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182)

戴斯蒙 | 2021-04-05 22:33:16 | 巴幣 3360 | 人氣 191


  如果只是要趕走的話,那麼事情的確會更加的簡單沒錯,但是能殺死的話,當然是以殺死為目標會比較好了。畢竟不知道趕走後還會不會回來,如果趕走後隔天牠又回來的話,那麼趕走牠的意義就不怎麼大了。

  跟雷瓦丁一起講清楚了我們所知道的情報,傭兵隊長聽完後立刻就回自己的隊伍之中,開始討論著戰術,在它們討論戰術的時候,雷瓦丁也組織起了人手。

  一個個精壯的小夥子被雷瓦丁選了出來,由於沒有要上前線戰鬥,所以人也能從一般村民的志願者中挑選,很快的人就挑選完了,大多數還是獵人跟警衛隊,志願者人數佔的比例非常少。

  「各位聽好了,我們接下來要去的地方是戰場的前方,雖然我們只負責處理雜物,但還是有可能會參與戰鬥,會參與戰鬥,就意味著有可能受傷甚至是死亡,如果你害怕的話就馬上退出,沒有人會責怪你,那麼有人想要退出的嗎?」

  答案是沒有人。

  看到沒有人想要退出,雷瓦丁滿意的點了點頭。

  「很好!那麼等等我會將基本的裝備給配發下去,那些都是警衛隊的標準服飾,有一把長劍以及一整套皮甲,這只是先借各位的,事情結束了記得還回來!那麼現在跟我過來!開始領裝備!」

  雷瓦丁帶著人往警衛隊內部走去,想了一下後我覺得繼續待在外面不跟進去了,就在這時候我看見了蕾諾斯塔朝著我這邊走了過來,她在我旁邊坐下,眼睛也看著警衛隊內部。

  「會擔心嗎?」我如此問著。

  她點了點頭。

  「擔心是一定會的,但父親說了,有家裡的傭兵們在清除那些魔物應該是沒問題的,對於我們家聘僱的傭兵實力我也很相信的,所以一定沒問題的。」蕾諾斯塔如此說著,但她的雙手卻不停地相互搓揉著,樣子看上去十分的不安,就算嘴巴上說相信,我想她心裡應該還是十分的緊張吧?

  「男爵大人也要上場嗎?」

  「恩,這是當然的。」

  我是沒有理由不上場的,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些魔物攻擊村民,那跟我的性格實在不怎麼相符。

  「這樣好奇怪喔!」

  「怎麼說?」

  「因為男爵大人不是貴族嗎?貴族不應該將自己置身於險境才對啊!」

  的確是這樣沒錯,貴族本身就不應該上前線戰鬥,而是躲在安全的後方才比較符合貴族這種人的形象,但是我不是真正的貴族......也不該這樣講,照天罪的說法我的確是真正的貴族,實際上在索倫森帝國中具有爵位的人。應該是說我心裡不認為我是貴族,畢竟這輩子還沒做過任何有關於貴族的日子,就算是像現在這樣,別人都稱呼我為男爵大人,但我認為我還是沒有過上貴族的日子。

  我還是像平常一樣過著,並沒有因為男爵大人這個稱呼就開始享受貴族生活。

  是說我從來就沒有去過自己領地,也沒辦法享受吧?

  「妳可以想成我是比較特別的貴族就行了,我與其說是貴族,其實比較偏向於傭兵,看看我身上的穿著就知道了吧?」

  「恩,男爵大人的穿著跟傭兵差不了多少,雖然貴族偶爾也會因為興致穿得跟傭兵一樣,但是那還是看的出來跟一般傭兵不同的地方,就算是一時興致做出來的服裝,那些服裝也都用非常高級的材質去製作的,但男爵大人的不一樣,感覺上就跟一般常見的傭兵差不多......咦?說到這裡還真有點奇怪,但是為什麼我之前都沒有覺得奇怪呢?」

  她歪著頭想著,我想這是因為天罪的關係吧?之前也是都沒人覺得奇怪,現在是因為她意識到了所以才覺得奇怪吧?

  「男爵大人怎麼會穿成這樣?」

  「因為我是傭兵阿!」

  「......男爵大人嚮往成為傭兵嗎?」

  「不,我原本就是傭兵,正確來說在成為貴族之前我就是傭兵了。」

  聽完我的話,她驚訝的摀著小嘴。

  「傭兵的新興貴族嗎?這還真是少見......

  「傭兵成為貴族很少見嗎?我聽說建立起一定的功勞就能夠取得貴族的地位不是嗎?」

  「是這樣沒錯,但那個功勞只有在軍中才能夠取得,傭兵成為貴族這種事不是沒聽過,但是真的很少很少。」

  「原來如此,可以問一下要成為貴族有幾種途徑嗎?」

  「可以,一般來說有三種途徑可以成為貴族,第一種就是透過繼承,也就是出生在貴族家中。第二種則是像雷瓦丁一樣,取得騎士資格,但是騎士資格很難取得,只有菁英才能夠成為騎士。」

  所以雷瓦丁是真的很厲害?但是看他之前對付魔物的樣子我到覺得還好阿?

  「第三種則是在軍隊中取得戰功,正常平民成為貴族都是經由這個辦法,但想要這樣做的人,最後多半都死在戰場上了......

  這個功勞,不知道要多大才能夠成為貴族,小兵應該是很難取得功勞的吧?所以要取得功勞還得想辦法熬到指揮階層,最後也是只有少數幾個人可以得到這份功勞,成為貴族。

  看起來我莫名其妙變成男爵,還是賺了。

  「啊?雷瓦丁!」蕾諾斯塔對著從建築物出來的雷瓦丁揮著手,雷瓦丁則是小跑步了過來。

  「蕾諾斯塔,在跟男爵大人聊些什麼?」

  「在跟男爵大人講一些取得貴族資格的辦法。」

  「咦?男爵大人不清楚嗎?」

  「不清楚,我是新興貴族。」

  「原來是這樣,難怪男爵大人特別的平易近人,要是貴族大人們都這樣就好了。」雷瓦丁如此說著,但我覺得不太可能就是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