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桔梗座上賓】詩人的靈魂與江子魂-江子魂專訪

桔梗Egerness | 2021-04-06 18:04:05 | 巴幣 142 | 人氣 1220

  桔梗座上賓,這個單元將邀請四面八方的人物與談。百工百業皆有可能,只有想不到沒有找不到。若您有想分享的、想讓人知道的歡迎站內來信洽談!也歡迎在留言回饋鼓勵並且許願,您的支持是我創作的動力!

  本期我們邀請到詩人江子魂與會談談一個詩人、一個創作者的靈魂及大小事。

  本次受訪者資訊:
  
  江子魂,本名蔡家宇。1996年生,曾獲聯合玩文字首獎、聯大詩歌比賽首獎、入圍南華生命書寫文學獎決選。作品多次選入《笠》、《華文現代詩》、《小鹿兒童文學雜誌》等刊物。詩作〈浴雨花間〉、〈我與山海,你與舟〉分別選入「古典玫瑰園/黃騰輝2019與2020誠品藝術年曆」中,做為7、8月份推薦詩人。  
  (圖片 江子魂提供)




這次很高興邀請到江子魂!那很不免俗的,介紹一下自己吧!

大家好,我是江子魂。目前是剛錄取成大台文所的準研究生。寫詩、小說。喜歡手搖飲料、屏東的太陽。入圍過南華生命書寫文學獎、得過聯合玩文字首獎、聯合新詩歌詞徵文首獎,目前積極參與各文學獎,並往出版自己的第一本書籍努力中。前兩年(2019、2020)很幸運地獲選受邀為古典玫瑰園——黃騰輝藝術年曆賦詩,並在誠品上架。」


感謝您這次受訪,江子魂為何筆名取名為江子魂呢?能否為觀眾們說說其中的緣由或是故事?

「或許是成長過程或是童年經歷的關係,從小到大,自己一直是個有著偏執的骨骼的人。常常為了自己所謂的「骨氣」錯失很多機會或是得罪很多人。」

「關於筆名部分,以「江」為姓,是為了和同母異父但卻相當寵愛我的哥哥同姓的緣故。然而,《楚辭》中的《國殤》裡,最末段兩句:『身既死兮神以靈,子魂魄兮為鬼雄。』在我國中初次讀見時,我便深深地沉醉其中,當時便默默在心中決定,有一天,若我有幸成為創作者,我要從其中取字為名,同時期勉自己筆鋒所至,皆有魂縈。」

子魂看起來好像比較多在相對老牌的笠詩社活動,對於你的作品與笠詩社的印象好像不這麼的容易聯想?

「會在《笠》進行作品發表就一定要提到一位於我來說非常重要的人-莫渝,在我的創作歷程中,莫渝老師不只擔任了啟蒙者,亦是對我多所提攜的引領者。可以這麼說,雖然我目前的創作和相對傳統的風格較為不同,但在創作初期,我確實是受到諸多前輩老師所薰陶影響的,如:莫渝老師、蘇紹連老師……等等。」

「而同時作為一個讀者和作者,我認為創作並不適用「傳統代表陳舊,現代象徵新穎」的邏輯。基本上我認為,所有正在發生中的創作,都立足於已經發生且完成的創作的根基上,進一步蔓生出不同的枝葉、變化出不同的色澤,但這並不意味著新生長出的枝葉較於已成熟的枝幹好。作為讀者或者作者,我們仍然需要時時放大或者縮小自己的鏡頭焦距,才得以欣賞整棵樹木的綠意盎然。」

子魂在創作的作品之中,很多描寫內心情緒與情感,有沒有發覺自己其實很擅長捕捉到這些情感的瞬間?又如何去細細觀察?

「關於這個問題,其實很多人常問我該怎麼創作?老實講,於我來說,我時常在散步或者休憩時(包含淺眠),突然想到些什麼,覺得若不記下來我將會永遠錯失這一個句子或者這一份感受,我便會馬上以5-15分鐘不等的時間進行創作。因此,創作於我來說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說到了底,我自己也不太明白為何我之所以能夠。因此若不是別人和我提起,或許我一輩子都不知道這樣的反應,算是一種『能力』。」
「在作品中描寫內心情緒與情感部分,可能因為我是個相當悲觀而且多愁善感的人,有時候我或許自顧自地超譯了許多風景、天氣在某個瞬間所帶來的情感流動,然而若不透過寫作抒發,我好像又無法說服自己去輕易地放過它(或者放過自己),所以那一個瞬間的遺憾或者無可奈何,便成了我最為之瘋狂的意象。」

「其實細細觀察的部分,我認為在日常生活中,這多半和想像力有所關聯,有時候為了創作,你不得不去多『腦補』一些情節或是情感,然後再藉由這樣先感動了自己,才有辦法感動別人。因此學會理解生活中的現象或是景色,是一件至關重要的事情。比如雨天,比如火車上單親爸爸和小孩的互動,比如這座城市的太陽和那座城市的太陽,這些東西在你眼中,和別人眼中,各有什麼不同?能夠試著去描述出來,並賦予這一份感覺一個畫面,我想就已經相當優秀了。」

對於你來說,詩是什麼?

