力而互相殘殺的王族能相比。」


  那是阿芙拉無法想像的畫面,如今教廷和諧又正派,卻有那樣的過往?


  還是說現在的祥和,是因為珊才誕生?


  「我當時過的生不如死。」她說著:「都不曉得自己是祭司還是妓女,每天都只能忍耐。即使現在教廷的風氣回到正途,那些蛀蟲都被清除也換新的樑柱,偶爾還是會覺得倉庫門又開了。」


  「珊……」


  「如果妳也能抱抱我就好了。」珊說著:「她甚至警告我如果不聽話,就將妳強行調到教廷,很訝異對吧?怎麼無意中被盯上?但是我不意外,當時妳可是斐薺亞之花,我一邊忙著鬥爭一邊貢獻自己,好不容易才絆倒那傢伙,卻收到妳的結婚邀請函,真是驚喜呢。」


  阿芙拉的眉頭放不下。


  這些她從未聽說過,難怪珊非常慢才回信。


  「仔細想想我不該碰妳,自己的身體髒成這樣,妳還要為亡夫守身,但是有時候我還是會想弄髒妳……這心態越來越像她了。明明不恥這種行為,結果自己卻慢慢步入後塵,那傢伙在極刑前的遺言,就是說我跟她是同種人。」珊停頓幾秒:「沒說錯呢。」


  「差多了吧,妳跟她不一樣。」


  「我可是真心想上妳。」


  阿芙拉嘴角一抽,感覺到珊正貼在背後,她們之間已經沒了距離,阿芙拉想了想轉過身面對珊,總算是給她一個擁抱。


  「這樣好多了。」珊笑著:「真像以前。」


  「以前我們會這樣抱著睡嗎?」


  「真是佩服妳,沒注意到我的感情也沒注意到半夜都把我當抱枕嗎?」


  阿芙拉頓時無言,想起丈夫以前也說過她喜歡抱自己睡覺,不過常常抱一抱會嫌棄太硬就轉去抱被子……原來這是從小養成的習慣嗎?她抱著珊睡那麼多年?


  「我當時原本是想讓妳體驗看看一直被抱著睡覺有多煩呢。」珊慢條斯理說著:「結果誰知道妳的反應太可愛了,就不小心吃下去了。」


  「我覺得,妳閉嘴會比較好。」阿芙拉黑著臉說著,睡個覺就聽到這麼多勁爆的往事還有自己曾經做過的蠢事,她感覺自己都年輕十幾歲了。


  然後被翻倒在床上。


  「妳又——」


  「噓。」珊笑著伸出食指,然後下床:「妳先睡吧,我想起有東西得用。」


  「妳不是說想做點快樂的事情?」阿芙拉這句話說出口,然後疑惑自己怎麼說這種話;但是珊輕輕應聲,隨著她彈指、油燈亮起,拿起外袍穿上:「妳明天中午就要回斐薺亞,路程差不多一週,我怎麼捨得讓妳腿酸一整晚又騎馬一個星期?是想骨頭散掉嗎?」


  「珊。」


  「妳還是休息吧。」珊拿起油燈:「妳也不是那種會可憐對方就施捨自己的人吧?」


  「什麼施捨?我只是要妳回來睡覺。」


  「我處理好急事就回來。」珊打開抽屜,拿出一個瓶子,隨著她點火後冒出一股淡淡香氣:「這是聖上賜予的安神凝,這香氣沒有毒,反而能幫助睡眠,妳就放心睡著吧,晚點見。」


  「妳真是我行我素……」


  珊提著油燈離開房間,由於她板著臉加上腳步十分快,巡邏的聖騎士見到都不敢攔住而是行禮,目送著珊往辦公室走過去,然後面面相覷希望自己不是倒楣的那個,但也好奇是誰闖大禍,讓珊半夜不睡還跑到辦公室。


  打開自己熟悉的環境,關上門屏蔽外界的聲音。


  珊把油燈放桌上,坐下來揉揉太陽穴。


  她拿出抽屜深處的安神凝替自己點燃,然後熄滅油燈,趴在桌子上。


  內心越渴望阿芙拉就只能越忍耐。


  珊還記得那人死前說的話。


  ——珊,知道我為什麼那麼疼妳嗎?因為妳跟我最像,所以妳跑不掉的,妳跟我是同種人,總有天會因為太喜歡就犯下大錯,然後一錯再錯……


  ——最後沒有挽回的餘地。


  才不會呢。珊嘲諷一笑,至少她不像拋棄妳的那位,因為我從未擁有。





  好的,還是沒有開車。
  不過這章為她們打下基礎了~
  如果哪天阿芙拉願意,她們忽然飆車也都不意外了~

  安莉瑪:那人家呢?人家也想跟匹蘭德飆車( ´•̥ו̥` )
  匹蘭德:⁄(⁄ ⁄•⁄ω⁄•⁄ ⁄)⁄

  正篇要繼續寫了,第四十二章GoGo…(發出想完結的氣音ಥ_ಥ

  PS.未來會努力讓她們開車,只是珊會顧慮阿芙拉的意願,所以真的不好開,謝謝珊淑女齁(;´༎ຶД༎ຶ`)

創作回應

mushroom
哇…居然是這樣的結果…
2021-04-06 19:00:03
Leone
嗚嗚嗚 雖然說是這樣的結果 但還是能夠接受的範圍 珊真是體貼QQ
2021-04-06 19:43:17
小佑
結果珊竟然忍住惹,可惜啊QQ
2021-04-06 21:04:23
無殤
會顧慮就好,等那位心甘情願,她會好好研究做好準備的,那本書可以先偷渡帶走嗎
2021-04-06 22:50:51
欹嵐
阿芙拉不想觸“擊”太深的問題,所以神速溜了

正要“敲門時”忽然開了,她跟要出來的人同時嚇到→改成正要敲時門忽然開了 感覺比較順?

嗚嗚珊淑女
2021-04-06 23:02:0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