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鬼抓人 第一章

夜宮邢 | 2021-04-06 09:12:51 | 巴幣 0 | 人氣 50

連載中鬼抓人
資料夾簡介
即將畢業的班級正在展開他們最終的畢業旅行,但是。  他們有辦法平安的,歸來嗎?
最新進度 鬼抓人 第一章

  看了眼已經倒在地上,從頭顱到下半身都被砍成一半、死狀可以說悽慘就有多悽慘的廖宴,林佑英閉上了雙眼,不在多看她的屍體。
      「對不起,廖晏。如果不是你的哥哥,那我也不會立刻殺了妳的。」
  「所謂的要欺騙別人就要先連自己都欺騙……所以對不起了。」
  
  溫和又優雅的古典樂奏響在四樓,一根一根骨骼漂亮的手飛快閃過黑白鍵,鋼琴被彈奏著莫札特的《安魂曲》,令人悲傷的旋律在宴會廳內流傳而出。
  此時有一位穿著紅色小夜曲的少女朝著彈奏鋼琴的人邁出長腿走去,然而還在彈奏的少年卻仍然閉著眼睛不去看少女一眼的彈奏著。
  「吶~那個傢伙真的比我好嗎?」
  少女擠出了令不少男性敗倒的酥胸,企圖誘惑著坐在鋼琴前彈奏後不曾張開雙眼的少年,至於少年在聽見這句話後,瞬間張開了眼睛。墨黑色接近陰霾的雙眼瞪著抱住他的少女的半臉,少女絲毫沒有發現,就在她將少年抱得更緊的那當下。
  噗嗤、撕啦、噗——,鮮血從刀尖落下。
  「你打擾到天使的永眠了,邪惡的女人。」林佑英居高臨下看著流落在地毯後消失不見的血液。
  「哈!她算甚麼天使?!那種比我更邪惡的女性就該被天諸帶到地獄內接受永生的折磨!」
  「陳暎蓮,妳在汙辱羽里的話,我會讓妳死無葬身之地並且化為塵埃而去。」
  「呼……哈哈哈哈!妳以為我不知道嗎?!這個,飯店的詛咒——!!」
  林佑英半邊臉沾滿了血液,露出真是可惜的表情看著原本美貌,但是被他拿磚塊敲爛的臉。
  「………這是妳,汙辱她的下場哦。」
  少年帶著裂嘴笑容,丟下手中的磚頭後離開了四樓的宴會廳。
  
  輾轉而到的是跟飯店打造在一起的健身房,看著似乎沒有可躲藏的地點,林佑英直接走向了一個地方——櫃台。
  要說的畫像是健身房這種滿是鏡子和運動器具的地方,通常來說不是很好躲,但是高聳又沒有鏡子、一般來說有人躲了也不會被發現。
  不過還是會有人躲著的,特別是在玩遊戲和開玩笑的時候。
  正如剛才所說,一對男女就這麼躲在了櫃檯後面,正在煙花風月著。男性是一個有著金色頭髮,可以說是在班上男性人氣質最高的人,就連羽里也曾經暗自喜歡過他……這讓林佑英是無法接受的。
  而女性有著清純的臉和帶著光澤的黑色長髮,其中清純的臉帶著歡愛時的餘韻,頭髮似乎也在其間弄亂了一些。
  他們呈現一種女上男下的情況,黏膩的水聲和喘息充斥著雖不小卻讓全部的器具都知道他們正在做著甚麼。當然,在進行著的時候他們是沒有看見林佑英在櫃檯上拖著臉看他們時麼時候結束。
  「張夜成,王詩藍,你們還要多久呢?」
  觀看了幾輪他們的高潮之後等的受不了的林佑英張嘴呼喊了兩人的名字,同時讓兩人一邊驚嚇一邊尷尬的準備將衣服穿好。
  「對了,你們是不用穿衣服了。」
  「……啊?這樣我們就整個曝露了欸!!」
  「嗯,雖然這對在我肚子里的羽里來說是個不好的事情,但是你們不用花費心思在穿衣服不是更好嗎?」
  「……等等……肚子里……?你的意思是……?!」
  林佑英給了他們一個高興地維繫,隨後用在走來這裡時中途找到的掃把尖端綁著的長刀貫穿了他們。
  「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痛!好痛啊!!為甚麼……?我們不是單純的在玩嗎……?」
  「嗯?還能說話,看來是還沒死透。」他將柄不拔出來,在狠刺下去。
  「呃、嗚……」
  看著王詩藍垂下了頭,在看看張夜成那已經死寂了的眼神,他知道這兩個人已經死了。
  所以他將刀拔了出來,甩了甩上面的血後看了張夜成一眼。
  「這是讓羽里差點死掉的你、還有帶頭一些小團體讓羽里受傷的妳。」
  「真沒想到還真是累啊,當鬼什麼的。不過感覺還真不錯……」
  林佑英垂下眼簾,然後就又打起了精神走往下個場所。
 
  夜晚十二點半。
  徒步走到了外圍的林佑英突然的被一股牆擋住,他在摸摸被撞的鼻子之後默默的將手放在牆上,跟著那個軌跡行走。
  而在這一整個系列之後他看到了一個面無表情、正在觀察著個淡紫色的牆。一點都沒有發現在旁邊看著的林佑英。
  「看來我們是來到和現實不一樣的空間了呢。」
  「欸?」
  「你應該是知道的吧?佑英……不對。」
  少女深吸了口氣。
  「『鬼』。」
  「………哈,看來你是真的知道了呢,宸旭。」
  眼前這個個子比他還小的少女安靜了幾秒,之後便看著他的眼睛說出了一些事情。
  「三十幾年前的事了,不是嗎?還不想放過我們這些人嗎?」
  「那當然,放過了你們的話,這孩子的怨恨該怎麼辦呢?這孩子明明只是想要和自己喜歡的人度過不是嗎?」
  林佑英輕笑著,發出的卻是女性的聲音。
  「……那妳想猜猜我是誰嗎?」
  施宸旭瞇著眼睛,帶著任何人看了都會覺得可愛的笑容。然而面前這個佑英並不是原本的那個,所以他的臉爬滿了猙獰,似乎是在看著一個既是犯下罪過卻不悔改的孩子、又像是在看著一個殺了他祖宗十八代的殺人兇手一樣。
  「我就知道是你!施旭!!你不是早該被我關在了地下嗎?!為什麼?!」
  「為什麼?很好的問題,那當然是因為我發現了漏洞啊。不過後來妳的能力越來越牆導致漏洞自動補修,所以要一直穿過妳的空間還真難呢。」
  施宸旭帶著輕笑,細膩的手指觸碰到了林佑英的額頭上。
  「就不和妳閒聊了,現在,把佑英還回來。」
  
  林佑英猛然的張開了雙眼,著急的找著甚麼一樣的爬起了身子,隨後映入眼簾的是施宸旭……應該說是施旭的整個樣貌。
  透明到能見背後樹木,但是整個人卻是不以為意地看著他甦醒過來。
  「……宸旭?」
  「初次見面,佑英。我是施宸旭沒錯但是還是叫我施旭吧。」
  「然後如你剛才所聽見的,三十年前,這裡曾經發生握一場大屠殺,而我,是第二個罹難者。」
  「……所以那個,飯店的詛咒是真的存在?」
  「不然你怎麼會在這裡開始玩起鬼抓人呢?可愛的佑英。」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