「其實儘管自己寫作的詩幾乎都是現代詩(新詩),但歸根結柢,在動機方面,我是相當認同『詩以言志』這個說法的。」

「然而詩的定義一直以來,都是各說紛紜,從格式到意義,從語言到意象,都有不同的見解和看法。然而,我這邊就只說我個人層面所理解的詩。我認為詩是文字的組合、美感的呈現、情意的流動,是將符號背後所代表的語言,化作彩筆,將某個瞬間抓住並化為永恆的技藝。詩也是詩人本身的生命觀的再變化,是逃避,是面對,是不由分說的藝術,是開放探究的學術。是血肉之軀對於靈魂的觸摸嘗試,是生活中的生活。詩無須被『創作』出來,它無處不在,只是等著被看見而已。」

對於你來說什麼是創作者,而創作者的靈魂又是什麼?

「這個問題,我想以現當代的熱門的IG(instagram)來切入,以文學方面,許多從事文字創作的作者將自己經營為近似網紅的存在,而觸及層面針對在學學生族群進行強化,並且蒐集故事進行再次創作,或是做為抒發心情互相擁抱的園地。」

「儘管許多聲音會認為這一群體並不足夠稱為『創作者』,但我認為其實無論是什麼樣的族群,網路創作者也好、業餘愛好者也好、專業作者也好,只要是不涉及抄襲、剽竊、冒名等違背創作倫理的前提下,所產生的文字藝術創作能夠在過程中療癒自己(或者療癒他人),都能夠被稱為是創作者。(然而作品的價值是否具有文學意義,和身分的認定是不是『作家』這仍有待學術層面的討論,這裡就純粹以我個人主觀的看法為主)」

「更廣泛一點的說,跳脫文學的領域,我們的父母又何嘗不是『創作者』?撇除一些較為特殊的案例,其中許多人亦是用自己年復一年的血汗和努力,去為世界、為社會奉獻所長,將因自己而有的生命扶養長大,並教養成人。如果園藝植栽是一種創作,那生命培育,也是同樣的道理吧?」

「其實靈魂並不只存在或侷限於『創作者』身上,而是「創作者」相對於其他群體,較有機會、舞台去表現出自己的靈魂。其中,有些人的靈魂是哲學思想,是一種崇高而不輕言放棄的堅持或理念;有些人的靈魂是真摯情感,是一股深刻而不隨風飄散的激昂與悲憫;有些人的靈魂是自我追求,是一種無畏而不無病呻吟的無悔與無憾。」

「而我的靈魂,是我確信有天我會消亡,而我的文字不會。」

在創作的路上,有什麼深刻的無論值得一笑還是想幹譙的事情?

「有一件事我印象非常深刻,在我國中的時候,有一次國文課作業,我曾經寫過一篇作文,繳交之後便被國文老師單獨叫去辦公室,他劈頭就問:『為什麼你要抄襲?』然後便是世界上最久的一次沉默,接著老師塞給我一本書,叫我自己回去翻一翻,看看哪裡很像,接著在我的作業上打了一個大大的『0』。當天放學路上我一邊走,一邊掉眼淚,我覺得徹底被冤枉卻又無力為自己開脫,然而後來我已經忘記那是哪一本書了,我只記得有一次泡味X一品的時候,我把它拿來壓碗蓋了。儘管如此,後來這件事情很直接地轉變為我的陰影,澆熄了我對於文學創作的熱情,使得我在高中畢業以至當兵後、工作後,都不敢也不想再進行文學創作。後來,我也忘記了那一位老師的長相,也不清楚他知不知道我沒有抄襲哪位作家,但我現在想,這也許是老師對我的『另類誇獎』吧!哈哈哈哈。」

「沒有特別想抨擊或是生氣不平的事,不過倒是有一些人情冷暖的事情。作為一個創作者,其實我的年紀在諸多作家中算是相對來說非常年少的,這也就意味著作為一個2字開頭的『菜鳥』,你會從別人那『樂意欣然地』獲得的合照或是握手機率,也是2字開頭的。當然,那就更別說是否能夠和別人真正建立起有意義的交談了。有時候出席一些作者聯誼交流會等場合時,其實經常有種念頭:我就像是那間店家裡,掛著名牌的客人的感覺。好像就……怎麼說呢,好像其實我只是路過去吃個飯而已的,哈哈哈哈哈。」

「當然,這也間接使我理解到,這一切有多麼不容易而且珍貴,只能期許自己在這條路上能夠更加努力、精進。」

最後有什麼話想跟正在看這篇專訪的讀者甚至創作者說些什麼?

「首先,非常謝謝此次能有這個機會受邀參與這一次的訪談,整體過程非常愉快愜意,再次感謝。而自己作為一個受訪者,其實心底深處還是有一些心虛的,畢竟如果以『出書即作家』的標準來審視的話,自己整體意義上來說,還不算是個作家,這點也請大家先暫時包涵體諒,感恩。」

「回顧過往,自己在文學的路上也走走停停了一段時日,深知從事文學創作初期的不易、辛酸血淚和旁人觀感,希望能夠藉由自己的一些心得分享和閒話家常,能夠給仍在這條不算好走的道路上起伏徘徊的同好一些鼓勵。」

「身為一個熱愛創作的人,我們興許都有一份無處安放的熱血與靈魂,難免覺得世界上充斥著不公不義的沼澤,自己卻無論怎麼反抗,都還是在其中擺盪,摸不著岸。儘管樂意風骨,卻不得不去順應潮流追求獎項或者名望,但仍要記住自己是誰。我能理解行走在這條路上,有時會覺得自己並沒有那麼差、那麼不堪,卻怎麼總是無人賞識、甚至無人願意批判。然而,如果喜歡,請你繼續堅持下去,只要有一個人能夠因為你的努力而有一點點不同的改變,那便是一種欣賞。所有從事文學創作的人都不約而同地感到孤獨,卻並非所有人都能意識到一群人的孤獨其實並不代表寂寞。」

「然而,在閱讀完我的觀點之後,也請你一再提醒自己這世界所有可供觀看的資訊中,都充滿了『倖存者偏差』。這意味著,能夠擁有話語權的人,都或多或少幸運地越過了那道名為淘汰的深淵溝壑,如果你站在懸崖上,你必須要審慎地衡量,自己是否真的要縱身一躍。當然,勒馬,並不代表懦弱,只是換個方式勇敢。」

「而如果你是讀者,無論是以什麼方式,請勇於支持自己喜愛的創作者,特別是在這個速食當道,細讀日漸式微的年代,你可以不用品味,但請不要停止咀嚼。」

「另外,未來如若出書,懇請各位不吝支持,若是喜歡,關於簽名或者留言等事,屆時來信告知,定欣然為之」

附上我新成立的個人頁面,部分篇幅較短的心情記事和詩作會放在這裡:

最後,以一首拙作結尾,自勉也共勉,後會有期!^^

《我的夢想》

我打出生就想做詩人
很多人說我做不成
我一直都想做李白
後來發現,李白
我真的做不成
不是酒喝得不夠多
或者撈不到月亮
而是我從始至終,其實都想做自己
只是我發現愛李白
愛床前的明月光
愛孤帆,愛輕舟過的萬重山
能讓我愛自己
僅此而已

我長不出那種鬢鬚
自然沒有那種飄逸
沒有那種酒意說服自己,該去成為
不是自己的自己
只好坦然承認太宰治殉情在我杯裡

所以,就算要因為月亮而掉進水裡
水花也應該由我濺起
每個人都有他甘願沉的池底
屈原有屈原的
李白有李白的
而我,就算是溺
也要溺得暢快淋漓

我相信
有天,會有人愛我的寂寥
我的憂鬱,我大武山下起舞的雨滴
深刻明白黑夜後也有黎明
明白沉得下去就會浮起
然後,參透了我的外星語
最後真正認識他自己

真的非常感謝江子魂的分享!對於詩人作家甚至是不同媒介創作的創作者們,其實我們真正被影響的就是心中的火苗與靈魂。想看見、聽見更多創作者的分享嗎?歡迎分享與回饋並許願,讓桔梗的座上賓單元能有更多不同來賓與後面的分享,也歡迎想毛遂自薦的觀眾朋友站內信想分享的主題。入選後桔梗將盡速聯繫!

我們,下次見。(文/編輯 桔梗)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